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攬江山美男心 第三百四十六章 愛之切  
   
第三百四十六章 愛之切

說實話,他心里其實挺感動,雖他知道自己這樣很沒出息……

畢竟那個女人十幾年前的確害得他家破人亡,他心愛的妻主和才剛滿三歲的可愛女兒芽芽也都死于她手下,所以,他沒理由不恨她!

而黎歆是她的小侍,在他眼里,這個男子就是她的幫凶,可偏偏是這兩人將他孩子養大了,而且還養得這般好,令他受寵若驚到不知所措,實在不知該以一種怎樣的情感面對她們.

看黎歆對熙兒態度,說明其真將熙兒視如己出,與他想象中的就算不是虐待也會冷淡處之大相徑庭,再看熙兒對黎歆的態度,說明之前這對父子倆關系很融洽,令他十分訝然,想到自己雖未參與熙兒的人生給予之父愛,但有人參與了,給予了,沒讓熙兒變成孤兒,他心里頭就一陣欣慰,同時生出了感激,由衷地感激這個男子.

剛才聽洛兒說,黎歆並不知情當年云幻之犯下的罪惡,而云幻之已死,臨死,還叮囑過她善待熙兒,他心情更是複雜得難以言說,想繼續恨那個女人,卻發現自己再也恨不起來,對黎歆,他心里的芥蒂也已經全部消散.

總之,僅憑這兩人對熙兒的好,他就沒有理由再恨她們,況且,云幻之已經得到報應,魂歸西天,他不依不撓也沒什麼意義.

而今,他只希望熙兒能平安誕下肚里的孩子,並且以後跟洛兒好好過日子,這樣,他也了無遺憾了.

"以後不會了."云熙伸手接過夜奴遞來的毯子,重新捂在小腹上,一邊解釋道:"我只是想跟兮兒的爹爹行一個正式的見長輩儀式,這樣,我才對得起自己身為兮兒夫郎的身份."說著,她看了洛安一眼,眸中飽含愛戀.

兮兒已經將他的名字刻上皇室玉牃,並已經公之于眾,但她並未曝光他以前的身份,因為一旦曝光,身為賊寇之子的他必然會受到一些知情人士的質疑,成為眾矢之的,所以她這樣做,無疑是為了維護他,令他感動,不是感動于她終于給他一個正式的名分,而是感動于她的良苦用心.

洛安回以一笑,走上前執過云熙的手緊緊握著,在他耳畔輕聲道:"謝謝你,熙."

這個男人若較真起來,已然不顧一切,且不說他腹內懷著孩子,単憑他高傲的自尊,也不可能輕易下跪,可他剛才竟然主動向她美人爹爹下跪,行正式的見長輩禮,可見他心里已經完全將自己定義為她鳳沐麟的夫郎,她與他之間的愛情高過他的自尊和原則,這令她很是欣慰,也很是感激.

云熙連忙回握住洛安的手,對她柔和一笑,"應該的."

另一邊,見云熙對甯玥行了見長輩禮,其他男子也蠢蠢欲動,尤其葉逸辰,率先走上前,跪至甯玥床邊,對床上的男子鄭重其事地磕了三個響頭,隨即也做起了自我介紹,"爹爹好,我是……"即使甯玥此時聽不見,他也想盡一份身為女婿的心意.

見此,其他男子一咬牙,也紛紛效仿,其中不乏另類,比如含玉,他未像其他人一般喚甯玥為"爹爹",至稱其為"玥公子".

而江恨離跪是跪了,但什麼都沒說,不是不想說,而是壓根不知道說些什麼,主要原因有二,其一,洛兒的爹爹對他而言不是初次見面,其二,他目前還未與洛兒正式相互確認心意,不像其他男子,有的已是洛兒的人,有的已跟洛兒確認心意,他們以後嫁給洛兒,都是鐵板釘釘的事情.

洛安不敢置信地看著一眾男子的舉動,心里頭有些感動.

鳳熾天,申雪,夜奴,黎歆幾個長輩則都欣慰地看著眼前的畫面,心里都覺得洛安跳男人的眼光不錯,看看眼前這幾個,都懂事的懂事,乖巧的乖巧,最重要的是,他們都對洛安很癡情,且相互間相處得很和睦.

從冰室出來後,洛安就安排了一下每個人住宿的房間,由于一行人所待的皇陵是貴君級別的男子所用的,因此相對而言,這座皇陵比較奢華,也比較龐大,住下她們一行人自然是綽綽有余.

每日申時,夜奴都會准時給甯玥和甯邪淨身梳發,既防止兩人長期躺著身上躺出異味來,又可及時檢查兩人身上可有發生病變或其他異常,好即使治療處理.但畢竟是兩個大活人,夜奴一個人難免有些吃力,可他這些年都堅持了下來,從未間斷過.

然,這天他工作量輕松了不少,因為有一個人偏要留下來幫他,起初他不怎麼同意,但一看到她飽含請求可憐兮兮的眼神的時候,就心軟了,最終,抵不過那人的千求萬求,只好同意,而那人不是鳳熾天是誰?

這次淨身梳發的過程中,由鳳熾天負責甯玥,夜奴負責甯邪,本來因著男女授受不親的觀念,夜奴想負責甯玥,而鳳熾天負責甯邪.

奈何鳳熾天在這件事上也堅決不妥協,稱甯玥是她的夫郎,其沉睡十幾年,她這個做妻主的都未曾來看望過他,更別說照顧他,如今好容易見著了,她再不為他做些什麼實在說不過去.

鳳熾天畢竟是帝王,夜奴也不敢真的忤逆她,見她態度堅決,就只好妥協,讓她伺候甯玥淨身梳發,而甯邪自然歸他.

即使給甯邪淨身梳發這件事他已經做了十幾年,照理應該已經習慣,可他看到甯邪luo體的時候還是會忍不住臉紅,打心底里覺得羞愧難當,因此,給甯玥用布擦拭身子的時候,他總刻意側著臉,可偏偏為了檢查其身上有沒有異常,他必須用眼睛確認一下才行,于是就出現了以下一幕——

他每次看甯玥身子的時候,都是極快地瞥一眼,然後立馬側過頭去,但這麼一瞬,他根本沒看清什麼,于是他只好硬著頭皮再次斜眼看去,然後立即收回視線,就這麼一個偷瞄的動作他重複了幾次,才能完全確定甯玥身上有沒有異常,畫面十分喜感.

這邊夜奴窘迫萬分,另一邊的鳳熾天也沒好到哪去,像一個未經情事的大姑娘,很不淡定,很不從容.

已經十幾年沒看甯玥的身子,亦或是已經十幾年沒看見男子的luo體,再次看見時,她忍不住很沒出息地咽了口口水,一雙美豔依舊的桃花眸中隱隱發亮,下意識地伸出手在甯玥的冰肌玉骨上實實在在地摸了一把,然後極快地收回,接著閉眼細細回憶著以前甯玥這身冰肌玉骨帶給她的觸感,發現剛才的與之差不多,她忍不住傻呵呵地輕笑出聲.

見對面的夜奴用異樣的眼神看來,她連忙強自收斂笑容,對其擺擺手,"沒事,沒事,你繼續繼續!"見他收回視線,她連忙擰起一旁水盆里的布巾,然後顫著手往甯玥身上擦去.

由于甯玥躺在能常年發溫的暖玉石制成的床上,所以即使在零下五攝氏度的冰室,他身上的體溫依舊,所以摸到他身體還是正常體溫的時候,鳳熾天心里是十分欣喜的.

她用手上蘸著溫水的布巾細致地擦拭著男子身上的每一處,小心翼翼地,生怕一不小心會將男子的肌膚擦破似的.

其間,至男子心口的地方,她忍不住停了停,試探著用耳朵貼上那里,細細傾聽著男子雖虛弱但至少規律的心跳聲,那一聲一聲,仿佛都撞擊在了她的心上,令她激動得眸中盈滿了淚,嘴上喃喃地喚了一聲又一聲男子的名,"玥兒,我的玥兒……"最終只感歎出一句,幾分欣喜,也有幾分惆悵,"你還活著,真好."

擦拭完男子的身子,她就梳理起了男子那一頭依舊烏亮的長發,一把半月形的象牙梳由著她的手一次次輕柔地插入男子發間,然後往下梳去.

由于之前每隔幾日,夜奴也會輪流為甯玥和甯邪洗發,所以男子那一頭青絲很清爽乾淨,還散發著淡淡的皂角香氣,因此,鳳熾天為他梳發時每一次都能順利地一梳到底,並無需多打理,但她就是不知疲倦,一下又一下地給男子梳理著發,似乎將此事當成了一種享受,亦或是一種樂趣.

梳理完,見梳子上繞著幾根青絲,她也不舍得丟棄,而是輕手輕腳地將其拿下,整理好,放入自己隨身攜帶的錦囊中,欲珍藏,將錦囊貼在胸口的位置,她心里就不知不覺地多了幾分慰藉,許是自欺欺人,她也甘之如飴.

給躺著的兩人淨身梳發完畢,鳳熾天和夜奴就一起出了冰室,臨走,鳳熾天還在甯玥唇上印下一吻,輕柔地道了一聲,如情人間的呢喃,"玥兒,我愛你,用完晚膳,我再過來看你."

夜奴其實很羨慕鳳熾天,因為她跟心愛之人至少還是名正言順的夫妻關系,能夠光明正大理所當然地看心愛之人的身子,而他跟甯邪之間卻什麼都沒有,是他恬不知恥地對她起了意,並且一直在她不知情的狀況下單戀著她.

每次給她淨身梳發的時候,他感覺自己就像一個卑鄙的小偷,明知自己跟這個女人之間不可能,就算她醒來,也依舊沒有結果,因為他從沒有資格得到這個女人的垂青,而這個女人之前醒著的時候因為他陷害了玥公子和洛兒的事情心里是十分厭惡他的.

可他此時卻借著要為她定時淨身梳發並檢查其身上可有出現異常的名義將她的身子窺探了個遍,心里有時甚至齷蹉地想膜拜這個女子的身子,但他怎能如此做?

對她而言,他的膜拜一定就是褻瀆吧,因為他自己已是有過婚姻的男子,曾經也真心愛過他的妻主,並為他那心愛的妻主孕育過兩個孩子,無論如何,他都已是不潔之身,就連內心也是不潔的,至今還裝著自己那已故妻主的身影.

可如今,他又愛上了她,連他自己都舉得很不可思議,不敢相信自己竟然還能再愛上別人,而且愛上的那個女人是他最不敢奢望總是高高在上他只能仰望而永遠不可觸及的那種女子,因此,剛開始察覺愛上她的時候,他心里總是下意識地逃避著,躲藏著.

直到後來,親眼看見她無聲無息地躺在床上,仿佛一只已經失去生命的破布娃娃,他心里築起想壓制自己愛欲的防線才徹底坍塌,亟不可待地想讓她醒來並向她坦白他對她的感情,可是,無論他如何祈求呼喚,她再也沒醒來過一次,就這麼一睡,就是十幾年,也令他悔恨傷痛了十幾年.

------題外話------

為自家三只寶貝搭籠子忙活了大半天,本來想發公共章節的,但聽編輯大大說,公共相當于斷更,所以不敢發,苦熬到現在滿三千多才敢發,時間太趕,錯別字沒改,所以這章絕對是偶原汁原味碼出來的效果,明天會找錯別字改改,另外學校的網真的恨坑爹,作者後台一直進不了,偶重啟了三次電腦才成功,這也是晚發的原因之一. "/

上篇:第三百四十五章 再見甯玥     下篇:第三百四十七章 再見玲瓏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