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攬江山美男心 我就是小屁孩怎麼滴 第一百四十一章 給我一個吻  
   
我就是小屁孩怎麼滴 第一百四十一章 給我一個吻



    李茹急切地問道,心里也十分擔心夫人.

    鳳無雙斂眉想了想,道:"李管家,我打算後日啟程回去."

    "是,小姐,老奴這就去操辦."

    李茹明了地點點頭,便退下了.當初,小姐和公子要來麟王府暫住,只帶了些衣物過來,還有許多其他的物件留在行府上,她得過去收拾收拾了.

    "姐姐,我好擔心娘親."

    鳳千雪蹙起了眉,心里很是焦急.信紙上只寥寥數語,根本沒有說清楚,娘親到底得了什麼病,所以現在他只恨不得立馬插翅膀飛回去看看自己的娘親.

    "別擔心,我們府上有謬大夫,她醫術精湛,會治好娘親的."

    鳳無雙嘴上在寬慰著鳳千雪,心里又何嘗不擔心.

    只是想到自己後日就要離開這里,離開笑塵,她心里又徒添幾分不舍.

    "但願如此,娘親身體那麼好,一定會沒事的."

    鳳千雪低聲嘀咕,似在自我安慰.

    "只是,我們這次一離開,以後怕再也見不到笑塵了."

    鳳無雙來到窗邊,看著窗外淺藍的蒼穹,眼里閃過一抹憂傷,若能將笑塵帶走就好了……

    鳳千汛著鳳無雙落寞的背影,有些心疼,連忙走到她身邊,拍了拍她的肩膀,寬慰道:"姐姐,我們跟笑塵一定會再見面的."其實心里也懸得很.

    "但願吧."

    鳳無雙歎息道.

    ……

    夜至,葉逸辰便宿在了洛安屋內,而洛安已讓申雪為葉逸辰備了間廂房,迷惑眾人的眼.因為,平時若沒什麼大事,除她身邊一些關系與她比較親密的人,也幾乎沒其他人進她宅院.

    另外,洛安還命申雪讓府內的人一致對外封口,絕口不提逸辰公子的事情,若走漏半點不好的風聲,杖責五十,再將其逐出府去.因此,這保密工作做得很不錯,至少,往後的日子里,葉珍都沒有發覺,每晚,她的寶貝兒子都在被洛安……占便宜.

    鳳無雙,鳳千雪,婁瑞兒得知洛安和葉逸辰晚上同房的事情,想法不一,但心情大抵是相同的,皆十分傷懷和無奈.

    第二日,鳳無雙攜弟進了宮,向鳳熾天提出歸程,鳳熾天十分驚訝和不舍,問其匆匆而歸的原因,得知是自己的皇妹生了病,也十分擔憂,派人將宮里最好的補藥搜刮出來,交給姐弟倆,她才放她們離開,還讓她們帶走了一封書信,囑托她們回去務必親手交給她們的母親.

    鳳無雙和鳳千沿到麟王府的時候,宮里又派人送了很多東西過來,說是陛下賞賜的,鳳無雙和鳳千雪十分無奈,姨母這是先斬後奏啊!但也只能接受,跪地謝主隆恩.

    另一側,申雪得到兩人明日即將離開的消息,就立馬將此消息傳給了葉珍.

    葉珍十分驚訝,她本來想跟這對姐弟倆多交流交流,處好關系,以後好為賢侄謀得煜王爺的支持.

    可如今看來,卻是沒機會了.

    不過,葉珍可不是輕易放棄的人,所以,將近用午膳的時分,她准時登門拜訪麟王府,沒有直接去洛安的宅院里看看自己的兒子和未來兒媳,而是在葉珍的帶領下去了鳳無雙和鳳千雪所住的宅院,姐弟倆正巧在用膳,看到她過來,都十分驚訝,隨即招待她與她們同座.

    葉珍故作客套地推脫了幾下,最終還是坐了下來,還從自己袖內掏出一壇上好的美酒,斟了三杯,說要為兩人餞行.姐弟倆不忍拒絕葉珍的好意,便都賞臉喝下了她的酒,酒過一旬,兩人跟葉珍之間親近了許多,少了分客套,多了些真意.

    一頓午膳,三人談了很多,鳳無雙和鳳千雪臉上都有些凝重.因為,葉珍與她們說,她們一旦離開鳳都,笑塵將會少了她們這一大助力,雖然,她們很想留下幫助笑塵,只是,當前的狀況卻不允許啊!

    不光光是因為她們的娘親病了,她們得趕緊回去盡孝,更因為,鳳天有一項規定,新帝登基,其姐妹必須遷往封地,再不能踏足鳳都.而這些遷往封地的皇女的子嗣雖可以回鳳都,但也不能逗留太長時間,否則會被人視作圖謀不軌.

    然,葉珍又與她們說,她們回去,其實對笑塵也有好處,至少在未來,是這樣的.

    因為,她們留在這邊,不上朝堂,對笑塵無多大幫助,但若回了邊陲之地,好好曆練,將來必能成為將才,以後為笑塵所用,也算功德圓滿了.

    她們聽著感覺十分有理,更加堅定了回去好好練武,跟娘親多學學謀略計策,以後好為笑塵效命的決心.

    葉珍離開姐弟倆的宅院後,才去了洛安的宅院,一進洛安的屋內,就見到自家兒子跟賢侄膩在一起的畫面,她感覺自己都要長針眼了.

    "伯母,你來了!"

    洛安依舊掛在葉逸辰身上,才說完,嘴里就含了葉逸辰送至她嘴邊的葡萄,酸酸甜甜的,讓她忍不住眯了眼.

    "娘親,坐吧,要不要吃葡萄?這是從後院葡萄藤上剛采下的,雖有些酸,但吃著還算爽口."

    葉逸辰看著洛安眯了眼的模樣,忍不住彎了嘴角,眼里溢出蕩漾的柔情,一邊繼續給洛安剝葡萄,一邊對葉珍說著話,好似他已經是這兒的男主人.

    "不用了,我來跟賢侄說幾句話就走."

    葉珍見小兩口要好的畫面,心里自然是欣慰的,她在一旁的凳子上坐了,才看向洛安,神色焦慮地問道:"賢侄,你在府內被軟禁三個月,難道不擔心嗎?"

    "為何要擔心?"

    洛安不以為然地反問道,一雙眸子無辜地看著葉珍.

    "賢侄,你在府內禁足三個月,相當于三個月不能上早朝,不能參與政事!"

    葉珍看著洛安無所謂的模樣蹙起了眉,十分捉急,語氣有羞然,賢侄到底是真傻還是裝傻?!

    洛安又含了一粒遞至嘴邊的葡萄,才繼續道:"怕什麼?而且誰說不上早朝就不能參與政事的,不還有伯母你在嘛!"

    葉珍眼睛一亮,心里已經豁然,"難道賢侄你想以我為媒介,知曉每日朝堂上發生的事情,並且讓我傳達你的看法?"

    是啊!不還有自己?!自己現在已經很明確地站在賢侄的陣營,今日早朝上,跟她一個黨派的十幾個官員也紛紛向她表態,以後會追隨麟皇女殿下,這讓她放心很多.無論是為了陛下的命令,還是為了自己的內心所屬,她都選擇效忠賢侄.

    賢侄既然要讓自己做她的媒介,說明,她已經完全信任自己,所以,自己絕對不能辜負賢侄的這份信任.

    葉逸辰覺得該換水果給洛安吃,當即拿起一個蘋果,用刀削了起來,只是,他那削蘋果的技術讓人實在不敢恭維,每一次削都能將一層厚厚的肉削下來,看得洛安跟葉珍眉眼都抽了抽.

    洛安實在看不下去了,一邊從葉逸辰手里拿過削了一半的蘋果和小刀,示范性地削了起來,動作如行云流水,一邊說道:"辰,削蘋果不是你那樣削的,而是應該這樣."

    "哦∼原來是這樣,給我!我來削!"

    葉逸辰雙眼明亮地看著洛安削蘋果的動作,明了地點點頭,便又欲從洛安手里搶過蘋果和小刀.他一定要學會做這些事,以後就不用勞煩洛安的那個貼身小厮了.

    說真的,每每看到那小厮為洛安打理各種瑣事,他只覺得眼紅.

    洛安便將蘋果跟小刀送回了葉逸辰手里,看著他削蘋果時別扭的動作,無奈地笑了笑,才又看向葉珍,答道:"正是!伯母,以後我要靠你多多拂照了."

    葉珍認真道:"賢侄說的哪里話!都是我應該做的,以後你我是一條線上的螞蚱了,你存我存,你亡我亡!"

    葉逸辰一邊削著蘋果,一邊安靜地聽著洛安跟她娘親之間的對話,聽到娘親那句"你亡我亡",他的心一抖,手也忍不住一抖,結果不小心劃破了指尖,嘴里不自覺地痛呼出聲,"嘶!"

    然,下一秒,他受傷的指尖就被洛安含進了嘴里,葉珍也沖了過來,神色焦急地看著葉逸辰,呼道:"辰兒,你沒事吧?"

    她剛才雖看著洛安說話,余光卻注意著辰兒,看著他削蘋果的動作,她心里都為他拈了一把冷汗,從小到大,他何曾做過這種事!可如今,他為何非要做?賢侄又不是沒有貼身小厮.現在可好,弄傷了手!

    不過,也可看出,賢侄真的將辰兒疼在心尖上了.

    "我沒事."

    葉逸辰感受到指尖上的濕熱,臉紅了.

    洛安松嘴,抬眸看向葉珍,"伯母,我梳妝台最左邊抽屜里有個白色的瓷匣子,幫我拿過來."

    "哦c!"

    葉珍心知賢侄讓她拿的是藥,連忙跑到梳妝台前,打開了洛安所指的抽屜,一見抽屜里的東西,她眼角又抽了抽.因為抽屜里放滿了瓶瓶罐罐,密密麻麻,且每一樣都不同,上面都繪著不同的花飾.

    她找到白色匣子,連忙拿出,將抽屜小心地關上,才轉身將匣子送進了洛安的手里,一邊好奇道:"賢侄,你抽屜里的瓶瓶罐罐都是些啥玩意?"

    "各種毒藥,解藥,以及救命藥."

    洛安一邊漫不經心道,一邊打開匣子,用指尖挖出一小塊,塗在了葉逸辰手上的傷口處.

    葉逸辰只感覺傷口處涼涼的,十分舒服,掩蓋了那份痛意,他忍不住問向洛安,"洛安,你給我塗的什麼?我感覺一點都不痛了."

    說罷,他抬起受傷的指尖看了看,藥膏沒什麼顏色,只聞到一股淡淡的清香,讓他精神忍不住一震.

    "這是冰蓮軟玉膏,專門止血用的,還能防止留疤."

    洛安答道,隨手將匣子往一旁的矮桌上一丟,然後從果盤里拿起剛才葉逸辰為她削好的蘋果,啃了起來,雖然暴露在空氣中太久有些氧化了,但這是小刺猬幫他削的蘋果,她怎能不吃?!

    葉珍驚訝了,"冰蓮?可不就是那極其珍稀的藥草?"

    冰蓮,萬金難求,就連皇宮里也只有一株,珍藏在太醫院的密室里.據說,其制成的藥不僅能緩解百痛,甚至還能讓人起死回生,當然,前提是那人還有最後一口氣.

    "是啊!"

    洛安點點頭,表示肯定.

    "賢侄,你怎麼得來的?"

    葉珍希冀地看著洛安,不自覺地咽了口口水.

    "我自己去雪山采的."

    "雪山?洛安,你怎麼會去那種地方?"

    葉逸辰聽得洛安的話,驚詫地問道.更是心疼,洛安去那種惡劣的地方,定吃了不少苦吧.

    葉珍也同樣驚疑地看著洛安,等著她的答案.

    洛安眼里閃過一抹難言的憂傷,語氣異常平靜,"我曾經為救人,去過,運氣好,采到了五株冰蓮,用了兩株半,還剩兩株半."

    "原來如此."

    葉珍複雜地看著洛安,不再追問,因為,她已看出,賢侄有難言之隱.

    這一刻的她,甚至發現,自己一點也不了解賢侄.有些慚愧!

    然,葉珍明事理地閉了嘴,不代表別人也能,葉逸辰繼續追問:"為了救誰?"他一雙眸子好奇地看著洛安.

    "親人."

    洛安只吐出這兩個字,就不再答,指尖嵌入手心,那份痛意,卻不遠遠不及她心上的.

    "親人?什麼親人?"

    "嗯,是親人.辰,我以後會告訴你的."

    洛安認真地看著葉逸辰,眼里透著幾分祈求,祈求他別再問下去,因為,她暫時還不想觸及那些傷懷的往事.

    葉逸辰看到洛安眼中的祈求之意,怔了怔,也不再多問,只問道:"洛安,我剛才削的蘋果甜嗎?"

    既然洛安不想再說下去,那他就不問,等她以後想說的時候,他再問,一定問個夠!

    "當然甜.不過你以後別再做這些事了,再傷著該怎麼辦才好?"

    洛安執起葉逸辰的手,在他的傷口上心疼地吹了吹.

    葉逸辰溫柔地笑了笑,不以為意道:"只要能伺候好你,受傷就受傷!"

    "咳咳!"

    葉珍看見這幅畫面,尷尬地咳了兩聲,"感覺也沒什麼事了,那我就先走了."

    說罷,也不等兩人回應,她就徑自往外走去.她怕再看下去,自己真的要長針眼了!

    見葉珍匆匆離開的背影,葉逸辰有些疑惑,娘親走這麼快做什麼?這樣想著,他嘴上也如此問了出來.

    洛安寵溺地伸手拈了拈葉逸辰的鼻子,道:"你娘親怕長針眼呢!"

    葉逸辰一臉迷糊,"為何?我跟你又沒做什麼?"

    "那你覺得我們應該做到怎樣的程度才能讓人看著長針眼?"

    洛安眼珠一轉,將手松松地摟在葉逸辰的脖子上,誘道.

    葉逸辰想了想,才一本正經地答道:"起碼要到親嘴的程度吧!"

    洛安當即抬身,在葉逸辰的唇上輕輕啵了一口,複又看向他,笑著問道:"是這樣嗎?"

    葉逸辰羞澀了,點點頭,低聲道:"好像是的."

    "辰,給我一個吻吧,我要你給我!"

    洛安認真地看著葉逸辰,要求道.

    總覺得小刺猬在她面前,還是不怎麼放得開自己,而她,更喜歡他能夠主動親近自己.

    所以,她要讓小刺猬嘗試著主動,不必考慮男戒,只要他出自真意,她可以任他胡來,絕對不會嫌棄他!

    "我真的可以主動親你?"

    葉逸辰看著面前的嬌顏,心頭一跳,眼中已有姓迷,希冀地問道.

    "嗯."

    洛安肯定地點點頭,期待地看著葉逸辰的反映.

    葉逸辰得到同意,便不再猶豫,傾頭,緩緩將自己的唇貼上了洛安的,溫熱相觸,他閉了眸,輕輕厮磨,舔舐啃咬,有些急切和莽撞,待對方的唇被他啟開,他便以洶洶的氣勢,侵占著對方口中的柔軟,甚至還品嘗到了一絲蘋果的香甜氣息,他愈加狂熱,繼續探索對方口中的每一處.

    洛安這次充當了絕對的被動角色,任由葉逸辰汲取她口中的蜜汁,任由他壓下來,自己腰肢漸軟,往後仰去,整個人像只樹袋熊一樣掛在葉逸辰的脖子上,幸好對方緊緊地摟住了她的腰肢,才讓她不至于往床下掉去.

    本院,!

    

    

,!認准我們

上篇:我就是小屁孩怎麼滴 第一百四十章 無法欺騙     下篇:我就是小屁孩怎麼滴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主動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