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八章 端午節  
   
第八章 端午節

五月初五,端午節,每逢到了重要的節日,家家戶戶都要把家譜,祖先像,牌位等供于家中上廳,安放供桌,擺好香爐,供品. ≧

天還沒亮,大伯和大伯母還有樂文的父母為祭祖的事情忙活了起來.

"老太太年紀大了,還是讓她再多睡會吧,咱們先把祭祖需要的東西都擺好,把里里外外都打掃乾淨吧."本來樂父想去請示下老太太,大伯連忙阻止道.

"那老三呢,怎麼他們一家還沒起來啊."樂父有些不解的問道.

大伯擺擺手說道:"昨晚他回家的太晚了,算了,別管他了,他幾天才回家一次,就讓他多睡會吧,我看就算了,咱們幾個人足夠了."

樂父欲言又止,無奈的只好搖搖頭.

大伯母有些不樂意的說道:"家里需要錢的時候,老三家是一毛不拔,為啥干活他家也是一份力不出啊,這也太不公平了."

"你一個婦道人家,懂啥,一家人就不要計較那麼多了,人無完人,總計較那麼多,這個院子還不天天鬧的雞飛狗跳的?"大伯低聲呵斥道.

大伯母想起過去的往事,心有不甘的說道:"每次你都這樣說,上次咱家急用錢,想找老三家的借,她卻說她家里都揭不開鍋了,哪里有錢借啊,明明老三只要一回家就帶著許多錢財和衣物,她怎麼可能沒錢."

大伯還想說什麼來勸解大伯母的怨氣,可是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只能擺擺手道:"算了,以前的事就別提了,老二家的,你和你大嫂去把果盤和酒菜准備一下,我和老二,把家譜,祖先像和牌位再整理一下."

樂母也不想攙和一大家子的是是非非,點了點頭就朝自家廚房走去.

古人認為祖先雖然死了,靈魂仍然存在,可以降禍,賜福與子孫,因此他們每天都排定日程,虔誠祭祀.

一個時辰後,院子和屋里被打掃的干乾淨淨,果盤和酒菜也都擺在了供桌上,只是供桌上的那顆野豬頭,讓人覺得有些突兀.

一般農戶家別說野豬頭,就是普通的豬頭大部分農戶都買不起,還要靠租借肉鋪的豬頭,也有租借豬頭都租不起的人家,就只能擺些饅頭啊,大麥粥啊等等.

樂家雖然往年也有窮的買不起豬頭的時候,也只能租借肉鋪的,像野豬頭這種只有富貴人家買的起,卻有市無價的東西還是大姑娘上花轎,頭一次.

祭祖儀式還沒開始,剛起床的老太太就站在供桌前念叨著:"老頭子啊,又到了端午節了,你在那邊和列祖列宗們呆在一起,過的還好嗎?"

老太太念叨著,眼淚不知不覺得就從眼角流了出來,順著她那有些褶皺的臉皮緩緩的往下滴.

她又想起了過去還是小姑娘的時候聽從父母之言,由媒婆介紹,嫁到了樂家,新婚之夜當相公挑起她的紅蓋頭時,兩人從沒有見過面的陌生感,到後來的相濡以沫.

接著就是大兒子的誕生,讓這位母親,嘗到了當母親的快樂,也讓她嘗盡了做母親的心酸和不易.

每多一個兒子就多一份操勞和艱辛.

眼看著老二家的孩子,剛出生不久,她的相公卻離她而去.

剛把院子打掃乾淨的王氏,看祭祖的時辰快到了,就回屋把兩個兒子給叫醒了,和自己的相公樂浩軒帶著樂文和龍來到院子的東屋.

一進屋就看到老太太眼中的淚水在眼眶里不住的打著轉,一滴滴的往下流,于是趕緊掏出袖子里的一條白色手帕上前幫老太太把臉上淚珠抹掉.

"娘,您這是想起啥了,都多少年了,怎麼還哭啊."

"哎,娘是越老越思舊啊."

這時大伯和大伯母帶著樂丫頭也走了過來.

由于樂家傳到祖父這一輩,就只有祖父這一顆獨苗,所以祭祖就只有院子里的這三家,沒有什麼七大姑八大姨,也沒大爺爺二爺爺的什麼的.

普通農戶家都沒有祠堂,大多是把自家的東屋隔開一間專門用來祭司.

"呦,大家都在了."來人正是三嬸吳氏,吳氏帶著兒子樂天逸,跟著後面的樂天逸還是睡眼朦朧的樣子.

老太太扭頭白了吳氏一眼道:"你相公浩景呢,祭祖都快要開始了,怎麼還沒來東屋啊."

三嬸吳氏俏臉一紅猶如面帶桃花,嬌身一顫,小嘴微張,支支吾吾道:"浩景還沒醒呢."說完就想轉身回屋去叫浩景起床.

昨晚三叔浩景很晚才到家,由于夜里又有些操勞過度,所以到現在還在床上睡覺.

"這個不孝子,今天這麼大的事,還在睡覺,你站著別動,我親自去叫他."

老太太鐵青著臉,聲音有些顫抖的說完,就拄著拐杖朝西屋走去.

"哎呦,娘,你想打死你親兒子啊."

在西屋正蒙頭酣睡的三叔浩景,身著一套白色寢衣,突然從床上蹦了起來,捂著屁股喊道.

老太太手執拐杖,大罵道:"你這個不孝子,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都到辰時了,還在床上睡,你是想氣死娘啊."

三叔浩景捂著屁股,陪笑道:"當……當然知道了,要不然昨晚也不會連夜從城里回來啊."

"知道你還睡到現在,還不趕快起床洗漱,還有一定要穿戴整齊!"老太太訓斥道.

"知道了,娘,我又不是三歲小孩,你怎麼還把我當孩子看啊."三叔嘟囔道.

辰時到,祭祖事由大伯父帶頭進行著,由于奶奶是一個婦道人家,而且又不識字,而祭祖先就是要念祭文,所以就由大伯父全權代理.

大伯父雖然只是個莊稼漢,可是小時候也讀過一些書,只要不是太複雜的字,還是認得的.

祭祖儀式還是按過去的老規矩進行著,先是念祭文,然後上相燒紙錢,接著在神前獻一杯酒,最後一家人跪在供桌前三拜九叩.

在東屋的瓦房內,煙霧繚繞,牌位前的香爐里插著三炷香,供桌上擺著豬頭,熟肉,幾道菜和兩壇酒.

一大家人跪伏在地,磕頭禱告,三叔和三嬸,還有他們的兒子穿著都是華麗新穎的絲綢錦衣.

再看其他人,包括老太太穿著都是一身土里土氣,給人的感覺就如一戶地主家和一群仆人在祭拜先祖一樣.8

上篇:第七章 這就是愛     下篇:第九章 學海無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