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十章 惡童  
   
第十章 惡童

罰站罰的腳指頭直酸,終于放學了,好想泡個澡,解解乏啊.≧

"誒,小蚊子,咱們去隔壁清云村河里捉螃蟹吧."

樂文剛走出鄉塾大門,就覺有人在他肩膀上拍一下,回頭一看是那個萌呆癡,鄭良才.

樂文瞅了瞅萌癡呆那對標致的招風耳,想起了眼前這小子的名字,皺了皺眉說道:"你叫誰小蚊子呢,我名字叫樂文,不是小蚊子,不要給我亂取外號."

"取……取個外號算什麼啊,你也可以叫我小才子啊."鄭良才撓了撓招風耳怯怯的說道.

樂文一翻白眼,一頓無語,這個萌呆癡倒挺會給自己取外號.

"哎,你到底去不去啊,不去我自己去了."

鄭良才看樂文沒有反應,以為樂文沒聽到他說的話呢,又問了一遍.

"清云村河里有螃蟹嗎?"樂文淡淡問道.

"當然了,不止有螃蟹,還有魚蝦呢,你連這個都不知道,你難道沒有去過清云村嗎,那里有口泉眼,流出的水是暖的呢."

鄭良才曾跟他爹去清云村泡過幾次溫泉,只是他一個人時,不太敢去玩,所以才想拉樂文去.

這算什麼事,隔壁青云村里有魚有蝦,還有螃蟹,裕源村卻連條魚苗都沒有.

樂文自從祭祖後,每天不是,就是幫家里干農活,接著就是秋收,也讓他如願以償的吃到了明朝的第一個紅蘿蔔.

也沒人跟他提起隔壁村有溫泉,所以他覺得附近的村莊應該和裕源村一樣吧,就沒想過去看看,誰知道差距這麼大.

"好吧,我正想去泡個澡呢."樂文剛打瞌睡就有人來送枕頭,反正也不遠,去清云村玩玩也不錯,于是便點點頭答應了.

清云村和裕源村雖然相鄰但是卻大相徑庭,清云村不光有溫泉,有魚蝦,清云崔家在當地很有名氣,清云崔家的族長正是唐縣的前任縣令.

雖然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每年還是有許多士子源源不斷的前去拜訪早已卸甲歸田的崔老太爺,把門檻都快踢斷了.

位于清云村東面的金鳳泉還有一段神話故事,傳說金鳳泉曾有一只金鳳受玉帝旨意,為表彰定州百姓民風淳樸,勤勞善良,特派來給定州百姓帶來財富和泉眼.

金鳳路過清云村時由于飛的太累了,已經無力再飛了,就想在清云村先休息一下,誰知卻被當地的獵人現了,于是獵人糾集附近的獵戶,帶上獵犬想捉住這只金鳳.

金鳳剛恢複了點體力,身上所帶泉眼又有些份量,無奈只能把泉眼放在原地,逃離此地,泉眼落地便生根,無法再做移動.

後來當地的這幾名獵人都受到了天罰,獵人的後世為了懺悔,就在附近修了一座廟,取名叫做金鳳廟,而這口泉眼,就叫做了金鳳泉.

"你們是誰,不許你們在這里玩."一名八歲的白胖男童站在溫泉里牛氣沖沖的喊道.

金鳳泉里本來只有這名七歲的男童一人美滋滋的在泡溫泉,卻不知何時來的兩名不之客,嘻玩打鬧時把水底的泥沙都攪了起來,本來清澈的泉水變的渾濁不清.

樂文剛和鄭良才來到金鳳泉,就看到,背對著他們站在不遠處的男童轉過身來就對他們呵斥,兩人微微一愣.

稍一打量這男童,長的肥肥胖胖,面目可憎,樂文白了男童一眼,不屑道:"這泉水又不是你家的,為啥我們不能在這里玩?"

"嘿,你算說對了,這泉水還就是我家的,你知道我爺爺是誰嗎?"

白胖男童頭一仰,雙手叉腰,耀武揚威道.

"你爺爺是誰,管我屁事."樂文冷冷一笑,不屑道.

鄭良才拉了拉樂文,使了個眼色道:"算了,我們還是先去那邊捉螃蟹吧."

樂文把鄭良才拉著他的手甩掉,瞥了他一眼道:"怕什麼,他爺爺就算是縣令,別人就不可以泡了?"

"嘿,你說的對,我爺爺正是前任唐縣縣令,我在清云村說話就是聖旨,我就是這里土皇帝,你不服嗎?"

白胖男童蔑視的瞥了一眼樂文,得意的笑道.

"你知道你剛才說的話冒犯了當今聖上,犯了大逆不道之罪嗎"樂文冷笑道.

"大……大逆不道?什麼大逆不道,看來今天不給你們點顏色瞧瞧,你們是不知道小爺的厲害了."

白胖男童聽到大逆不道之罪,不知這是何罪,囂張的氣焰也降了三分,但是他卻有些憋火了,清源村誰敢和他叫板啊.

只要是他來金鳳泉泡溫泉,除了他的家人,就沒人敢和他一起享受這泉水之溫潤.

越想越惱火的白胖男童彎身撿起腳邊的一塊鵝卵石隨手砸向樂文.

"哎呦,我的手臂."

樂文眼見鵝暖石朝自己飛來,他連忙一閃,躲了過去,卻不料這一閃,鵝暖石卻砸在了他身後那位萌呆癡的左臂上,鄭良才右手捂著左臂痛的差點沒哭出來.

"志兒,你……你怎麼能亂打人呢?"

正在這時一名身著戎裝的中年人騎著一匹駿馬出現在幾人眼前喊道,此人正是這個白胖男童的父親,崔宇.

崔宇是武職外官,額外外委,是從九品的武官,為人剛正不阿,人品還算不錯,只可惜他的小兒子和他的性格卻截然相反.

"爹,金鳳泉是咱……咱家的,他們算什麼東西,怎配和孩兒一起泡溫泉呢."這名叫崔志的男童見到他爹來了,便跑了過去小聲嘟囔道.

"志兒,誰和你說金鳳泉是咱家的?華夏大地全是當今聖上的."崔宇說著抬頭朝天空拱了拱手.

"是爺爺說的,爺爺說清源村都是咱們家的."崔志撇了撇嘴的說道.

崔宇聽到兒子的話,微微一怔,歎了口氣,自言自語道:"哎,父親怎能如此……"

話剛說完,便下馬走到鄭良才身旁問道:"小子,你沒事吧?嗯?你是裕源村鄭員外的小公子?"

鄭良才捂著手臂,眼眶里滿是淚水點了點頭.

"哎,這個不孝子,志兒你過來,你可知他是誰?"崔宇轉身對兒子喊道.

"孩兒不知."崔志走過去又仔細瞅了瞅鄭良才,撓了撓頭皮,搖了搖頭道.

崔宇擺了擺手道:"也罷,怪為父往年去鄭恩公家拜年時,沒有帶上你,一起去拜謝恩公當年救命之恩,才讓你作出如此不義之事."8

上篇:第九章 學海無涯     下篇:第十一章 淵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