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三章 為了學費  
   
第三章 為了學費

泰蘭山,位于裕源村東邊,是一座呈墨藍色的孤山,山勢雄偉,霧靄泛起,乳白的紗把孤山的頂端隔了起來.

裕源村雖然山多,不過大多是沒多高的小山坡,附近只有這麼一座比較高的孤山,孤山上也沒有什麼豺狼虎豹,不過聽獵人說,這座山上偶爾會有野豬出沒.

野豬盡管也是豬,不過卻性格異常凶猛,速度也很快,專門攻擊敵人的柔弱部位,加上脖子強大的爆發力,曾有野豬用大獠牙把老虎刺死的案例.

春季已末,酷暑將到,前天剛下過一場大雨,路面還有些潮濕,山路蜿蜒,不寬的路徑上有一高一矮兩個消瘦的身影,高的身影正是琪姐,她左手提著一個菜籃子,右手拉著小樂文.

樂文一邊被琪姐拉著走,一邊還不時的摘幾根路邊的狗尾巴草,山路兩邊的青草,野花,樹木,高高低低,錯落有致.

"姐姐,你能分辨出毒蘑菇嗎?"

琪姐聽到弟弟的疑問,明亮的雙眸微微一轉,便笑著說道:"當然能啊,以前每次下雨後,我爹經常帶我來山上采蘑菇,毒蘑菇色彩比較豔麗,一般比較黏滑,並散發出某種怪味,比較難聞,菌蓋上常沾些雜物或生長一些像補丁狀的斑塊,而沒有毒的蘑菇顏色相對就比較暗淡,傘狀面也比較平滑."

"哦,是這樣啊,我只知道毒蘑菇通常生長在陰暗,潮濕的肮髒地方,可食用的無故蘑菇多生長在清潔的草地或樹干上,你說這些我還真不知道呢."

樂文其實對毒蘑菇是怎麼分辨,再清楚不過了,只是故作不知罷了,小時候在外婆家就經常一個人去山上采蘑菇,然後帶回家,讓外婆給他炒菜吃,對山村的野外也有些了解.

"呦,小屁孩知道的還少呢,嗯?不對啊,你是怎麼知道的."琪姐見樂文說的也是頭頭是道,摸了一下樂文的額頭說道.

"呃……是我爹告訴小文的."樂文差點露餡,小臉一紅連忙找了個借口解釋道.

琪姐翻了個白眼道:"二叔那麼古板,還會告訴你這些野外知識啊."

樂文把手里的狗尾巴草隨手一扔,神秘一笑說道."我爹雖古板,但也懂得很多野外知識和民間怪事哦."

"民間怪事?哎,你快給我講幾個,你姐姐我最喜歡聽這些了."琪姐喜歡比較新奇的故事,不過她父母都卻不會講,只是以前聽到幾個故事,她都已經聽的快會背了.

樂文仰了仰稚嫩的小臉,一本正經道:"等本大仙以後有空再給你講故事聽吧."

"哼,就你還大仙呢,要說大仙也是三叔,不過他卻很少回家,要不然還能聽他講不少故事呢."

兩人邊說笑邊沿著山路往上走,不知不覺已經來到山上,山上的草木茂盛,許多樹干上生長著大小不一,顏色不同的野蘑菇,不過大多都是有手掌那麼大的茶褐色無毒蘑菇.

"呦,今年山上的蘑菇生長的不錯啊,采上兩個月的蘑菇賣錢應該夠你的學費了,我們快采吧,你要跟著我哦,不要亂跑."

琪姐把手里菜籃子放在身旁的一顆胡楊樹旁,回頭對身後的樂文交代道.

胡楊樹上的幾只布谷鳥'布谷布谷,布谷布谷……’的叫著.

樂文抬頭看了看體形和鴿子有些相似的布谷鳥,點點頭說道:"嗯,小文知道了."

沒多久,琪姐帶著樂文只是在幾棵樹周圍轉了幾圈,籃子里的野蘑菇已經快漫出來了.

"哼哧哼哧……嚎嚎……噋噋"

琪姐提起裝滿蘑菇的籃子,剛准備帶樂文下山,就聽到了野豬的嚎叫聲,臉色一變,驚懼道:"不好了,有野豬,快往山下跑."

可是話剛說完,離他們有二十多米遠的正前方,一只棕黑色的野豬就從一顆兩人寬的大樹後面竄了出來,這只野豬,耳尖而小,緊貼耳背,嘴尖而長,頭部和腹部較小,腳高而細,背直不凹,嘴邊長著兩顆鋒利的獠牙,一對小眼睛里冒出凶狠之色,直勾勾的盯著他們.

琪姐已是額角微微見汗,拉著樂文,卻見樂文不動一下,正想開口說什麼,樂文不慌不忙低聲道:"姐姐,不要跑,我們跑不過野豬的,跑的越快,這個畜生追的越緊,不跑它反而不敢輕舉妄動."

就這樣樂文兩人和距離他們二十多米遠的野豬僵持著.

野豬只是低頭用長長的嘴巴挑起身前幾顆嫩草,卻也不敢邁前一步.

約莫幾分鍾後,樂文想起曾看過一本書上說,野豬聽到同類的慘叫聲,就會因害怕而逃跑,雖然他沒有試過,不過現在也沒其他辦法,只能試上一試了.

"嗷嗚……嗷嗚……"

樂文雙手虛捂著嘴,學野豬慘叫了起來,樂文曾在大學的時候無聊學過beatbox,就是模仿樂器的聲音的節奏口技,嚇唬女朋友的時候也學過野獸的叫聲,還是第一次學野豬慘叫呢,不過叫的還真像.

野豬聽到同類的慘叫聲,先是豎起尖小雙耳,然後怔了一怔.

也不知道是樂文學的不像,還是野豬反應太慢,在學野豬慘叫聲,都快累的喘不上氣的時候,野豬才突然一轉身慌忙逃竄了起來.

野豬一般都是走直線的,逃跑起來更是直來直去,因為跑的太快,一頭就撞在一塊白岩巨石上,結果是撞的是天旋地轉,只是在草地上哆嗦了一會,就一動不動了.

又過了一會,兩人見野豬還是沒有動靜,琪姐才從驚恐中回過神來,看樂文還是沒有跑的意思,就急切道:"小文,別看了,我都快被嚇死了,我們還是趕快下山吧."

樂文摸了摸胸前的狼牙,擺了擺小手說道:"姐姐別怕,再等會,這頭野豬搞不好是一頭撞死了,要是真死了,拉回去就有野豬肉吃了."說到野豬肉,他嘴角的哈喇子都快流出來了.

話說狡猾的兔子都會一頭撞死,野豬這種只會直來直去,沒有頭腦的動物,因為恐懼而一頭撞死也不是什麼稀罕事,但是野豬一般很少會感到恐懼,而當它聽到同類的慘叫聲,的確會心生恐懼而拼命逃跑,這都是有記載的.

"兄長,你們在山上干什麼呢?"

一聽聲音,樂文便知道是他弟弟龍超來了,回頭一看,一個身穿灰布長褂的小屁孩正朝這邊跑來,果然是龍超.

樂文翻了個白眼,不屑道:"你怎麼上山了?"

龍超撓了撓後腦勺,傻笑了一下道:"嘿嘿,剛才我在山下的樹頭掏鳥蛋呢,看到你和姐姐上山,就想上來看看."

"你來的倒挺是時候,剛才我們遇到了野豬襲擊."樂文詭異一笑說道.

"野豬?哪呢!!"龍超俯身撿起腳邊的一塊大石頭,這塊石頭足夠三十多斤重,卻被他單手輕輕的舉到了頭頂,警惕的四下張望著.

上篇:第二章 只想上學     下篇:第四章 福禍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