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十七章 豬裁判  
   
第十七章 豬裁判

看著丁珂兒的露出的得意笑容,樂文覺得眼前這個腹黑小蘿莉還挺有趣的.

對丁珂兒神秘一笑說道:"我有個問題一直想不通,想請教你,你說請兔子和烏龜賽跑,請豬當裁判,你說兔子和烏龜誰會贏?"

丁珂兒先是蔑視的瞟了一眼樂文,覺得樂文這小子看起來挺聰明的,原來這麼傻,不假思索的說道:"腦子燒掉啦你!這麼簡單的問題還一直想不通,當然是兔子贏了,笨蛋."

說完看樂文詭異的看著她笑,在旁邊的鄭良才也捧腹大笑起來,忽然意識到自己鑽進了樂文下的套里了,白皙的俏臉微微一紅,舉起粉拳就朝樂文打去.

"哎呦,豬裁判打人了……"

"咳……你們兩個在打鬧什麼呢!過來!"

腹黑小蘿莉正在追著樂文打,這時李夫子走進了教室,清了清嗓子呵斥了起來.

"丁珂兒,你為什麼打樂文?"

腹黑小蘿莉裝作委屈道:"他……他欺負我?"說著兩道眼淚就流了下來.

樂文站在旁邊扭頭看了一眼腹黑小蘿莉,都看傻眼了,這小蘿莉都可以去拍電影了,怎麼說哭眼淚就流出來了,這下算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樂文,你……你是怎麼欺負她的?"

李夫子瞪著眼看著樂文,氣得咬牙切齒的.

"我……她說怎麼欺負了就怎麼欺負了吧?"

既然被中了小蘿莉的奸計,樂文也不想去解釋什麼了,已經做好了,死豬不怕開水燙的准備了.

"好,既然你敢作敢當,你罰你把今天學的東西,放學回家後抄寫一百遍,好了,你們回座位吧?"

李夫子從來都是坦白從寬,抗拒從嚴,既然樂文承認了,就不像再給體罰他了,變成了精神折磨.

兩人回到座位,腹黑小蘿莉得意的瞥了一眼樂文,樂文無語的直翻白眼,心道:"罰抄一百遍,還不如打我一頓呢."

"哎,你怎麼不跟李夫子解釋下呢."

腹黑小蘿莉是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啊,看樂文平白無故被李夫子教訓了一頓,看他的樣子還像無所謂的樣子,覺得不解氣,還想再耍下樂文.

剛坐在座位上的樂文耳邊就傳來了腹黑小蘿莉的低聲細語.

"我最受不了女孩子掉眼淚了,李夫子最多也就是打我一頓,罰我抄寫一百遍了,這點又算什麼呢?"

樂文說完不再理會丁珂兒,留下了腹黑小蘿莉的不知所措.

放學後,樂文剛站起身准備回家.

腹黑小蘿莉拍了拍樂文的後背,柳眉一挑說道:"好嘞,看你把事情都承擔下來了,那你罰寫所需的紙張,本姑娘來承擔好了."

樂文轉身看了一眼腹黑小蘿莉有些歉意的樣子,神秘一笑道道:"那你不如幫我抄寫了吧,要不就算咯."

"你……哼,本小姐好心幫你,你還想得寸進尺."話剛說完腹黑小蘿莉便氣呼呼的轉身離開了.

腹黑小蘿莉剛走出教室,一旁的鄭良才拍了一下樂文的肩膀說道:"小蚊子,我幫你抄寫5o遍."

"不用,筆跡不一樣被夫子認出來,就麻煩了,謝謝你的這份情義."樂文說著伸出拳頭,鄭良才會意,也伸出拳頭,兩人對碰了一下,哈哈一笑,離開教室,只留下這純真的笑聲在教室里回蕩著.

十日後,樂父灰頭土臉的從城里回來了.

"哎,這樂家老二又落榜了."

"你們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呢,聽說樂家老二家的兒子樂文,得罪了崔家的人,才落榜的."

"李二子,不是吧,你可別瞎說啊?一個寒門子弟怎麼可能會惹到名門望族啊!"

"崔家一個名門望族,想整一個小人物不跟捏死個螞蟻一樣嗎?"

"你們別亂說,俺覺得樂家老二根本就不是這塊料,考了好幾次了都沒考中過."

在路口閑聊天的村民,看到樂父落魄的一樣,就知道肯定是落榜,要是中了秀才,還不被一群人簇擁著啊,你一言我一語的,眼中都露出了看笑話的神情.

"呦,二哥啊,你怎麼就這麼回來了,又沒考中秀才嗎?"

樂父臉一紅,搖搖頭,便往北屋走去.

"呸,就知道這老二肯定又要名落孫山,想都不用想的事……"三嬸看著樂父進屋的背影,吐了口吐沫,冷言冷語的自言自語道.

北屋的廚房里,王氏正在做飯,樂文和龍正在爐火里投放柴火,兩個孩子臉上都快熏成了包公臉了.

樂文看到父親回來了,便走出廚房問道:"爹,您……考中了?"

樂父搖搖頭,沉吟半晌,有些羞愧的說道:"哎……又落榜."

王氏看到相公一個人就進屋了,就知道落榜,不慌不忙道:"相公,飯馬上做好了,你先坐下歇會."

老太太看到樂父一臉沮喪的灰溜溜的走到北屋里,就知道他這個兒子又落榜了,就想去安慰兩句.

"兒啊,沒考中就算了,下次再接著考吧."

老太太剛走進屋內就安慰起了樂父.

樂父見老太太進屋了,就給老太太端茶倒水.

老太太剛坐在椅子上,端起茶水喝了一口.

"娘,……孩兒有一件事想跟您商量."樂父就有些遲疑的對老太太說道,連眼皮都不敢抬一下.

老太太的擺擺手,想都沒想的就說道:"說吧,什麼事?"

樂父低著頭想要說什麼,卻不知道該怎麼說,張了張嘴,嘟囔了兩句:"娘……孩兒說出來,你不要生氣啊."

老太太見樂父一臉詭異的樣子的,愣了一愣,起疑道:"你……你到底要和娘商量什麼事,別吞吞吐吐的,怎麼總是這麼一副窩囊樣."

一家人都瞅著樂父,樂文也不知道他爹葫蘆里在賣什麼藥.

"反正早晚要說,不如現在就說了吧."樂父想到這里抬起頭看了一眼都正瞅著他的老太太,于是一咬牙道:"娘,孩兒想……分家."

'噗……’

坐在上位的老太太正端著茶,又喝了一口茶水,還沒有咽下去,聽到'分家’兩字,就把嘴里的茶水噴了樂父一臉,大罵道:"你這個不孝子,你想把老娘這把老骨頭甩掉,自己單過啊,真是作孽啊……"

老太太邊說邊抹著眼淚,樂父尷尬的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伸手把鼻子上的茶葉用袖子抹掉.

然後怯生生的說道:"……娘,您聽兒子說,孩兒以後不打算再考試了,孩兒想存夠幾年錢,帶著妻兒一起去唐縣,那里的教育要好的多,孩兒沒出息就算了,但是不能拖累了這兩個孩子,還請……娘能諒解孩兒的一片苦心."8

上篇:第十六章 志在千里     下篇:第十八章 時光如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