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六十二章 八虎  
   
第六十二章 八虎

打了一架,正想再去別處轉轉,可是還沒走多遠,身後卻有人一幫官兵追了上來.≧ >

帶頭的是剛才那個馬臉公子和一個官服中年人,頭戴烏紗帽,身著緋袍官服,補子上繡有五蟒五爪,皮革制成的九塊銀袍帶,腰帶上還垂掛有可以系掛各種小件物品的小帶子,稱蹀躞.

一看就知道這官服中年人就是一名七品文官.

馬臉公子看到前面的玉錦長衫少年和白衣少女的背影連忙喊道:"爹,就是他們打的孩兒,快抓住他們."

官服中年人順著兒子指的方向望去,然後指著樂文和丁珂兒對身後官兵吩咐道:"去把他倆圍抓起來."

"是……"

四名頭戴紅纓鐵尖八瓣盔,身著對襟皮甲,手持紅纓槍的士兵接到命令便上前把樂文兩人給圍了起來.

不明所以的樂文兩人先是微微一愣,背對背做戰斗姿態,然後丁珂兒低聲道:"怎麼辦?我們殺出去吧!"

"先別輕舉妄動……"樂文壓低嗓門低聲道.

"爹,殺了他倆,殺了他倆……"馬臉公子在官服中年人身後喊道.

這時官服中年人走過來,看了看樂文兩人,撫了撫胡須,蔑視一笑道:"哈哈,你們還想反抗嗎?抓住他們!"

話音剛落,士兵便舉著紅纓槍朝樂文兩人刺去,想要把兩人制住,樂文雙臂一張,夾住刺過來的紅纓槍,喊道:"你是黃儒嗎?我這里有晉縣楊縣令給你一封信函."

"慢!"官服中年人聽到晉縣楊縣令便擺了擺手,看了一眼樂文道:"本官正是黃儒,你說的信函呢?"

樂文松開雙臂下夾著的紅纓槍,從懷里取出信函交給黃儒道:"喏,這就是."

"嗯……"黃儒抽出信封里的信函,低頭看了起來,看完眼珠轉了兩轉,點點頭,臉上浮現一絲詭異,微微一笑道:"好,既然你是楊大人介紹的人,那就有請你們去本官府里一續吧."

"多謝黃大人."樂文拱了拱手施禮道.

馬臉公子看他爹不但不抓,還要請樂文他們回府敘談,有點傻眼了,眨了眨兩只小眼睛,臉做哭喪狀,對他爹黃儒嘟囔道:"爹,您怎麼不殺了他們啊……"

"哼……你這個不爭氣的東西,一邊呆著去."黃儒瞪了他兒子一眼,斥責道.

既然黃儒大人有請,不去也不行了,于是樂文和丁珂兒就隨黃大人一起回府了.

走進大門,便是曲折游廊,階下石子漫成甬路,順著游廊來到堂屋,黃儒請樂文兩人坐下,吩咐女仆沏茶倒水.

"樂秀才,本官看信上說,你是正德二年的'案’秀才?"黃儒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吹了兩口,品了一口,微微一笑說道.

聽到黃大人問話,樂文起身拱了拱手施禮道:"回大人,小生正是正德三年的'案’秀才."

"哈哈,好啊,楊兄信里說,你才智雙全,還幫他幫辦理了一件大案,果然是後生可畏啊."黃儒撫了撫須,哈哈一笑說道.

"誒,大人拗贊了,小生也只不過是給楊大人打了打下手而已,實在是不值一提."樂文搖頭一笑,謙恭道.

"好,年輕人,有功而不驕,前途無量啊,樂秀才此次來真定府有何事啊?"黃儒對樂文又是一頓,讓樂文很是奇怪,他只不過是一個秀才而已,有必要這麼客氣嗎……

"回大人,小生此次來真定府是來參加三年一次的鄉試的."樂文微微一笑回道.

"噢,鄉試?可是現在離鄉試的考期還有幾個月呢,你為何來這麼早呢?"黃儒飲了口茶,又問道.

樂文覺得這個黃儒好煩啊,怎麼這麼多問題,還讓不讓他坐了,剛坐下來,又起身拱手回道:"回大人,小生提前來真定府是想尋得得名師指點,順便游玩一番."

"哦,名師指點,名師指點,嗯……說到名師,本官倒是認識一位,可以給你介紹一下."黃儒沉默了片刻,緩緩說道.

"那就多謝黃大人了."樂文心中一悅,連忙施禮謝道.

"不過呢,本官也有一事想問你,如果本次你能中舉,是否原因在真定府許魏,許大人手下為官呢?"黃儒品了口茶,神秘一笑,對樂文緩緩說道.

樂文一聽許大人,腦子里就'嗡’了一下,不禁低頭想道:"許巍?這個不是人不是就是'八虎’之劉瑾的黨羽嗎,眼前這個黃儒莫非也是劉瑾的黨羽?"

正史並沒有提及過許巍這個人,樂文對這個許巍的了解,還是在野史上提過一筆,只是提到許巍是劉瑾的黨羽,但最後到底如何,並沒有提及,正史上更是沒有提過此人,想必是因為官職太小,又死的太早,才沒提及吧.

說起這個劉瑾,那可不得了,這個人就是被後世稱為'禍國專權’的司禮監掌印太監劉瑾,可是這個家伙再過幾個月就要掛了啊,而且是被活活的剮了3357刀,才剮死的,那就一個慘啊,那麼劉瑾為什麼會死呢.

原來是太監張永奉命監軍至甯夏,楊一清與之親善,言語投機,甚為融洽.

從言談中知張永與劉瑾有隙,一清便乘機對張永說:賴公之力,反側易除,但國家內患可不那麼容易除掉.涉及內患,不敢明言,遂于掌上寫一"瑾"字.

張永面有難色.一清概然說道:公是皇上信任的內臣,今派公前來監軍,即是明證.

何不以此次進京奏捷,論議軍事,趁機揭露劉瑾罪惡,極陳海內愁怨,恐變生心腹.皇上英武,必聽公言而誅劉瑾.劉瑾伏誅,公益柄用,再全部清除弊政,安天下人之心.此真是天賜良機.

張永耽心地說:若事不成,後果嚴重.

一清說:若是公在皇上面前進言,事定能成功.萬一皇上不信,公可頓據地哭泣,請死于皇上面前,剖心以明情真意切,言不為妄.皇上必為之心動,若得請即行事,千萬不要猶豫.

張永聽罷說:老奴何惜余年而不報主!遂決心清除劉瑾.二人商議曆訴劉瑾罪惡,借機劾奏.

本來,武宗既貶劉瑾,意不欲誅.及籍其家,得黃金二十四萬錠,又五萬七千八百兩;元寶五百萬錠;銀萬五十八萬三千八百兩;寶石二斗,金鉤三千,金銀湯鼎五百,袞服四,蟒服四百七十襲,牙牌二櫃,金龍甲三十,玉印一,玉琴一,獅奕帶一,玉帶四千一百六十.

又得金五萬九千兩,銀十萬九千五百兩,團扇飾貂皮中置刀二,甲千余,弓弩五百.其他寶物不計其數.武宗大怒說:奴果反,趕緊逮捕入獄.

于是科道官謝訥,賀泰等列劉瑾十九罪,請亟賜誅戮.武宗令法司錦衣衛會百官鞠訊于午門外.

鞠訊之日,刑部尚書劉璟,不敢出一語.劉瑾大言:公卿多出我門,誰敢問我!眾皆稍稍躲避.駙馬都尉蔡震說:我國戚,得問你!

便使人批劉瑾臉頰,斥責道:公卿皆朝廷用,怎麼是多出你門?你為什麼私藏刀,甲?

劉瑾說:用于保衛皇上.蔡震又問:既然是保衛皇上,怎麼藏其于私家?劉瑾語塞.于是獄成.8

上篇:第六十一章 狼牙     下篇:第六十三章 拉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