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十八章 時光如梭  
   
第十八章 時光如梭

光陰荏苒,如白駒過隙,忽然而矣!

五年余後,由于三年前明孝宗朱祐樘駕崩,國喪期間,科舉要推遲三年,所以考試時間就改成了今年.

古代以孝為先,恩科並不像有些人說的皇帝只要一駕崩,就馬上開恩科,那樣的話,那位登基的皇帝恐怕要皇位不穩了.

東邊的太陽剛剛升起,在唐縣城,東角處的一戶普通貧民家中傳出一陣陣微弱的織布聲,和郎朗的讀書聲.

這戶人家房屋看起來很陳舊,房屋中間是堂屋,堂屋兩邊分東西兩間廂房,屋頂上的長著青苔的瓦片都有些殘缺不全,院子里的一顆柿子的樹枝伸延在瓦片上,樹枝上的一個紅彤彤的柿子儼然已經熟透了,'啪’掉在瓦片上順著傾斜的屋頂滑落了下去.

"呦呦鹿鳴,食野之蘋.我有嘉賓,鼓瑟吹笙."

"啊……"

一個年紀十三歲的少年,身著白色粗布盤領衣,胸前掛著一顆狼牙,溫文爾雅,氣宇軒朗,頭戴四方平定巾,小麥色皮膚,劍眉下一雙璀璨如寒星的雙眸.

突然覺的頭上被什麼砸了一下,少年伸出右手揉了揉頭,低頭瞅了一眼先是從房地落在他頭上,然後掉在地上已經摔爛的柿子,翻了翻白眼,把左手里拿著的一本《詩經》放在身旁,站起身來,看了看柿子樹.

柿子樹的樹干又粗又大,樹葉開展,帶綠色至褐色,無毛,散生縱列的長圓形或窄長圓形皮孔,長滿綠葉的樹枝上,掛著的柿子大多已經變得紅彤彤的了,只有少許還略帶青澀.

看著紅彤彤的柿子,白衣少年不禁咽了咽口水,扭頭對屋里喊道:"娘,柿子都熟了,可以采了吧."

"什麼?柿子熟了,我來采."從屋里沒有傳出女人的聲音,反而傳出一聲興奮的憨厚之聲.

"呵呵,這個還真要你來不可了,你爬樹比猴都快."白衣少年摸了摸胸前的狼牙,調笑道.

話音剛落,一個十二歲模樣的少年,皮膚微黑,長的豹頭環眼,邊穿著一件灰色長褂邊打著哈欠從西邊的廂房走了出來,還是一副睡眼朦朧的樣子.

灰衣少年剛走出屋外,一名年紀三十出頭,身著一套藍綠色的羅裙,紅潤的臉頰,長相普普通通的婦女就從堂屋走到門前說道:"你這個做哥哥的,怎麼讓弟弟去爬樹啊,柿子樹這麼高爬上去多危險啊."

"娘,沒事,這對孩兒來說只是小菜一碟."灰衣少年不以為然,淡淡一笑,說著就走到一人粗的柿子樹旁,手往樹上一扶,腳一蹬,就往上攀爬了起來.

白衣少年見灰衣少年正在往上爬,走進屋里拿起圓木桌上的一個籮筐就跑了出來.

"弟弟,你摘到一個,就往籮筐里扔,掉地上一個,就罰你給母親捶背一個時辰."白衣少年抬頭看著已經爬到樹端的灰衣少年,詭秘一笑道.

灰衣少年伏在樹上,一伸手就摘了一顆柿子,只是隨手一扔,竟然就剛好落在了籮筐里.

"哥,怎麼樣,扔的准吧."灰衣少年得意一笑,朝樹下面的白衣少年說道.

白衣少年淡淡一笑說道:"別得意,才剛扔了一個柿子,樹上的柿子還多著呢."

這一家人是誰呢,想必各位都看出來了,這正是五余年後的樂文一家人.

今天一家人今天開春就搬到了唐縣,不過房子是租的,樂父由于字寫的好,在一大戶人家中謀了個抄抄寫寫的工作,收入很微薄,還要靠母親織布貼補家用.

現在已到夏季,再過一個月就要參加院試了,通過院試就是生員了,也就是俗稱的秀才.

哥倆早在二月通過了縣試,四月通過了府試,已經是兩個童生了.

樂文每天都是早早的就起床讀書了,龍也很努力,因為昨晚,睡的太晚,才起床晚了.

龍邊采柿子邊准確的把柿子扔到籮筐里,沒一會,籮筐里的柿子就快滿了.

"龍,再扔一個就下來吧,摘多了吃不完就壞了."樂文看了看籮筐里紅彤彤的柿子,抬頭對龍喊道.

"文哥,好的……"說著就又摘了一個,隨手往下一扔,可是因為籮筐的柿子都快滿了,最後一個柿子落在籮筐里竟然自己蹦了出來.

龍看到掉在地上的柿子,哈哈一笑道:"哈哈……文哥,這怎麼算."

樂文擺擺手道:"你快下來吧,我和你一起給母親捶背,母親每天織布,我們不能幫上什麼,只有靠努力讀書和幫母親捶背,來孝敬母親了."

由于樂母每天從早到晚織布,身體也累出了一些痼疾,樂文和龍每天都給母親捶背按摩,才會有些緩解.

王氏想到相公還沒有吃早飯,看了看籮筐里的紅彤彤的柿子就對兩兄弟吩咐道:"你們兄弟倆帶幾個柿子去給你爹帶去,早上你爹還沒吃飯就去擺攤了."

樂文和龍齊聲道:"好的,娘."話剛說完兩兄弟便帶著幾個柿子往市集走去.

"賣糖葫蘆……又酸又甜的糖葫蘆……"

"賣燒餅了……又香又大的燒餅……來看看啊……"

市集還是往常那麼熱鬧,熙熙攮攮的人群,在市集里來回穿插著.

樂文兩人剛到市集就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連忙跑了回去,喊道:"小才子,你怎麼在這里."

熟悉的身影是一個,一身錦衣的俊美少年,俊美少年正在路邊的買糖葫蘆,聽到有人喊自己的外號.

回頭一看,現是樂文,興奮的把手里剛買的糖葫蘆都扔掉了,跑到樂文身前喊道:"我聽人說你家搬到城里,可是卻不知道你到底住哪里,再做一個月就要院試了,我爹就帶我來城里的宅子里住了."

樂文伸出拳頭,兩人的拳頭又是一擊,哈哈大笑起來.

"文哥,又是這小子……"龍看到鄭良才有些不悅道.

"怎麼,你又想打人不成?"鄭良才兩手才一掐腰,質問道.

龍虎目圓睜的盯著鄭良才道:"打你又怎滴……"

樂文看龍又想打人,連忙阻止道:"龍,你怎麼還是這麼沖動,說火就火呢,我和鄭良才是好朋友,好同學,你要是再難為他,就是和你哥過不去."

龍聽到樂文這麼說,心中不悅道:"打他做什麼,他能挨過我一拳嗎?"

樂文正想開口說話,鄭良才哈哈一笑說道:"前段時間,我爹給請了個武術大師,我現在正想找個人練兩下呢."

樂文摸了摸胸前的狼牙,翻了翻白眼,心道:"鄭良才這家伙看來是皮都癢了."8

上篇:第十七章 豬裁判     下篇:第十九章 文武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