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攬江山美男心 第一百五十二章 談何自重?  
   
第一百五十二章 談何自重?



    所有的事情竄連起來,他瞬間發現,這個男子簡直就是最近他跟洛安遭遇的一切禍事的罪魁禍首,心里更是氣得想立刻上前掐死這個男子.

    卻不想,自己一切想通後,抬眸的當口,正看見這個水清淺伸手抓住洛安的畫面,洛安想掙脫,他卻死死不放,甚至還低頭,將他的唇吻上了洛安的.

    他被氣瘋了,便立馬沖了進來,一把將這個不僅陰險惡毒,還不知羞恥的男子拽到了地上,並趁他未反應過來的當口,立馬跨坐他身上去,只想狠狠地教訓他一頓.

    洛安被驚到了,愣愣地看著葉逸辰坐在水清淺身上對其一頓胖揍,怎也沒想到小刺猬會在這時候突然沖進來.

    "主子,主子,快阻止葉公子吧!再這樣下去會出人命的!"

    婁瑞兒看著葉逸辰對那水公子的打法,有些擔憂,又不敢上前阻止,便只好跑到洛安身邊,扯住洛安的袖子,焦急地祈求道.

    他已有些後悔剛才跟葉公子說了水清淺的事.

    剛才,自己一解釋完,葉公子就一臉沉郁,似乎在思考著什麼,自己看著他的面色越來越黑,便問他究竟怎麼了,他就無厘頭地說了一句,他跟水清淺有仇,便什麼都不說了.

    于是,自己便更加的疑惑了.

    不一會,葉公子似做了一個極大的決定,拉著自己就往前院走去,自己又忍不住問他要做什麼,他說,他只想去看看那位水清淺究竟是個什麼模樣.

    只是,自己卻聽出,他說這話的時候分明是咬牙切齒的.

    雖不知是因為什麼,但他可以看出,葉公子在生氣,所以,他怕葉公子一沖動,做出什麼錯事來,就任由葉公子將自己拉來了前院,自己好看住他.

    來到前院,自己就和葉公子踮腳悄悄來到了正廳門外,透過門縫看到了屋內的場景,屋內除了主子,就是這位水公子了,兩人正在交談著什麼.

    只是,才一會,他就被驚到了,水公子竟然鉗制住了主子,而且,他還低頭吻上了主子.看著這一畫面,他心里泛起濃濃的酸澀和憤怒,立馬想進去阻止,因為,他清楚地知道,主子是被強迫的.

    然,待他反應過來時,就見身側的藍色身影一閃,緊接著,就發生了之後的事情,出乎他的意外,又理所當然.

    水公子這次做得的確過分了,連他都覺得憤怒,更別說葉公子了.

    同是男子,所以,自己了解,一個男子若願意放下矜持主動親近一個女子,十之地說明,他對那個女子有意.

    因此,他認知到,水公子也看上了主子.

    可這也是最令他郁悶的,他時常跟在主子身邊,私下里,除了前段時日主子主動上門拜訪水公子那回,好像這兩人並沒有其他的接觸了.

    且那次,僅憑兩人間客套的互動,他實在看不出,究竟是什麼原因,能讓水公子這等優秀高傲的男子中意主子.

    想到此,他也不得不感歎主子的魅力,似乎隨時隨地都能招惹桃花.

    他心里忍不住溢出無奈和苦楚,自己可不也被主子掠了芳心,卻無所適從.

    洛安被婁瑞兒一拉,就立馬反應過來,看到葉逸辰還在拼命地揍著水清淺,即使心里頭有徐意,但她也知道,小刺猬這樣做無疑是不妥的.

    水清淺是朝堂命官,小刺猬傷了他,他若要追究起小刺猬的行為,小刺猬也難以獨善其身.

    想到此,她立刻沖上前將葉逸辰一把抱起,將其緊緊地箍在了自己的懷里.

    "洛安,你放開我!放開我!我要狠狠地教訓他一頓!揍死他!看他以後還敢不敢過來!"

    葉逸辰雖然被洛安抱在了懷里,但情緒依舊激動,很不安分,使勁地想掙脫開洛安的鉗制,一雙眸子惡狠狠地瞪著一旁的水清淺,嘴里憤憤道.

    新仇舊恨加在一起,他現在只恨不得立刻弄死這個不要臉的男子.

    于是,洛安更緊緊地箍住葉逸辰,哄道:"辰,冷靜冷靜,你這樣打人家,你的手也一定很疼吧,我會心疼的."

    說罷,她就捉起葉逸辰的手,小心地捧到嘴邊,心疼地吹了吹.

    葉逸辰立時被洛安整得紅了臉,也溫順了下來,看著眼前的女子,委屈地扁了扁嘴,卻不再說什麼,眼里盈著淚光.

    他分明看出,洛安的真正用意,是想維護水清淺.

    被打得鼻青臉腫的水清淺在婁瑞兒的攙扶下站起了身,似剛才被打的人根本不是他本人,他一邊閑適地將被扯落的面紗重新帶回了面上,並整了整自己些微凌亂的衣服和頭發,一邊淡笑著看向洛安,平靜道:"殿下真是好福氣,能娶得這樣的男子,以後應能好好鍛煉筋骨了."

    話雖說得平靜,卻仍能聽出其語中的諷刺之意.

    他掩在袖下的手緊緊地握著,隱忍著心中的怒火,活至今,他第一次如此憤怒,不僅因為這是自己第一次被人打,更因為眼前的女子竟完全不將自己放在眼里,反而心疼起葉逸辰的手.

    看到她緊緊地抱著其他的男子,他只感覺自己的心里泛出了難言的酸澀和不甘.

    他之所以判定這個打了自己的藍衣男子是葉逸辰,是因為,他早得到消息,稱右相家逸辰公子住在了麟王府上.

    而剛剛自己才吻上鳳沐麟,這男子就沖過來將自己推到了地上,打自己的時候,他還宣稱鳳沐麟是他的女人.能如此大的醋意,如此的理直氣壯,除了葉逸辰還能有誰?

    因為,據他了解,目前為止,鳳沐麟的身邊除了葉逸辰似乎沒有其他男子了,這也是自己在她身上一直所欣賞的地方,不濫情,不糜爛,世間已少有女子能做到如此.

    被葉逸辰打,他其實本可以回手.且自己真的出手,葉逸辰只能吃虧,但腦袋里閃過一個想法,他就壓制住了自己回手的沖動,生生地承受著葉逸辰的拳頭砸在自己身上的痛意.

    他想試試,自己若被葉逸辰打成重傷,眼前的這個女子會不會對自己流露同情,哪怕只一點點,也值.因為,那說明,她對自己還是有幾分在意的.

    可如今,他卻認知到,她不在乎自己,甚至,一點也沒有.

    他心里頓時感覺缺了一塊,空落落的.

    但他不會輕易放棄,從小到大,只要是自己認定的東西,他都會想盡辦法得到,哪怕不擇手段,也在所不惜!

    站在水清淺身側的婁瑞兒則意味不明地看著水清淺,自己剛才,分明看到了水清淺的真容,聽傳聞說,他是丑顏,自己本不信,可如今,卻不得不信了.

    只是,他不明白,水公子臉上的那些黑色莖蔓怎生得那般詭異呢?

    想起上次在水公子府上,主子想看水公子的真容,自己其實也十分想看,只是水公子卻只讓主子看,自己本不明白.可現在,終于有些明白了.

    估計從那時起,水公子就已對主子有些特殊.

    葉逸辰一聽到水清淺的話,就立馬炸了毛,一雙眸子又惡狠狠地瞪向水清淺,吼道:"水清淺!你別給臉不要臉!"

    "水公子,請自重!不要讓本殿看不起你!"

    洛安也冷冷地瞥向水清淺,眸底掠過一抹幽光.

    她心里還是有些驚訝,水清淺剛才為何主動吻自己?難道是想陷害自己?但仔細一想,這個猜測就立馬被她否定,因為,他若真的想害自己,何必非要犧牲自己的名節來做出這等事情?

    而且,這是她的府上,除了出乎她意外的小刺猬和瑞兒兩人,並沒有其他目擊人.

    所以,他就算出去說他被自己占了便宜,既拿不出證據,也沒有證人,估計無人會信他,只會認為他在敗壞自己的名聲,她想,他還不至于這麼蠢吧?

    如此看來,便只有另外一種她打死也不怎麼敢相信的可能性,就是,水清淺真的對自己有意.

    可自己平時與他並無多接觸,就連在朝堂上,也只是同朝聽政罷了,並沒有多少交集,他究竟是因為什麼看上自己的?這讓她百思不得其解.

    不過,他就算對自己有意又如何?與自己無關!

    "殿下,清淺只是在對自己傾慕的女子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所以,清淺並不覺得自己有做錯什麼,又談何自重?"

    水清淺聽著洛安的話,心里有些受傷,面上依舊保持著平靜.他不理葉逸辰,只定定地注視著洛安,語氣認真道.

    葉逸辰火了,立馬又想回擊水清淺,卻感覺手里被洛安緊了緊,便知,洛安在暗示自己先別說話,便只好不情不願地閉了嘴,只是他看向水清淺的眸理迸射出愈加濃烈的恨意.

    洛安的嘴角終于重新挑起了笑意,道:"但是,本殿並不喜歡你,所以你剛才的行為,無疑是冒犯了本殿,不過,本殿大度,懶得計較,只當是被狗咬了一下!"

    她終于尋到一個報複水清淺的辦法了,他既然對自己有意,那自己就狠狠踩踏他對自己的心意.

    人常說,誰先動了情,誰便輸了.那麼,水清淺他輸定了!

    要怪只怪他主動向自己露出了他的一處軟肋,那自己當然得不客氣地踩幾腳.

    雖然這樣做,自己都感覺自己有些不大道德,但是,自己現在暫時還未抓到水清淺的其他把柄,便只好先將就著利用他這個軟肋了.

    她身側的葉逸辰聽著洛安的話,就感覺一陣爽快,雖然眼前的男子不可能成為自己的威脅,但從洛安嘴里聽到她不喜歡水清淺的話語,他更覺得心安.

    而他自己之所以認定水清淺不會成為自己的威脅,不僅因為水清淺現在是洛安的死對頭,更因為,自己剛才揍他的時候,無意扯落了他的面紗,看見了他的真容,當真丑!如他那丑陋的心一般,看著都令人覺得反胃.

    長相如此恐怖的男子,就算不是洛安,換了其他女子,恐怕也都不敢娶進門吧!不過,只能算他活該!

    婁瑞兒則默默退至洛安身後,垂了眸子,心里也暗自松了口氣.

    光有一個葉公子已經夠他難受的了,若再來一個水公子,那他以後的生活是真的無望了.

    水清淺聽著洛安絕情的話語,心忍不住一窒,傳出痛意,若不是面上有那些黑色莖蔓,他此時的面色一定是發白的.

    掩在袖下的手緊緊地握了握,他才保持住鎮定,一雙眸子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一臉笑意的女子,只恨不得挖出她的心,看看其到底是不是肉做的!

    她怎能說出這樣的話語?!怎能!竟將自己的心意當成了一文不值的垃圾!難道自己就這麼不受她待見嗎?!雖然自己算計過她,可並未給她造成多大的損失,甚至還提前撮合了她跟葉逸辰.

    每每想起此事,他都有些後悔.他以前從不知後悔為何物,可這次,卻真的體會到了.

    他現在更是後悔,自己一時沖動讓她知道了自己的心意,讓她尋到了對付自己的武器,自己卻無力反抗.

    不過,若他現在流露出脆弱,只會讓眼前的女子更加猖狂.所以,他咬了咬牙,強自鎮定地開口,"既然殿下這麼不待見清淺,清淺就先回了."

    他真的待不下去了.怕自己再待下去,他會失去理智,做出一繡動的事來.

    "請恕本殿不送."

    洛安客套地笑了笑,便朝著門外喊了聲,"申管家——"

    心里卻在暗自冷笑,水清淺,沒想到你也會有落荒而逃的時候!

    申雪聽得洛安喚自己,立馬從某個角落竄了出來,來到洛安跟前,恭敬地問道:"殿下找老奴何事?"

    "申管家,勞煩你代本殿將水公子送出去吧."

    洛安看了一眼水清淺,才看向申雪,吩咐道.

    "是,殿下."

    申雪應了聲,便轉眸看向水清淺,面上露出笑意,做了個請的手勢,"葉公子,請吧."

    水清淺轉眸幽深地看了一眼洛安,道了聲"希望殿下的身子能盡快養好,清淺改日再登門拜訪."說罷,不等洛安回應,他就轉身款款地離開了.

    申汛向洛安別有意味地笑了笑,才跟上了水清淺.

    水清淺跟申雪離開後不久,葉逸辰就朝著水清淺離開的方向低聲罵道:"鬼要你再過來!"

    洛安哭笑不得,伸手摟住葉逸辰的身子,柔聲哄道:"辰,別生氣了嘛∼為不相干的人氣壞了身子可不值."

    心里暗自慶幸小刺猬早來了幾步,看到水清淺鉗制自己的畫面才不至于誤會自己,不然,若晚來了幾步,敲看到水清淺吻自己的畫面,他肯定得誤會,那自己就得頭大了.

    站在一旁的婁瑞兒垂著頭,努力降低著自己的存在感,滿心苦澀.

    心里明明告知自己,以後將這當成平常事就行,但每每真的面對如此的畫面,他還是做不到自己心中所想.

    畢竟,自己還是人,沒有絕情絕愛,看見心愛的女子當著自己的面摟著她心愛的男子,自己怎能不痛苦?

    "洛安,你是不是早知道,這個水清淺就是那晚害了我們的男子?"

    葉逸辰蹙眉看著洛安,質問道,語氣有羞然.

    洛安愣了愣,有些無奈,這世上果然沒有不透風的牆,嘴上如實答曰:"是,我都知道."

    而一旁的婁瑞兒則被驚到了,那晚?什麼那晚?難道是葉公子新婚之夜那晚?可那晚上不是軒皇女殿下陷害的主子跟葉公子?怎會牽扯到水公子?難道那晚水公子也參與了其中?!

    想想,也有這個可能性,因為水公子是軒皇女殿下那方的人,所以,他幫軒皇女殿下陷害主子也不是沒有可能.

    只是,殿下為何沒有明說那晚的具體情況?

    ------題外話------

    親耐噠們

    第一百五十章

    偶曾經出現邏輯性錯誤

    不知有木有人看出來?

    不過

    偶已經修改了

    嘻嘻

    乃們抓不到偶小尾巴

    另外

    看看偶瓦亮瓦亮的小眼神

    賞偶點票票吧

    偶很需要

    

    ,!認准我們

上篇:第一百五十一章 你變了     下篇:第一百五十三章 只對你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