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一攬江山美男心 第三百七十七章 為何不是他?  
   
第三百七十七章 為何不是他?

眉宇清雅,雙眸清澈,其中浮動著淺淺的湖光山色,透著淡泊于世的睿智,淺色與周圍的肌膚幾乎融合成一種色調的薄唇自然地抿著,唇角微微勾起愉悅的弧度,肌膚偏白,乾淨如紙,身形挺拔頎長,僅著一襲素色的長衫,素雅天成,整個人仿若一輪懸掛于天際的皎皎皓月,明亮得令人忍不住心生神往.

男子這般模樣,用現世的審美觀評價算是上上之姿,然,洛安之所以無法從他身上移開視線,並不是因為他的美色,而是因為——

"墨哥哥……"她喃喃地喚出一聲,眸中不知何時盈滿了淚,那是一種碰見許久未見的熟人而洋溢出的激動之情,也是以為此生都不會再相見的人突然出現在眼前而生出的驚詫之感.

正在津津有味地看著小面人的男子聽得此聲,終于又轉眸將視線投到洛安身上,見她的神情好像在看一個熟人,他有點驚訝,伸手指向自己,"姑娘認識我?"

見男子只將她當成陌生人,洛安終于察覺不對勁,蹙眉,"你難道不認得我?"即使已經隱隱認知對方只是跟肖梓墨長相一模一樣的另外一個個體,可見其頂著那樣一張令她日思夜想的臉龐用看陌路人的目光看向她,她心里仍不是滋味,有些痛楚.

男子仔細想了想,才道:"我從未見過姑娘,談何認識?"

"那可能是我認錯人了,抱歉."洛安苦笑,垂眸收了收自己眸中的淚意.

"沒事."男子不在意地笑了笑,見女子傷心的樣子,心里忍不住對她生出了同情.

而目睹全程的攤主快被眼前的狀況搞懵,怕自己的面人賣不出去,連忙一邊訕笑一邊出聲提醒,"兩位,我這個小面人你們還要不要了?"

"多少錢?"洛安回神,為緩解尷尬,搶聲問道.

"兩個銅板."攤主看了眼一直站在洛安身邊未出聲的男子,才答.

"喏!"洛安從錢袋里摸出兩個銅板遞給攤主,接過那個孩童模樣的小面人就將其遞給身邊的男子,對他說,"這個面人給你,算是我對你的賠禮道歉."

男子受寵若驚,從女子手里接過面人,對她淺淺一笑,"謝謝你."

就在這時,不遠處傳來一個女子焦急的喚聲,"哥,哥……"聲音由遠及近,她直直奔到男子面前,緊張地看了看他,見他無礙,才松口氣,一邊嗔怪道:"哥,你怎麼跑這來了?成心想讓我擔心不是?"

見男子身邊站著人,她下意識地看去,結果忍不住見鬼般瞪大眸子,倒抽一口涼氣,"陛——"下!才吐出一字,她就被洛安一把捂住嘴,唧唧嗚嗚半天都說不出一個完整的字眼.

洛安湊到女子耳邊低聲威脅道:"妍兒,別暴露朕的身份,不然朕要你好看!"

她心里也是無比驚訝的,沒想到眼前這個跟墨哥哥長得一模一樣的男子竟是鎖妍兒的哥哥,如今還與她相遇了.

這究竟是冥冥之中命中注定還是巧合,她不知,也不想知道,只知她想接近這個男子,僅憑他與墨哥哥完全相似的樣貌,她便難以讓他與她輕易地擦肩而過,成為彼此的陌路.

見鎖妍兒拼命朝她眨眼睛表示願意聽從她的指示,她才放開她.

"妹妹,你跟這位姑娘認識?"男子愣愣地看著鎖妍兒和洛安之間的互動,已經被兩人弄得一頭霧水.

鎖妍兒本十分不解洛安剛才為何一副少女懷春的模樣,一看向自己美絕人寰的哥哥,心里又瞬間明白了,她曖昧地看了洛安一眼,才回答男子的問題,"當然認識,這位是我一位朋友."

怕鎖妍兒露出破綻,洛安連忙插嘴,"我姓莫名涵,公子可直接稱呼我為涵兒."沒想到這一世還能用自己前世的名字,她是該笑,還是該歎……

"這不大好吧,我與姑娘初次相逢,怎能直呼姑娘的名諱呢?"男子有點不好意思,婉拒道.

鎖妍兒感覺到洛安在掐她,連忙站出救場,一把拉住男子的手搖了搖,看了眼洛安,才道:"哥哥,你就別害羞了,莫涵是你妹妹很要好的一個朋友,你客氣什麼?"

"妹妹,哥哥是男子,不一樣!"男子很為難,低聲訓斥了一句.

"你就喚一聲嘛∼喚一聲又不會掉塊肉!"鎖妍兒也不想,可洛安是她最大的頂頭上司,管著她的飯碗,她能不按她眼色辦事麼?

男子拗不過鎖妍兒,扭捏了片刻,才對洛安喚出,"涵兒."嗓音溫潤,仿若一杯清冽的香茗,令人忍不住沉醉其中.

一樣的容貌,一樣的聲音,一樣的稱呼,洛安忍不住出現錯覺,好像前世那個男子在喚她,她眸中一酸,又差點落淚,應了一聲,表示回應.

一出聲,她才發覺自己聲音干澀得厲害,若再多說一個字,便能讓人聽出她在哽咽,于是,她連忙收斂心神,壓制住自己內心澎湃的複雜情緒.

"那我該如何稱呼公子?"她看向男子的臉,總覺得看不夠.

男子蹙眉,有些猶豫,心想對方已經將名字報給他聽,自己再藏著掖著委實說不過去,可自己畢竟是男子,怎能在眾目睽睽之下跟一個才與自己第一次見面的女子報出自己的閨名?

然,不等男子想通透,鎖妍兒就幫他答了.只見她湊到洛安耳邊悄聲道:"我家哥哥姓鎖名胤榮,年滿二十,目前還未婚配,陛下你要是真的對我哥哥有意,最好趁早下手."

"二十還未婚配?"洛安有些不可思議,"為何?"在這里,男子年滿十五六歲便可婚嫁,若歲數大了還未婚配,難免惹人閑話,遭人嫌棄.

巧合的是,這個男子竟然也大她三歲,同前世墨哥哥和她之間一樣.

"這個說起來有點麻煩,有空我再跟你說."洛安未當皇帝前,就跟鎖妍兒關系處得挺好,如今,兩人雖變成了君臣,但之間的友誼還未褪色,再想著洛安可能會娶自家哥哥,跟自己成為一家人,鎖妍兒更是沒什麼顧慮,跟洛安勾肩搭背的,好不親密,說話也漸漸放開來,沒邊沒譜的.

男子見眼前兩個女子正鬼鬼祟祟地商討著什麼,想到兩人是好友關系,便以為兩人在互訴出于友誼的思念之意,並未在意,耐心地在旁等候著.

"那明日下朝後你來禦書房一趟,朕有很多事情想跟你商量."洛安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自欺欺人還是想彌補前世留下的遺憾,很混亂,也很矛盾.

"遵命!"鎖妍兒一本正經地應道,實則心里笑開了花,看來她家即將迎來喜事了.

兩人交流完畢,就分開,各站各的位置.洛安當即看向男子,笑得溫婉,"鎖公子,我以後喚你'胤榮’吧."不是請求,也不是詢問,而是陳述,霸道果決得令人難以拒絕.

而鎖胤榮就是這樣的感受,點頭應道:"好."才說完,他就警告地瞪了鎖妍兒一眼,似乎在怪她多事.

鎖妍兒俏皮地吐了吐舌頭,並未放在心上.

"胤榮,妍兒,你們是來逛街的?"洛安到現在都難以想象自己竟然能在另外一個時空遇見跟肖梓墨長得一模一樣的男子,甚至猜想他就是肖梓墨的前世,于是,她視線就從未從男子身上離開,帶著幾分探索.

"家父最近身子不適,胃口很差,什麼山珍海味都不入他的眼,我跟哥哥就想來街上買點好吃的零嘴回去孝敬他老人家."鎖妍兒出聲解釋,半途還白了鎖胤榮一眼,鄙夷道:"卻不想哥哥這麼大年紀了依舊貪玩,我在百味閣才轉了一圈就不見他的身影,生怕他被哪個貪色的女人拐去,就趕緊出來找了,卻不想碰見了你.莫涵,你說巧不巧?"說著,她又曖昧地睇了洛安一眼.

"咳咳!"鎖胤榮為掩飾尷尬干咳了兩聲,看了眼自己手上的面人,想起剛才的情景,忍不住羞愧地紅了臉,連忙問向鎖妍兒,實則為了轉移話題,"那妹妹你有沒有買到合心意的零嘴了?"

鎖妍兒心里正琢磨著洛安為何不想讓自家哥哥知道她的真實身份,聽得男子的問聲,她又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傳達著"都怪你"的怨念,"要不為了出來找你,我早買了!"

"那現在回去買吧,我對百味閣的零嘴了解些,可以給你們作介紹."洛安連忙插嘴,自然而然地往鎖胤榮和鎖妍兒中間一站,然後挽住兩人的手臂拖著兩人往前走去.

百味閣是墨宮旗下的商鋪,里面的零嘴全是經她嘗了認定過關才擺上架的,她自然一一了解.

"多謝涵兒."鎖胤榮客氣地笑了笑,看了眼洛安挽著他的手,有點不適應,但並未甩開,任由她拖著走.他另一只拿著小面人的手心里已經滲出汗,不知是緊張得,還是害羞得.

鎖妍兒將鎖胤榮和洛安之間的互動盡收眼底,忍不住偷笑,心想陛下要樣貌有樣貌,要才華有才華,一向清心寡欲的自家哥哥想不動心都難,只不過是時間問題.

從百味閣出來,她手上已經拎滿大包小包,稱東西太沉想回自家馬車那放一放並交代洛安和鎖胤榮在原地等她,就先行離開了,她這般做其實是想留兩人單獨相處的空間.

"喏!這些給你."為緩解氣氛,洛安不知從哪里掏出一把瓜子,想分男子一半.

"不用,你自己吃吧."鎖胤榮矜持而又有禮,渾身都散發著一股大家公子的風范,見洛安手上總拿著一個撥浪鼓,他躊躇了片刻,忍不住問出,"涵兒,你是不是有孩子?"

"有,不過還未出世."洛安也不隱瞞,提到自己的孩子,她眸光柔和了幾許,唇畔攜著溫暖的笑意,視線也投在自己手里的撥浪鼓上,看著分別固定在兩側的兩個小錘子隨著其輕輕晃動在鼓面上來回敲擊著.

"你很喜歡孩子?"對洛安已經有孩子的事情,鎖胤榮並沒有什麼情緒,只莫名覺得他眼前的女子此時的模樣好美.

"嗯,很喜歡."洛安點點頭,抬眸看向男子反問道:"你呢?"

"我也很喜歡,孩子是這世間最純粹最乾淨的個體,恐怕任誰都討厭不起來吧?"鎖胤榮笑道,一雙清澈的眸此時都帶著笑意.

"是啊,我也這麼覺得."洛安贊成男子的說法,一邊磕著手里的瓜子,很隨性.沉默了片刻,她轉移了話題,"胤榮,你平時喜歡做什麼?"

鎖胤榮似被問住,蹙眉想了想,才答:"其實沒什麼特別喜歡的,偶爾會看看書,下下棋,但這些都不算愛好,只能算用來消遣時間的娛樂方式罷了."

"你倒挺實在."洛安中肯地評價了一句,接著問,純粹出于好奇,"聽妍兒說你還未婚配,不過,未婚配的男子上街一般都會戴斗笠或面紗,而你怎麼沒有?"

"其實我也挺郁悶,未婚配的男子上街為何不能拋頭露面呢?光天化日之下,我們露臉既不做壞事,也不影響秩序,憑甚女人露得,我們男人就露不得?"鎖胤榮蹙起眉,嚴肅地表達著自己的觀點,忽然他防備地看向洛安,似乎若她答得令他不滿意,他便不會再與她說上一句話,"是不是你也覺得男子就該將自己封閉家中,若拋頭露臉,便是傷風敗俗?"

"當然不是,我思想還是蠻開明的."洛安不假思索地否認道,還做出一副為男子打抱不平的模樣,浩氣凌然,"是啊!憑什麼男子不能拋頭露面?他們也有手有腳,若肯努力,定也能闖出屬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你真是這樣想的?"鎖胤榮驚喜地望著洛安,眸中放出光亮,仿若燎原的星火,璀璨耀目.

"我騙你做什麼?又沒有糖吃!"洛安看著男子的模樣,忍不住一陣心酸.

這個男子的神態,語氣都那麼像墨哥哥,為何就不是墨哥哥呢?為何?為何?!嗚嗚……

就在這時,鎖妍兒走了回來,見洛安和鎖胤榮交聊得正高興,她便知自己這步走對了,很是得意,心想自家哥哥終于尋到此生的人生伴侶嘍!"你們倆在聊什麼呢?"

"妹妹,你這東西放得有點慢啊∼"鎖胤榮並未回應鎖妍兒的問題,反意味深長地道出一句,已然看出她心里的小九九.

"嘿嘿!"鎖妍兒干笑了兩聲,小心翼翼地瞥了洛安一眼,才對鎖胤榮說道:"我這不是為你著想嘛?!"

鎖胤榮也下意識地瞥了洛安一眼,臉頰微微發燙,接著嗔瞪了鎖妍兒一眼,"說什麼呢你?"

其實一番交談下來,他對涵兒挺有好感的,只不過人家都有夫郎孩子了,自己嫁進去也只能做小,萬一她夫郎還是嚴苛的男子,自己豈不只有被欺負的份?所以他還想再看看情況.

"這時候該用晚膳了,你們餓不餓?"洛安聽出兩人的話外之意,也不點破,徑自開口道.說著,她還對鎖妍兒使了個眼色.

對鎖胤榮,她也說不出什麼感情,只知道自己不想錯過他,不想他嫁給其他女人,一想到,哪怕只是假設,心口也憋悶得厲害!

也許她這樣的想法有將他當成墨哥哥替身的嫌疑,但她從來都想遵從自己的內心,這次也不例外!

"餓!當然餓!都快餓死了!莫涵,哥哥,我們就近找處酒樓用晚膳吧!"鎖妍兒收到洛安的眼神,連忙應和道.

------題外話------

家里網絡跟瀟湘後台犯沖,就是進不了,偶現在每次傳文都用手機,很不方便,關于昨天沒更的事情解釋一下,偶要奮起了,所以把自己鎖在碼字軟件里鎖了不少字,零點前沒有碼夠一定字數就一直鎖著了,手機不方便,就懶得傳公告了,而且公告已經囤積很多了,不想再囤,完結後會拜托編輯大大給偶刪公告,不過偶明天開始不會斷更,恢複每天早上九點十分更新,字數也在盡量多,爭取回到曾經日更七千的從前,(╯3╰)親愛的你們還約不? "/

上篇:第三百七十六章 娶個祖宗     下篇:第三百七十八章 再造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