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攬江山美男心 第一百七十六章 達成共識  
   
第一百七十六章 達成共識

洛安的嘴角扯出冷笑,"俗話說,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更何況她只是個小小的丞相,所以,她既然犯了錯,就該得到懲罰!"

當然,這懲罰,得由她說了算!

鳳熾天的眸中溢出複雜的情緒,"麟兒你的意思是想借此事除了楊曼書?"

即使麟兒的話說得十分有道理,讓她挑不出錯來,但她還是能察覺到,麟兒對楊曼書有強烈的恨意.

洛安冰冷的笑意轉為諷刺,"娘親,你難道忘了,當年我的美人爹爹是被誰害死的?"

她不明白娘親究竟是怎麼想的,這麼多年了,難道她從未想過為美人爹爹報仇?難道她看到這些害了美人爹爹的人整天在她面前晃悠不覺得眼疼?

所以,今日自己索性跟她坦白吧,讓她明白,自己就是想要弄死這幫人,她若阻攔,自己也可能會恨上她!

鳳熾天聽得洛安這一句,整個人猛地一怔,本就有些病態的蒼白面色更白了幾分,一雙眸子驚詫地看著洛安,已酸澀得湧上淚意,嘴唇顫了顫,卻一個字也吐不出來.

"娘親,難道你真的忘了嗎?"

洛安嘴角的笑意漸深,聲音帶著幾分蠱惑,"那好,我來慢慢告訴你,害死我美人爹爹的人正是當朝左相楊曼書,你的那位云貴君,以及遠在千里之外的醉云山莊莊主云幻之!"

"麟兒,原來,你都知道."

鳳熾天怔怔地看著眼前的女子,竟覺得從未真正認識過這個女子,她眸中已滾落下淚,聲音有些顫抖,甚至無力.

是的,無力.

她一直都知道,當年玥兒的死這三人都有份,可是,她卻奈何不了這三人.

楊曼書,朝廷大臣,且手握兵符,行事謹慎,所以,自己捉不到她的把柄,而且,就算捉到了,自己也不能輕易將她除去.

因為一旦將她除去,朝堂的勢力就會失去平衡,引起動亂,讓葉珍一人獨大,葉珍雖是自己的心腹,但誰沒有野心?自己不敢保證.所以這十幾年以來,自己從沒想過打破這個平衡.

云初起,她的云貴君,也是軒兒的爹爹,對這個男子,她下不了手,也無從下手.

因為她知道,他愛她,因愛生恨,所以他才會與楊曼書密謀毒害玥兒,做出這等極端的事情,對一個男子的愛,她有些無可奈何.

而且,他為自己誕下了子嗣,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當年玥兒離宮出走,她也一直肯定是他在暗中搞鬼,卻一直尋不到證據.

她是恨他的,卻不能弄死他,便只好冷落他,十幾年以來,在他面前,她永遠都帶著面具,故意疏遠他,卻也溫和待他,讓他也同自己一般,日日體會愛而不得的絕望和痛苦.

云幻之,天下第一山莊醉云山莊的莊主,當年玥兒的死與她有最直接的關聯.

甯邪曾與自己說過,給玥兒下毒的人是麟兒的奶爹,而這位奶爹就是云幻之安插進墨宮的細作,她再一聯想曾經半暖向她稟告的楊曼書和云初起之間的對話,她便肯定,云幻之是與這兩人一伙的.

只是,她們之間究竟有什麼利益關系,自己到現在都沒有查明,好像暗中有一股勢力在阻撓.

而這股勢力,她便猜測是云幻之的,云幻之掌握著鳳天三分之一的經濟命脈,暗中有這樣一股能阻撓她的暗勢力,她也並不奇怪.

所以她更不能輕舉妄動,只能一點點地滲透,並肢解她的產業,但她的暗勢力畢竟有限,所以效果一直不佳.

而且,這關系到鳳天的經濟,她更不敢因為一時意氣而毀了鳳天的江山.

所以,對這三人,她有種無力感,明明恨不得將她們碎尸萬段,但考慮到種種因素,她終究是無法對她們下手.

而且,她也一直不想將這些不堪的過往告訴麟兒,不想讓麟兒淹沒在仇恨中,走上極端,更不想讓麟兒看見她的懦弱,從而憎恨她.

可如今,麟兒她竟然告訴自己她知道害死她爹爹的罪魁禍首.見她的眸中充斥著恨意,她的笑帶著冰冷的諷刺,自己第一次認知到,原來她什麼都清楚,也第一次認知到,她這個女兒回宮的目的,可能就是為了……複仇.

想到此,她心里不禁有些悲哀.

"是啊,我什麼都知道."

洛安看著眼前陷入思緒中卻仍怔怔地看著她的鳳熾天,心情有些複雜.

她對娘親的感情,是她回宮後與娘親相處後才慢慢建立起來的,雖說不上有多麼牢固,但對她來說,也算彌足珍貴.

只因為,她是自己的娘親,是這世上除了美人爹爹外與自己最親的親人.

可因著美人爹爹的遭遇,她對娘親心里仍存著芥蒂,不容她忽視.其實,害了美人爹爹的罪魁禍首,她還少說了一個,就是她的娘親.

無論娘親當年是不是有意的,都的確是她傷人的言行將美人爹爹逼出了宮,若不是看在她對美人爹爹真心的份上,自己可能早已恨上她.

雖自己不會將她列為自己的複仇對象,但會將她視做陌生人,絕不給予她一絲一毫親情的反饋.

而且,對娘親這十幾年都沒有對那三個害了她美人爹爹的人動手的行為,她也是憤怒的,即使知道娘親心里有她自己的考量,她也還是憤怒.

所以,自己今天干脆逼著娘親走出這一步,即使不能讓她為自己的複仇盡一份力,自己也要讓她知道自己心中的恨,讓她睜大眼睛看看清楚,自己如何將那三個讓她顧慮的人全部毀滅!也讓她為她的懦弱懺悔!

鳳熾天紅著眼看著洛安,語氣哽咽,"麟兒,你告訴娘親,你回宮,是不是,只是為了複仇?"

她多麼希望,能從麟兒口中聽到一個"不"字.

然,現實總是與她所希望的相悖,她聽見對面的女子篤定地答出,"是!"

那瞬間,鳳熾天只感覺一桶涼水從她頭頂灌了下去,渾身的血液似乎在這一刻凝固.

似荒廢已久的鍾鼎被撞擊後依舊震撼人心的回音,麟兒的那一聲"是"在她腦海中久久不散,讓她猛然間意識到,麟兒對自己,應也是恨的吧.

似乎猜到了鳳熾天的心中所想,洛安伸手反握住她的手,面上的笑意漸漸轉暖,"娘親,我沒有恨你,只是有些許怨罷了.

畢竟,我那美人爹爹若不是因為遇上你,又怎會遭那些罪?可是,他不遇上你,又怎會有我?

記得未回宮前,我只知道娘親你是那高高在上的無情帝王,是個不折不扣的負心女,除了這些認知,便再無其他了.

可回宮後,我才知曉,原來帝王也可以有血有肉,我心里也漸漸接納你是我的娘親,是我美人爹爹的妻主."

即使因著剛才的事情,洛安對鳳熾天的怨氣加重,但她並不想與鳳熾天的關系鬧僵.

既因為她已將鳳熾天當做自己的親人,對親人,她多多少少都有寬容之心,也因為她知道,她一旦和鳳熾天的關系鬧僵,對她沒有一丁點好處,反而助長了仇人的氣焰,所以,她才放軟了態度.

鳳熾天似乎在萬丈高的懸崖邊緣上走了一遭,看著洛安握著自己的手,她心里既是欣慰,又是愧疚.

良久,她才鼓起勇氣,看向洛安的眼睛,聲音依舊有些哽咽,卻發自肺腑,"對不起,麟兒."

洛安歎了口氣,從懷里掏出自己的帕子,一邊擦了擦鳳熾天面上的淚水,一邊語氣盡量輕柔地問著,"娘親,難道你沒有其他的話想對我說了嗎?"

鳳熾天垂了眸,任由洛安幫她擦淚,感慨般說了一句,"娘親沒什麼好說的,是我虧欠了你跟你的爹爹,所以我沒有資格說你的不是."

洛安眸光微閃,別開了眼,苦澀地笑了笑,"是麼?原來只是如此."

鳳熾天聽得洛安這句,心里一慌,卻也不知該說些什麼,沉默了良久,她才緩緩抬眸直直地看向洛安,心里已艱苦地下了個決定,語氣鄭重地承諾道:"麟兒,你想做什麼,就盡管做吧,娘親會站在你身後,竭盡全力地護你周全!"

若麟兒真的能將那些人拉入地獄,自己又有什麼理由阻止?確切的說,這也是自己所期望的.

只是,自己有顧慮,所以一直未能動手,如今麟兒能想到為她的爹爹報仇,自己也該欣慰了.

她無法在明面上站出幫助麟兒,但在暗里,她會為麟兒撐起一把保護傘,也算盡她這個作為娘親,作為愛人的一份責任.

"那我這次想除了楊曼書,娘親可幫我?"

洛安繼續得寸進尺,對眼前這個女子,她是抱著能怎麼壓榨就怎麼壓榨的心態的,誰讓她是自己的娘親呢?

更何況,娘親剛才說的不錯,的確是她虧欠了自己跟自己的美人爹爹,所以,她就該付出些代價,而且這些代價,對她的影響猶如隔靴搔癢,不會損她一分一毫.

鳳熾天眼皮一跳,有些無奈,"盡管說吧."

洛安眸中閃過一絲得逞,"十日後,是楊曼書的六十大壽,我希望娘親能批准我出府參加她的壽宴."

鳳熾天眼睛一亮,語氣肯定,"麟兒是想在那天動手?"

"正是."

洛安也不隱瞞,因為,她相信,娘親會答應她.

鳳熾天蹙眉想了想,才點點頭,一邊不放心地看向洛安,提出了自己的疑議,"麟兒,楊曼書是兩朝元老,且手握兵符,僅憑那貪贓的由頭,恐怕還不能輕易將她扳倒."

"娘親,我什麼時候說過只用那貪贓的由頭來扳倒楊曼書?"洛安的眸中閃過一抹狡黠.

"難道你還把握著楊曼書其他的把柄?"

鳳熾天驚詫地瞪大了眸子,不可思議地看著洛安.

不得不說,楊曼書是個極其怕死的人物,平時做事小心謹慎到了極致,就連她府上的下人,她都會親自一一挑選.

所以,自己的暗勢力很難打入她左相府的內部,也因此尋不到她的把柄.有時,就算自己安插在她府上的線人親眼看到她做了見不得人的勾當,可尋不到證據,便只能無可奈何.

可如今,麟兒的意思是,她尋到了楊曼書不止一個把柄,自己怎能不驚訝?自己甚至有些懷疑,麟兒是不是在開玩笑?

"娘親,你真糊塗,尋不到把柄難道還不能捏造一個?只要人證,物證俱在,楊曼書就算有一百張嘴,她也說不清楚."

洛安又往軟榻上一斜,斜了鳳熾天一眼,漫不經心道.

"捏造?萬一有破綻如何是好?"

鳳熾天眨巴著一雙憂郁的桃花眼,看著斜在軟榻上的女子,愈發覺得她這個女兒的膽子不是一般的大.

"有破綻不還有娘親你罩著我?"洛安不以為意.

鳳熾天一巴掌打住了洛安身上,沒好氣地說道:"你這孩子,真當娘親是無所不能的不成?"

其實鳳熾天有分寸,只輕輕地拍了下洛安的背部,但洛安就故意小題大做,裝出吃痛的模樣,抱怨道:"哎呦!痛死我了!娘親,我現在還傷著呢!"

"我沒有打你屁股上."

鳳熾天無辜地嘀咕了一句,見洛安痛苦的模樣,她真的急了,連忙伸手,想去扒拉洛安的衣服,嘴里催促道:"麟兒,你沒事吧?快讓我看看你的傷,讓我看看!"

洛安像泥鰍一樣往里面一挪,然後趴在榻上,然後側頭看向坐在一旁干著急的鳳熾天,理所當然地要求道:"娘親,我腰酸背痛得厲害,快幫我揉揉肩."

鳳熾天也不生氣,往里挪了挪,將手搭在洛安肩上,小心翼翼地揉捏了起來,一邊揉,還一邊問:"感覺怎樣?有沒有重了?"

這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做這伺候人的活,且手下是她的寶貝女兒,她的心情自然是無比忐忑,就怕自己下手沒個分寸,弄痛了女兒.

"娘親,你剛才是不是沒吃晚膳?"

洛安看向鳳熾天眨巴眨巴眼睛,無厘頭地問出一句.

鳳熾天一愣,隨即點點頭,如實答曰:"啊?吃過噠.不過麟兒你干嘛問這個?"

"那我怎麼感覺你一點力氣都沒有?太輕了!"洛安不爽地撇撇嘴,嫌棄道.

"哦,那我重點."

鳳熾天這才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連忙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一邊還忐忑地確認著:"現在有沒有感覺好點?"

"嗯,舒服."

洛安煞有其事地點點腦袋,還欠扁地補充一句,"有個美人娘親為我按摩感覺真幸福."

"你這孩子,說什麼呢!娘親現在都已經老了,哪里還美不美的?"鳳熾天笑罵了一句,眸中又有些酸澀.

因為,她現在才意識到,對這個女兒,她似乎從來沒有給予過尋常人家那種母女間的關懷,就像現在給女兒捏捏肩膀,她以前何曾想到做過?她想到的,從來只是物質上給予女兒最好的.

"娘親還年輕著!哪里老了?"洛安不以為然.

"盡耍貧嘴!"

鳳熾天被逗得忍不住"噗嗤"一笑,忍住了眸中的淚意.

反正,現在這個寶貝女兒終于在自己的身邊了,自己能彌補的,就彌補吧.

"娘親,其實我還有事情,想跟你打個商量."

"說吧."

……

至亥時,洛安才一個人從長傾宮出來,走的時候她的娘親死命地想挽留她住下一夜,但被她果斷拒絕了.

因為,在娘親的長傾宮和美人爹爹的永裕宮這兩座宮殿中選一個,她當然選擇後者.而且,她難得進宮,晚上不出去干點壞事實在說不過去!

待洛安來到永裕宮,守在殿外的一干小厮看到她,連忙朝著她下跪行禮:"奴見過麟皇女殿下,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都起來吧."

洛安將自己手里的燈籠隨手塞給一個小厮,便徑自往殿內走去,見殿內纖塵不染,每一處的擺設也依舊原來的模樣,她嘴角勾起了一抹欣慰的笑意.

------題外話------

推薦一篇好友的文文,寒紫凝的《田園秀色之農家商女》種田文一枚,有興趣的親們可以去看看,打開搜索欄一搜即可. "/

上篇:第一百七十五章 爭取     下篇:第一百七十七章 夜半貓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