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五十九章 月下  
   
第五十九章 月下

"看!在那呢!……啊"

龍仰著頭又看到了那個黑影掠過遠處的屋頂,想都沒想就喊出了聲,可是只覺頭上被人打了一下,回頭一看是樂文給了他一個暴栗.≧ ≯≯

"你瞎叫啥……如果這個黑影就是丁珂兒,你想害死她啊."樂文壓低聲音沒好氣的說道.

"咱們還是偷偷的追上去吧,不要打草驚蛇."鄭良才也往遠處的屋頂看了看,低聲說道.

"嗯,就這樣,我們分頭行動……"樂文說完,三人便分別朝三個方向行動了.

剛才還烏云密布的夜空,不知什麼時候,圓圓的月亮卻冒了出來,高高掛在浩浩長空之上,把本來黑漆漆的夜空變的明亮了許多.

"嗖"的一聲,樂文只覺背後有一陣風掠過,連忙回頭去看,可是眼前卻是空無一人.

奇怪了,明明覺得是有人從他背後竄了過去,可是卻什麼都沒有,樂文摸了摸胸前的狼牙,望著遠處起呆來.

"喂,你是在找本女俠嗎?"

樂文只覺他的肩膀被人輕輕拍了一下,緊接著耳邊便傳來了一聲略帶調皮的嬌美聲音.

回頭一看,引入眼簾的是一名一襲黑衣勁裝的少女,黑紗蒙面,不過那對黑寶石一樣的杏眼明眸,微微挑起的柳眉,卻讓樂文認出了眼前這名黑衣少女就是丁珂兒.

"你……你不是去找你師傅了嗎?"樂文微微一愣,才開口遲疑道.

"要你管,本女俠想回來轉轉不可以嗎?"丁珂兒挑了挑柳眉,淡然道.

"呵呵……你口口聲聲自稱女俠,想必兩年來功夫練的不錯吧."樂文微微一笑,調侃道.

"怎麼,兩年沒見,你不也不再是那個文縐縐的書生了嗎."丁珂兒彎著腰,雙手背在身後,美目盯著樂文的臉,調皮一笑道.

樂文從懷里抽出那條破了一個洞的淡藍色繡帕遞給丁珂兒,淡淡一笑道:"這條繡帕是你的吧?"

"是本女俠的又怎麼了,就你這個笨蛋,要不是本女俠提醒你,你早就被人害死了."

丁珂兒想起當時她從江南到唐縣本來是想找樂文的,可是卻見樂文和一個美貌女子住在一起,這讓她又氣又惱.

不過她卻現樂文沒和那個美貌女子睡在一塊,這讓她很奇怪,她通過在屋頂揭開一片瓦片,聽到兩人對話,才知道樂文只不過是出于好心而已,並沒有其他想法.

後來她現崔志暗中搗鬼,吩咐一名商人去訂購樂文的洗水,還和樂文簽字畫押,然後另外又派了一名手下混入作坊里,偷偷下毒……

"我說文哥,你們倆要敘舊情,是不是找個雅間好好聊聊啊……"這時龍走了過來,神秘一笑道.

樂文拍了一下龍,對丁珂兒尷尬一笑道:"龍說的對,你這一身裝扮,要是被人撞見了,還真不好說."

"哼……有什麼不好說的,即便有人看到我,也不可能抓不到我的."丁珂兒說著把遮擋著她白皙的俏臉的一抹黑紗摘了下來.

丁珂兒雖然不是那種美的讓人驚奇的美女,卻有一種獨特的氣質,一種普通女子沒有的那種氣質,讓人感覺很自然,很自在.

"呦,想不到你們三個都在這呢."這時從房頂竄下來一個人,單手扶地,抬頭嘿嘿一笑道,這個人正是鄭良才.

樂文看了一眼鄭良才,對丁珂兒詭秘一笑道:"女俠,走吧,我們還是找個清靜的客棧促膝長談吧,省的被這兩個小子打擾."

"你……誰要和你去客棧促膝長談,我還有事要做呢."丁珂兒聽到'促膝’兩字,霞飛雙頰,轉身便要走.

"丁珂兒,你以後還是別做飛賊了."樂文看丁珂兒想要走,想都沒想,便伸手抓住了丁珂兒的芊芊玉手.

"你……你是我什麼人,憑什麼管我."丁珂兒說著想把握著她芊芊小手的大手甩掉,可是卻甩不掉,臉頰微紅,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丁珂兒,我告訴你,我不允許你再做偷竊這種損陰德的事了,因為這個世界上,還有人在乎你."樂文用堅定的眼神盯著丁珂兒,沉聲道.

站在旁邊的龍和鄭良才都看傻了,站在原地不知該如何是好.

"樂文,你真的在乎我嗎,如果你真的在乎我,為何要和別的女子住在一起?"丁珂兒抬起頭,美目微紅,眼眶漸漸濕了起來,嗔怒道.

女人有時候還真是很奇怪,明明知道樂文和那個女子沒有生什麼,可是她還是會很生氣,也許生氣是因為在乎吧.

"這件事我不知道該怎麼和你解釋,但我可以誓我絕對和她沒有做什麼出格的事情,否則天……"樂文說著舉起右手,伸出三根手指向天誓道.

丁珂兒伸出芊芊玉手趕忙捂著樂文的嘴,不想讓他繼續說下去.

"好了,人家早就知道了,要不然上次就不會管你了,讓你被人害死才好了,哼……"丁珂兒一轉身捋了捋額前的散落下來的一縷青絲,低聲道.

龍實在有點看不下去了,撓了撓後腦勺,打趣道:"我說文哥,你和嫂子要,能不能單獨找個地方啊,這里可還有人看著呢."

"哎,龍,你怎麼這麼不識趣,我們還是先去別處等他們吧."鄭良才壓低聲音,對龍眨了眨眼,一擺手說道.

看著兩人走的時候還對他神秘一笑,樂文心中直翻白眼,真想揍這兩小子一頓,當電燈泡還當的這麼理直氣壯,真是欠揍啊.

小巷四周寂靜無人,隱約可以聽到蛐蛐'唧唧唧……唧唧唧’有節奏的叫聲,就像一陣陣交響曲一般,又好像是在說著什麼悄悄話.

樂文和丁珂兒就這樣面對著面,一言不語,彼此緊緊握著對方的雙手,長空中的明月照著兩人,一大一小,兩道身影被拉的很長很長……

月轉東牆花影重,花迎月魄若為容.

多情月照花間露,解語花搖月下風.8

上篇:第五十八章 黑影     下篇:第六十章 是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