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二十二章 趕考路  
   
第二十二章 趕考路

這段時間,樂文哥倆每天睡的比'雞’晚,起的比雞早,很快離院試只有三天了.≥

這天樂文和龍還是比雞起的早,天邊的太陽還只是微微露了個頭,顯出淡淡的潮紅,兩人就收拾了行李,帶上盤纏趕往定州貢院了.

出了唐縣,路上有騎驢的,有坐馬車的,也有騎牛的,只有這哥倆光靠兩條腿,這樣走兩天,也差不多能到,要是能有頭驢也能快一點,最主要不用這麼奔波勞累.

"文哥,你身上的燒餅還有嗎?"

剛走了幾個時辰,還沒有到正午,龍懷里帶的五個燒餅已經吃完了,可是他還是覺得有些餓,瞅了瞅樂文手里拿著的燒餅,哈喇子都快流出來了.

樂文一直都沒吃,只是剛有些餓,就拿出來一個咬了兩口,燒餅由于是昨晚做的,已經有些干硬了,咬的牙都疼了,真不知道龍這家伙是怎麼吃的這麼快的.

"喏,你可真行,不喝水也能吃這麼快."

樂文一邊從懷里掏出兩個燒餅遞給了龍,一邊干嚼著干巴巴的燒餅,出來忘帶水壺了,現在是咬一口嚼了半天,才能憋紅了臉,咽下去,這可如何是好,看來只能路過小河,小溪邊喝兩口了.

"哎,小蚊子,你們怎麼走著去定州貢院,考院試啊."

樂文聽到身後有人喊他這個熟悉的外號,就知道來人肯定是鄭良才,回頭一看,鄭良才正坐在馬車里,探出頭在跟他笑呵呵的擺手呢.

樂文哥倆正愁等燒餅吃完,路上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豈不是要餓著肚子睡在荒郊野地了.

誰知道剛想到這里,鄭良才這家伙就來了,難道這家伙是'及時雨’不成?

"停車……"

"籲……"

馬夫聽到小主人的吩咐連忙讓正在拉著馬車,奔馳的黑色駿馬停了下來.

"快上來啊."

馬車停在了樂文哥倆身旁,鄭良才連忙招呼道.

樂文哥倆滿臉喜悅的上了馬車,本來挺寬敞的馬車,樂文哥倆上來後,變的緊窄了起來,把鄭良才就快擠出去了.

樂文上了馬車,又擠了擠鄭良才不屑道:"你以為我們和你一樣啊,有馬車坐,我們哥倆連個毛驢騎都沒用,不靠腿走,難道坐個飛機,飛去保定府啊."

"哎呦……別擠了!飛?……雞?飛雞是啥啊?是會飛的雞嗎?"

鄭良才還是第一次聽到這麼一個名詞,撓了撓招風耳,有些奇怪的看著樂文問道.

樂文翻了翻白眼,無語了,怎麼把飛機給說出來了,不過說給他,他也不知道是啥,于是撇了撇嘴隨口說道:"對……是會飛的機子."

"文哥,飛……雞好吃嗎?"這時正在嚼著干燒餅的龍,聽到雞,還是能飛的雞,哈喇子把干燒餅都快侵成濕餅了.

樂文瞅了瞅龍一臉憧憬的樣子,鄙夷一笑,不屑道:"好吃?你吃下飛機的翅膀的一丁點試試,不把你的牙哏掉才怪."

"一丁點?難道飛雞很大嗎?莫非你說的飛雞是鯤鵬不成?"鄭良才更好奇了,眨了眨雙眼皮,大惑不解道.

樂文也被身邊這兩個家伙快給說迷糊了,心道:"和這兩個古代人說這麼多,就跟和兩個原始人說話一樣."

鄭良才還是不依不饒的扯了扯樂文的衣服,想要問個明白:"到底是不是鯤鵬啊?"

"鯤……鯤你個頭個啊."

樂文看身旁這個鄭良才還是喋喋不休,無語的翻了翻白眼:"水6兩用的飛機……還勉強算鯤鵬吧."

"……這樣啊……你知道哪里能見到這種飛雞嗎?"鄭良才說完,把頭探出車窗外,仰頭看了看碧藍的天空,一排大雁排著隊掠過白云.

碧云天,黃葉地,秋色連波,波上寒煙翠.

山映斜陽天接水,芳草無情,更在斜陽外.

馬車飛快的奔馳著,看著身後快掠過的一排排紅彤彤的楓樹葉子.

"哎呦……"

鄭良才正在感歎,又到了秋季,大雁又要搬家的時候,一滴鳥屎從空中落在了他的臉上,他連忙把頭縮進車內,用手一摸,臉色一變:"咦……這些大雁怎麼隨地大小便啊."

"哈哈哈……"

樂文看到鄭良才臉上的鳥屎,被鄭良才抹了下,白乎乎的塗在臉上一片,覺得滑稽的很,哈哈大笑了起來.

"有什麼好笑的……,小蚊子,你這次有把握通過院試嗎?"鄭良才抽出一塊手絹,抹掉了臉上的鳥屎,有些遲疑的問道.

樂文經過前面的縣試和府試後,都沒有得到案,深感明朝的才子不是一般的多,連自己這個二世人,也只不過只得了前五名而已.

由于縣試由縣令出題主考,自由度比較大,由縣令決定是考五場還是四場,考試內容主要是考兩篇時文,即八股文,縣令也可以根據實際情況以一試帖詩,代替其,在這種級別的考試可以出小題,府試由知府出題主考,形式如同縣試.

雖然縣試和府試比較輕松,但是院試由省提學出題主考,從這一級別起,不再可以出試帖詩,就會相對難寫,題目也多了許多.

不光只有小題,大題,還要根據院試出的詩題,題作幾五言八韻詩,所以會難上不少.

有不少童生,終其一生都只能當個老童生,到死了都與秀才無緣,也有人不到十歲便一舉考上了秀才,讓那些老童生只能望其項背,而不能及也.

明朝科舉考試規定只從儒家的四書五經中命題,不許考生揮個人見解,以達到嚴格控制士人思想的目的,所以這也是一個很大的弊端,讓人們只知道讀書,除了四書五經什麼都不知道.

就比如樂文他爹一樣,讀書讀的腦子都很死板,一點都不會去想別的,不過這樣也極大的穩固了皇權,給讀書人一顆棗,讓你有盼頭,不至于因為生活無望,而聚眾鬧事.

院試和前面的縣試和府試不同,不用自帶干糧,也不用帶筆墨紙硯,而且為了防止作弊,進場前要脫衣接受檢查,除非碰到粗心的考官,其實要把"小抄"順利帶進考場還真不容易.

試卷考完後,考生的名字還要給密封上,這樣連考官也不知道試卷是誰的了.8

上篇:第二十一章 往事如煙     下篇:第二十三章 酒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