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攬江山美男心 第一百五十四章 看似堅強  
   
第一百五十四章 看似堅強

"什麼!待會你要出門?"

葉逸辰驚訝了,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的女子,隨後,他便不贊同地看著洛安,道:"洛安,你何須親自去,只要派人將他接回來就成."

最主要的是,她現在是戴罪之身,此時正在她三個月的軟禁期間,她出門,萬一被人看到,豈不是被人抓了個以後能發難她的把柄?自己可不要她因為自己的事情冒險.

同時,他心里也因為她重視自己的事情而有些感動.

洛安卻一臉不以為意,語氣悠然,"辰,難道你忘記我剛才的化妝技術了?"

葉逸辰的眸子瞬間一亮,洛安剛才為博取同情心故意將自己化成病懨懨的模樣,連他自己都差點被她騙到.所以,她那技術,當真精妙啊!

若是這樣的話,他的確無後顧之憂了,因為他相信,憑她的技術,只要她給自己隨意一化,再往大街上一站,就算依舊原來的衣服,原來的裝扮,他也敢肯定,無人能認出她來.

想到此,葉逸辰不安分了,放下碗筷,立馬跑到洛安跟前,捉了洛安的袖子,搖了搖,一雙水亮的眸子小狗般看著洛安,祈求道:"洛安,待會,你帶我一起出去吧,也幫我化一下,就沒人能認出我了."

要不是因為有洛安的陪伴,他只覺得日日待在府里待得快悶死了,所以,他便起了意,也想同洛安一起出去散散心.

以前,他也常帶著斗笠出門逛街,卻常常被人認出.甚至有一次,一女人湊上來問他是否有中意的人,自己當時沒多想,如實答沒有,她就一路窮追猛打,為自己獻殷勤,自己只覺得煩.後來,回到自家府上,自己才擺脫那個麻煩的女人.

自這件事後,他就很少出門了,生怕再有那樣的女人糾纏自己,幾乎一個月,他才出門一次.而最近,距自己最後一次出門逛街,也已一個多月了,真感覺自己渾身都快要發黴了.

"好."

洛安點點頭,突然,她感覺到射在自己身上強烈的視線,立馬轉眸望去,見站在一旁的婁瑞兒正收回視線,面上有些無措和驚慌.她知他的想法,有些不忍,便道:"瑞兒,待會同去吧."

況且,瑞兒是自己的貼身小厮,本就該一直追隨自己左右的.

婁瑞兒有些驚訝,看向洛安的眸子亮了亮,但余光一瞥到臉色已有些不好的葉逸辰,他連忙垂了頭,語氣恭順道:"謝謝主子."

掩在袖下的手緊緊地握了握,他才壓制住此時澎湃的愉悅心情.

這是不是代表,主子對自己,還是有幾分在意的?

"辰,繼續吃飯吧,吃飽了,才能有力氣陪我逛街."

洛安看著婁瑞兒的眼底掠過一絲複雜,隨即,她轉眸看向水清淺,催促道.

她總覺得,今天的婁瑞兒也有些不同,卻又說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同.

"對對對!我要吃飯,吃了飯我才能有力氣陪你逛街!"

葉逸辰聽著洛安的話,立馬跑回了自己的位子坐下,大口大口地扒起了碗里的飯菜,情緒一激動,他已然忘了保持大家公子的風范.

待用完膳,洛安就給自己,葉逸辰和婁瑞兒都易了容.

不過一炷香的時間,三人的容顏在洛安的巧手下都變成了極為普通的模樣,屬于丟進人群里就不會有人注意的程度.

尤其洛安,此時的她已換了身顏色極其豔麗的女裝,面色蠟黃,眼臉微垂,儼然一副平時縱欲過度的紈绔小姐模樣.

她還取了把扇子,"呲啦"一聲打開,一邊放置胸前扇了扇,一邊伸手挑了挑自己額邊的碎發,朝著面前的兩人飛了個媚眼,調戲道:"兩個小美人,給本姑娘調戲一個!"當真騷包無比!

葉逸辰和婁瑞兒見著她這模樣,滿頭黑線,眼角都抽了抽,無語,心里卻愈加喜愛眼前這古靈精怪的女子.

待三人在申雪驚愕的眼神下低調地從後門出府,就見到六月已經駕著馬車等在外頭.

而六月見到三人,一眼就認出那領頭的女子是洛安,頓時有些好笑,問向洛安,"主子,你怎將自己的形象毀到這種地步?"

洛安朝著六月森冷一笑,道:"那要我殺你滅口嗎?"

六月立馬露出討好的笑意,一臉虔誠地誇贊道:"嘿嘿!我還沒說完呢!主子您無論何種模樣,在我心里,都是最最完美的!"

洛安也不多語,先扶著葉逸辰和婁瑞兒上了馬車,自己才上去,留了聲"去甯宅",就鑽進了馬車.

"是,主子."

六月恢複了恭敬的神色,應了聲,見車內三人都坐妥當,才利落地揚起馬鞭,打在馬身上,嘴里吆喝了聲,馬車便開始行駛起來.

由于洛安的事情並不著急,且身上帶著傷,六月就盡量讓馬車行駛得平穩了些,而車子一平穩,速度也就慢了下來.

一路上,洛安閑適地枕在車壁上.考慮到她的傷勢,六月已經提前命人在她的座位處墊了極厚的軟墊,且馬車行得平穩,她並沒有多大不適.

剛才,她看到主子眸中對自己的感謝,心里也暗自為自己這次難得的仔細而欣喜不已.看來,在照顧主子方面,自己也能有一手.

葉逸辰因著和洛安之間的親密關系,便就挨著洛安坐,洛安有些累,便將頭枕在了他的肩上,甚至將整個上半身都軟在了他身上.

葉逸辰有些歉意,因為若不是自己提出要將祈樂接回,洛安便不會出府,她不出府,便不會這般勞累.

她受了那兩百的杖責,本該躺在床上好好休養,可這兩日,她哪一天是安分的?而自己也這般的不懂事,盡麻煩洛安,讓她不得安甯.

想到此,葉逸辰心里就一陣酸澀,對靠在自己身上的女子愈加心疼.

因此,他便任由洛安賴在自己身上,讓她盡管在自己身上小憩會,洛安點點頭,便依言閉了眸.

葉逸辰緊緊地摟了摟她,生怕她一瞌睡往地上摔去,絲毫未察覺到,這車廂內,還有第三人.

婁瑞兒坐在一側靠窗的位置,盡量跟膩在一起的男女離得遠了,只是,狹小的車廂內,又能遠到哪去?

即使他垂了眸,不看向車內的另兩人,但余光依舊能掃到她們,所以,他一咬牙,索性不逃避,光明正大地看著.

看到主子依靠在葉公子身上,看到主子面上滿足的表情,看到葉公子緊緊地擁著主子,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漫出無邊的酸意.

眸中明明酸澀得想落淚,他卻感覺已干涸了一般,一滴淚未落,甚至,一滴淚未蓄,也正因如此,他心里更憋悶得發慌,掩在袖下的手緊緊地握著,極力隱忍.

所以,這一路,對婁瑞兒來說,是一種煎熬.

似乎自從他認知到自己對洛安還存著念想後,他的這種感覺就愈加強烈了.

馬車行了將近一個時辰,才到達甯宅.而這段時間,洛安一直枕在葉逸辰肩上睡得很安穩,因此,即使馬車緩緩停下,她也未察覺到,依舊睡著.

也許因為身邊有兩個她極信任的男子,且三人易了容,因此洛安下意識地認為這路上她們不會遭遇到麻煩,心里便難得地放下了警惕,所以,她方才難得睡得這般沉.

六月掀簾,見到里面的畫面,愣了愣,總覺得車內三人間的氣憤透著幾分詭異.見洛安仍在葉逸辰懷里睡覺,她隨即想喊洛安醒來,卻被葉逸辰制止了.

六月也有幾分眼色,當即不再多言,徑自下了車,讓葉公子自己將主子叫醒.

而她盯著眼前刻著"甯宅"兩個大字的牌匾,心中有些感慨,自己跟姐姐好像已有段時間未回這里了,若說麟王府是她們現在的安身立命之所,那這甯宅,才是她們真正的家.

當然,她心中所指的甯宅,不是眼前這一套實存的宅子,而是一個象征,一個她心中歸屬的象征.因為,所謂"甯宅",不止是眼前這一套宅子,還有更多……

主子幾乎在各地都有自己的房產,而這些房產無一例外地,都掛上了刻著"甯宅"兩個大字的牌匾.

當初,主子將她和姐姐從街上領回去,之後她們所住的宅子,也名為甯宅.也自那日,她和姐姐將"甯宅"認定為自己的家,此生唯一的家.

可以這麼說,甯宅是她們漂泊無依生活的終點,也是她們人生的另一個起點.

婁瑞兒看了會兩人,跟葉逸辰低聲說了聲"葉公子,瑞兒先下去了",見葉逸辰朝著自己微微頷首,便徑自跳下了馬車,六月給他搭了把手.

當然,六月不敢僭越,只是意思地扶了一下婁瑞兒的手臂位置,畢竟眼前的男子,不僅是她姐姐的中意之人,也有可能,是主子的.

因為,自己分明看出,婁瑞兒對主子是有意的.然,自己都能看出,憑主子的伶俐,又怎會看不出?可是,她卻依舊將他留在身邊,其中意味,可見一斑.

所以,自己曾斷言,姐姐的這條情路不好走,甚至,可能永遠都沒有終點.

婁瑞兒對六月道了聲,"謝謝."

看著眼前的女子,他怔了怔,忍不住將其當成了前段時間那個總糾纏著自己的女人,也就是眼前女子的孿生姐姐七月.

由于他本心里抗拒著七月,所以見到眼前與七月一樣容顏的六月,他心里不免對六月同樣產生出排斥的情緒,再加上他曾經經曆的不堪往事讓他不自覺地對除主子外的其他女子產生戒心,見六月就在近前,他便下意識地後退了一步,與六月保持著距離.

六月看出了眼前男子對自己的刻意疏遠,也不在意,只笑看向他,感歎道:"瑞兒,你將我的姐姐傷得不輕啊!"

她其實並沒有惡意,只是一想到姐姐最近的荒唐行為,她心里就有些不平,不明白姐姐為何偏要為一個男子要死要活的.

記得以前,姐姐從不這樣的.

這兩日,姐姐特別愛喝酒,可無論自己怎麼勸,她都不聽,只說,醉了,便可以暫時將自己心中的痛意麻木.

自己沒聽懂,卻知道,她心里定然不好受.人常說,借酒可消愁,她便不再勸,任由姐姐每晚都將自己喝得爛醉如泥,心里也極其心疼這樣的姐姐.

這也是今日她主動來當馬夫的原因,若換平時,這是姐姐的職責.

她不敢將姐姐這兩日每夜酗酒的事情告訴主子,生怕主子就此降罪責罰姐姐.

畢竟,之前,主子才警告過姐姐,切莫將情事看得重過于正事,而姐姐儼然將主子的話左耳進右耳出了.

她只希望,時間能沖淡姐姐心中的殤,讓姐姐能重新振作起來.就像以前一般,她們姐妹倆瀟灑地闖蕩江湖,全心全意地為主子效命.

"我能做什麼?"

婁瑞兒自嘲一笑,語氣有些無奈.

他如今自己都顧不好自己,又哪有心思顧及別人的感受?

縱使眼前女子的那位姐姐對自己是真心的,可是,那也是她的事,與自己無關!

正如自己對主子有意,也是自己的事,與主子無關!

想到此,他心里就忍不住一痛.

剛才主子跟葉公子相互依靠的畫面,真的讓他認知到,這兩人之間,已沒有自己能夠插足的余地.

"哎!我也沒說什麼.不過,既然你選擇了主子,我只希望你能全心全意地對待主子,此生不變.主子她,看似堅強,其實……受不起打擊的."

六月聽著婁瑞兒的話,嘴邊忍不住溢出一聲歎息,一雙眸子複雜地看著眼前男子,心里既為姐姐感到不值,同時,又為主子感到欣慰.

主子身邊有多少男子,她無所謂,但是,她希望,主子身邊的每一個男子都是全心全意地待主子.

主子幼時經曆的事情,她都知曉,這十幾年,主子做的事情,她也都看在眼里,因此,她常常為這樣的主子感到心疼,只想自己長出三頭六臂,能夠多幫上主子.

她也知道,主子的內心其實並不像她的表面那般堅強,相反,反而很脆弱,從三年前樓主的事情就可以看出.

所以,她不希望再有男子傷害到主子.

婁瑞兒也終于開始抬眸正視六月,第一次發覺,自己似乎可以區分眼前女子和她姐姐這對孿生姐妹倆了.

因為,她倆看向自己的眼神不同,眼前女子看向自己的眼神里無一絲雜質,十分平靜,而她姐姐看向自己的眼神里,總夾雜著讓自己不舒服的東西.

他不明白眼前的女子說這番話的真正用意是什麼,但他知道,她是在為主子好,只要是為主子好的話語,縱是再不好聽,他也都能承了,真心地承了,甚至感激能說出這番話的人,感激她對主子的好.

想到此,婁瑞兒終于朝著六月展開了笑意,嘴邊溢出他此生最沉重的誓言,"我會的,只要主子不棄,我便不棄."

只要主子不棄……

只要……

六月也放心地笑了笑,第一次覺得眼前的男子,有足夠的資格配上主子這般優秀的女子.

只因她聽出了他話里的決絕,且,從他的話語,她分明還聽出,主子若棄了他,他也不棄的意思.

另一邊,馬車里,葉逸辰見婁瑞兒跳下馬車後,就轉眸看向依舊靠在自己身上呼呼大睡的洛安,眼里漾出柔和,即使她現在一副自己以前最厭惡的紈绔女模樣,他的心依舊在為她加快跳動.

看她睡得香甜,他有些不忍打攪她,只恨不得時間能在這一刻停滯.

因為,只有這樣,自己才能永遠陪在她身邊,讓她依靠.

但還有正事要辦,且車外也有人等著,葉逸辰不想耽誤了,便只好伸手推了推洛安,在她耳邊輕聲喚道:"洛洛,快醒醒,快醒醒!"

洛安終于幽幽轉醒,才發現自己這次竟然睡得深了,連馬車停下自己也未察覺到. "/

上篇:第一百五十三章 只對你壞     下篇:第一百五十五章 有何區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