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九章 學海無涯  
   
第九章 學海無涯

秋收農閑開學日,正是新生入學時.≯≧≥

裕源村北面,地勢較為平坦,石沙鋪地,青磚綠瓦一排排,遠遠望去,有一座占地兩百多平方米的二層閣樓建築,格外顯眼.

這座閣樓是木質結構,黑琉璃瓦頂,青白石的花瓣紋底座,雖然有些陳舊,但是看起來還是很華麗.

閣樓漆紅色的大門有兩米高,三米寬,很是寬闊,門外左右兩邊擺放著,兩只一米多高的石獅子,顯得莊嚴雄偉,大門上面掛著一副牌匾,牌匾上用狂草書寫四個大字:裕源鄉塾.

裕源鄉塾建于宣德六年,由唐縣縣令親自督建.

宣宗統治的時期已是國泰民安,他統治的時期是明朝政權最穩定的時期,國家富裕了,就大力展教育,朝廷撥給下面大量的財款用來辦學.

由于裕源村歸唐縣管轄,而唐縣又隸屬定州,唐縣的縣官辦學很是賣力,以至于像裕源村這樣的偏僻山村都辦起了一座像模像樣的鄉塾.

朗朗的讀書聲斷斷續續的從閣樓二層傳出,飄散在寂靜鄉村的長空中.

明朝政府設"教授",州設"學正",縣設"教諭",掌教育生員,其副職皆稱"訓導".

可見這里的"教授","學正","教諭"已有針對教師不同地位,資曆的含義了.到了現在,教師的稱謂保留最普遍的要數"老師"了.

而鄉塾和私塾的塾師統稱為夫子,是對老師的一種尊稱,尤其流行于明朝.

古代有錢人家的女孩子,都是受過良好的教育的,有的是家族教育,有的是去私塾,鄉塾,不過富家女長大後就很少接受教育了.

像李清照,武則天,蔡文姬,謝道韞,卓文君,班昭,等等這些都是才女.

而且鄉塾大多是上午上學,下午不上學的,因為農民家的孩子大多要回家幫父母務農,即使不誤農也要幫家里做雜活,就算有那麼一兩名富家子弟啥都不干,老師也不不可能單獨為他開課,自己請個家教另說.

閣樓一層是剛入學不久的新生,二層是往年的學生.

樂文同學剛來到鄉塾時,感覺猶如當年剛入小學時的情景一般.

新入學的學童在教室里,有哭鬧的,有嬉笑的,也有厮打的.

樂文坐在最後面的板凳上,看著前面的情景,讓他直翻白眼.

和樂文做在一根板凳上的是一對男女,穿著雍榮華貴,一看就是村里的富家子弟.

男童長的雙眼皮一對眼睛大大的,小麥色的皮膚,看起來唯一不足就是長了一對招風耳.

女童小小年紀就透著一股靈氣,柳眉杏眼,皮膚白皙,笑起來能隱約看到櫻桃小嘴左邊有一顆不太明顯的虎牙.

"你一個女孩子家怎麼還來鄉塾上學啊?"

樂文一旁的小正太看了看小蘿莉,眨了眨雙眼皮問道.

"是我爹讓我來的,你管的著嗎?嗯?"小蘿莉柳眉一挑不客氣道.

"……說話這麼拽,那你叫什麼名字啊?"小正太撓了撓他的招風耳又問道.

"哼,要你管,你難道不知道要問別人名字的時候,要先介紹自己叫什麼名字嗎?"小蘿莉教訓道.

"哦……我叫鄭良才,你呢?"這個自稱鄭良才的小正太遲疑的又問道.

"爹爹說女孩子家不能隨便把芳名告訴別人."小蘿莉挑了挑柳眉道.

樂文在一旁聽的是一頓無語,這腹黑小蘿莉家教還真好.

"你騙人,你都說了介紹了自己的名字,就可以問你的名字了."

鄭良才有些氣惱的說道,兩只招風耳都氣的通紅通紅的.

"哼,誰騙你了,我只是教你些做人的道理,又沒說一定會告訴你名字."腹黑小蘿莉不客氣道.

"你……"

鄭良才還想說什麼的時候,一名頭花白,胡須卻微黃的老者,晃晃悠悠的拄著拐棍走了進來.

"安靜,……都安靜."

老者走進教室喊了一聲,讓本來亂哄哄的教室驟然變的安靜了下來.

"鄙人是你們的夫子,為師呢姓李,字永新,今天呢,先不教你們讀書認字,先教你們做人,在先教你們做人前你們先自我介紹下吧."

李夫子一板一眼的說道.

教室里一共八人,女生只有一個,就是那個拽拽的腹黑小蘿莉.

"李夫子好,小女名叫丁珂兒,家父是村里的丁員外,以後就拜托老夫子的教導了."

輪到腹黑小蘿莉介紹自己的時候,腹黑小蘿莉微微一蹲,雙手交疊放在腰側,落落大方的行禮道.

樂文在一旁看的是直乍舌,這腹黑小蘿莉做的還挺有模有樣的.

"好,好,這麼小就這麼有禮數,難能可貴啊,難能可貴."

李夫子捋了捋有些黃的胡須,點了點頭笑道.

"謝謝李夫子誇獎!"丁珂兒又行了一禮.

鄭良才眨了眨雙眼皮,看的直呆,這還是剛才那個拽拽的腹黑小蘿莉嗎?

"你,說你呢,對,就是你,你想什麼呢."

李夫子指了指鄭良才,鄭良才恍惚間好像感覺有人在拍他,他回過神來,一臉迷茫的看著李夫子.

現李夫子正在指著他,才咽了咽口水,慌忙說道:"小生名叫鄭良才,家父是村東頭的鄭員外.

"嗯……"李夫子點點頭.

"李夫子好,小生名叫樂文,家父是岳浩軒."

輪到樂文介紹自己了,他微微一躬身,施禮道.

"哦?你就是浩軒家的孩子啊?."

"是的,家父正是岳浩軒."

李夫子本來正眯著的小眼一睜,仔細上下打量了樂文一下,點了點頭.

八名學童都各自介紹了一番後,老夫子便開始給學童們講解做人的道理.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為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後已,不亦遠乎?"

老夫子邊轉著頭念著,邊解釋著做人的道理.

樂文是聽的昏昏欲睡.

老夫子說的這些,他都能倒背了.

瞅了瞅,在一旁的鄭良才和丁克兒也跟著老夫子轉著頭,貌似聽的津津有味.

"我去,看來要跟這一群小屁孩呆在一起好幾年了,就當是體驗下大明朝的上學日子吧."樂文心中無奈道.

"哎呦……"

"你,說你呢,你這個樂文,第一天來上課怎麼就打瞌睡啊."

李夫子拿著拐杖,一下子打在樂文的肩頭上,憤憤道:"你爹浩軒怎麼生了你這麼個不爭氣的孩子啊,去,到前面,夫子要罰你站到放學."

樂文捂著隱隱作痛的肩膀,咧著嘴,心不甘,情不願的站起身來,接受罰站.

"這老頭下手可真狠啊,我半個肩膀都木了."8

上篇:第八章 端午節     下篇:第十章 惡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