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二十一章 往事如煙  
   
第二十一章 往事如煙

一聽到前任縣令,趙縣令的怒火立馬消了一半,扭頭瞅了瞅田師爺低語道:"你看這件事該怎麼辦?"

正在著呆,好像在思索什麼的田師爺,好像沒聽到,沒有吭聲,趙縣令拍了他一下,他才回過神來,對趙縣令附耳低語道:"小人看這件事不如這樣……"

趙縣令邊聽,邊連連點頭道:"好,好……就按你說的說的辦吧.≥網 ≦"

"咳……"

趙縣令先清了清嗓子,然後大聲道:"此案該受罰的已經受罰了,就此退堂吧."

"誒?……"

鄭良才有些不甘心,還想說什麼,可剛張開口就被兩名衙役給架了出去.

其實趙縣令早就想好了注意,樂文他們是三個人,崔志只有一個人,樂文這邊只要有一個對不上,拖出去打了,就算完事了.

不過他沒想到樂文這邊三人竟然全通過了,不管崔志最後對的上,對不上,都是要挨板子的,就拿龍的對的對子開刀,說他對子里隱含殺氣,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啊.

只要有人挨打了,再找師爺隨便問個話,就算以後上面問起來,也會說是師爺出的注意,這就像皇帝有注意但是不說,讓大臣們說,不管好壞,只要大臣說的剛好符合他的心意,就會采納.

這樣就算後世評價,也會說誰誰誰,是個奸臣,也不會罵皇上,這也是為什麼許多皇帝都寵信奸臣的原因,其實皇帝都不傻,只是借奸臣的手,干皇帝想干的事而已.

"哎呦……"

樂文三個人被衙役拖到大門外扔了出去.

"這幫家伙打的可真狠,我還是第一次挨板子呢,這個仇一定要報啊."

衙門大門前龍和鄭良才兩人攙扶樂文,樂文前世今生哪里挨過板子,就只見電視里動不動就5o大板,1oo大板……

等到自己挨上第一棍子,就知道那些全是坑人啊,十板子打完,都快站不起來了,後背上的衣服都給打爛了,這下回家可該怎麼給娘交代.

再看看龍背上,除了和自己一樣背上的衣服破了,可是卻像沒事人似的,看來在讀書之余,還是練下武藝吧.

就這樣樂文被兩人攙扶著,一瘸一拐的走到了家門口的紅漆大門外.

"小蚊子,我就不進去了,你們保重."

鄭良才心有顧忌,止住了腳步.

樂文覺得也是,他哥倆衣服都破了,鄭良才卻好好的,難免有些不妥,便一抱拳道:"好,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後會有期."

鄭良才也是一抱拳拳道:"後會有期."說完便轉身離開了.

"鐺鐺鐺……"

"娘……我們回來了……"

"來了……"

"嘎吱……"紅漆大門打開了.

"呦,你們這倆個臭小子是怎麼搞的,怎麼滿身是土啊."

王氏剛打開大門就看到樂文和龍灰頭土臉的,趕忙用袖子給兩個兒子把臉上的灰塵抹掉.

可是當王氏轉到他們身後的時候,才現兩個兒子後背的衣服都破了,臉色一臉,呵斥道:"你們是不是和別人打架了?"

龍剛要開口說什麼,樂文拍了他一下,對王氏尷尬一笑道:"娘……,孩兒以後不敢了."

"哎,你們這兩個臭小子,前天剛給你們做的新衣服,兩天就給弄破了,看娘不打你們."

王氏說著就往樂文後背上拍了一下.

"哎呦,娘,……"樂文趕緊轉過身去,就往西屋里跑.

龍愣了一愣,也馬上跟上,跑到了西屋.

"哎,你們把破了的衣服脫下來,娘給你們補一下."

王氏覺得奇怪,她只是輕輕一拍,樂文就疼的受不了……肯定是打架被人給打了.

樂文兩人進屋趕緊把身上破了洞的衣服脫了下來,換上了以前的舊衣服.

"……咚咚"

"你們倆個把門開打,娘看下你們傷的怎麼樣."

"……吱"

西屋的木門打開了,樂文拿著兩個舊衣服遞給了母親.

"娘……沒事,就是受了點小傷,睡一覺就沒事了."

王氏搖搖頭,歎了口氣道:"哎,馬上就要考試了,你們還出去惹事."

說完便拿著兩個破了洞的衣服放到桌子上,在抽屜里取出針線,撕了兩塊破布,便縫補了起來.

樂文走出屋子,來到王氏身旁的凳子上坐下,看娘一針一線的為自己縫補衣服,心里慚愧道:"娘,都是兒子不好,又惹您生氣了……"

王氏邊用頂針頂著針尾把針線穿透衣服,邊跟樂文講起了道理:"哎,你兄弟倆在城里不比咱們鄉下,打架沒人管你們,在城里打架,會被官府緝拿的,是要挨板子的,知道嗎?"

慈母手中線,游子身上衣,樂文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不知不覺的眼角流出一滴眼淚,眼淚順著臉頰掉落在他的手背上,他連忙擦掉手背上的眼淚,然後轉身回屋讀書去了.

樂文挨打就算被打斷骨頭,他都不會哭,可是在這一刻,母親的慈祥,讓他感動了,他心中默默誓,一定要讓娘過上好日.

"我說文哥,你怎麼哭了,這可不像你,挨了幾板子就掉眼淚了?"

龍看樂文眼睛微紅,打趣了起來.

樂文沒功夫跟他開玩笑,摸了摸胸前的狼牙道:"下個月就要院試了,我們不能辜負了爹娘的辛苦知道嗎?"

"哥,知道了,我覺得考秀才應該不難吧."龍有些不以為然.

樂文捏了捏下巴,邊想邊說道:"你也太驕傲了,院試不比縣試和府試,要知道咱爹考了那麼多年都沒考上秀才,咱倆只要有一人能考上秀才,也是還了爹的心願了."

樂文覺得龍雖然沖動,好武,可是資質卻比樂父好的不止一點半點,要知道樂文可是現代人,而且還是古文學文科生,就是這樣還是要每天刻苦讀書才行.

可是龍雖然也是每天刻苦讀書,卻學的很快,樂文有時候真覺得,這家伙是不是也是穿越過來的啊,不過又覺得不像,因為他曾試探過龍,說了些現代的東西,龍卻是一頭霧水,不知所云,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還是裝的.

這五年在老家過的還是和以前差不多,每天還是家長里短,村里的長舌婦還是東家長,西家短.

到了學校,除了讀書寫字,四書五經,就是時不時被那個李夫子打上一下,事後還要被旁邊的腹黑小蘿莉取笑一番.

說起這個腹黑小蘿莉,樂文就感歎有錢就是好,聽說兩年前腹黑小蘿莉一家搬家就搬到了城里,不像自己家,說搬家,搬了五年才搬到了唐縣,宅院還是租賃別人的.

聽說她爹在城里開了個商鋪,所以一家人就都搬來了,不過來到城里這大半年卻從來沒有見過這腹黑小蘿莉的人影,也不知道她過的怎麼樣,是不是還是那麼腹黑調皮.

樂文在過去的沉思中,臉上一會興奮,一會是一臉哀傷,一會又是古怪的表情.8

上篇:第二十章 文斗     下篇:第二十二章 趕考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