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攬江山美男心 第九十一章 假意寵愛  
   
第九十一章 假意寵愛

"沐軒,原來你竟有一個姐姐!"

有的女子甚至驚呼道.

洛安聽她們直呼鳳沐軒的名,可見鳳沐軒平時與這些女子處得極好.看這些女子的裝扮,應該都是些富家的小姐.

"皇姐,你先過來坐."

鳳沐軒也不理那伙嘈雜的女人,徑自拉著洛安往她的位子走去,讓洛安坐在她身旁,殷勤地為她斟了杯酒,親手送進她的手里.

洛安接過酒杯,有禮地道了聲,"謝謝皇妹."

"皇姐,咱姐妹倆客氣什麼."

鳳沐軒不在乎地擺擺手,一臉笑意,複又看向其他人,"正式跟你們介紹一下,我身邊這位,就是我的皇姐,麟皇女殿下."

"幸會幸會!麟皇女殿下,鄙人不才,平時對外界的事也不甚關心,所以剛才一聽到沐軒有一個皇姐,就驚到了,我自罰一杯,希望殿下你別在意我的無禮."

剛才那驚呼的女子坐在桌邊遙遙地朝著洛安舉了舉自己手里的杯盞,十分客氣地說道,語氣帶著幾分討好的意味.

說罷,她就豪爽地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洛安笑了笑,熟絡道:"其實,我倒挺欣賞你這樣爽快的性子.對了,你叫什麼名兒?"

此人長得倒也儀表堂堂,只是面色微黃,下瞼微垂,一看便知她平時縱欲過度.

那女子沒想到會得到洛安友善的回應,當即渾身一震,十分欣喜地向洛安拘了拘禮,自我介紹道:"在下戴堯."

"哈哈哈!戴堯,你別酸了,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是窮酸的書生呢!"

終于有人看不下去了,當即嘲笑道.

"段香嵐,我招你惹你了?"

戴堯不甘示弱地瞪了一眼那嘲笑她的女子.

"我什麼都沒做,只是看不慣某人故作知書達理的模樣."

段香嵐兩邊手里各樓著一個小倌,就著一個小倌手里的酒杯飲了口美酒,對戴堯聳了聳肩,無辜地說道,剛說完,又張口含了另一個小倌喂到她嘴邊的葡萄,十足享受.

"皇姐,你別理這伙人,都是些潑皮無賴."

鳳沐軒看到這些女人互咬的場景,無奈地搖了搖頭,醉醺醺地跟洛安提醒道.

"沐軒,我們若是潑皮無賴,那你可是無賴中的無賴."

一個滿面油光的女子聽到鳳沐軒詆毀她們,當即不服地反駁道.話雖說得難聽,實則都只是在互開玩笑.

"若琪,上次我送你的幾個男寵玩得可好?"

鳳沐軒瞥向她,笑著問道.

"嘿嘿!麟皇女殿下,我剛剛說得都不作數,你別當真.不過,沐軒,你能不能再送幾個來?"

項若琪訕訕一笑,急忙向洛安解釋道,複又一改尷尬的嘴臉,看向鳳沐軒,一臉諂媚地要求道,眉眼揚了揚,幾分猥瑣.

"可以,過陣子我再送你兩個."

鳳沐軒漫不經心地說道,好像她送出去的不是人,只是幾件東西.

洛安在一旁喝著酒,聽到鳳沐軒這句話,手微微一顫.哼!果真是一幫狐朋狗友.

鳳沐軒突然看向洛安,詢問道:"皇姐,聽說你還未有男寵小侍,可要我送你幾個?"眼里有絲不懷好意.

"不用了,皇妹還是留著自己用吧."

洛安委婉地拒絕道,她可不要得上花柳.

"麟皇女殿下,你有所不知,沐軒她府上的男寵可都是百里挑一的絕色,你要不再考慮考慮?"

有個女子以為洛安不知行情,便好心提醒道.她一邊說著,一邊手里還挑逗著懷里的小倌.

洛安想拒絕,但暗自想了想,便立即做出歡喜的表情,驚喜道:"真的嗎?你這麼一說,倒讓我有點動搖了."

人常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她要融入這些人的氛圍,干脆也裝出一副風流成性的模樣.

她身後的婁瑞兒聽見她這句話,內心有些震驚,主子突然之間這是怎麼了?

"皇姐真的想要?"

鳳沐軒有些驚訝,眼里閃過一絲疑惑.她還以為她會不一樣呢!沒想到也不過如此.

"哈哈,沐軒,你不會又不舍得給了吧?"

那女子又調侃道,她懷里的小倌已經衣衫半褪.

"怎會?皇姐想要什麼樣的男子我定當奉上什麼樣的.不過,皇姐,你帶來的這個小厮看著挺有味道的,能不能給我?"

鳳沐軒也不生氣,色眯眯地看向了洛安身後的婁瑞兒,倒是個清秀恬靜的男子,便想跟洛安索要了他.

婁瑞兒被鳳沐軒盯上,感覺自己好像成了毒蛇的獵物,已經嚇得一身冷汗,然而下一秒,他就被人摟進了懷里,讓他大腦一片空白,失去了思考的能力,鼻尖只聞見一陣馨香.

"皇妹,可不是我小氣,瑞兒在外是我的貼身小厮,實則是我最寵的小侍,夜晚若沒有他的陪伴,我會寂寞得睡不著覺的."

洛安一把將婁瑞兒摟進了自己的懷里,霸道的占有意味十足,看向鳳沐軒,一副"你懂的"表情,笑盈盈地說道.

心里暗自鄙夷鳳沐軒,這女人果然夠風流,竟然連她的貼身小厮都不放過.看著挺有味道?看你妹啊!你怎麼不說看著就想吃啊?想要她的人,別說門都沒有,窗戶縫都沒有!

鳳沐驚訝地瞪大了眸子,眼里閃過一絲趣味,"哦?原來皇姐好這口?"

洛安向她挑了挑眉,表示默認.

而她懷里的婁瑞兒一張臉已經漲成了紅色,如同熟透的紅番茄,感覺自己好像在做夢.

主子竟然摟了自己,而且在眾目睽睽之下摟了自己,這讓他很是不好意思,但心里卻十分歡喜.聽到主子的那些話,即使不是真的,也還是讓他內心顫了顫.就讓這短暫的假象給予自己一絲安慰吧,也讓他以後能有一份屬于自己的美好來進行懷念.

"呵呵!麟皇女殿下,沒想到你,也玩這種把戲,看來咱是,同道之人."

段香嵐慵懶地靠在小倌身上,已經喝醉,竟伸出手指指著洛安,斷斷續續地說道.

此時,樓下已有小倌在表演,動聽的樂曲傳進了房內,有的女人有些好奇,紛紛走到了窗邊,觀看起了樓下的表演,嘴里發表著各種評點,不過內容都很露骨.

洛安在婁瑞兒耳邊悄悄道:"瑞兒,你去找剛才的那個阿爹,只說你是我的人,他會安排你在安全處落腳的."她必須讓婁瑞兒先離開一下才好,省得待會又出什麼岔子.

此時在別人看來,她只是在跟婁瑞兒親昵地說著情話.

"主子,我不……"想離開你身邊.

只是婁瑞兒話未說完,就被洛安打斷道:"瑞兒,你不聽我話了,是嗎?"語氣有點失望.

婁瑞兒只好點頭,悄悄地退出了門外,也無人在意他的離開,除了鳳沐軒.

"皇姐,你的那名小侍去哪里了?"

她已經七分醉意,手肘撐在矮桌上,以手撐著一側臉頰,歪頭看向洛安,笑眯眯地問道.

"他想去上茅廁,我便允了."

洛安執杯飲了口酒,對外面樓下的表演並不感興趣.

"皇姐,你知道嗎?你長得好像一個人,真的好像啊!"

鳳沐軒一點點地湊近了洛安,仔細地端詳著她的眉眼,真是越看越像.

"哦?天下之大,沒想到有人能跟我生得一樣的容貌,是誰啊?皇妹可否將此人介紹給我認識認識?"

洛安微微後仰,拉開了自己和鳳沐軒之間的距離,一臉好奇地問道.

"皇姐真的不認識他麼?"

鳳沐軒嘴角勾起一抹苦笑,眼里流露出了失落的情緒.

"皇妹說的什麼話?我怎麼有些聽不懂?"

洛安繼續裝傻,一雙水眸疑惑地看著鳳沐軒,不得不說,她現在的演技也已經爐火純青.

"沒什麼."

鳳沐軒回身拿起酒壺就往口中灌了一口,仰頭的瞬間,眼角流出了苦澀的眼淚,任晶瑩的酒液順著她的下巴落下,濺濕她的衣襟.

洛安在一旁複雜地看著她,竟有些心疼,一把搶過她手里的酒壺,勸道:"你既已經醉了,再喝也還是如此."

"皇姐,我沒醉,你給我!"

鳳沐軒死不承認自己已醉的事實,欲搶回洛安手里的酒壺.

"啊……"

這時,一旁傳來曖昧的聲音,洛安和鳳沐軒都向那邊看去.只見一個女人跨坐在一個小倌身上,身軀微微上下晃動,正在上演一幅活春宮圖.女人衣衫整齊,裙擺遮住了兩人的私處,而躺在地上的小倌頭發披散,衣衫凌亂,露出大片肌膚,面上似歡愉,似痛苦,嘴里發出壓抑的悶哼聲.

洛安看得愣住了,這,這女人未免也太開放了吧,這房里還有其他人呢,她就迫不及待了,好歹找處房間再做那事也不遲啊.

不過她還是第一次見人交歡,免不了有些好奇,便一直盯著看,一點羞恥心都沒有,反而看得一雙桃花眸微微發亮,喉嚨里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鳳沐軒和其他女人似乎都已經習慣這樣的場面.有的女人看到這場面也心里癢癢,跟懷里的小倌擁吻起來,似乎也想上演一出活春宮;有的繼續吃著桌上的佳肴,喝著美酒,跟一旁的人聊天猜拳;有的已經醉倒在桌上,呼呼大睡起來……

而鳳沐軒從別處拿來一個酒壺,繼續斟酒,一飲而盡,迷蒙的醉眼見洛安好奇地看著別人的活春宮,有些好笑道:"皇姐,你不會還沒開葷吧?"

"怎麼可能?我已經有小侍了."

洛安一邊盯著人家的活春宮看得津津有味,一邊回答道.

"也對,你都有小侍了."

鳳沐軒若有所思地點點頭,眼里閃過一絲苦澀和無奈.

那一旁正在上演活春宮的女人終于發出一聲舒爽的歎息聲,身子有些癱軟,往一旁坐下,將小倌的衣服微微掩了掩,那名小倌也滿頭大汗,已經筋疲力盡,繼續躺在地上緩沖自己的體力.

見活春宮已停,洛安便不再看向那邊,轉頭拿起酒杯就往口里灌了一口,緩解自己突然的口干舌燥.

"沐軒,我該走了."

"沐軒,*一刻值千金,所以我也先告辭了"

"沐軒,下次再會,別忘了你剛剛答應給我的兩個男寵."

……

將近亥時,房內的女人開始陸陸續續地跟鳳沐軒告辭,也跟洛安笑著點頭致意,便都手里或摟著,或抱著自己的小倌離開了包間.

洛安也覺得自己該離開了,可別讓婁瑞兒等急了.便也跟已經半醉半醒的鳳沐軒告辭道:"皇妹,我也該回府了,明日見."

說罷,她就想起身離開,卻感覺自己的腿被人一把抱住,洛安低頭一看,只見鳳沐軒跪在地上抱住了她的腿,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哭求道:"皇姐,你別走."

"皇妹,你這是做什麼?"

洛安尷尬地看了看四周,才發現房內的人已經走光,只剩她和鳳沐軒兩人,她才看向屏風,對屏風後面的人沉聲道:"出來吧."

上篇:第六十九章 智擒采花賊     下篇:三第一百三十三章 偷來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