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六十章 是非  
   
第六十章 是非

真定府,即曆史上的有名的常山真定,也是三國五虎上將趙云的誕生之地.>

地處冀中平原,古稱常山,真定,與順天府,保定府並稱"北方三雄".

一進真定府,便感受到古城那蒼老的韻味.

跨過真定橋,信步在北柵街,河埠頭,三兩婦女拿著木槌捶打著衣服.

岸上,煤爐冒出的縷縷白煙繚繞上升.

遠處,蜿蜒的青山隱約可見,一縷陽光從山頭灑下來,讓人感覺很舒服.

在古色古香的青石板鋪成的街道上.

有一名氣宇軒昂的少年,少年身著深褐色玉錦長衫,脖子上掛著一條紅色的線繩,線繩上掛著一顆狼的牙齒,白色的狼牙垂于胸口前.

和這名少年並排走在一起的,是一名沈魚落雁的少女,少女身著身穿一件古白色彩鳳紋十樣錦褂子,逶迤拖地駝灰色華裙,身披淡白色鏤花蟬翼紗蜀錦,黑亮的秀,頭綰風流別致云近香髻,輕攏慢拈的云鬢里插著盤花石榴白銀笄,膚如凝脂的手上戴著一個金鑲珍珠手鏈,腰系如意流蘇宮絛,上面掛著一個素紋香囊,腳上穿的是掐金挖云紅香羊皮繡鞋,整個人顯得清麗絕俗絕代佳人.

"嗯?那兩個討厭的家伙跑哪了?"少女正低頭走著,回頭現本來跟隨在他們兩人身後兩個討厭的家伙沒了蹤影,于是對旁邊的少年問道.

"呵呵,你都說他倆討厭了,我打他倆去別的地方玩了."少年聽到身旁少女的疑問,呵呵一笑道.

很顯然,兩人正是剛來到真定府的樂文和丁珂兒,昨天晚上兩人在客棧里談了一夜,聊了許多.

原來兩年前,丁珂兒離開樂文後,便到了江南,找到她師傅後,跟她師傅又練了兩年功夫,後來她師傅又離開了江南,她又想起了,那個答應她,要幫她報仇雪恨的樂文.

"珂兒,你這把偷盜來的寶物都放哪了啊?"樂文只是聽說趙州富戶連續被盜,但是除了丁珂兒身上的幾件飾外,並沒見丁珂兒身上帶什麼多余的金銀財寶,覺得有些奇怪.

"不……要……說……偷……盜."丁珂兒氣嘟嘟的瞪著樂文,一句一字的說著,然後低頭轉了轉手腕處的珍珠手鏈,自言自語道:"最討厭別人說本女俠偷盜了,本女俠這是行俠仗義."

說完不由的想起,前幾天還剛把一些盜來的銀子,分給了一個只有婦女和孩子,卻沒有男人的孤兒村.

聽說這個孤兒村沒有男人,是因為家里的男人都在和倭寇的戰斗中死掉了,只剩下了沒有賺錢能力的婦女和孩子,但是朝廷下來的撫恤款,還沒到達這個村子,就被一層層的給剝光了,如果他們得不到錢糧救濟,很可能會活活餓死.

"話是這麼說沒錯,可是這樣真的對你不好."樂文摸了摸胸前的狼牙,有些擔心道.

"本女俠早就跟你這個笨蛋說過,本女俠也是人哎,要吃飯哎,多出的錢都救濟那些飯都吃不上的人了……"

丁珂兒雙手掐著腰,狠狠瞪了樂文一眼,不耐的說著.

"這個你不用怕,以後只要有我在,就不會讓你挨餓,我們要吃到老,玩到老."樂文擺了擺手,颯然一笑道.

丁珂兒聽到樂文此話,臉頰微紅,沉默片刻,柳眉一挑,調皮一笑道:"吃到老?玩到老?誰要和你吃到老,玩到老,你是我什麼人?你別到時候,連自己的肚子都喂不飽."

"怎麼會,我現在每年都有固定收入,雖然算不上大富大貴,但是至少不會吃不上飯."樂文自信一笑道.

"就是你那個洗水啊,我也用了,效果還不錯,不過就是太貴了."丁珂兒微揚下頜,想了想說道.

"貴怕啥啊,以後免費給你用就是咯……"樂文微微一笑說道.

"對了,你那個洗水到底是怎麼做的啊,我還是第一次聽說過,當時買了一瓶後,都不敢用呢……要是變成丑八怪,就完蛋了."丁珂兒想起當時買了一瓶洗水後,一直不敢用,後來見用過的人,都沒事,才心懷忐忑的試用了一下.

"其實我明出來後,也不知道效果如何,不過我不用,別人怎麼可能會用,想著如果變成禿子,大不了去當和尚,不過本人運氣一向很好,哈哈哈……"

樂文說著旁若無人的爽朗一笑,路上的行人不禁回頭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以為這個人沒事神經呢.

"哎呦……疼……"可是剛笑了兩聲,後腦勺就被丁珂兒敲了一下,扭頭看了一眼丁珂兒,抬起出右手揉了揉後腦勺,嘟囔道.

"你這個笨蛋,要是你變成了禿子,本女俠才懶得理你……"丁珂兒瞥了一眼樂文的傻樣子,鄙夷道.

"這倒是,也是我去當和尚,你可怎麼辦……"樂文神秘一笑,撇了撇嘴道.

"你……你還想找打嗎……"丁珂兒說著就抬手作打人狀.

樂文一看丁珂兒這架勢,連忙往後躲閃,嘴里連聲道:"啊……女俠饒命……"臉上卻是壞壞的笑容.

可是他這一躲閃,不料卻一下撞倒了一個人.

"……哎呦……"

"少爺,您沒事吧……"

樂文轉身一看,被他撞倒的人.

是一名身著玉錦圓領袍,腰間綁著一根鴉青色師蠻紋寬腰帶,左手拿著一把木扇,身形消瘦,長著一張馬臉,臉色蒼白,兩只猥瑣的小眼上還隱隱約約浮現著黑眼圈,一看就是縱欲過度的富家公子.

富家公子顫巍巍的被身旁的一名身著黑色錦衣的大漢扶了起來,咧了咧嘴,伸出右手揉了揉他的屁股,左手握著木扇指著樂文狠狠罵道:"……好……啊,你竟敢撞本少爺,李虎……,你去給我好好整治下這個臭小子,打死最好了!"

"遵命少爺……"

這名錦衣大漢,接到命令,對主人拱了拱手,看了看樂文,臉上浮現一絲嘲笑,青筋暴起的雙手一握,'嘎嘎直響’.8

上篇:第五十九章 月下     下篇:第六十一章 狼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