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十四章 學如不及,猶恐失之  
   
第十四章 學如不及,猶恐失之

次日,天剛蒙蒙亮,雄雞就開始練嗓子了.

裕源鄉塾一層,教室里的學子們都一個個老老實實的坐在長凳上,手里握著毛筆在紙張上生硬的練習著李夫子教給他們的第一個字.

樂文也拿著毛筆裝作第一次用的樣子,在粗糙黃的紙張上胡亂畫寫著.

"壹……"

本來在古代,一字的寫法就是一根杠杠,至于所謂'壹’,這個字,看上去好像是繁體字,其實是個怪胎.

明朝初年,朱元璋這位財主皇帝想要繼承元朝的貨幣體制,行紙幣,但這玩意有個小問題,就是容易被篡改.

比如一張十塊錢的票子,被人加一個杠杠馬上價值翻倍,而且很難辨認出來.

于是朱皇帝積極輝自己的聰明才智,造出了十個複雜大字解決了這個問題,于是就有了'壹’這麼一個怪胎.

雖然這是上學第一個必學的字,可是這對于剛入學的學子來說簡直太難了,本來好好一個'一’字被改成了那麼多筆畫.

讓剛入學的同學手掌心上平白無故挨了不少戒尺,一個個都是哭喪著臉,叫苦不迭.

"嗚……李夫子,學生知道錯了……嗚"

"哎呦,李夫子,您輕點……疼……"

李夫子右手里握著戒尺,戒尺的另一頭放在左手心上,來回的反轉著.

奇怪的是李夫子今天竟然沒拄拐杖,難道他根本腿就沒毛病,昨天拿拐杖就是為了敲人?

"嗯?樂文啊,你怎麼把壹字寫的跟鬼畫符一樣啊,別以為夫子老眼昏花了,夫子一看你握筆的方法就是會寫字."

樂文瞅了一眼自己右手里握著的毛筆,無語的直翻白眼,他把毛筆都快當成筷子用了,這樣還被夫子認出來他會用毛筆,這是什麼神通.

"呵呵,好,看來你之前就跟你父親學過了,好,很好."

李夫子皺巴巴的老臉上浮現出了一絲喜悅,然後對其他學生說道:"今天誰不會寫這十個數字,回去後就罰練一百遍知道嗎?"

"李夫子,可是學生第一個數字還不會寫,回去怎麼練一百遍啊."

一個歲模樣的瘦弱學生露出滿臉疑惑,不解的問道.

"呃……這個很容易,你就先把這一個字練會再回家,知道嗎?"

"哈哈哈……"

學生們強忍著笑,臉都憋的通紅,可是還是忍不住笑出聲來.

"哎呦……"

"啊……"

"笑!笑!笑什麼笑!都給我好好的練字."

李夫子有些惱火的在兩個滿臉堆笑的學生頭上敲了兩下,兩個學生捂著頭,眼淚都快從眼眶里流出來了.

古代可不像現代,你被體罰了,回去叫家長來跟老師叫板,在不行就到網上,說這個老師體罰學生了,然後一大群人在評論里痛斥這個老師的殘忍行為,最後校長經受不了社會輿論的壓力,只能把這個老師給開除掉.

在古代,你被老師打了,只能忍氣吞聲,連個屁都不敢放,要不然回家還要挨一頓胖揍.

現代的學生待遇和古代的學生待遇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還在上學的學子們就別抱怨學習壓力大了,總比一年四季沒假放,上課被老師揍,回家還要干雜活的日子強吧.

"李夫子,您看學生寫的對嗎?"

一個清脆稚嫩的女聲從樂文身旁傳了出來,樂文扭頭一看正是極品蘿莉,丁珂兒.

只見丁珂兒用很正規的握筆姿勢,在紙張上寫了個端秀的'壹’字,然後把紙張遞給李夫子,李夫子眼中流出一絲贊賞,誇獎道:"好,你們看丁珂兒寫的壹字,一筆一劃都寫的很清楚整潔,你們要像她學習知道嗎?"

"是,夫子."其他同學異口同聲道.

樂文瞄了丁珂兒寫的'壹’字,雖然略顯稚嫩,不過還算可以,一個小蘿莉寫字能寫的這麼好,想必將來也會是個才女啊.

"李夫子,您……您看學生現在寫的還行嗎?"這時手心都被打的跟個紅蘿蔔似的鄭良才微微顫抖著雙手把紙張遞給李夫子.

"嗯!果然是不打不成器,孺子可教也."

樂文心想鄭良才這小子還真是倒黴透頂啊,昨天這小子的胳膊才被那個叫崔志的惡童用鵝卵石給砸了一下,今天手心又被戒尺給敲開了花,照這樣下去,他爹鄭員外就算是神醫,看到他傷痕累累的兒子也夠嗆.

"樂文!你怎麼寫的還是像鬼畫符啊,我看你握筆的方法雖然不太正規,但是也很有力度啊,為什麼寫的還是這樣呢."

"啊……!……"

這李夫子說打就打,手里的戒尺揮舞的熟練至極,讓樂文防不勝防,剛想把手捂住頭,可是頭上還是被狠狠的敲了一下.

"忍,忍無可忍,還是要忍."樂文摸了摸腫起一個包的頭皮,真是覺得自己很苦逼啊,寫的好了,搞不好會被拉去烤了,寫的稍微差點,就要挨打,這日子還真不好過.

明朝的花朵們,被摧殘的終于熬到放學了,除了丁珂兒安然無恙,其他人的手心一個個全都被打腫了.

"小蚊子,昨天你都去我家玩了,今天我也想去你家看看."

樂文正垂頭喪氣的准備回家,身後又響起了那個讓他討厭的外號,扭頭一看果然還是那個呆萌癡,鄭良才,正一臉嬉笑的跑了過來.

"昨天是我送你回家,又不是到你家玩,再說了,我家有啥好看的."

樂文無語的直翻白眼,心想:"又不是搞相親,昨天去了你家,今天就非要到我家啊."

"怎……怎麼,你不樂意嗎?不樂意的話,那就算咯……"

鄭良才看樂文一臉鄙夷的看著他,有些不知所措.

"樂意……樂意,簡直樂意之至,小才子能來我家玩,我求之不得."

樂文說著讓他自己都想扶著電線杆狂吐的話,不過這個時空也沒電線杆讓他扶啊.

"唉,和這種幼稚的小同學一起玩,會不會讓自己也變的幼稚起來啊,蒼天啊,快讓我長大吧,這種天天上學被老夫子打手心,放學後還被小正太糾纏的日子,什麼時候才是頭啊."8

上篇:第十三章 村長     下篇:第十五章 暴戾恣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