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五十六章 火下  
   
第五十六章 火下

鄉民一聽到這個樂秀才願意出錢,便有人站出來說道:"俺家有幾頭豬正想賣呢,你們稍等,俺去把豬趕來.≥ ≯網 "

"嗯,你快去快回."夏里正見有人願意,便點頭答應了.

鄉村里雖然有些農戶家養了豬,但大多都是等到春節時才賣掉或吃掉的,很少有人會在平常把豬賣掉的,但是看樂文說要出錢買兩頭豬,大家還真是一頭霧水.

"誒,我說文哥,你到底在搞什麼鬼?"站在樂文身旁的龍壓低嗓門問道.

樂文雙臂交叉在胸前,低聲說道:"你就等著看瞧吧."

"看好戲,有什麼好瞧的啊,現在瞧到的只是死尸而已."鄭良才苦笑悄聲道.

"哼哧哼哧……噋噋"

"豬來了,豬來了……"

沒一會,鄉民便手里拿著一根竹竿,趕著兩頭豬跑了過來.

夏里正見豬來了,便奇怪的對樂文問道:"樂秀才,你到底想做什麼呢?"

"現在把一頭豬給殺死後再架到火上燒,另一頭豬架起來直接燒死就行."

樂文看了看兩頭都足有二百多斤的肥豬,心里直翻了個白眼,這兩頭豬這麼肥,看來要去掉他三十多兩銀子了,早知道讓鄉民帶兩只鴨子了,不過鴨子的效果卻不好.

"殺死?燒掉?"夏里正驚的眼珠差點沒掉下來,驚呼道.

"嗯,還請夏里正吩咐鄉村來辦吧,事後夏里正自然會明白小生的用意."樂文自信道.

夏里正看樂文自信滿滿的樣子,心中的疑惑也去了一半,便對兩名漢子說道:"你們就照樂秀才說的辦吧."

"是……"兩名漢子都是屠戶出身,互相對視的了一下,也是一頭霧水,但是夏里正既然吩咐了,只能照辦了.

"嚎嚎……噋噋"

一頭豬在專業屠戶下,只是片刻便被殺死了,被拉到火架子上燒了起來,另一頭豬,被架在火上活著給烤死了.

"夏里正,現在可以把兩頭豬都抬下來了,抬下來後把兩只豬的嘴都掰開就行了."樂文對夏里正微一施禮道.

"就按樂秀才說的辦吧."夏里正現在還是一頭霧水,雖然他身為里正,但是他也不知該怎麼做才好,就只能看樂文要如何做吧.

兩名屠戶把兩頭烤黑的豬都一一抬下來後,

樂文淡淡一笑對夏里正闡明道:"夏里正,請看,這頭殺死後又架在火上烤的豬嘴里面沒有火灰,而被活著燒死的那頭豬嘴里面卻全是火灰,是與不是?"

"嗯……對,可是這又能說明什麼呢?"夏里正好像懂了些,可還是不太懂的問道.

"現在只需把死者仇永的嘴掰開,看下他嘴里有沒有火灰,夏里正便自然明白了."樂文一本正經道.

"去掰開死者仇永的嘴,看下他嘴里有沒有火灰."夏里正對旁邊的壯漢說道.

"是……"壯漢走死者仇永尸身前,蹲下身來,雙手用里的掰開仇永的嘴,卻見仇永嘴里並沒有火灰,便回道:"夏里正,仇永的嘴里並沒有火灰."

"什麼?"夏里正連忙走到死者仇永身前,仔細看了下仇永的嘴里真的沒有火灰,便自言自語道:"莫非仇永真的是被人殺死的?"

爬在地上一直沒有動的元氏聽到假象被揭穿了,兩眼慌張的滴溜溜四處亂看.

"夏里正,仇永肯定是被人殺死的,這毋庸置疑了."樂文看都不用去看,就知道仇永嘴里肯定沒有火灰,做這一切只不過是解釋給他們看而已.

"樂秀才,真乃神人啊,本里正很是佩服,不過,你可知是誰下的毒手呢?"夏里正看著尸體愣了一會,才一臉敬佩的回身對樂文問道.

"這個嘛,還請夏里正隨小生到一旁敘談."樂文說著就離開人群,往一旁走去.

夏里正滿腹狐疑的跟著樂文走到了一旁,問道:"樂秀才,現在可以說了吧."

"嗯,夏里正,在下剛才路過時,遠遠就望到死者仇永的娘子元氏一直是站在被燒著的房子旁邊,可是我們趕到時,元氏看了我們一眼,便爬在地上哭了起來,所以這元氏很是可疑."樂文摸了摸胸前的狼牙,若有所思道.

"元氏?不可能啊……她一向都很守婦道,大話都不敢說一個,怎麼可能殺人啊?"夏里正半信半疑道.

"那您可知他相公仇永為人如何?"樂文瞟了一眼遠處的元氏,現元氏正在偷偷的看著他們,淡淡一笑說道.

"仇永嘛,本里正倒是經常聽一些人議論說他總是酗酒後毆打元氏,元氏臉上經常都是青一塊紫一塊的."夏里正抬眼想了一下,緩緩說道.

"呵呵,那就對了,小生以為很有可能是仇永經常毆打元氏,元氏便動了殺機,把仇永殺死後再放火燒毀房屋,以作假象."樂文自信的說道.

"這倒也有可能,不過元氏是怎麼殺死仇永的呢,本里正並沒見仇永身上有傷口,也沒見他有中毒現象啊?"夏里正還有一絲疑慮不解道.

"這個嘛,就要問元氏自己了."樂文覺得這個夏里正還真好笑,什麼事都問他,那要他這個里正做什麼啊.

夏里正覺得也對,便轉身回到元氏身旁問道:"犯婦元氏,你可知罪!"

元氏見事情既然疑被揭穿,反正她早就不想活了,便站起身來瘋似的大笑道:"仇永他該死,他就是我殺的,你們就把我殺了吧."

"好你個叼婦,竟然謀殺親夫,來人把這個瘋婦押到城里法辦."夏里正看著元氏誇張的表情,嚇的連忙往後倒退了幾步,對幾名大漢喊道.

"慢……"

樂文覺得這個婦人被他的相公折磨,女人在古代即使再沒有人權,但是做為現代人的樂文,覺得這個婦人也是可憐之人,不免生起了憐憫之心,對夏里正微一施禮道:"夏里正,小生覺得元氏雖然殺害親夫,但也是被她相公所逼,望夏里正把元氏押到城里能夠向縣令大人表明情況,寬帶量刑."

"哎……本里正盡力吧,不過她謀殺親夫之罪,很難能夠得到量刑啊."夏里正歎了口氣,搖了搖頭道.

古代因為女人的地位很低下,只要是女人謀殺親夫的不是坐木驢就是很殘酷的刑法對待,直至折磨到死方止.

樂文此刻的心情不禁有些酸,看著元氏感激的看了他一眼,便被押走了,他有些不知這件事做的對,還是錯了.8

上篇:第五十五章 火上     下篇:第五十七章 惻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