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十六章 志在千里  
   
第十六章 志在千里

樂文捏了捏下巴,裝作回憶過去,想了片刻回道:"好像……有提過,不過孫兒都忘了.≯≥ "

老太太聽到樂文竟然說忘了,氣得的瞪著樂文指責道:"你……你這個不孝子孫,怎麼能把如此深仇大恨忘掉呢?"

樂文不置可否的說道:"孫兒知道錯了,還請祖母再和孫兒講述一下."

"哎,是祖母老糊塗了,忘了那時你還小,也不可能記得,不過也沒有必要再讓你知道事情的經過了,你只要知道你爺爺是被鄭天青害死的就行了,所以你以後不要再和仇人的孫子再有來往了."

老太太搖了搖頭,眼睛微閉,不願想起過去的往事.

"娘,您老這是怎麼了,是小文惹您生氣了嗎?"

這時樂文的母親王氏,從地里干農活回來,剛把鋤頭放在門邊,走進屋內就看到老太太仰著頭,閉著眼睛,臉上一道道的淚痕.

"……沒……沒事,老了,不中用了,又想起了過去的往事而已."

老太太聽到是王氏的聲音,睜開眼睛看了一眼王氏,搖了搖頭說完准備起身離開,王氏趕緊上前攙扶,老太太擺擺手道:"你們別扶我,我自己一個人能走."

王氏看著老太太拄著拐杖,顫巍巍的回了屋,轉身對樂文問道:"你奶奶和你說什麼了?"

"沒什麼啊,就說了村東頭的鄭員外家和我們樂家有世仇."樂文看母親一臉疑惑的望著自己,闡述道.

王氏歎了口氣,眼中流出一絲哀傷之情,自言自語道:"……哎,老太太怎麼又提起這件事了."

樂文看著母親眼中流露出的哀傷,有些好奇的問道:"娘,這件事到底是怎麼回事,奶奶她也不肯說."

"……你奶奶既然不願意和你說,那你就別再想這件事了,上好你的學就行了."

看來母親也不願再提起此事,樂文無語的直翻白眼,看來奶奶根本就是被氣糊塗了,剛才問他父母有沒有給他講過,也只是隨便一問,根本就沒在意一個小孩子的答案.

"娘,您回來了,孩兒都快餓死了,您快做飯吧."

樂文正在低頭思索的時候,聽到龍的聲音抬頭一看,這個小胖子剛打走進屋里,就跟餓鬼投胎一樣東張西望的看母親有沒有帶什麼吃的.

"好,兒餓了,娘去給你做飯去."

王氏看龍喊著餓了,微微一笑,便走朝廚房走去.

樂文看龍坐在石凳上,默不作聲的樣子,以為龍生氣了,便走到龍旁邊的石凳上坐下,然後有些遲疑的問道:"龍,你……不怪哥哥吧."

"哥,只是一點小事而已,你教訓的對,我是有些莽撞了."

龍撓了撓後腦勺,毫不在意的憨憨一笑.

樂文看龍毫不在意的樣子,摸了摸胸前的狼牙,淡然道:"明年你也上學吧."

"愚弟不想學文,愚弟只想做個大將軍,學衛青,霍去病,橫掃漠北,馳騁疆場."龍一擺手說道.

樂文覺得龍說的話很是幼稚,淡然一笑道:"呵呵,你只習武,連個武經都看不懂,最多就是個伍長,如果你能學文,以你的資質考個武舉人,才有一線可能施展你心中遠大的抱負."

龍似懂非懂的撓了撓後腦勺,點了點頭說道:"哦,聽兄長的,那兄長,你的志向是什麼呢?"

樂文只是淡淡一笑,沒有說話.

明朝的武狀元是在崇禎年間才有的.

大臣爵位有公,侯,伯,得到封爵很難,但是武官相對容易,文官可就難了,武官可以世襲公侯伯,指揮以下武官都可以世襲.

只有都指揮使,都督需要軍功升任,都督,都司退休或死後,兒子繼任指揮使,武科三年一試,考試內容主要是策試和馬步弓箭.

"小蚊子,對不起."

第二天剛進到教室坐下,旁邊的鄭良才就一副愧疚的樣子看著樂文,他回家後,就問他父親鄭員外,這件事到底是怎麼回事.

鄭員外也是含含糊糊的跟他說,這件事是他們鄭家對不起樂家,其他的也不想跟鄭良才解釋.

因為此事,鄭良才一夜都沒有睡好,兩人雖然才剛認識,但是樂文卻是他的第一個朋友,而且他覺得樂文人很不錯.

樂文沒有古人那種封建的老思想,最主要是他又不是真正這個時代的人,淡淡一笑說道:"為什麼要說對不起,那都是老一輩的事了,我不會介意的."

"你……你真不的不介意?"

鄭良才眨了眨雙眼皮,不敢置信的問道.

樂文在鄭良才胸口上來了一拳,淡淡一笑說道:"以後不要再提此事了,記住,我們不光是同學,還是朋友."

"朋友?……你也當我是朋友嗎?"鄭良才捂著被打了一拳而感到疼痛的胸口,臉上卻是一臉喜悅的表情.

這時腹黑小蘿莉丁珂兒,不知什麼時候站到兩人身旁,柳眉一挑,調笑道:"你們兩個是想學劉關張桃園三結義嗎?"腹黑小蘿莉一笑左邊那顆小虎牙就露了出來.

"哎呦,不錯哦,想不到你還知道桃園三結義."樂文想逗一逗腹黑小蘿莉.

腹黑小蘿莉柳眉一挑,得意的瞅了一眼樂文,一臉神氣的說道:"哼,這算什麼,我爹爹經常帶我去城里聽書,這一段聽的太多了,我都能說上幾段呢!"

"那你說幾段來聽聽啊,我們來當你的聽眾,看看你說的怎麼樣."

樂文對著腹黑完,瞅了瞅鄭良才,對他神秘一笑.

"才不要,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在搗什麼鬼,就你們那點伎倆……哼!"

腹黑完便坐在長凳上練起了毛筆字.

樂文無語的直翻白眼,這小蘿莉也太狡猾了,本來想趁她說完段子,拋給她一枚銅板,叫聲好,這時小爺賞你的.

誰知道她不上當,真是個有心計的腹黑小蘿莉.

"丁珂兒,你握筆的姿勢是誰教你的?你之前一定有練過吧!"

樂文見腹黑小蘿莉一本正經的,握著毛筆在紙張上練字,筆力不像是剛學了幾天的樣子.

"嗯,是呢,我爹爹之前教我練的,要不然昨天還不和你一樣,被敲成豬頭,那還讓人家怎麼出門……"

腹黑蘿莉說完瞅了瞅樂文,詭異一笑.

樂文摸了摸昨天被李夫子用戒尺敲腫的頭皮,翻了翻白眼,無語了,沒調戲到這個腹黑小蘿莉,反而被她給調戲一把.8

上篇:第十五章 暴戾恣睢     下篇:第十七章 豬裁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