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攬江山美男心 第二百零四章 臣服之心  
   
第二百零四章 臣服之心

"你來做什麼?"宋皎皎覺得心中的猛獸又有反撲的趨勢,瞪著孟檀音,滿臉厭惡.

"哦,我聽到動靜,就過來看看."孟檀音對宋皎皎的惡劣態度毫不在意,仍是關切地道,"你,還好嗎?"

見宋皎皎在滿地的碎片中邁步,驚聲道:"哎,你看著點兒腳下啊,有碎片!"

"誰要你貓哭耗子?多管閑事!我好不好關你什麼事?"宋皎皎見宋奇峰在場,越發的肆無忌憚,大聲道,"看見你就心煩,你給我出去!立刻!馬上!"

"沒想到,你這麼討厭我……"孟檀音一愣,幽幽說了一句,隨即無奈地笑了笑,扶了扶額頭,"好好好,我這就出去,你別生氣了."

宋奇峰見她臉色發白,心中微微刺痛,不由開口道:"夷光……"

宋皎皎對孟檀音的關心毫不領情,干脆利落地吐出一個字:"滾!"

"就走."孟檀音說著,懨懨轉身,對宋奇峰勉強一笑,"勸著點兒."

宋奇峰覺得孟檀音這一笑特別虛弱,又格外意味深長,神情複雜地點點頭,叮囑道:"你好好休息."

"知道了."孟檀音隨意地擺擺手,表情敷衍,感情欠奉.跟方才應對宋正明的時候,完全是兩個樣.

宋奇峰先前不覺得,現在陡然留心起來,很輕易就發現了這兩年的冷待疏遠,夷光當真是不大在意自己了.

再回想起兩年前的相處,越發覺得區別很大.

那時候宋夫人還沒有冒出撮合兩人的奇思妙想,兩人還純然地做著兄妹,兄友妹恭,十分親近.

夷光偶爾還會跟他講一些瑣事,包括一些小煩惱,比如又考砸了,比如長智齒了,比如在桌洞里發現了不具名人士的情書,不知道是不是惡作劇.

之後就疏遠了,因為那個沒有拿到台面上說的婚約.最初是他單方面的,她一開始不知所措,碰過幾次壁之後,就悄無聲息地拉開了彼此的距離,漸漸到了見面只點頭致意而無話可說的地步.

到了現在,她看到他的時候,眼中只剩下一片平靜,曾經的倉惶,委屈,希冀,都盡數斂去了.夷光能放開,照說他該高興才是,可這心里,為什麼會覺得空蕩蕩的呢?

"峰哥哥,"宋皎皎看著宋奇峰陡然泛起郁色的臉,心中一沉,關心地問道,"你怎麼了?"

"沒什麼."宋奇峰搖搖頭,邁開長腿,跨過滿地的碎片,走到宋皎皎跟前,直視著她的雙眼,"皎皎,你告訴我,夷光受傷,你真的是失手?"

"當然是失手,難不成我還能故意推她?"宋皎皎被他冷厲的目光注視著,心跳如鼓,幾乎要以為他已經知道事情的真相,臉上卻流露出委屈傷心,"峰哥哥,你不相信我?"

"你是我看著長大的,你是什麼樣的人,我還不知道嗎?"宋奇峰淡淡道,宋皎皎是有些任性,卻不是個膽大的人,更遑論凶殘地罔顧人命了.

他只是沒想到,元伯會幫著宋皎皎封鎖消息,還給大宅的幫傭下了封口令.

宋皎皎很清楚這一點,欺騙宋奇峰,她心中也不好受.她垂下眼簾,掩去眸中的複雜:"那你干嘛這樣問?"

"皎皎,你還不明白嗎?我相信你沒用,問題是夷光相信你嗎?爸媽相信你嗎?"宋奇峰歎了口氣.

宋皎皎憤然道:"那她想怎麼樣?讓我跪著給她道歉嗎?這樣她就能相信了?大伯父大伯母就能相信我了?"

"胡說什麼!女兒膝下亦有黃金,誰讓你跪?"宋奇峰輕咳兩聲,"三萬字的檢討."

"什麼?"宋皎皎難以置信地看著宋奇峰,"峰哥哥,你在開玩笑嗎?我哪兒會寫那種東西啊,還三萬字!你還不如直接殺了我更直接些."

宋奇峰一臉失望地看著她:"皎皎,我替你道歉才換來這麼個交換條件,你——"

他拖長了聲調,宋皎皎心中就是一慌,她對宋奇峰依賴非常,最怕的就是他對自己失望,聽他這麼說,立刻截道:"我寫!"

"真的?"宋奇峰挑了挑眉,顯然有點不相信她的話,"三萬字,手寫,不能找槍手,你能辦到?"

宋皎皎咬咬牙,斬釘截鐵道:"能!"

"知錯能改,這才是我的好妹妹."宋奇峰贊許地點點頭,從兜里掏出手帕給宋皎皎擦了擦臉,"你這房里的東西毀得可夠徹底的,先叫人進來收拾吧."

"嗯."宋皎皎乖乖地點頭,任由宋奇峰將自己牽出房間,他的手干燥溫暖,他的背影寬厚可靠,他依舊疼愛她,他還是她的.

宋奇峰將宋皎皎安置在離他的房間最近的客房里,等明天她房里的東西置辦齊全了再搬回去.之後他給宋皎皎拿了紙跟筆,寫檢討這事兒他是愛莫能助的——他長這麼大從沒寫過檢討,所以沒辦法給宋皎皎什麼提示.三萬字呢,夷光一定是故意的.

那邊孟檀音也回了房間.房間正對著樓下花園,整體風格簡約明了,各樣東西擺放整齊,設施擺件,色調位置,都是照夷光的喜好來的.

天色漸晚,孟檀音不知道宋家三巨頭要談到什麼時候,估摸著一時半會兒也開不了飯,就歪在還帶著夷光氣息的床上,准備眯一會兒.

沒想到居然就睡著了.夢里年華變,她與顧鼎臣提心懸膽,有志一同努力搞定祁家這個龐然大物.

那樣一條無法回頭的複仇路,不成功便要成仁.有人攜手一起走過,當真比做孤膽英雄要好上百倍.

那時候壓力很大,可是很快樂.只是,一轉眼,就只聽到顧鼎臣冷然道:"你不過是我顧家養的一條狗!憑你,也配做顧太太?"

孟檀音也不反駁,只是一笑:"呵呵,再見."

再不相見,永別.

夢里暮色如鐵,顧鼎臣執拗地扣著她的手:"檀音,我還有一個問題."

孟檀音幾乎笑出眼淚,她聽到自己說——

"愛過."

"不後悔."

"顧鼎臣,再見." "/

上篇:第二百零三章 又見煞星     下篇:第二百零五章 母女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