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二十七章 發榜  
   
第二十七章 發榜

酉時三刻,定州貢院外的照壁牆上,終于貼出了此次院試的成績榜單. ≧

樂文三人擠進人群,在照壁前看起榜單來,只見在榜的位置,單獨寫著'案樂文’四個赫然大字,樂文高興的都快蹦起來了,他本來以為能得個廩生的名額就行了,誰知道卻能成為案,真是把他都樂壞了.

鄭良才只是略微一看就現他是第三名,也樂開了花,雖然沒拿第一,好賴也算廩生了,這可是榮耀啊,他家里有的是錢,根本就不會在乎廩生那點官府津貼.

只有龍找了半天才現他的名字,哎……只是剛好入榜,不過好賴也算個秀才了,看來以後考文舉人想都別想了,還是考武舉人容易多了,雖然武舉人和文舉人的地位差的多了,不過考上武舉人,就有機會做武官了,能縱橫沙場,也算是他的心願.

"哎,你看,這就是這次的'案’樂文啊!"

"什麼……?他就是啊,看他才十三四歲的樣子,就能得'案’真是了不起."

"哎……是啊,後生可畏啊."一個胡須花白的老者,瞅了瞅樂文,也是一臉羨慕,哎,想想他自己,靠了幾十年,都沒考上秀才,這次又是名落孫山,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擠出人群,鄭良才兩手分別搭在樂文和龍的肩膀上,滿面榮光的說道:"哈哈哈,我們三個都中秀才了,不如去酒樓慶祝一下吧!"

樂文摸了摸胸前的狼牙,抬頭望了望快要落山的夕陽,淡淡的說道:"嗯,不過我想叫上丁珂兒一起去慶祝."

"嘿!我說文哥,你是不是犯花癡了,這兩天怎麼老想著那個小妞啊?"龍瞅了一眼樂文若有所思的表情,故意打趣道.

"小蚊子,估計是犯相思病了吧,一天見不著丁珂兒就想的慌,哈哈."鄭良才不失時機的添油加醋.

樂文翻了翻白眼,擺擺手道:"哪有你們說的那麼嚴重啊,我就是想著天都快黑了,既然小才子你要請客大吃一頓,就要好好的宰上你一頓啊."

"對!文哥,吃完這頓大餐,下次的大餐就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龍想想這三天來好吃好喝的,也不花自己一文錢,像這樣的好事往哪找啊.

"呃……搞了半天,你們是想多叫個人宰我最後一頓飯啊,你們這兩個家伙."鄭良才說著哈哈大笑著往樂文和龍背上狠狠拍了一下.

"不過文哥,就是不知道那小妞現在,還在不在客棧啊."龍撓了撓後腦勺,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想回客棧看看再說吧."樂文搖了搖頭,有些不置可否的,這小丫頭總是來無影去無蹤的,還真不一定會在客棧.

樂文三人走著回到了天寶客棧門前,天色已經有些暗淡,其他兩人在下面等著,樂文獨自走來到客棧樓上想看看丁珂兒在不在房間里.

"咯吱……"

樂文推開房門,看到丁珂兒正伏在木桌上著呆,丁珂兒聽到推門聲,回了回神,看到是樂文,有些期待的問道:"你……考上秀才沒?"

"你覺得呢……?"樂文裝作一臉悲傷的表情,淡淡說道.

"哎……就知道你考不上,既然考不上就算咯,證明你不是這塊材料,不如和本女俠一起浪跡天涯吧."

丁珂兒把本姑娘,改成了本女俠,還說要和樂文一起浪跡天涯,讓本來還故作深沉的樂文,忍不出"噗哧"一笑道:"哈哈,這次你上當了,本公子考了個'案’."

"什麼……?哼!'案’?你唬誰呢!"

丁珂兒先是不敢相信的一臉驚異,然後不屑的瞥了一眼樂文,她覺得就憑樂文怎麼可能會考上'案’,最多也就考上個'廩生’吧.

可是她不知道的是,樂文可是21世紀的現代了,四書五經早以背的滾瓜爛熟的古文學文科生,而且這幾年樂文也是很努力,他也深感古代人的智慧遠遠比他這個現代人高,如果不努力,就憑他原來的知識也是不可能越古代人的.

樂文看丁珂兒一臉不可置信的的表情,擺擺手說道:"你不相信就算嘍,不過我們現在要去慶祝一下,你要不要一起去."

"慶祝?……不會是你們全中秀才了吧?"丁珂兒聽到樂文他們要慶祝,更是不敢相信了,有的人考一輩子都可能考不上的秀才,樂文他們三個愣小子,一次就考中了,這也太逆天了吧.

"對啊,快走吧,他們兩個都在樓下等急了."

樂文沒多想,說著就拉著丁珂兒的手往外走,兩人走到樓下,樂文才覺手中正握著丁珂兒如軟玉一般的玉手時,頓時微微一愣,丁珂兒早已俏臉通紅,連忙把玉手從樂文的手中抽出,給了樂文幾記粉拳,往客棧門外跑去.

在樓下等樂文他們下來的龍和鄭良才,都快看傻了,樂文和丁珂兒什麼時候變的這麼親密的,牽手的樣子就像一對小情侶一樣,真是羨煞旁人.

樂文趕緊追了出去,現丁珂兒並沒走遠,只是在抬頭看著剛從黑夜里爬出來的皓月,高高的掛在天空中,不覺有些傷悲.

當年也就是這個時候,皓月長空,她的一家人被仇人所害,當她知道她的仇人是官場上的大官時,對于一個柔弱女子,只是多了一種無奈而已.

她一個小女子,只是會些花拳繡腿的功夫,別說報仇了,就是還沒到仇人跟前,想必就被拿下了,她也曾求助過救她出來那位大盜,可是大盜也是很無奈,大盜只願教他一些保命的功夫,卻不曾讓她拜自己為師.

樂文走到丁珂兒身旁,看了看丁珂兒,現皓月正映射在她美目中的眼淚上,不由心生憐憫,低聲道:"你……又想起往事了?"

看到樂文正在盯著她看,丁珂兒緩緩的從腰間抽出繡帕,摸了摸眼淚,幽幽道:"你能不能答應我件事?"8

上篇:第二十六章 院試     下篇:第二十八章 有緣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