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攬江山美男心 第二百六十七章 含玉到訪  
   
第二百六十七章 含玉到訪

講到此,他眸中又酸澀得盈滿了淚,未看對面男子的神情,自顧自地說著,語氣哽咽,"我這段時間是強撐著熬過來的,真的很痛苦.

所以,我想拜托你,能不能在殿下面前幫我說說話,讓她收了我.哪怕只做一個無名無分的小侍,我也不在乎,我只想這輩子都侍候在她身邊,其他的,真的都不在乎."

忽然,他鼓起勇氣,抬起淚眼,看向婁瑞兒,透著濃濃的祈求之意,"瑞兒,可以嗎?可以幫幫我嗎?你就當在拯救我,若殿下收了我,我這輩子一定為你做牛做馬……"

說著說著,他就欲跪下,卑微得像路邊的草芥.

婁瑞兒連忙伸手扶住眼前的男子,內心無比震驚,他記得安曾經跟他說過,她曾拒絕過一個男子的心意,難道說的就是祈樂?!

這個男子,與以前的他何其相似?!

深深地愛著,卻只能將這份愛掩在心底,求不得,盼不得,滿心苦澀,卻只能獨自品嘗承受.

看著她與其他男子恩愛親熱,自己只企盼能一直侍候在她身邊,哪怕一輩子為奴,也心甘情願,總之,愛得極其卑微,辛苦.

但,縱使心里與眼前這個男子有著極強的共鳴,他也很清楚,自己不能答應人家這份請求,不僅因為出于私心,更因為他了解安的性子.

想到此,婁瑞兒就一把拂開祈樂的手,後退一步,誠摯地道歉:"對不起,祈樂,唯獨此事,我不能幫你."

祈樂錯愕地看著眼前突然疏離他的男子,突然聲嘶力竭地怒吼出聲,"為何?為何?!為何我這般放下尊嚴求你,你竟然還無動于衷?!"

他緩緩站直身子,抱著手臂,雙目仍含著淚,卻變得淒涼,瞥著婁瑞兒,渾身豎起了刺,嘲諷出聲,"瑞兒,你飛上枝頭當了鳳凰,果然變了!想想也是,自己好了,怎還會管他人死活?我真傻,根本不該將希望寄托在你身上……"

他話未說完,婁瑞兒就打斷了他,並不生氣,只目光擔憂地看著他,"不是的,祈樂,我拒絕你,絕不是出于這樣的意思."

看得出,祈樂已陷入深沼,難以自拔.

可是,自己真的幫不了他.

祈樂嗤笑出聲,"那是為何?你倒說個光明磊落的理由出來!"

"安不是隨隨便便之人,她愛憎分明,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會毫不猶豫地拒絕."婁瑞兒提到洛安,臉上就洋溢著幸福的笑意,看向祈樂的目光突然變得認真,如實地說出了自己的想法,"祈樂,她既然拒絕過你一次,就還會拒絕第二次,第三次,因為她不喜歡你.所以,無論如何,她都不會接受你,哪怕我幫你說話,結果也還是一樣的."

祈樂眸光顫抖了起來,垂了眸,下意識地否定,自言自語道:"不,不是的,一定是因為殿下還沒有看到我的好,所以她才會拒絕我,待時間長了,她一定會對我改觀的,一定會的……"

突然,他憤怒地瞪向婁瑞兒,"婁瑞兒,你不想幫我也就罷了,何必編出這麼多冠冕堂皇的理由糊弄于我?!我祈樂才不吃你那套!你等著,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後悔!"

說罷,不等婁瑞兒勸,他就一拂袖跑開了,眼里的淚怎麼都止不住,像未關的水龍頭.

婁瑞兒看著祈樂離開的方向無奈地搖了搖頭,臉色不是很好,因為,他現在才發覺,對安情根深種的男子原來大有人在.

安,我該拿你如何是好?

你太優秀,成了眾人競相追逐的對象,雖不是你的本意,但,我還是很不安……

……

之後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洛安閑得不像話,整日窩在自己府上,不是調戲調戲自家美男,就是折磨折磨關押在密室里的楊曼書,小日子過得十足愜意.

當然,這段時間到她府上拜訪她的人也不少.

眾人眼里,鳳沐軒當日雖然選擇了陛下,但楊曼書的倒台多多少少會給她造成打擊,所以最近見她日漸萎靡,都覺得合情合理.

于是,朝堂上支持她的聲音越來越少,而右相葉珍一派的官員以及左相戊雁青一派新起的寒門一族幾乎都高喊著支持洛安,所以,某女現在的聲望已經如日中天.

那些寒門一族之所以支持洛安,是因為她們心里都很感激她.

麟皇女殿下曾向朝廷遞過一份奏折,那份奏折揭露了許多官場上的黑暗內幕,並提議陛下嚴查那些買賣官銜的行為,整修漏洞滿滿的選官制度,優待她們這些無財無勢的寒門子弟,給予她們展翅翱翔的空間,讓她們能為鳳天的繁榮昌盛貢獻自己的綿薄之力.

那份奏折可不是空口說白話,里面還提了許多精良的措施,厚厚的一本,簡直像一本科普的書籍.

後來,陛下准了那本奏折,並開始大刀闊斧地整改,她們這些本無望踏足金鑾殿的寒門子弟如今才能得償所願,實現自己的抱負.

可以這麼說,她們能有今天,小部分靠她們自己的天分,其余的大部分則都靠麟皇女殿下那本用心良苦的奏折.

對麟皇女殿下,她們不僅感恩,更是由衷地敬佩.

試問,她能想出那些精良的措施,豈是等閑之輩?!

當然,洛安聲望高,不僅因為她得了朝堂上大部分勢力的支持,更因為鳳熾天的態度,以及她近日立下的一些功勞.

這麼長時間了,就是再遲鈍的人,都能看出當今聖上比較偏愛麟皇女殿下.

而且,楊曼書被斬後,她們才知道,當初將楊曼書緝拿歸案的人竟然是麟皇女殿下,以及那次壽宴上的部署,也是她策劃出來的,她們初聽震驚,接著便對她生出了滿心的好感.

想起當日的情景,楊曼書露出真面目,意圖謀反篡位,麟皇女殿下就一直很低調,獨鳳熾天與那叛賊正面對峙,她們便一直以為一切都是陛下一人的策劃.

如今想來,那場角逐中,陛下和麟皇女殿下分明是聯著手的.

若陛下不提,她們恐怕會一直被蒙在鼓里,一直無法知曉麟皇女殿下在不為人知的背後究竟為朝廷做了多少事.

想至此,那些本追隨著洛安的女官更堅定了自己對她的忠誠,一直保持中立的女官也紛紛對她表示贊賞,打從心底認可她的實力.

因此,當聽說洛安為了擒拿楊曼書,不僅舊傷複發,還添了新傷,眾人紛紛帶禮到她府上探望她.

這次,曾經兩次上門都沒見著洛安面的鎖妍兒終于見到本尊.

鎖妍兒本就是個極開朗率真的人,且洛安見到她就想到了六月七月那對姐妹倆,覺得親切,因此,兩人見面後,相談甚歡,成了對能一起閑話家常的朋友.

律芙也來過麟王府三次,不過她每次來都是公事公辦,將她監視水清淺而記錄下的生活日常交給洛安查看,而那些記錄下來的生活日常一直無異常.

洛安也不在意,每次看完,就會隨口問律芙關于她和水清淺之間的進展.

律芙被問到這個話題,才會在洛安面前展露自己的真實情緒,垂頭喪氣的,好不挫敗.

洛安一看律芙這模樣,心里便知了答案,莫名地,心里總在卑鄙地竊喜著什麼.

隨後,她就當起了戀愛專家,一本正經地指導起律芙來.

反正她有戀愛經驗她最大,律芙每次都聽得認真,一雙美眸崇拜地看著她.

其實,若排除洛安逼她暗中監視水清淺的事情,律芙不得不承認,她很欣賞此女,感覺此女身上就是有一種魅力,讓她討厭不起來.

有時候,她甚至在想,自己若先碰到此女,而不是水清淺,可能,她會對其動心.

總之,這是一個因為洛安思想變得極其複雜矛盾的女子.

另外,水清淺也登門拜訪過兩次.

第一次,是因為他收到了洛安拒絕他提議的回信後匆匆趕來的,顯然不死心,還想與洛安好好交涉一番.

卻不想,那次洛安的態度異常強硬,大略地與他講了些她與楊曼書之間的私人恩怨,那雙眸中迸射出的恨意和悲痛令他不知所措,最終,他只能鎩羽而歸,一夜無眠.

第二次,是幾天後,他再沒有與她提起索要楊曼書的事情,只純粹地想看看她,與她說說話.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發現對她的感情越來越強烈,幾乎燃燒他的理智,恨不得直接將她擄回去.

于是,那次,他又情不自禁地對她表白,想得到她的回應,哪怕只有一點點,他都會覺得幸福滿足.

當時,洛安聽得水清淺直白地表述著他對她的心意,有一瞬的怔愣,隨即委婉地拒絕,內心有些刺痛.

但她不後悔,不僅因為她想守住曾對葉逸辰許下的承諾,更因為這也是她自己發自內心的選擇.

水清淺的底細,還有他身後之人究竟何許,以及他究竟想做什麼,她都尚未明確,對這樣一個身上帶著眾多疑團和不確定因素的男子,她實在不知該如何下口.

水清淺似乎早料到她會拒絕他,也不在意,只說了一句"不會放棄",就徑自離開了,很是瀟灑.

但若仔細看,還是能看出其背影透著幾分孤寂的味道.

看到這里,有人就會想,水清淺與洛安表白的時候,葉逸辰怎麼沒出來搗亂呢?

因為當時葉逸辰壓根不在府上.

這段時間,洛安絕對是麟王府上惟一的閑人,其他人基本都忙,包括她家兩個男人.

這兩個男子每隔幾日,都會出門一趟.

婁瑞兒就不用說了,自然是在七月的陪同下去墨宮熟悉各處的事務,並試著親自著手處理.

他很用心,所以即使剛開始覺得吃力,但時間一長,就漸漸適應了,甚至得心應手起來.

同時,待宣澍身上的傷基本痊愈,他便開始實施洛安交給他的任務.

對習武,他也不敢懈怠.

因此,只要在府上,他基本都泡在七月的宅院里,一待就是一整天,每次回洛安宅院的時候,身上的衣服幾乎都濕透,看得洛安心肝疼,于是,她開始勸他別那麼賣力,可以慢慢來.

然,在這個話題上,一向乖巧聽話的婁瑞兒十分堅持己見,稱他既然有資曆習武,他自然要好好珍惜這份上天賜給他的資曆,盡快讓自己達到能被打通任督二脈的標准,好習上更上乘的武學.

洛安不甘落後,也搬出一大堆理由反駁他,駁著駁著她就對他吃起了豆腐.

盡管她身上的傷差不多已經痊愈,可以干壞事,但都點到即止.

因為,幾番思量下,她還是決定將自己與婁瑞兒之間的美好初夜留到與他的洞房花燭夜上.

說完婁瑞兒,自然得說說葉逸辰了.

說來,挺不可思議……

但凡在鳳都混的,都知道鳳都不僅青樓多,賭坊也多,但賭坊不像青樓那般,全都集中在一個紅燈區,布局分散.

大至繁華街道,小至狹窄胡同,皆有賭坊的蹤影.

賭博,乃一種普遍的娛樂方式,且不說富家,官家女子賭博時如何一擲千金,就連尋常的普通百姓,身邊有點閑錢,也都會去賭坊轉一圈,靠著手氣或翻本,或賠錢的大有人在.

因此,鳳都的賭博界絕對是個熱鬧的圈子,從不缺話題和樂趣.

一旦出現異數,不到一天,就能一傳十,十傳百地傳開,然後就會有許多賭徒慕名前去挑戰.

所謂異數,就是指在賭博界的神級人物.

兵家勝敗乃常事,何況賭博?

可偏偏有些人能打破這個常規,只要一進賭坊,她們便是王者,任何人碰著她們,無論過程中與之厮殺得如何激烈,但最終,只有慘敗的命,賠錢賠得都想直接死了算了.

而這些能隨意踩踏其他賭徒尊嚴的王者便是賭博界的神級人物,能引起一番熱潮的異數.

而前陣子,賭博界就出了這麼一個異數,人稱"煞星".

聽到"煞星"兩字,一眾賭徒恐怕都得抖三抖,因為她們絕大部分人都在此人手里栽過跟頭,除了一個富家女的男寵曾贏過她,就再無其他人能做到.就連與之打成平手,對她們而言,都是天方夜譚.

不過,自那次與那個囂張的男寵賭輸,這煞星就沉寂了下來,再沒有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中.

然,就在眾人以為她因為那次賭博深受打擊,從此徹底退出賭博界之時,她又出現了,不僅如此,她身邊還帶著一個身穿藍色淺紗羅裙的絕色女子,稱是她妹妹,帶其出來看熱鬧的.

如今,眾人回想起此事,都想噴一口老血,她們實在不明白究竟誰家的父母,竟能生出這麼一對變態級別的姐妹.

這段時間,那個煞星的妹妹也得了個稱號——鬼魅.

提到鬼魅,眾人面上的唏噓之色可一點不遜色于提到她姐姐煞星時候的,因為其出神入化的賭技一點不遜色于她的姐姐,至今,除了她姐姐能與她打成平手,就再無他人能從她手上撈回本的.

不過,有一點,眾人很奇怪,就是鬼魅從來不說話,每次只用手勢表達她想要傳達的信息,引得眾人紛紛猜測她是啞巴,或猜測她是太怕生,所以才不敢在外人面前說話.

于是,有人耐不住好奇心,去問煞星原因,煞星笑而不語,這就更引人遐想了.

而這個鬼魅之所以不敢說話,可不是因為他是啞巴還是什麼的,而是他不能說.

他一旦出聲,就會暴露他男子的身份.

鬼魅,就是葉逸辰.

自從認知自己對葉逸辰保護過了頭,洛安就一直想讓葉逸辰接觸接觸外面的世界,並讓他在外面干一番屬于自己的事業.

但葉逸辰究竟能做什麼?

她經過一番思量,就將他與賭坊聯系在了一塊,最終決定,讓他先在鳳都的賭博界干一番名堂出來,然後讓他正式著手管理她目前在鳳都開張的十一家賭坊.

這些賭坊有大有小,但里面的管理模式都大同小異,只要他用心經營,並適當利用自己已經打出的名頭做好營銷公關方面的活動,她相信,這些賭坊的生意一定能更紅紅火火,爭取明年能再多開幾家.

當然,她讓他做這些事情並不只是為了讓他成長,更是為了讓他積累人脈.

以後,她若不在他身邊,他遇上麻煩的時候,她相信,他也能靠自己的手段解決.

至于為何讓他易容成女子的模樣,是因為她對他實在不放心.

畢竟社會風俗擺在那,而小刺猬不僅是一個男子,而且還是一個長得引人犯罪的男子,這樣一個男子出現在魚龍混雜的賭坊里,不引起轟動才怪!

所以,她只好讓他男扮女裝,這樣,能省去許多不必要的麻煩,他才能在眾人正常的目光下盡情施展自己的智慧和才華.

另外,她還給小刺猬配了一個免費的保鏢——申音.

這里面一點沒有強迫的成分,洛安當初提出這個提議的時候,申雪是主動點頭同意的.

她目光一直停留在洛安臉上,只說她好久未涉足賭博界,已有些手癢,正好可以趁此機會過過手癮.

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她真實想法不是這樣的,而是,只要是殿下讓她做的,她都心甘情願去做,沒有任何理由,只要殿下開心就好.

葉逸辰初聽洛安這番安排的時候,既是震驚,又是向往,一時都不知該說什麼好.

自上次洛安與他說過希望他能變強的話語後,他就一直琢磨著自己該干些什麼.

可是,想到自己所會的不過是些男兒家的玩樂手段,他心里就一陣懊惱,隨後就是挫敗.

沒想到,洛安也一直將此事掛在心上,明明前面是一座山,但她硬是為他開辟出了一條康莊大道,讓他不再拘束自己的身心,能擁有一片屬于自己的天空,盡情地展翅翱翔,他怎能不感動?!

尋常女子一般都不允自家夫郎隨便出門,以免有傷風化,而洛安不但不允,反而鼓勵他能多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這實在令他受寵若驚.

她,該多為他著想,才能作出這般決定……

不過,他雖然很欣喜洛安的這番安排,但還是有件事實實在在地難住了他,就是穿女裝.

初穿女裝的時候,他真的超級別扭,著實不明白女子為何要穿這般麻煩的衣服,他還沒走幾步,就被裙擺絆到,直直往地上栽去,幸好洛安在身邊及時扶住了他,不然,他准摔得破相.

洛安對他真的很有耐心,在他適應前,她就一直攙著他,還與他分享了她曾經穿不慣宮裝也總是摔跤的囧事.

跟她在一起,他真的什麼都不用擔心,因為,她總能在他擔心之前化解他的不安,並一直保護著他,不讓他受到任何傷害.

所以,他真的很貪戀與她在一起的感覺.

可是,他知道,她身上的擔子很重,不可能時時刻刻陪在他身邊,她也會累,所以,即使再貪戀,他也必須試著走出她為他撐起的保護傘,讓自己成長.

以後,能為她分擔些,她累的時候,他也能給她肩膀依靠,而不再是單方面的索取.

即使這與他原來想安分待在家里相妻教女的初衷有出入,他也無怨無悔,因為他愛她,為了她,他願意改變,願意盡自己所能回報她對他的愛.

……

這天下午,一個男子背著包袱從宮里走了出來,回頭看了眼宮門,他無聲地彎了彎嘴角,轉身,繼續往前走去.

去附近的一處驛站取了馬,他就直奔麟王府.

至麟王府,他打量了一下四周,眼中帶笑,走上前,心里立時忐忑了幾分,伸手敲了敲麟王府側邊的小門.

因為他知道,自己沒有資格走麟王府的正門.

門立時被打開了一道小縫,里面探出一個小厮的腦袋,打量了一下男子的打扮,見他身上的緞子面料屬上乘,便知是貴客,態度立馬謙恭起來,問道:"請問您是——"

"在下含玉,是宮里當差的宮人,今日被陛下派來府上,是有要事與麟皇女殿下商議."含玉抱了抱拳,溫文爾雅道.

"您請稍等,小的這就進去通報."小厮一驚,連忙應了聲,就立馬關上門,往里奔去.

含玉只得在外面等,俊秀的臉上流露出幾許緊張,心里很郁悶.

跟在陛下身邊十余載,什麼世面他沒見過?

可為何今日一想到即將見到那個女娃,他就變成了這般?

實在不該.

不一會,門就被打開,申雪走了出來,直直來到含玉跟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欣慰地看著他,笑問:"玉兒,今日什麼風把你吹來了?"

含玉欲對申雪單膝下跪行禮,"含玉見過……"家主大人.

他一直都知道,陛下將家主派遣到了那女娃身邊,以輔佐她.

未等他跪下,申雪就連忙伸手扶住他,壓低聲音提醒道:"我現在掩了身份的,你這般,我身份就暴露了."

這孩子跟半暖那孩子是她的得意門生,見他們也都已經三十幾的年紀,她不禁想感歎時間流逝之快,自己已經老了.

老了……

"含玉明白."含玉低聲回道.

申雪側開身,對含玉做了個請的手勢,"快請進吧."

含玉見此情景,有些不適應,別扭地應了一聲,就徑自往里走去.

心里一陣心酸,家主一生盡忠陛下,是他打從心底敬重的人物,如今,她明明可以隱退,但依舊忍辱負重,盡心盡力地侍候著麟皇女殿下,鳳天的下一任帝王.

這份忠心,該何等沉重!

申雪一邊為含玉引著路,一邊詢問道:"玉兒,可否跟老奴說說陛下今日派你過來做什麼?"

對申雪,含玉絕對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殿下曾經跟陛下提議說去擺鳳郊野的土匪窩做內應,尋找當初究竟是誰將郡主她們的行路路線交給那些土匪的線索,順便跟朝廷後來的官兵里應外合,將那個土匪窩剿滅.

陛下不放心殿下,就派含玉隨行,以保護殿下的安全.昨日,殿下曾傳消息給陛下,說她身上的傷基本痊愈,會隨時出發,陛下今日就讓含玉提前過來這邊,好跟殿下一起出發."

申雪恍然大悟地點點頭,隨即匪夷所思地皺起了眉,"這件事,老奴從殿下口中聽過,只是,沒想到陛下竟然會派你與殿下隨行."

含玉心里一虛,面上不動聲色,"可能是陛下比較信任含玉吧."

當初,好像是他自己主動提出的……

"也許吧."申管家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忽想起什麼,"不過,你可能得等一陣子了,因為殿下現在正在午休."

想了想,她提議道:"要不,你直接去殿下的屋里等吧?估計殿下過會就醒了."

含玉點點頭,輕輕應了一聲,"嗯."

那女娃原來有午休的習慣.

申雪將含玉領進洛安的屋內,隨意招呼了一聲,就離開了.

反正她對含玉這孩子絕對放心.

含玉局促不安地坐在桌邊,新奇地打量了一下屋內的擺設,發現很是溫馨雅致,忽瞥到牆上掛著一幅字,他連忙放下手中的茶盞,走上前,細細端詳,感覺這字寫得甚好,情不自禁地伸手撫了撫.

耳畔傳來清脆悅耳的鈴聲,他轉眸看去,發現窗邊掛著一只古怪的東西,仿佛一只倒扣著的小碗被系在繩上,下面還垂著紅色的流蘇.

他走近一看,才發現里面綁著一粒珠子,所以風吹來的時候,那珠子才會撞上小碗,發出悅耳的聲音.

他伸手扯住流蘇,輕輕搖了搖,頓時又傳出一陣悅耳的聲音,他忍不住輕笑出聲.

轉身,見外面沒人守著,他索性在屋內走了一圈,這里看看,那里摸摸,嘴邊一直漾著淺淺的笑意.

忽然,耳力極佳的他聽見內室傳出一聲極輕的夢囈,"好渴……"

他腳步一頓,隨即小心翼翼地往內室的方向挪去,至轉彎的玄關處,他就停住了腳步,不敢再往前.

因為再往前,就會看到殿下的閨房,這是越禮之舉,他做不來.

忽又聽見里面傳來悉悉索索的動靜,似乎女子醒了,迷迷糊糊地喚了一聲,"站在外面的,快給我倒杯水來."

含玉一驚,他剛才竟然忘了,這女娃武功修為在他之上,能感覺到他的氣息.

心里頓後悔突然站到這邊,也許站遠些,女娃就感覺不到他的存在了.

"如巧?如煙?還是誰?你耳朵聾了不成?快給我倒杯水來,我快渴死了."洛安慵懶地從床上坐起身,一邊揉著自己惺忪的睡眼,一邊繼續喚,話語間已帶了絲不耐煩.

------題外話------

:

今天開始,發布時間延後一個小時,八點十分——九點十分

這個月完結不了,設定的美男角色太多,不敢草率,大家看偶的字數吧,一百五十萬左右完結

每天盡量多更,劇情盡量簡化加快,但絕不敷衍,該粗時粗,該細時細

偶在想,偶要是早點如此會不會好點?以前寫得太細膩,結果…哭瞎

最近情緒有點消極,親們,偶其實很糾結,下本究竟還開不開此種類型的,表示這本寫得有點怕了… "/

上篇:第二百六十六章 情何以堪     下篇:第二百六十七章 紅色褻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