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五十七章 惻隱  
   
第五十七章 惻隱

"夏里正,等一下!"樂文看著元氏被幾個大漢押走的背影,突然想到了什麼,連忙敢上前去喊道.≯≥

夏里正聽到樂文喊他,便回身奇怪的問道:"樂秀才,你還有何事?"

"您是要把元氏押到晉縣法辦嗎?"樂文急切的問道.

"嗯,是要去晉縣."夏里正不置可否的說道.

"小生認得晉縣的楊縣令,麻煩您見到楊縣令就說,有個叫樂文的秀才求他輕饒元氏,小生感激不盡."樂文有些激動的一拱手說道.

"好吧……"夏里正說完便轉身走了.

樂文其實也有想過再回去一趟,但是如果讓夏里正去說,效果肯定要比他說好的多,所以只能委托夏里正和楊縣令說下了.

"小蚊子,你這又是何必,不過是個謀殺親夫的婦人,你為何如此上心啊."鄭良才看著元氏已經被押著走遠了,可是樂文還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看著.

"只是覺得這婦人其實挺可憐的,動了惻隱之心罷了,好了,我們走吧."樂文一擺手,說著便轉身繼續趕路了.

趙州,隸屬真定府,古之名城,曆史悠久,名勝古跡眾多.

樂文三人來到一座空腹式的圓弧形石拱橋上,身前身後是一張張或蒼邁,或風雅,或清新,或世故的臉龐,車馬粼粼,人流如織,不遠處隱隱傳來商販頗具穿透力的吆喝聲,偶爾還有一兩聲馬嘶長鳴,樂文自感猶如置身于一幅色彩斑斕的豐富畫卷之中,禁不住停下腳步,眼望著血紅的殘陽.

這座空腹式的圓弧形石拱橋就是傳說中的趙州橋.

相傳,魯班周游天下,走到趙州,一條白茫茫的洨河攔住了去路.河邊很多人上爭著過河進城,而河里只有兩只小船擺來擺去,半天也過不了幾個人.

魯班為便利百姓交通運輸,決心自已動手,在河上建造一座堅固,美觀的石拱橋,魯班的雄心壯志感動了"上帝",派來了"天工""神役"支援.

在一個傍晚,有個神童從河西邊趕來一群羊,到了魯班的工地後,神童突然不見了.而那群羊則一下子變成了修橋用的石料,拱圈石,橋面石,欄板石,望柱石,勾石,帽石等,樣樣俱全.在那些"天工","神役"的幫助下,魯班用了不到一夜時間,勝利地完成了這座"制造奇特"的石拱橋.

以趙州橋為中心,街道兩邊的屋宇鱗次櫛比,有茶樓,酒館,當鋪,作坊,茶坊,酒肆,腳店,肉鋪,廟宇,公廨等等.

兩旁的空地上還有不少張著大傘的小商販.

已是黃昏可是街上還是行人不斷,有挑擔趕路的,有駕牛車送貨的,有趕著毛驢拉貨車的,有駐足觀賞河邊景色的.

身旁幾名衣著華貴的婦人,手里搖著圓扇,感受著河邊晚風吹來絲絲清涼,一邊同樣望著血紅的殘陽,一邊好像還在議論著什麼.

"誒,你們聽說沒啊,這幾日總有飛賊在咱們趙州富戶家里偷盜金銀財寶,有好幾家富戶家都失竊了……"

"是啊,這個飛賊輕功了得,聽說能飛簷走壁,來去如風,官府這幾天半夜派衙役等候抓拿這個飛賊,可是卻一無所獲,只能見到這個飛賊的身影,卻只是眨眼間便不知道跑哪了."

"哎……我這幾日都心里慌慌的,老擔心我們家被飛賊盜竊啊,嚇著這幾晚上我們一家人都沒睡好,你說這個飛賊為啥老打劫咱們富戶家啊,咱們又沒得罪他."

"我可聽說啊,這個飛賊的身姿好像是女的……"

"什麼?女的?難道還是女飛賊不成,這女的輕功還能這麼好啊,不可能吧."

"哎呀,我也是聽說而已,誰知道呢,太陽都快落了,我們還是趕快回家看好各自的門戶吧……"

"對對對,趕緊回去."

幾個婦人一想到晚上又要熬夜看著自家的財寶了,便各自散去了.

樂文看著幾個婦人扭著腰肢離開的身影,摸了摸胸前的狼牙,不禁想道:"女飛賊?莫非這個女飛賊是她不成?不對啊,她不是去江南了,怎麼可能會在趙州?"

"我說文哥,她們剛才議論的女飛賊不會是丁珂兒那小妮子吧?"龍看到樂文若有所思的樣子,懷疑道.

鄭良才撿起腳邊一顆石子,往河水里一擲,隨著這顆石子掠過河面,濺起幾道浪花,拍了拍手上的灰塵,笑道:"怎麼可能是丁珂兒,她人在江南呢,除非她有分身才會來這里."

樂文從懷里拿出那條淡藍色的繡帕道:"其實我也很奇怪,你們看這條繡帕分明就是兩年前在定州時,丁珂兒那一條,連花紋都一樣."

"呦,丁珂兒把繡帕都給你了,莫非是定情之物不成,哈哈."鄭良才看著樂文雙手撐開的繡帕上,繡著的孔雀笑著說道.

"我說文哥,你們什麼時候定的情啊,莫非丁珂兒那小妮子要成真要變成俺的嫂子了?"龍也打趣道.

"去去去,這是我在唐縣時,不知道是誰一大早就用飛鏢串著著這條繡帕插在牆上,我起床後才現的,你們看這條手帕上不但上面寫著字還有個破洞呢."樂文說著把手帕上的破洞撐開給他們看.

"破洞是有了,不過沒字啊."鄭良才撓了撓招風耳,奇怪道.

樂文把繡帕重新塞入懷中,不屑道:"廢話,都這麼久了,我都洗好幾次了."

"既然這個女飛賊很可能是丁珂兒,那我們就不如晚上守株待兔如何?"鄭良才望了望已經落入西山的殘陽說道.

龍揉了揉有些癟的肚子說道:"無所謂啊,不過俺現在有點餓了,我們還是先去吃飯吧."

"哈哈哈,你這家伙總是吃的多,還餓的快,莫非你上輩子是餓鬼投胎不成……"鄭良才哈哈笑著,開玩笑道.

"去去去,你難道不知道寒門出身的薛仁貴一頓能吃一頭牛嗎,我吃那點算個啥."龍瞥了一眼鄭良才,不屑道.8

上篇:第五十六章 火下     下篇:第五十八章 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