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十三章 村長  
   
第十三章 村長

"鐺鐺鐺……鐺鐺檔"

"劉村長來了,快開門. "

"來了……來了."

"嗞嘎……"

"呦,劉村長來了啊,請進,請進,不知您來有何事啊?"

開門的是三叔浩景,看到劉村長帶著幾名村民來了,連忙請他們進來.

"浩景啊,你剛從城里回來?我聽村民說你們家剛才有慘叫聲,我就想來看看."

劉村長本來還在家吃飯,有個村民跑到他家說聽到樂家好像有殺人似的哀號聲,劉村長一聽到"殺人"兩字,連忙把手里的筷子扔到一旁,就連忙和村民來到樂家了.

"哦,剛才是小民的媳婦不慎跌掉了,也沒什麼大事,驚動了村長真是不好意思啊."

三叔浩景連忙跟村長解釋了起來.

"村長……村長……奴家有事要向您……"

三嬸吳氏摔倒後就跟一大家人說,樂文中邪了,他身上有小鬼附身,要不然自己也不會摔倒.

三叔剛把三嬸吳氏扶進了屋,幫她清洗了下傷口,可是吳氏一聽到是村長來了,就往屋外跑.

"你這個臭娘們,快回屋去,看你都摔成什麼樣子了,還不安分點."

三叔見吳氏都摔成這樣了,還想著給村長告狀,連忙架起吳氏就往屋里走,要是讓村長真以為樂文中邪了,那就不得了了,三叔浩景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村……唔……唔"

三嬸吳氏還想開口說什麼,浩景連忙用手捂著她的嘴.

"我說浩景啊,你媳婦想說什麼就讓她說,為啥要捂著她的嘴不讓她說話啊."

劉村長覺得事有蹊蹺,連忙上前阻止.

三叔浩景看事情沒辦法掩飾了,只能給瞪了瞪吳氏,給她使了個眼色,希望吳氏不要亂說才好.

吳氏看浩景給瞪著她,心里也打起鼓來,心想要是因為告了樂文,自己雖然出氣了,但是兩口子為此吵架,就太不值得了.

于是又瞅了瞅浩景,然後對劉村長說的:"劉村長啊,其實……也沒啥事."

吳氏小嘴巴一張,村長就看到了她牙齒上還帶著血跡,于是一臉猜疑的圍著吳氏轉了一圈.

吳氏被村長看的心里直毛,深吸了一口氣,瞪了村長一眼,嗲聲嗲氣的說道:"哎呦,劉村長您看啥啊,奴家又不是黃花大閨女,有啥好看的."

劉村長被吳氏瞪了一眼,渾身打了個冷顫,連忙說道:"沒看啥……沒看啥……我就是想看看你相公是不是對你實施家暴了."

"哎呦,劉村長,您真會開玩笑,奴家的相公對奴家可是千好萬好啊,恨不得把奴家捧在手心里,怎麼會對奴家實施家暴呢?!您說是吧?"

吳氏說完又給劉村長拋了個媚眼,在旁邊的三叔浩景看的都快跳醋缸了.

劉村長被吳氏電的腿肚子都軟了,怔了一怔才說道:"嗯!嗯!這倒也是,好吧,你好生調養,以後走路要小心了,不要再跌倒了,那沒事我們先走了."

吳氏纖手一擺,掩嘴一笑說道:"您可真會開奴家的玩笑,村長那您慢走啊."

三叔浩景夫婦兩人走到門外,目送著劉村長一行人走遠了,才松了口氣.

"你這個娘們,怎麼能亂說話呢,哎……回屋再說吧!"

三叔歎了口氣,扶著吳氏走進屋內.

因為怕吳氏胡言亂語,在村長敲門的時候,王氏就把樂文藏到了炕下的地窖里.

北方的農戶炕下面都會挖有地窖,用來儲藏糧食和紅薯.

蹲在地窖里的樂文無語的直翻白眼,這算什麼事,真是防不勝防啊.

龍看到三叔夫婦送村長走後,馬上跑回屋內喊道:"娘,村長他們走了,您讓哥哥出來吧."

躺在床上假寐的王氏的,聽到龍進屋報信,趕忙坐起身來,打開床下面的木板,把樂文給拉了出來.

樂文一出來,就有些委屈的說道:"娘,孩兒做錯了什麼,為什麼三嬸要這麼對我."

王氏扶了扶樂文的額頭,雙眼微紅,苦笑了一下,撫慰道:"小文啊,你三嬸她摔倒了,也是想找個人出下氣,忍忍就過去了."

龍怒目圓睜,一擺手,怨憤道:"可是三嬸也太欺負人了,她是想至哥哥于死地啊."

王氏搖搖頭道:"男人要學會寬容別人,不要心存嫉恨,這樣才能真正的成長起來,要知道宰相肚里能乘船,如果連這都容忍不了,是成不了大事的,你們兩個知道了嗎."

"娘,孩兒知道了."樂文和龍異口同聲道.

王氏淡然一笑,點點頭說道:"好了,你們去東屋在祖宗靈牌前祈禱你們的父親這次進城能夠考上秀才吧."

天色已晚,兩個孩子來到東屋,跪在靈牌前.

"我說文哥,我覺得娘太軟弱了,我常聽爹爹講'以德報怨,何以報德?以直抱怨,以德報德!’雖然我聽的不太懂,不過也知道里面的大概意思,難道爹爹講的不對嗎?"

龍撓了撓後腦勺,覺得母親和爹說的話好像大相徑庭,有些迷糊了.

樂文瞅了一眼龍虎頭虎腦的樣子,摸了摸胸前的狼牙,淡淡一笑說道:"爹和娘講的都對,也都不對,這要看對什麼人,和對什麼事,人這一輩子活著就圖個痛快,如果計較的太多,就會變的悶悶不樂,不過如果一個人非讓你不痛快,讓你躲都躲不掉,就要勇于面對,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呃,文哥,你說的好深奧,我聽的不太懂."龍眨了眨眼睛似懂不懂的說道.

"呵呵,我也是活了二十多年才明白的."

"嗯?文哥,你說什麼,二十多年?"

龍一臉驚異的睜大眼睛看著樂文.

樂文突然現自己失神,說漏了嘴,連忙打了個哈哈道:"噢……呵呵,咱爹就是這麼給我講的."

"呃?爹爹明白的可真晚,我現在都有些明白了."龍嘿嘿一笑.

樂文無語的翻了翻白眼說道:"你真的明白?

其實龍哪里明白,他只明白一句,以牙還牙,以眼還眼!8

上篇:第十二章 葛屨履霜     下篇:第十四章 學如不及,猶恐失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