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二十三章 酒館  
   
第二十三章 酒館

坐馬車跑的就是快,本來兩天的路程,西邊紅燦燦的太陽還有沒有落山便到了,夕陽的余光照射著偌大的定州城,猶如照射著一副錦繡山河一般.≧

定州西城門向鄉野延伸的一條官道上,車馬粼粼,行人如織,文人士子緩緩而行.

周圍的城牆是用巨型條石砌築,石下築石灰土,並依地勢高低露出地面三五尺不等,牆體包以大號城磚,中間黃土層層夯實.

城牆頂部隔一步一垛口,垛口中部有箭道,垛口下方設排水口.

街道兩旁店肆林立,薄暮的夕陽余暉淡淡地普灑在紅磚綠瓦或者那眼色鮮豔的樓閣飛簷之上,給眼前這一片繁盛的保定城落幕之景,增添了幾分朦朧和詩意.

不遠處隱隱傳來商販頗具穿透力的吆喝聲,偶爾還有一聲馬嘶長鳴.

樂文三人下了馬車後,先在天寶客棧定了三間房,然後想找個酒館吃點東西.

三人走在車水馬龍的街道上,樂文自感猶如置身于一幅色彩斑斕的豐富畫卷之中,禁不住停下腳步,眼望著血紅的殘陽.

"我們隨便找個地攤吃點算了."樂文扭頭瞅了一眼鄭良才,保定府遠遠比唐縣繁華的多,讓樂文看的是眼花繚亂,不管是從他身邊經過的大姑娘,小媳婦衣著都很光鮮,豔麗,給保定城平白添了幾分色彩.

"那怎麼行,這幾天吃喝玩樂我全包啊,你們隨便吃,隨便玩."鄭良才他爹帶他來過幾次保定府,對當地還是比較熟悉的.

身旁的龍伸手指了指不遠處的一家新隆酒館說道:"不如就去那家吧?"

樂文抬眼瞧了瞧前面貌似才開張不久的新隆酒館,摸了摸胸前的狼牙,隨口說道:"隨便吧."

于是樂文三人來到新隆酒館,一進去,小二便走了過來,上下打量樂文,瞥了一眼,沒有理他,轉而對樂文身後的鄭良才滿臉堆笑的問道:"這位小爺,您吃點什麼啊?"

"你們酒館有什麼好吃就端什麼上來,順便來壺酒."鄭良才邊說邊找個位置坐下了.

樂文和龍剛想也跟著坐下,小二忙上前攬住他們,滿臉鄙夷的呵斥道:"哎,哎,哎……你們兩個小叫花快滾出去."

"啊……"

"你這個狗東西讓誰滾出去啊?"

龍一巴掌扇在小二的臉上,只是一巴掌小二就被甩爬下了,接著龍就准備去踹他,鄭良才趕緊上前攔住說道:"算了,算了."

轉而扭頭對爬在地上捂著臉的小二,怒斥道:"這兩位是我兄弟,你這個狗眼看人低的東西,快去端酒菜."

小二捂著臉爬起來,一臉驚懼的點點頭,伸手招呼道:"大……大爺,小的知道的,你們先坐."

"哈哈哈,你們兩個出來也不換身好些的衣服,看你們的衣服上的補丁."三人都坐下後,鄭良才拍著手大笑道.

"咋了,看你穿的人模狗樣的,又能怎樣."龍不高興了,罵罵咧咧著瞪了瞪鄭良才.

樂文擺擺手,不屑道:"得了,別吵了."

"酒來了,大爺們請先喝著,菜馬上就好."小二這時端著一壺酒走了過來.

"你小子能喝多少啊?"樂文瞅了一眼鄭良才,不屑道.

鄭良才端著酒壺一邊給三人的酒杯里斟著酒,一邊愜意的說道:"酒可是好東西,我爹在地窖里放了幾壇好酒,一直不舍得喝,我都給他偷偷的喝光了,哈哈哈."

樂文還沒開口,龍端起酒杯仰脖一飲而盡道:"啊……這酒可真一般,你家的好酒是啥好酒啊."

"陳年金盤露,喝過嗎?"鄭良才得意一笑道.

"啥?金盤露?沒聽說過."龍撓了撓後腦勺,想了一下,好像從來就沒聽說這個酒名.

鄭良才神秘一笑,低聲道:"那可是我爹托人從宮里帶出來的."

樂文也有些嘴饞了,翻了翻白眼道:"你啥時候喝光的?喝的時候都不知道叫上我."

鄭良才搖搖頭,笑著說道:"誰知道你倆也喝酒啊."

樂文和龍喝酒也是搬到唐縣後,父親有事會帶些酒回來,爺三喝幾杯,也不是有酒癮,主要是每天粗茶淡飯吃多了,嘴里都快沒味了,喝點酒嘴里才算有點味道.

"大爺,快樓上請."

樂文三人正喝著酒,這時小二一臉熱情招待這一個白胖子,白胖子一身錦衣,手里搖著扇子,身後跟著兩個仆人,一搖一擺的朝樓上走去.

鄭良才抬眼一看,愣了一愣,有些慌張的說道:"又……又是那個白胖子."

樂文扭頭一看,不屑道:"那又怎樣,他能來,咱們就不能了?"

龍一拍桌子怒道:"文哥說的對,雖然這家伙有兩下子,不過咱也不怕他."

"哎……你慢點拍,酒都撒了."鄭良才看龍拍了下桌子,酒壺都蹦起來了,連忙扶住酒壺嘀咕道.

鄭良才看菜到現在還沒上,就喊道:"小二,菜怎麼還沒上啊."

"呦,哥幾個,沒想到你們也來考試啊."

這時崔志從樓上走下來,似笑非笑的對樂文他們說道.

樂文仰頭喝了杯酒,站起身來,瞥了一眼崔志,冷笑道:"就你那點文采都能來,我們自然能來咯."

龍也站起身來,走到崔志身前,怒視著崔志道:"怎麼,你還想打架不成."

崔志把手中扇子一甩,扇了兩下,眼睛微眯,上下打量了龍兩眼,蔑視道:"你算什麼東西,陪和本大爺打架嗎?"

龍聽到此話算是徹底被激怒了,正想出手,鄭良才連忙上前,拉住龍道:"兄弟,這里可是保定府,不比唐縣,在這里打架是要進大牢的."

說著把站到龍身前,對崔志微微一笑道:"崔……崔哥,咱們兩家也算有點淵源,看在兄弟的面上,這件事就算了."

崔志扇了兩下扇子,仰頭一笑道:"良才兄弟啊,哥哥我也無意和你們過不去啊,只是我不知道怎麼了,看到這倆人我就想欺負下他們,你說這可咋辦啊."8

上篇:第二十二章 趕考路     下篇:第二十四章 飲酒對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