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五章 峰回路轉  
   
第五章 峰回路轉

樂文看事情被丁氏越攪越混,提了口氣大聲說道:"我現在就想問丁大嬸一句話,你家的野豬捉到時,到底是生?是死?"

丁氏被這一吼,驚的也是微微一愣,緩了緩從嘴里迸出一個字:"死!"

"麻煩村長幫我找把刀.> 網 "樂文聽到丁氏的答案微微一笑,轉而對村長說道.

村長一頭霧水,結結巴巴的問道:"你……你要刀干嘛,你還想殺人不成?"

"當然不是,小文只是想證明一件事,既然丁大嬸說她家的野豬捉到的時候已經死了,還有她之前說野豬是兩天前她相公捉的,那距離今天也有三天了吧?"

樂文瞅了瞅丁氏,淡淡一笑,又問道.

丁氏也不知道樂文此話什麼意思,不耐煩道:"今天是第三天,怎麼了?"

樂文一拍手道:"好,既然已經三天了,如果沒有把野豬給賣掉或做成醃肉,想必野豬肉都臭了吧?"

丁氏被的問道啞口無言,長大嘴巴想說什麼,卻好像也知道了樂文是什麼意思.

村長一拍腦袋說道:"對啊,我怎麼沒想到呢,李志明,快去把你家的菜刀拿來,看看這豬肉是否已經臭."

樂文真是很無語啊,他說讓村長找把刀,也只不過是想讓村長問他為什麼,都快要到夏天了,要想知道豬肉是不是臭了,嗅覺即使再不靈敏,俯身一聞不就知道了.

一眨眼的功夫,李志明就把菜刀從家里拿了過來,村長接過刀,顫顫巍巍的走到野豬身旁,卻不敢下刀,扭頭對李志明吩咐道:"你……你過來."

李志明接過刀就是'撲哧’一下,在野豬的肚子上開了個大洞,野豬的腸子都順著大洞流了出來,他抓起一根豬腸子,放到村長鼻子上說道:"村長您聞聞."

村長連忙後退幾步說道:"去去去,我早聞到了,沒有臭."

李志明不解的問道:"村長,既然您早聞到了,還讓我回家去拿刀干嘛."

村長瞪了一眼李志明,伸出一根手指,指著李志明教訓道:"好啊,小兔崽子,翅膀長硬了,敢和老子叫板了."

樂文翻了個白眼,淡淡道:"村長,你們別鬧了,趕緊把事情和大家說清楚,我還有事呢."

著火的村長正想給李志明一下子呢,聽到樂文的話,一想也對,還有正事要辦呢,待會再收拾這個小兔崽子,轉而勉強一笑對大家說道:"哎,大伙想必也看明白了,這件事呢,是個誤會,嗯,誤會,好了,此事到此結束,都該干嘛干嘛去."

"哎,都散了吧,本來還想看會好戲呢,誰知道一會就結束了."剛趕來的村民有些意猶未盡的嘟囔道.

話說孔融四歲就懂得讓梨,樂文這也不過是件小事,只是大家都忽略了時間而已.

其實後來樂文也覺得後怕,多虧這次村民都沒有想太多,只是有人覺得樂文的聰明不亞于神童.

在樂文走上仕途後,這件事在村里都傳成神話了,說樂文小時候就是個神童等等…….

大家都散了,只留下丁氏一人在地上躺著,還裝作受傷起不來的樣子,看沒人理他,氣的她拍地大罵道:"你們這幫王八蛋,沒良心的."

她以為人們都傻啊,只是一個小孩子撞了大人一下,大人還躺在地上打起滾來了,簡直是笑話,不過龍那一撞,撞的她是真的疼.

原來丁氏前兩天哪里有打到過野豬啊,莫說是前兩天,就是前兩個月也沒有啊.

丁氏看到樂文這三個小屁孩拖著一只肥野豬朝著這邊走來,看的她是直眼紅,恍惚間想起了兩年前她相公打的那頭野豬了,的確是一模一樣.

想到這里的丁氏妒火中燒,便想誣賴樂文他們,丁氏覺得樂文三個小孩子應該很容易會被糊弄過去,平白無故得頭野豬,這便宜不占白不占.

其實說起這只野豬,開始也不過是撞暈了過去,如今又在野豬肚子上開了一刀,才算是徹底死透,要不然樂文他們搞不好還真有生命危險呢.

樂文三人把野豬拖到了院子里,老太太拄著拐棍從屋里走了出來,看了看三人身後被開了膛,腸子都被泥土給染成了一條一條黃泥條似的野豬,一臉疑惑的問道:"你們,是從哪里弄來的野豬啊?"

琪姐'撲哧’一笑跑都老太太身邊,撫著老太太把事情的經過給老太太說了一遍,剛才琪姐一直沒有吭聲是很正常的,一個女孩家哪里見過那種陣仗,當時都把她給嚇蒙了,等到事情都結束了,她還以為在做夢呢.

老太太聽完,還是半信半疑的問道:"是真的?你這小丫頭莫要騙你祖母啊."

一對3o多歲的中年夫婦從院子外面走了進來,剛才他們剛到大門前的時候就聽到琪姐跟老太太的談話了,只是不好打斷,就沒有進來:"娘,琪兒這孩子說的真的,這三個孩子的事情都傳遍了整個村子,我們也是剛從地里干完農活回來聽到的."

中年婦人正是琪姐的父母,兩個人由于長期干農活,皮膚粗糙黝黑,臉容有些憔悴,衣著也很樸素.

老太太聽到村里人都知道了此事,笑逐顏開道:"好,好,好,這三個孩子都長能耐了."

樂文摸了摸胸前的狼牙,遲疑的問道:"祖母,您說這頭野豬該怎麼處理啊."

"這頭野豬是你們捉的,你們想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吧,不過祖母覺得,還是賣掉好,賣掉野豬的錢夠你在村子里上幾年學的了."

老太太高興的眼都眯成了一條細縫,抿了抿嘴,轉而對樂浩楓說道:"老大啊,你去縣城的集市找個屠戶把這頭野豬給賣了吧,他們年紀還太小了不能讓他們跟著去,知道嗎?"

大伯恭維道:"娘,這事就交給兒子了,你就放心吧."

老太太一撇嘴說道:"你辦事我還真不放心,你生性太過謙厚,為娘怕你被縣城的屠戶騙啊,到了縣城你還是找下老三,讓他幫你賣."

大伯心里有些不悅,可是也不敢說什麼,點了點頭說道:"好的,娘."

說起正宗的野豬肉,樂文還真沒吃過,如果不嘗點不是太可惜了,于是樂文請求道:"祖母,文兒想把野豬的兩條後腿留下,讓咱們一大家子都嘗嘗鮮."

"是啊,俺也想嘗下野豬肉是什麼滋味."

龍自打從打山上見到野豬的那一刻,便想著野豬吃著到底是什麼滋味呢.

"好,祖母都說了,由你們看著辦."老

太太又是呵呵一笑.

沒多久,樂文的母親也從田里干完活回來了,一起幫著把野豬的後腿給割了下來,一只後腿准備用來晚上做道豐盛美味的干莧菜炒野豬肉.

雖然可能沒有肉豬好吃,可是對于只能到過年才能吃到豬肉的貧窮人家來說已經是種奢侈了.

一大家人坐在一起吃,剩余的豬腿醃制成臘肉給三家分掉,要不然改天就變質臭了.

"呦,好大一頭肥豬啊,你們三個小孩子可真有本事,竟然能捉到這麼一頭大肥豬."

三嬸吳氏在屋里就聽到了幾人的對話,只是不想出來,一聽說晚上有豬肉吃,還能分上一份,就馬上從屋里帶著五歲的樂逸走了出來.

三嬸吳氏長的眉清目秀,小巧的瓜子臉上,兩眼脈脈如平湖秋,綽約款款而來,細腰婀娜如蘇堤春曉.

頭上梳就一副韋娘髻,側插著一支絞金鬢花,只在鬢間垂下幾縷絲,略顯嬌媚.

身上穿的也是她相公樂浩景從縣城里特意給她買來的錦繡綠羅裙,腰間又系了條水紋褶的腰裙,下綴六幅的壓腳花邊,走起路來臀部一扭一擺,勾人心魂,只一眼看去,便讓人心里有種酥酥的感覺.

晚上一大家人圍在東瓦房堂屋的大木桌前一起吃飯,桌子上擺滿了飯菜,看起來很是豐盛,桌子中間擺著一大盤干莧菜炒野豬肉,香氣直冒.

干莧菜炒野豬肉旁邊擺著一小盤煮雞蛋,周圍擺放著九副碗筷,碗里盛滿了大麥粥.

"呦,怎麼就八個雞蛋啊,這可怎麼分啊."三嬸瞅了一眼盤子的雞蛋,抬眼看了看眾人.

老太太瞟了一眼三嬸道:"你兒子最小,就少吃點吧."

三嬸一下怒火中燒,不悅道:"奴家的逸兒,正是在長身體的時候,怎麼能少吃呢."

"祖母,雞蛋文兒不吃了,文兒只吃豬肉就好了."

樂文心想,有肉不吃,爭什麼雞蛋啊,他不知道的是一家人只有過年的時候才能吃上一口雞蛋,有雞蛋又有肉吃,才叫豐盛.

三嬸看樂文主動把雞蛋讓了出來,滿心喜悅道:"小文可真懂事."

沒有過多的禮儀,一家人便開動了.

樂母給樂文和龍的碗里分別夾了一筷頭的野豬肉,樂文拿起筷子夾起野豬肉放到嘴里一嚼,雖然帶著略帶酸酸苦苦的味道,可是還是感覺好吃極了.

一大家人也是第一次吃到野豬肉,樂文還准備再夾兩塊頭,抬眼一看,一大盤干莧菜炒野豬肉就已經見底了,他現在算是明白為什麼三嬸要給他兒子爭蛋了.

樂母的臉頰被飯菜的熱氣熏的紅彤彤的,見兒子意猶未盡的樣子,就把她碗里的雞蛋撥到樂文的碗里,慈祥的微微一笑道:"文兒,娘不愛吃雞蛋,雞蛋給你吃吧."8

上篇:第四章 福禍相依     下篇:第六章 唐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