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二十五章 紅顏  
   
第二十五章 紅顏

客棧的房間樸實無華,一張睡塌,兩個木質的小凳子,樂文和丁珂兒分別對著面坐在小凳子上,幾個青花瓷的小茶杯零零散散的擺放在大榆木桌上面,桌子中間放著一盞明晃晃的油燈.≧≯

油燈的燈光映射在丁珂兒白皙的瓜子臉上,顯得格外嬌柔,尤其映射著美目中正在打著轉的淚光,讓人不由得心生憐惜.

"你……到底生了什麼事?"樂文摸了摸胸前的狼牙,不置可否的開口問道.

丁珂兒美目微閉,兩顆眼淚順著她白皙的臉頰流到尖尖的下巴處,然後聚集到一起滴在了她嬌嫩的纖手上,她雙手合在一起,用力握了握,深吸了一口氣,仰了仰頭,緩緩道:"……你不要問了,反正我現在只是孤身一人,我家人被奸人陷害,早已經……"

說著丁珂兒的美目中兩滴晶瑩的淚珠就落了下來.

"你別哭了,告訴我,你家人是被誰所害,我以後一定幫你報仇."樂文站起身走到丁珂兒身前安慰道.

丁珂兒抽出腰間的絲綢手絹抹了抹眼淚,淡淡一笑道:"呵,就憑你,根本就不可能辦到."

樂文無語的直翻白眼,被眼前的嬌美少女瞧不起的感覺還真是有些說不出來,不過丁珂兒說的也是,現在自己什麼都不是,想必能害丁珂兒家人的,必定不是等閑之輩啊.

"那你現在是怎麼過的."樂文摸了摸胸前的狼牙,不置可否的問道.

丁珂兒白皙的臉龐微微一紅,咬了咬嘴唇,嬌嗔道:"腦袋燒壞啦你!……你不是都看到了!還問."

樂文又瞅了瞅丁珂兒的一身黑衣,恍然大悟道:"你……現在靠偷盜……?"

"不,要,說,偷,盜!"丁珂兒聽到樂文的'偷盜’兩字,氣得滿臉通紅,不耐道:"瞅啥瞅,本姑娘不靠偷盜為生,早就餓死了,而且本姑娘也只是劫富濟貧而已."

"話是這麼說沒錯,那你的身手怎麼這麼敏捷,難道是翻牆練出來的?"樂文不解道,他記得這個小丫頭以前不會功夫啊.

丁珂兒柳眉一挑,淡淡說道:"也不是啦!我家落難後,我被我爹當年的好友救了,我爹這位好友,是江湖上有名的大盜,飛簷走壁如履平地,我就跟他學了些功夫,後來他去了南方,我就獨身一人闖江湖了."

"有名的大盜?叫什麼?"樂文翻了翻白眼,沒想到這個小丫頭竟然成了傳說中的黑道女俠.

丁珂兒撇了撇嘴,不耐煩道:"你是我什麼人,要你管."

樂文打趣道:"我是你老同學啊."

"切!反正你別再問了,時間不早了,我要走了."丁珂兒說著就准備起身離開.

樂文連忙阻止道:"天色都這麼晚了,不如你今天就在這里睡吧……"

丁珂兒柳眉一挑,搖著手里的繡帕,得意一笑道:"那就多謝咯,現在本姑娘想要休息了,那就麻煩你咯."說完,便擺出一副請人出去的姿勢,請樂文出門.

樂文看著丁珂兒得意的表情,翻了個白眼,心道:"又上了這小丫頭的當了."

"咚……咚咚"

"誰啊?

"你哥……"

"咯吱……"

龍睡眼朦朧的打了房門,上下打量了下樂文,撓了撓後腦勺,奇怪的問道:"……文哥啊,你怎麼這麼晚還不睡啊."

"睡你個頭啊,你哥我的床榻都被人霸占了,沒地方睡了."

"床……床被人霸占?誰……誰敢占我哥的床啊."

龍腦子一熱,就准備去樂文的房間看看是誰,但是他突然想到了什麼,伸出食指,一副猥瑣的樣子指了指樂文神秘一笑道:"嘿嘿……你豔福不淺啊."

"不淺個屁啊,沒被那小丫頭耍的團團轉就不錯了,趕緊進屋."樂文翻了翻白眼,說完便走進屋里,一股腦躺到床上,一覺便睡到了天明.

樂文醒來剛打開屋門,准備出去,就看到丁珂兒也走出屋外,于是連忙走上前去勸道:"你以後還是不要偷……劫富濟貧了."

"要你管,樂……文……,本姑娘跟你說,你以後少管本姑娘的事,本姑娘最討厭別人管我了."丁珂兒瞥了一眼樂文,不客氣的說完,便朝樓下走去.

樂文看著丁珂兒離開客棧的背影,無奈的搖了搖頭,便叫上龍和鄭良才出去吃早飯了.

"哎,我說文哥,你們到底是咋回事啊."樂文三人走在青石板的街道上,一旁龍似笑非笑的扭頭看了看樂文問道.

"什麼怎麼回事?"鄭良才看龍一臉神秘的樣子,連忙問道.

"你不知道,昨天那個黑衣美女一夜沒走,就住在文哥的房間里."龍唯恐天下不亂的說道.

鄭良才眨了眨雙眼皮,一臉羨慕的看著樂文道:"真的?哎呦,你還別說,現在這個丁珂兒可比以前更水靈了."

"你別聽龍瞎攪和,丁珂兒是住在我屋里了,不過卻把我給趕出去了."樂文無奈的直搖頭.

"什麼?把你給趕出去了?哎呦,笑死我了."鄭良才捂著肚子笑的前俯後仰.

"油炸檜……又香又脆的油炸檜了……"

"賣豆汁了……三位小公子,來碗豆汁吧."

早在周代,有了糝食,油煎餅,之後,慢慢有了油條.南宋時,百姓對秦檜恨之入骨.用面做成其人,入油烹之,油條普及成風.至今,有"油炸檜"之詞;即油條,豆漿曆史悠久,古代稱豆汁.

樂文看著賣豆汁的眼巴巴的望著他們,便說道:"好吧,來三碗豆汁,一斤油條."說完,三人便走進豆汁屋里,剛進去就看到了一個嬌美的熟悉背影.

樂文走上前去,拍了一下背影的主人,喊道:"丁珂兒……"

"你……你怎麼跟來的……"丁珂兒扭頭一看是樂文,瞥了一眼,不客氣的說道.

"當然是來吃早餐啊."樂文翻了翻白眼,又說道:"對了,我們三個後天就要考院試了,之後你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回唐縣?"

"到時候再說吧……"丁珂兒說完,咬了口油炸檜,嚼了兩口,瞥了一眼樂文又說道:"你可別給我丟人啊."

樂文聽到丁珂兒的話,微微一愣,然後詭秘一笑,故作不解的問道:"嗯?我和你有什麼關系啊,我考不上秀才怎麼會丟你的人啊?"

丁珂兒也自覺出言有誤,臉微微一紅,沒有理會樂文對她調笑,低頭自顧自的喝起了豆汁.8

上篇:第二十四章 飲酒對詩     下篇:第二十六章 院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