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攬江山美男心 第一百六十五章 賭局(二)  
   
第一百六十五章 賭局(二)

然,下一瞬,整個賭坊里的人立馬沸騰了起來,嘴里共同起哄著,"開!"

"開!"

"開!"

……

"開——"

開局人也撫了把自己額上的汗水,聲音有些發顫,不過這是激動得.

葉逸辰和素衣女子把手放在盅上,欲同時拿起,周圍的賭徒也都摒著呼吸,瞪圓了眼睛看著賭桌上的動態……

"等等!"

突然,一道聲音響起,阻止了兩人,也讓周圍的眾人一陣掃興,紛紛不爽地將目光聚焦向了聲源,才發現是那個富家女發出的聲音.心里頓時一陣惱火和鄙夷,總覺得此女偏偏在此時阻止兩人開盅,定然不懷好意!

洛安此時已經站起了身,將手重重地按在了葉逸辰搭在盅上的手上,不讓他開盅.

"洛……安安,你想做什麼?"

葉逸辰不解地看著身邊的女子,問道.

由于此時她們隱了身份,所以,葉逸辰才想喚出洛安的愛稱,就發覺不對,立馬換了個稱呼,以免以後被人看出端倪.

洛安卻不理葉逸塵,只看向對面同樣一臉疑惑的女子,理直氣壯地要求道:"你先開!"

素衣女子看著洛安這個態度,頓以為她是因為心虛才會這樣做,面上又流露出笑意,語氣依舊嘲諷意味十足,"怎麼?怕了?是不是已經認定自己會輸,想做好心理准備?"

周圍的眾人也同素衣女子差不多的想法,對洛安面上露出不屑的神情,心里已認定那個男寵必輸無疑.

果然,男子終歸是男子,再怎麼蹦跶,也不可能超越女子!

洛安一擼袖子,顯得不耐煩,"你怎麼那麼雞婆?到底開不開啊?"

她這樣做,只是想降低眾人的心理防線,待會,才能得到有更好的效果.

素衣女子也不在意,嘴角勾起自信的笑意,將手里的盅緩緩地拿起,只見那五枚篩子豎成了一條直龍,那最上面的篩子赫然讓一點紅張揚其上方,顯得刺目.

周圍的眾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眼珠子都快瞪出自己的眼眶,皆歎,如此奇景,此生初見,無憾!

她們心里更認定這個煞星必贏無疑,除非那個男寵也能搖一條同樣的直龍出來,卻也只能跟煞星將將地打個平手.

葉逸辰看到對面整齊疊在一起的五個篩子,眸光顫了顫,再看向自己面前的盅,眉頭微微蹙了起來,接著,他又看向身邊的洛安,嘴唇顫了顫,想說些什麼,卻如鯁在喉.

只因為,他知道,自己也搖出了直龍豎起的效果,但這樣的話,他只能與對面的女子打成平手,自己就不能從那女子身上贏到那一百萬兩銀子交給洛安了,心里只覺得可惜了,一陣失落.

他剛才明明信誓旦旦地跟洛安說過,自己一定會贏,可如今,自己要食言了,他都不知以後該如何面對她.

洛安看著對面的狀況,一點也不擔心,面上露出了別有意味的笑意.

感受到身邊男子看向她的目光,她連忙轉眸望去,見男子眉頭緊鎖,以及面上來不及收回的欲言又止,便伸手在他鼻子上刮了刮,寵溺道:"傻瓜,有我在,別擔心."

"安安……"

葉逸辰聽著洛安的話,眸中忍不住一酸,直想落淚.

即使他知道洛安這句話只不過是想安慰他,但他心里還是一陣觸動.

是啊!有她在,自己有什麼好擔心的,有什麼好怕的!

只要有她在自己身邊,就算面對刀山火海,他也會毫不猶豫地跳下去,更別說今日這一點點的小挫折了.

這次贏不了,不代表他以後也贏不了.大不了,以後再多逛幾次賭坊,贏個一千萬給洛安!

四周的人已經起哄讓洛安快點開盅,即使已經預見男寵會輸的結果,但她們還是想親眼見證這關鍵性的一刻.

洛安並不在意周圍的喧囂,只認真地看向對面的素衣女子,道:"要是我家寶貝贏了,除了你身上那一百萬兩的銀子,我還有一個要求?"

素衣女子漫不經心道:"什麼要求?"

心里一陣冷笑,對面的女子好生狂妄,都到這個地步了,她家男寵還怎能贏自己?最多,也只能打個平手罷了!

洛安嘴邊的笑意漸深,眸中精芒四射,"我要你,此生都為我效命!"

她此話一出,全場嘩然,全都不敢置信地看著那一身花哨衣裳的女子,十分不解,她為何能提出這麼荒謬的要求.

她這算盤,打得未免也忒響了吧!

葉逸辰也驚愕地看著身邊的女子,卻無聲.

潛意識里,他已有些相信,這個女人能做到讓自己贏,沒有緣由地,就是想信她.

就連一向淡然的素衣女子也不淡定了,豁地從位子上站起,一雙眸子驟然冷了下來,陰沉地看著對面的女子,沉聲道:"憑什麼?"

洛安淡淡地瞥著對面的女子,"怎麼?賭不起?"

素衣女子聽著洛安挑釁意味十足的話語,臉色紅了又青,青了又紫,紫了又黑,最終咬牙切齒道:"可,以!"

她倒要看看眼前的女子能怎麼贏了自己?!若她真能贏了自己,自己就直接逃了,看她能耐自己何?不過,這絕對不可能!因為她絕對不可能贏了自己!

"在場的鄉親們,你們待會可一定要為小妹作證啊!以免有人耍賴."

洛安得了素衣女子的應允也不放心,看向周圍的眾人,懇切道.

"可以可以,你快開吧!"

"是啊,我們看著呢!"

"快點開盅吧,你只要開了,我就為你作證!"

……

周圍的賭徒心里皆十分詫異那煞星竟然會答應富家女這麼荒謬的要求,但也不想多管閑事,心里急切地想看到結果,便紛紛附和道,語氣里已有些不耐煩.

剛才她嫌煞星雞婆,她自己又好到哪去?!似乎更雞婆!只不過,她們可不敢將這話放明面上講.

因為,下意識地,她們不想得罪這個女子.

"好!"

洛安爽快地應了一聲,又看向身邊的葉逸辰,"寶貝,開吧."

說罷,她就把著葉逸辰的手,將盅緩緩地提起,那一瞬間,整個賭坊又倏地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呆愣住了,直直地落在那賭桌上的一堆齏粉上,嘴大張著,氛圍沉寂了良久.

就在洛安以為會一直這樣沉寂下去的時候,人群中不知誰放了個屁.

那響徹整個賭坊的屁聲瞬間將眾人拉回了理智,有人紛紛捂鼻罵了起來,"他娘的!誰放的屁?不能先把屁股夾緊一下啊!把屁憋一下又不會死!"

也有人盯著賭桌上的那一堆齏粉嘖嘖稱奇,她們本以為不可能有比一更少的點數了.沒想到,還真有,那便是什麼都沒有.

今兒個真的長見識了!

只是,她們十分郁悶,那男寵是怎麼將那五枚篩子變成齏粉的?若單憑將篩子放在盅內搖,靠著撞擊變成齏粉的可能性,她們覺得不大,最多只能變成碎塊.

排除這個可能性後,那便只有另外一個了,便是,這個男寵有武功,是他用習武之人專有的內力將那五枚篩子化成了齏粉.

想到此,眾人紛紛驚訝地看向了葉逸辰,其眸光甚至透出點點敬畏,因為,這是弱者面對強者時會不由自主產生的情緒.

她們也終于明白,為何那個富家小姐那麼寵愛這個無貌的男寵,原來,是因為這個男寵雖長相平淡,但他有實力,只要將他帶在身邊,既不用愁錢,也不用愁自己的安全問題.若換了自己,若也是富家女子,定然也會選擇這樣的男寵,有用就行,反正晚上燈一黑,都一樣.

然,眾人卻未發覺,此時她們所謂有實力的男寵其實心里也十分納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要不是剛才洛安暗中制止了他,他恐怕會被驚訝得驚叫出聲.

後來仔細想想,他便明白過來,洛安會武功,所以眼前的這堆齏粉應該就是她搞的鬼.想到此,他又忍不住疑惑,她究竟是什麼時候做的手腳?

剛才,他明明親手將那五個篩子放入了盅內,搖的時候,也聽到篩子撞擊盅的清脆聲響,所以,極有可能是他落盅後,洛安才做的手腳.但那篩子被罩在盅內,洛安難道是隔空將那五枚篩子變成齏粉的?

想到此,葉逸辰忍不住驚疑地看向洛安,見女子的側臉沉著淡定,嘴角攜著那一絲淺笑,直直映入他的眼底,刻入他的心底,似乎這世間再沒有比她的笑顏更美好的東西.

他的心,忍不住漏跳了一拍.

素衣女子看到那桌上的那一堆齏粉,只覺得眼睛被刺得生疼,心中一口氣沖上來,讓她失了幾分理智.因此,她伸手直直地指向對面的女子,語氣已染上怒意,"你做了手腳!"

她是習武之人,便能清楚地辨出那個男寵沒有武功,所以,她才篤定地認為是這個敗家女做的手腳.

此時,她的心里也十分擔憂,因為,她剛才根本沒有察覺到敗家女有武功.就在剛才,那男寵開盅,敗家女阻止他的瞬間,她才感覺到,那敗家女身上有氣息波動,但當時,她並沒有在意這些.現在想想,她終于想通到底是怎麼回事.

同時,心里也認知到,這個她一直所謂的敗家女根本不是平凡之輩,她身上的武功修為絕對比自己的精進許多,所以,她擔心,這個女人待會會對自己用強的,那自己肯定不是她的對手,怎麼辦?怎麼辦?

且不說她自己不想為這個女人效命,就算她想,她也只能無可奈何,因為她的身份已經決定了她以後要給另一個人賣命,終此一生.這可是她家里的組訓,一旦違背,她會被逐出家門的!

洛安抱著臂膀,一步步走到了素衣女子面前,語氣悠然,"剛才開賭前有說不能這樣做嗎?"

"你——"

素衣女子驚懼地看著向自己走來的女子,忍不住往後退了一步.

看著眼前的女子身上氣質的突然轉變,她認知到,自己惹上了一個不該惹的人.

"無論我有沒有做手腳,結果都是我家寶貝贏了,而你,輸了.既然輸了,你就該履行剛才你答應我的要求.以後,效命于我!"

洛安看到素衣女子往後一退,並沒有停止腳步,而是繼續逼近她,語氣雖然淡然,卻已攜了絲強勢.

"你為何一定要針對我?"

素衣女子又後退了一步,神色戒備,手里已扣了一把匕首.

心里已做好准備,若這個女人要用強的,那自己只好跟她拼死一搏,雖然自己武功修為沒有她精進,但自己的近身殺招還是有幾分威力的.

所以,若自己拼盡全力,也是有可能從這個女人手底下逃脫的.

洛安在距素衣女子一步之遙停住了腳步,隨手彈了彈自己的指甲,漫不經心道:"因為,你是個人才,我不招攬你招攬誰?"

周圍繼續看好戲的人也都驚詫地看著這一幕.

她們怎也沒想到,這個富家小姐竟然一下子像變了一個人似的,有一瞬,她們甚至在她身上看到了一種王者的威嚴氣勢,讓她們一度懷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壞了.

而那一向淡然的煞星竟然也會有如此驚慌失措的模樣,她們似乎已經預見,這個煞星會被富家小姐強行帶走的畫面.

素衣女子聽著洛安的話怔了怔,隨即反駁道:"天下之大,人才多得是,不差我一個,所以,你還是另找她人吧."

洛安垂了垂眸子,才抬眸一臉笑意地看著面前的女子,問道:"你真的不想效命于我?"

"是!"

素衣女子斬釘截鐵道.

"好,我放你走."

說罷,洛安就側開了身,一臉無所謂.

她的行為反而讓素衣女子一臉懷疑,更警戒了幾分,躊躇著問道:"你……真的肯放我離開?"

"嗯,既然你不願意,我當然不會強求.不然就算將你留在我身邊,你也無法全心全意為我效命,我留著你有何用?"

洛安一邊隨口說道,一邊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將葉逸辰攬到自己的懷里,在他臉上親了一口,誇獎道:"寶貝,你真厲害!"

此時的她儼然恢複了之前那輕佻的紈绔女模樣,而且,她似乎真的一點也不在意素衣女子的去留.

畢竟周圍有很多人看著,葉逸辰忍不住紅了臉.此刻,他也無比慶幸自己現在易了容,面上覆著的粉掩了他的窘態.

但為了不漏破綻,亦或是因為在心里早已將這當成了一場變裝游戲,他便故作嬌弱地軟在了洛安的懷里,嬌嗔了一句,"討厭."

素衣女子看著洛安這模樣,就徹底放了心.

她走至洛安跟前,從自己懷中掏出一疊銀票,雙手遞到洛安面前,"剛才,的確是我輸了,所以,我願賭服輸,這是一百萬兩的銀票,請收下."

即使她極力掩飾,但依舊能讓人聽出她語氣中的一絲不情願.

洛安看著遞至自己面前的厚厚一遝銀票,愛財的本性讓她的眸光忍不住亮了亮,但她知道這筆錢應該讓小刺猬收下,當即忍住了接過銀票的沖動,看向懷里的男子,"寶貝,你收下吧."

葉逸辰看都未看一眼那疊銀票,只認真地看著洛安,"安安,你收下吧,反正我的,就是你的."

洛安笑了笑,便伸手接過了銀票,將其收入懷中,心里因著葉逸辰的話感覺暖融融的.

同時,她也在心中回了一句,辰,我所擁有,定也為卿擁! "/

上篇:第一百六十四章 賭局(一)     下篇:第一百六十六章 小巫見大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