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二十四章 飲酒對詩  
   
第二十四章 飲酒對詩

鄭良才抬頭往樓上瞅了瞅道:"崔哥,你在酒館的花銷我全包了!你看怎麼樣?"

"他要打便打,我們還怕他不成?"樂文看鄭良才如此委曲求全,實在是覺得汗顏.≯

鄭良才給樂文使了個眼色,然後又對崔志笑道:"他喝醉了,崔哥你不要介意."

崔志瞪了一眼樂文,手里的扇子扇動了兩下,眼珠微微一轉,哈哈大笑道:"好,我看在良才兄弟的面子,今天就放過你們了."

說完,一擺手,和手下一起上樓去了.

崔志雖然有些勢力,但是他也不敢在保定府里鬧事,他有的是錢,根本就不在乎這一頓飯錢,只是借此給自己個台階下而已.

樂文有些憋氣道:"小才子,你怎麼如此委屈求全,這種人,你越讓著他,他越覺得你好欺負."

鄭良才自斟自飲道:"哎,能忍則忍啊,他崔家在保定府也有勢力,我們惹不起啊."

既然鄭良才是想破財免災,樂文也不想說什麼了,只是覺得有些憋屈,拿起酒壺把酒杯斟滿就准備一飲而進.

鄭良才卻按住樂文的手,開口說道:"誒,這樣喝酒多沒意思,不如我們對詩行酒令吧,先用風花雪月四個字,前後一定要押韻,怎麼樣?"

樂文和龍也覺得只喝悶酒,覺得無聊,對下詩,既能解悶,也能練下詩詞,于是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同意了.

"那好我先來出題,誰對不上就罰酒三杯,一輪過後,換題."

鄭良才說完就搖頭晃腦的對起了詩來:"太白風,長風秋雁過碧空;太白花,芙蓉仙子玉環誇;太白雪,燕山茫茫真如鐵;太白月,床前思鄉不眠夜."

"……你們讓我好好想想."

龍撓了撓後腦勺,一會抬頭看看屋頂,一會低頭瞅瞅酒杯,眼睛一亮,憨笑道:"嘿嘿,有了,風無度,期有佳人隱幽谷;花作夢,窈窕丹青戶牖空;雪戀枝,女樂余姿映寒日;月影輕,玉壘浮云變古今."

"好,那接著我來個."

樂文摸了摸胸前的狼牙,便對道:"風吹柳,與爾同銷萬古愁;花間酒,對此可以酣高樓;雪滿山,欲渡黃河冰塞川;月色寒,騮馬新跨白玉鞍."

"該我出題了,我們每人先吟誦一古詩,但必須有意漏掉一個字;然後再吟詩一詩,詩中必須有一句說明前詩漏字的原因."

樂文對完詩,又出了個新玩法,他想了下,便道:"獨憐幽草澗邊生,上有黃鸝深樹鳴.春潮帶雨晚來急,野渡無人自橫."

這是韋應物的一詩.詩中末句漏了一個:"舟"字.其他兩人都在想:"舟"到什麼地方去了呢?

樂文即接著吟出了另外一詩:"朝辭白帝彩云間,千里江陵一日還.兩岸猿聲啼不住,輕已過萬重山."

既然"輕舟已過萬重山",當然見不到"舟"了.

李白的這《朝白帝城》其他兩人都知道;又看到樂文用得這麼自然,恰到好處,立即齊聲叫好.

接著是鄭良才,鄭良才撓了撓招風耳,便道:"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還.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渡陰山."

咦,"馬"到什麼地方去了?

鄭良才又接著吟出另外一詩:"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貶潮州路八千.欲為聖明除弊事,肯將衰朽異殘年!云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知汝遠來應有意,好收吾骨瘴江邊."

這唐代韓愈的名作《左遷至藍關示侄孫湘》一吟出,樂文立即拍手稱妙.原來,詩的第六句巧妙地回答了"馬"不見了的原因.

又輪到龍了,龍直接端起酒壺就自罰了三杯酒,喝完,搖了搖頭道:"……這也太難了,我不會."

就這樣樂文三人坐在酒館吟詩作賦,好不快活,要是能在月下吟詩喝酒,身旁有美女做伴,就更快活了.

酒過三巡,三人都喝的暈暈乎乎的,肩搭著肩往天寶客棧走去.

"有賊,快抓賊啊."

"賊?賊在哪?"樂文喝的迷迷糊糊的東張西望,沒看到賊啊!

"哈哈,怎麼這麼晚了還有賊啊."鄭良才四處往了往,也沒現賊啊.

"賊在那里!快追!"龍喝的最多,卻一點沒醉,看到一個黑影從翻過院牆,然後跑朝一條小巷跑去,連忙飛跑跟了上去.

樂文和鄭良才是一頭霧水,看龍朝東邊的小巷跑去,酒意早已蕩然全消,連忙抖了抖精神,跟了上去.

這個黑衣蒙面人動作極快,可是龍度也不慢,沒一會就追了上去,一腳把黑影踢到在地,接著又是一腳踩住了黑衣人,把黑衣人的面紗給撕掉了.

"女賊?"龍撕開黑衣人的面紗時看的是一個皮膚白皙,瓜子臉,柳眉杏眼,小小的鼻梁下有張小小的的嘴,嘴唇薄薄的,嘴角微翹略顯調皮可愛的嬌美少女,不覺腳下的力度輕了三分.

這時樂文和鄭良才也氣喘呼呼的趕來上來.

"丁……丁珂兒怎麼是你?."樂文看到丁珂兒的第一眼就認出了這個久違已久的腹黑小蘿莉.

丁珂兒也認出了樂文,急聲道:"哎呀,別問了,現在我們趕快離開這里,要不然要被官府抓到了."

樂文看丁珂兒急切的樣子,定是心有苦衷,于是樂文三人連忙帶著丁珂兒回到了客棧.

天寶客棧第二層樓的客房內,樂文看著一身黑衣的丁珂兒,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才好,因為在如今在他面前這個丁珂兒,早已不是當年那個小蘿莉了,而如今他面前的,是一個沉魚落雁的絕代佳人.

"你……"

"你什麼你!"

樂文剛開口,話語就被丁珂兒給打斷了.

"你是想問本姑娘為什麼會做飛賊嗎?"

丁珂兒早已猜到樂文開口要問什麼,瞥了樂文一眼,不客氣道.

樂文不知道怎麼了,自己怎麼說也算一個不算太笨的人,但是只要見到這個小蘿莉,不對現在該叫美少女了,只要看到這個美少女,就變的傻傻的了,這可真是奇了怪了.

丁珂兒見樂文沒有回話,便自顧自的,把額前的一縷青絲挽到耳際,美目微紅,幽幽道:"還是不要說了,跟你說了也沒用."8

上篇:第二十三章 酒館     下篇:第二十五章 紅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