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一章 樂文  
   
第一章 樂文

清晨的陽光緩緩的由東升起,照射著那個在山田里玩耍的小孩.

小孩面容稚氣,身著一件不符合他小小身體的淺藍色粗布袍子,袍子上隱隱約約有兩個灰色的補丁,脖子上掛著一條紅色的線繩,線繩上掛著一顆狼的牙齒.

小孩手握一把小鐵鏟,在土地里挖掘著什麼.

在他身後不遠處,一只灰色兔子正自顧自的低頭啃食著翠綠的草葉.

"不是都說山間的土地里會埋有紅蘿蔔嗎,怎麼找不到呢."

這個小孩正是樂文,一個來自21世紀的古文學研究生,現代的古文學研究生,想找個工作你知道有多難,連溫飽都成問題,沒多久,他的女朋友就和他分手了.

而來到這個年代的他,正想挖根紅蘿蔔吃呢.

想想也真夠苦逼的,以前沾都不沾紅蘿蔔的他,現在卻在挖著他根本不喜歡吃的植物,只是為了換換胃口.

紅蘿蔔雖然是元朝末年引進中國的,但是他對鄉村的一些農作物卻不甚了解.

現在正值春末,連初夏都沒到,而紅蘿蔔要到初夏種上,到了秋季才會豐收,怎麼可能會有紅蘿蔔呢.

既然是穿越,穿越到大戶人家該多好,而他偏偏卻穿越到了這麼一個偏僻的小山村,每天吃的都是粟米,薺菜,葛根,連大麥粥和蒸餅都很少吃到.

吃的他是叫苦連天啊,都說鄉村,山好水好,可是山里的兔子比猴都精,你沒有好的弓術,你連兔子毛都摸不到.

下河摸魚吧,山里只有一條小河溝,水雖然清澈,可是連一個小魚苗都沒有.

山里人除了獵戶家,還能不時吃上幾頓肉,而他父親,只是一名老實的落魄童生,每天只會讀書想考個秀才,卻屢考不中,母親身為婦道人家,也只能做些家務和農活,哪里有肉吃.

"文兒,你這個孩子在挖什麼呢,快回家吃飯."

一名身著窄袖輕羅,皮膚微黑,臉頰略帶紅潤的婦女從遠處的山頭正朝著樂文走來.

那只正在樂文身後低頭啃食荒草的兔子,聽到婦女的喊聲,拔腿便跑,一溜煙鑽進了山邊一個土洞里.

"娘,孩兒想挖幾顆紅蘿蔔吃呢."

樂文頭也不回的繼續握著小鏟子用力在田地里挖著.

"什麼?現在這個季節哪里有紅蘿蔔,快走,跟娘回家吃飯去."

這名婦女正是樂文的母親王氏,年齡二十多歲,面容普普通通.

前幾天樂文剛來到這個時代,睜開雙眼,第一個看到的就是這位母親正滿面焦容的坐在床邊,紅潤的臉頰上還有幾道淺淺的淚痕.

"娘,紅蘿蔔不是這個時候就有了嗎?哎,娘,孩兒還要挖紅蘿蔔呢."

"臭小子,看你是前幾天發燒,燒糊塗了,快跟娘回家."

王氏以為樂文在說胡話呢,抱起樂文就往家走.

看著身後緩緩掠過的綠草樹木和樹枝上的幾只'唧唧喳喳’的麻雀離自己越來越遠,樂文只能任人擺布的被抱到南邊的一處宅院里.

宅院很像老北京的四合院,有三座大瓦房,大門前綠柳周垂,院子面積有兩輛解放汽車那麼大,院牆是夯土築成的,院子里種著幾盆花草,有一盆種的是鐵樹,鐵樹中間開著一朵粉黃色的花朵,極為漂亮,聽說鐵樹百年才開花,看來這顆鐵樹已經百年了.

"娘和兄長回來了,終于可以開飯了,超兒都快餓死了."一個胖胖的小孩穿著一件灰布長褂,喜滋滋的從院子中間的一間瓦房里跑了出來.

這個胖小孩是樂文的親弟弟,名叫樂超,小名龍超,樂超比樂文小一歲,別看他比樂文小一歲可是力氣卻比樂文大的多,村里比他大幾歲的小朋友和他打架都打不過他,還經常帶著比他大的小孩到處搗蛋,掏蛋打架,無所不干啊.

院子中間的那間瓦房里,有一個方形的藍黑色石桌,石桌周圍有幾個白色橢圓形石凳,其中一個石凳上坐著一名20多歲,雙手捧著書,正在埋頭苦讀的青年.

青年面容蒼白,略顯文弱,身著一件皂白色的長袍,頭裹幞頭巾子,腰上佩戴著一塊墨玉.

"相公吃飯了."

王氏把飯菜端到石桌上,一家四口就圍在石桌周圍准備吃飯,看著旁邊的皂袍青年還在讀書,輕輕拍了他一下.

"你們先吃,為夫再看一會."

皂袍青年正是樂文的父親,聽到王氏叫他吃飯,頭也不抬的說了一句.

"哎,我說你們父子倆吃個飯,怎麼這麼難,能不能吃完飯再看."

王氏略顯紅潤的臉頰一板,有些不耐煩道.

已經在狂吃猛喝的龍超抬頭撓了撓後腦勺道:"娘,超兒吃飯可一點不難啊,您可不能把超兒也帶上啊."

"去,沒說你,你除了能吃,就是給娘惹事生非,還不如你哥哥文兒呢."王氏想起前天,龍超還打了隔壁村李家的孩子,李家的父母都找到了宅子里,還要龍超出來賠禮道歉,氣就不打一處來.

樂文的父親名叫樂浩軒,為人忠厚老實,自然也有些怕老婆,抬眼看到妻子不悅的樣子,馬上把書放到一旁的石凳子上,端起石桌上的一碗栗米粥,一聲不吭的吃了起來.

在一旁的樂文看著碗里的栗米粥,雖然吃不慣,但是既然穿越到了貧窮的家庭里,又能怎麼辦?能填飽肚子就不錯了.

"文兒,別光吃栗米粥啊,來吃些葵菜."

王氏看著兒子只吃栗米粥不吃菜,夾起一筷頭葵菜放到樂文碗中.

樂文吃了一口母親給自己夾的一筷頭葵菜,嚼了幾口覺得吃起來還不錯,連忙在菜盤里又夾了幾筷頭葵菜放到碗里.

"娘,什麼時候有肉吃啊."

樂文邊嚼著葵菜邊有些期待的問了一句,他在穿來前吃肉都快吃膩了,可是在這些日子里吃不到肉了,反而看到鄰居家有時吃肉就饞的慌,老想著什麼時候也能吃上一口肉.

王氏眼中露出一絲慈祥與無奈道:"等你爹考上秀才,就有肉吃了."

聽到等爹考上秀才,才有肉吃,樂文就感到了絕望.

樂文對他父親是不報什麼希望的,父親雖然喜歡讀書,可是天資極差,老話說笨鳥先飛,但是有些事情,不是說你努力就能成功的.

就比如搬磚吧,想賺錢,就要每天努力搬磚,從白天搬到晚上,可是沒多久就累的腰間盤突出,沒法再搬了,你說光努力行嗎?

王氏沒有回話,只是搖搖頭道:"哎,文兒啊,像咱們這種貧苦人家,只有努力讀書才能有出路,才能光宗耀祖,做其他的都不會有什麼出息的."

"娘,孩兒以後一定會好好讀書,讓您頓頓都有肉吃,出行都有馬車坐,不會再讓您受苦了."

樂文既然來到了這個時代,就一定要出人頭地,不會讓疼愛自己的母親再為生活的貧困而勞累.

古代不像現代,沒文化,做個理發師,收入也不錯.

可是在那個年代,誰剃頭啊?身體發膚授之父母,你敢剃嗎?

士農工商,只有當官的才有前途,商人雖然有一些也會很有錢途,但是卻不像現代商人很容易就發財致富,到處都是大商賈.

古代的商人想發財致富是極難的,就算發財了也是讓人瞧不上眼的最底層.

吃過午飯,龍超又跑出去和村里的小朋友玩去了,樂文卻拿起父親床頭邊的一本《論語》,坐在床邊看了起來.

子曰:"鳳鳥不至,河不出圖,洛不出書,吾已矣夫!"

樂文看到這段,用手托著下巴思索了起來.

現在是弘治十六年,明孝宗朱祐樘為人寬厚仁慈,躬行節儉,勤于政事,也算是曆史上有名的好皇帝.

不過可惜,再過兩年就要駕崩了,也就是弘治十八年五月初七.

接下來就是明武宗朱厚照,一個嬉游玩樂,卻有戰功的皇帝,就是親手殺掉了一個韃靼.

可是朱厚照卻鍾情于一些稀奇古怪的玩具和表演,還養了好多美女,歌手用于玩樂,最後搞的沉溺其中,終日無所事事,荒廢朝政,最後因為終日女色,荒唐無度,身體日益虛虧,病死豹房.

樂文正在思考這些事情的時候,恍惚間,好像聽到有人在喊他.

"嗯?文兒,你又沒學過認字,在胡亂翻看什麼呢?"

這時父親走來到屋內,用一副很奇怪的眼神看著樂文.

樂文扭頭一看是自己的父親,連忙把書放回床頭說道:"爹爹,孩兒想去鄉塾讀書."

鄉塾是鄉村里建的學堂,明朝對文人是很重視的,就算是鄉村貧壤也建設有學堂,以供貧寒子弟能夠得到教育.

"可是你才七歲啊,還不夠年齡呢,鄉塾里的孩子都是八歲才入學啊."樂浩軒走到床邊抱起小樂文低聲道.

"爹爹,話是這麼說沒錯,可是孩兒真的想上學啊."樂文在父親懷里撒嬌道.

其實他對四書五經都是通讀過的,只是他不想讓家人覺得他無師自通,那樣他豈不是會被村里人懷疑成妖怪?

鄉村的封建思想在古代可是很厲害的,而且一些長舌婦人沒事就愛坐在一起談東家長,道西家短,事情會越傳越玄乎,所謂人言可畏,樂文可不想被當成妖怪打死.

樂父看著樂文不依不饒的樣子,撫了撫樂文的額頭,微微一笑道:"好,好,好,既然文兒想學,為父教文兒如何?"

樂文從父親懷里掙脫出來,拿起床頭那本《論語》遞給父親,連忙點頭道:"嗯,爹爹快教孩兒."

"呦,小文在學識字呢?"

這時一名嬌美可愛的少女歡快的跑了進來,看到樂文的父親正在教樂文學識字,笑嘻嘻的打趣道.

樂文回頭一看,來人正是大伯家的閨女.

    下篇:第二章 只想上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