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攬江山美男心 第一百二十六章 坐牢  
   
第一百二十六章 坐牢

"不用了,無雙,此事,我自有分寸."

洛安拒絕道,說罷,她就一甩衣袖往外走去,周身縈繞著冷意,經過葉珍的時候,她停下了腳步,轉眸看向葉珍,叮囑道:"伯母,我已命人熬制補藥,待辰醒後,務必督促他服下."

心里有絲歉意,她本還想親自照顧小刺猬,如今看來,是沒機會了.

葉珍點點頭,跟洛安交代道:"我會將辰兒帶回去,畢竟,他還未嫁你."

心里有些欣慰,辰兒果然沒有看錯人,賢侄,是個體貼的女子.

洛安也不反對,微微點頭,便徑自去推開了門,見申雪,六月,七月都站在門外,面上滿是擔憂的神色.

"殿下,宮里派來的人,老奴已讓她們候在正廳了."

申雪朝著洛安恭敬地稟告道.

從殿下的雙生女隨從口中,她已經了解昨夜的始末,滿心詫異,怎麼也沒想到軒皇女殿下竟然也留了後招,令殿下如今陷入了萬難的境地.

"嗯."

洛安輕輕應了一聲,便往外走去.婁瑞兒,申雪,六月跟七月連忙跟在了她的身後.

鳳無雙,鳳千雪皆蹙了蹙眉,不怎麼放心,也跟了上去,反正,她們現住寄住在笑塵府上,是姨母准許的,不怕被人說閑話.

唯獨葉珍為了避嫌,沒有跟上去,暗自歎了口氣,便想站起身,去看看自己的兒子.

待洛安來到正廳,就看到一個穿著武官樣式官服的女子坐在客座上,手里端著茶,她身後還站著四個身穿禁軍服裝的女人,腰上都掛著佩刀.

那首領模樣的女子見到洛安,連忙放下茶盞,匆忙來到洛安身前,客套地行禮道:"下官兵部侍郎唐凝見過麟皇女殿下,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起來吧."

洛安淡笑道.

她打量著唐凝,二十來歲的模樣,倒也長得儀表堂堂,頭發全都一絲不苟地束起,別在官帽里,身上的官服也穿得有板有眼,無一絲褶皺和歪斜,可見,此人平時做事十分嚴謹.

唐凝站起身,見洛安和善有禮的模樣愣了愣,暗自納悶,這麟皇女殿下怎麼看都不像是會干出那種事情的人,竟然在軒皇女殿下新婚當夜擄了她的皇夫,並將其侮辱?!

她見到後面跟來的鳳無雙和鳳千雪又驚了一下,隨即想到陛下前陣子有說過,讓臨安郡主和千雪郡子暫宿麟王府的事情,便了然.

她連忙上前想向兩人行禮,卻不想,鳳無雙果斷地打斷了她,"不用行禮了!"

唐凝有些驚訝,但見到鳳無雙臉上有些不愉,她連忙惶恐地應了一聲:"是,郡主."

想到自己還有正事要辦,她看向洛安,公事公辦的語氣,"殿下,既犯了事,請跟下官走一趟吧."

說罷,她就向那四個帶刀侍衛遞了個眼色,讓她們上前押住洛安.

"不用了,本殿自願與你們走."

洛安一直淡然,嘴角還掛著淺淺笑意.

"是,殿下."

唐凝怔了怔,隨即應了聲,心里有些疑惑,麟皇女殿下為何一點都不驚慌?

"主子……"

六月擔憂地喚了聲,十分納悶,主子她怎麼坐以待斃?這不像主子的做事風格啊!

"主子,保重."

七月認真地看向洛安,鄭重道.

她知道,主子這樣做應該是有自己的想法吧!

婁瑞兒憂心忡忡地看著洛安,囁嚅了幾下自己的嘴皮子,最終一個字也未吐出,內心無比惶恐,但他什麼都做不了,只能,在心底祈禱主子能平安.

鳳無雙和申雪均一臉沉思狀,很是安靜.

鳳千雪站在鳳無雙身側,只靜靜地看著洛安的身影,眼里是堅定的信任,只是,身側的手還是不自覺地握了起來,壓抑著什麼.

洛安微微點頭,便看向唐凝,"走吧."

唐凝客套地笑了笑,便側開身,做了個請的手勢,讓洛安先走一步.

洛安正欲提步,又有一個聲音響起,"等一下!"止住了一行人的腳步.

鳳無雙見洛安停下,她連忙來到洛安跟前,在眾目睽睽下,一把抱住了洛安,只在她耳畔輕輕訴了一句:"笑塵,我會幫你."

說罷,她就松開了洛安,看向洛安,寵溺地笑了笑,就往一邊站去,表示"你們可以走了".

唐凝和四個侍衛從驚訝中回過神來,不可思議的目光在洛安和鳳無雙之間流轉了一下,怎麼也沒想到麟皇女殿下竟跟臨安郡主關系處得這般好.

看來以後,她們更不能輕易得罪這位麟皇女殿下了.

世人誰不知,鳳天最有聲望的人除了當今聖上鳳熾帝,就是遠在邊陲之地鎮守疆土的煜王爺了,其聲望甚至勝過當今聖上.

不僅因其戰功顯赫,掌握鳳天一半兵權,更因其當年棄了富饒的封地,而甘願去蠻荒之地守護了鳳天十余載,百姓皆十分贊揚,且感念她此舉.

因此,在鳳天,誰若敢在大街上說煜王爺的不是,肯定會有許多人站出將其狠狠地批斗一番,更甚者,甚至會將其暴打一頓才解氣.

因此,煜王爺的這一雙兒女,自然是沒人敢得罪得起的,因為得罪她們,就是得罪煜王爺.

洛安轉眸看向鳳無雙道了聲"謝謝."就徑自往前走去,唐凝和四個侍衛趕緊跟上.

"姐姐,你打算怎麼做?"

鳳千雪來到了鳳無雙的身邊,複雜地看著她,問道.

"再說吧……"

鳳無雙歎息道,心里有些感慨,看來,這次,終于可以將那玩意用掉了.

鳳千雪臉上染上狐疑之色,但也不再問.

過了半個時辰,洛安被唐凝直接帶進了宮內,走的不是尋常她每次進宮時走的宮道,而是一條僻靜的小路,兜兜轉轉地,走了將近一盞茶的功夫,一行人才到達宮內的宗人府.

一進去,只一條小道,兩側皆是一間間牢房,里面關著的犯人有的神情呆滯,已經麻木,有的看見來人,連忙將手從牢里伸出,嘶喊自己是冤枉的,有的似已瘋癲,只哈哈地傻笑……洛安挑了挑眉,沒什麼想法,只覺得自己長見識了.

忽經過一處封閉式的刑房的時候,洛安的腳步頓了頓,暗自留意了一下.這刑房里正有人在受刑,里面傳出陣陣受刑之人淒慘的哀嚎聲,其中還夾雜著罵聲,聲音已經嘶啞.而她所罵之人,竟然是楊曼書.

從那難聽的罵聲中就可以看出,里面受刑之人似乎對楊曼書有著極大的恨意.洛安笑了笑,原來,楊曼書的仇人不止自己呢!

洛安隨著唐凝來到了最里側的一間牢房,唐凝命獄卒打開牢房,向洛安做了個請的手勢,客氣道:"殿下,請進去吧."語氣比之剛才,多了絲討好的意味.

"嗯."

洛安淡然地應了聲,便徑自走了進去,嘴角甚至攜了絲意味不明的笑意.

唐凝看著洛安的反應,納悶地蹙了蹙眉,為何她感覺麟皇女殿下壓根不像是來坐牢的,反倒像是來作客的?

也不多想,她讓獄卒重新鎖上了牢門,便徑自離開了,她還要去跟陛下回稟此事.

洛安環顧了一下自己所處的牢房,倒挺乾淨,雖有些黴味,但比起剛才她經過的其他牢房確實是好多了.

地上鋪了些稻草,她隨意找了處干燥的地方坐下,反正也無事可做,她干脆盤腿靜坐了起來,運轉著自己體內的內力,試著再提升自己的武功修為,哪怕一點點,也好.

隔壁一間牢房里的一個三十出頭的女人打了個盹,一睜眼,就看見隔壁牢獄里靜坐著一個一身貴氣的女子,頓時有些好奇,湊了過來,隔著一層木欄問向洛安:"妹子,你是怎麼進來的?"

看來是無法安靜地練功了,洛安有些無奈,將內力沉了丹田,才睜眼,轉眸看向隔壁的女人,笑答:"我昨夜在別人的新婚之夜擄了她新娶的夫郎,並奪了那男子的清白,所以,才會進來這里."

"嘖嘖!果然夠可惡的!"

那隔壁的女人感歎道,但一想又感覺不對勁,她又問道:"不過,你擄的誰家的夫郎,至于將你關進宗人府專門收押重犯的大牢嘛?!"

"說出來,你別不信!我擄的是當朝軒皇女殿下新娶的夫郎."

洛安騙死人不償命,挑了挑眉,十分自豪地說著自己的"英勇事跡",頗有炫耀意味.

"什麼!怎麼可能?!軒皇女殿下不是半個月後才成親嘛?!"

那女人驚到了,隨即一臉不信.

"你進來挺久了吧?竟然不知道軒皇女殿下的婚期已經提前了?!"

洛安鄙夷地看向女人.終于有點樂子了,跟這女人聊天還挺有意思.

"啊!提前了?!我不知道!怎麼會提前?那不是陛下親賜的婚事嘛?這婚期怎能隨意更改?"

女人驚訝極了,連連問出了幾個問題.

洛安笑了,便將這段時日的事情簡單地跟女人說了一遍.

女人聽後,用了良久的時間才消化,很是震驚,陛下竟然封了一個男官!哇塞!究竟是啥樣的男子,竟然能得陛下如此的青睞,她很好奇,以後若有出獄的機會,她一定要去看看!要是這男子合自己心意的話,嘿嘿!可以將他擄回寨里去,當壓寨相公!

"你問了我如何進來的,那你呢?"

洛安問向隔壁的女人,能進這里的人,定然都是犯了滔天大罪的.

"我呀!我以前是鳳都郊外繚山上的土匪頭子,上個月,我跟姐妹們劫了次軍餉,敗了,所以,我就被抓來了."

女人面上流露出哀傷的情緒,想到自己那些與自己生死相依的姐妹們,都死的死,逃的逃,四分五散,她就一陣懊惱和後悔,當時就不該不知好歹得罪朝廷.如今落到這種境地,全是自己自作自受.

"軍餉?押送軍餉是極其機密的事情,你們是怎麼知道路線,並去埋伏的?"

洛安一臉八卦地問道.其實心里很是誘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真想知道?"

女人突然變得神秘兮兮的,跟洛安確認道.

"是啊是啊!你快說,我不會告訴別人的!"

洛安眸光晶亮地看向女人,心里認知到,此事果然蹊蹺!

"你對天發誓,不會告訴別人,我就告訴你."

女人要求道,其實,見眼前的女子被關進這特殊的牢房,應該根本不可能重見光明,所以,自己告訴她也無妨,因為她根本沒機會將自己的秘密泄露出去.但她還是左右不放心,畢竟自己還有一個孩子在那人手里.

"好!我發誓,若將你的秘密泄露出去,我就天打雷劈,五雷轟頂!"

洛安才不怕呢,一條關乎自己生死的誓言說得十分溜口.

"你將耳朵湊過來些."

女人見洛安將耳朵湊過了些,還鬼祟地望了望四周,才隔著木欄在洛安耳邊輕聲說道:"其實,曾有人派人造訪過我,還給了我一張送軍餉隊伍的行路路線,說只要事成,五五分成,我本猶豫,但想到軍餉豐厚,一時起了貪念,就接受了."

後來事敗,滿心後悔,想供出曾有人給她地圖的事情,但是,她被押送進來的那天,押送她的獄卒神不知鬼不覺地將一張紙條塞給了她,她趁人不注意,打開一看,上面寫著"若要保住孩子,請保守秘密",看得她心驚不已,一身冷汗.

她以前娶過一個夫郎,為她留了一個女兒就死了,對那女兒,自己平時也不甚親近,但畢竟是自己唯一的骨肉.所以,為了保住那個孩子,她只好將這個秘密守口如瓶,半個字都不敢透露.

那人能拿到送軍餉隊伍行路路線的地圖,又能買通這里的獄卒給她傳信,定是有幾分實力的,所以,她相信,那人完全有能力去她的寨子劫了她的孩子,並威脅她.

洛安聽得心驚,面上卻沒有表現出來,繼續八卦地問道:"那人是誰?"

看來,朝廷里有人不怎麼安分哪!竟然打起了軍餉的主意,真虧她想得出!軍餉是送去邊陲之地,給辛苦守衛鳳天疆土的將士的生活費,她竟然連這筆錢都要吞,她難道想讓鳳天被敵國破了不成!她怎麼不想想,鳳天被破,她還如何獨善其身?!真是喪心病狂!

這個人,她一定要揪出來!也算為娘親除了朝堂上的一只害蟲!

"我也不知道,那人從未露面,只給地圖的時候,派了個小厮模樣的人過來."

女人也一臉納悶,她發現自己這次真成了冤大頭了,替人背了黑鍋,還不知道對方是誰.一肚子苦水,卻只能打掉牙齒往肚子里咽.

"那小厮穿什麼顏色的衣服,他稱他主子什麼?"

洛安蹙起了眉,這只害蟲果然夠狡猾!不過越狡猾,才越好玩!

"好像是灰色的衣服,稱她主子,自然是夫人啊!不過,你問這麼詳細做什麼?"

女人狐疑地看向洛安,心里無端地生出一絲惶恐.

"呵呵!隨便問問嘛!那你為何不招供呢?難道有把柄被那人握著?"

洛安見女人懷疑,連忙訕訕一笑,轉移了話題,隨口問道.

卻不想,她這話正好戳中了女人的痛處,讓她面色僵了僵,一時沒了話,不想再說.

洛安見女人的神情,心里便確定了答案.果然,害蟲還挺有手段嘛!她也不再追問,因為,如果再問,只會起反效果.

而且,她覺得,恐怕也沒什麼有價值的東西能從這女人嘴里蹦出來了.

這時,外面有了動靜,只見兩個獄卒拖著一個渾身是血的女人走了過來,打開了洛安牢房另一側牢房的牢門,毫不留情地將那女人甩進了里面.

而那女人已經沒有了意識,重重地磕到了地上也無反應,若不是她口中那幾聲因為痛意而溢出的無意識的支吾聲,洛安差點直接將她當成了死物.

兩個獄卒將牢門重重關上並鎖好,就離開了,嘴里還罵罵咧咧的,"這個女人真他媽不識好歹!死到臨頭還不願意招供,真是活膩歪了!明日,咱備些鹽水,直接澆她身上去,看她還嘴不嘴硬!"

"好主意!這死樣,真該拿些更猛的東西刺激刺激了!"

……

洛安看向隔壁滿身是血的女人,眼里閃過一抹幽光.

這女人應該就是剛才受刑之人,她也十分恨楊曼書,對自己來說,倒是個不錯的契機,仇人的仇人就是朋友,不是麼?

不知道,她是緣何,那般恨楊曼書?最好等她醒了,好好問問清楚,也許對自己有用處.

對了,另一邊的土匪頭子來這牢獄有段時日了,也許知道些什麼,自己何不先跟她探探口風?

想到此,洛安就又轉向土匪頭子,跟她指了指另一側趴在地上滿身是血的女子,好奇地問道:"她是誰呀?"

"她呀!好像是工部的一個小官,貪汙了不少公款,所以就進來了.明明證據確鑿,讓她招供,她卻死也不認,所以遭了這麼多日罪,變成這副要死不死的模樣."

土匪頭子不冷不熱地說道,看向那趴在地上的女子的眼里是濃濃的不屑.

她最討厭這種人了!做錯事就死命抵賴,真她媽活得不像個人樣!像自己,一人做事一人當,做了就說做了,沒做就說沒做,多爽快!所以,因著自己良好的認罪態度,自己在這牢獄中倒也沒受到為難,日子也就一天天這樣有吃有喝地挨過來了,只是沒了自由而已.

挨!也不知自己這牢獄之苦何時是個頭!難道自己的余生,真的要在這里終結了嗎?她不甘啊!真她媽不甘!

洛安聽著土匪頭子的話暗自思索了起來,若土匪頭子說的是真話的話,那這位趴在的女子應該跟楊曼書沒多大交集,怎會結怨?就連受刑時,她嘴里依舊罵著楊曼書,可見,她真的恨極了楊曼書.

奇怪,真奇怪!這兩人之間到底可能有什麼恩怨呢?她絞盡腦汁也想不出來,看來,她還是得等這女人醒來後再說吧.

下午申時,麟王府

葉逸辰做了一頓美夢後,悠悠轉醒,他以為,一睜眼就可以見到洛安,卻不想,看到的是自己的娘親,正趴在他的床頭打盹.

見娘親眉眼間盡是疲倦,便知,昨夜,自己定是讓娘親急壞了,頓時滿心歉意,不知該如何是好,尤其是昨夜,自己跟洛安之間的事,他更是不知待會該如何啟口.

他小心翼翼地坐起身來,不想驚擾了自己的娘親.

卻不想,葉珍猶如驚弓之鳥,葉逸辰坐起身發出的細微動靜還是將她驚醒了,一抬頭,下意識里惶恐地喚了聲"辰兒",卻見自己的兒子已經醒來,頓時高興極了,喜悅地喚了聲,"辰兒,你終于醒了."

見兒子要坐起身,她連忙起身去一側拿了個靠枕,用手麻利地拍了拍,將其墊在了葉逸辰的身後.

"娘親,你什麼時候過來的?"

葉逸辰抬眸問向葉珍.感覺睡一覺後,精神好了許多.

------題外話------

只想對盜版網站說一句,盜亦有道

對看盜版的說一句,換位思考一下吧

一分耕耘,一分收獲

請尊重

上篇:第一百二十五章 我信你     下篇:第一百二十七章 以命要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