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六十三章 拉攏  
   
第六十三章 拉攏

樂文對明朝的曆史再了解不過了,這個黃儒不知道這個劉瑾馬上要掛了,樂文可再清楚不過了.>

既然'八虎’之劉瑾馬上要死了,現在這個黃儒還要拉樂文入伙,這不是拉樂文跳火坑嗎?

是個傻子也不干啊,那個晉縣的楊縣令實在太可惡了,竟然把他這個秀才都想給拉下水,這種拉攏方式和韃子,倭寇的培養勢力的方式簡直一模一樣啊,漢奸都是要從娃娃抓起.

不過要是直接拒絕這個黃儒,恐怕會惹惱他,說不定還會招來殺身之禍,這可如何是好.

"大人,小生多謝大人栽培,如果小生真的能考上舉人,一定會為許大人效力的,請大人放心."

奶奶的,管他呢,反正等他鄉試後,劉瑾這個家伙也被活活剮死了,想必那個許巍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好漢不吃眼前虧,先應付他一下再說.

"好,好,樂秀才果然是個聰明人,能跟著許大人做事,實乃明智之舉啊,明智之舉……"黃儒看樂文上鉤了,拍手叫好道.

"多謝大人誇獎,小生現在還有事要做,就不能在您府里久呆了,還望大人莫要見怪啊."樂文才懶得和他多說什麼,便找個理由想要離開了.

"嗯……也好,你有事就先走吧,本官就不送了."黃儒飲了口茶,手里拿著茶蓋,擺了擺手道.

樂文和丁珂兒離開堂屋後,在廊外又遇到了那個馬臉公子,馬臉公子指著樂文奸笑道:"你小子給本少爺走著瞧,不整死你,我就不叫黃玉翔."

樂文只是譏諷一笑,淡淡道:"黃玉翔……黃色的翔,好名字."

看著樂文兩人離開的背影,黃玉翔嘀咕道:"黃色的翔?好名字?嘿嘿,算你識相."

罵人多低俗啊,要讓被罵的人覺得你是在誇他,才叫高雅……

走在大街上,丁珂兒一臉惱怒的責怪道:"你怎麼能答應那個黃儒了呢?那人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你到時候自然就知道了,即便這個黃儒到時候掛不了,那個許巍也要掛."樂文神秘一笑道.

"掛?什麼叫掛?"丁珂兒不解的問道.

"就是死啊……"樂文翻了個白眼,解釋道.

"你怎麼知道他們會死?你又不會算卦."丁珂兒瞥了一眼樂文道.

"呵呵,你這就說錯,你難道忘了,我三叔可是算命的,我也學了些."樂文其實哪里跟他三叔學過什麼算卦啊,不過他做為一個現代人,可比看命算卦的厲害多了.

"呃,這倒也是,那你也給本女俠算一卦唄."丁珂兒先是露出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然後有些好奇的說道.

樂文摸了摸胸前的狼牙,一陣無語,裝作仔細打量了丁珂兒一番,然後隨口胡謅道:"本大仙看你天生異稟,骨絡驚奇,容貌驚人,日後一定可以找個文武雙全的宰相之才為夫君的."

"喂……是真的嗎?可是宰相很少有文武全才的啊,你莫要騙我……"丁珂兒仰著頭,一手扶著下巴,幽幽道.

"誰……騙你了,你看我不就是文武全才嘛……日後當了宰相,不就是文武雙全的宰相嗎?"樂文詭秘一笑,一本正經道.

看著樂文得意的樣子,丁珂兒驟然臉頰緋紅,嬌嗔道:"好啊,……你竟敢占本女俠便宜,看我怎麼打你."

"啊……女俠饒命."樂文一看又惹怒了丁珂兒,便想要跑,可是他沒丁珂兒身手敏捷,身上還是挨上了幾記粉拳.

"哼……讓你占本女俠便宜."丁珂兒打完,還不過癮,可是覺得肚子有些餓了,便幽幽道:"好啦,本女俠有些餓了,我們還是去找個飯館吃飯吧."

"好吧,上前面看看吧."

來到一家小飯館,隨便點了兩碗豌豆漿面條,兩人邊吃邊聊著.

說起這豌豆漿面條,還有一個傳說,相傳,東漢年間,光武帝劉秀為躲避王莽追殺,日夜奔走,數日水米未進.一日深夜行至洛陽附近,見到一戶人家.便想討些飯食,可主人貧窮,只有幾把干面條,一些已經放酸的綠豆磨的漿水.劉秀饑餓難耐也顧不了許多,主人就用酸漿,把面條,菜葉,雜豆下入鍋內燒熟.劉秀狼吞虎咽,竟然覺得香氣撲面而來,吃得那叫津津有味.日後劉秀當了皇帝,雖然有山珍海味伺候,卻依然對當年落難中的漿面條念念不忘,以至于禦宴中就有了漿面條這道菜.

丁珂兒拿著筷子,夾了一塊頭豌豆漿面條放入口中,嚼了兩下,覺得味道還不錯,想起了這次的鄉試,有些擔心的問道:"樂文,你這次鄉試有把握中舉嗎?"

樂文翻了個白眼,淡淡道:"誰知道啊,反正不能太上心了,要不然就像有個叫范進中舉故事一樣,中舉了卻喜極而瘋,那還不如不中舉呢."

"故事?范進中舉是什麼故事?你快給我講,人家要聽."丁珂兒不解的問道.

樂文聽到丁珂兒這個問題,心道:"怎麼女孩子都愛聽故事啊,聞心言是這樣,丁珂兒也是這樣."

"話說有一個叫范進的人一直考鄉試想要中舉,卻一直沒考上,因為總是考不上,經常被人噴."

樂文說起范進,倒是想起了他爹,也是總考不上,連秀才都考不上,可是他爹知難而退,不干了,其實未嘗不是件好事.

"噴?被人噴,是什麼意思?"丁珂兒俏臉上露出一絲疑惑.

"哦,被噴啊,就是被罵……"樂文解釋道.

"范進考不上舉人,又沒礙著誰,為什麼他會被人噴呢?"丁珂兒不解問道.

"因為沒錢啊,沒錢考試東蹭西蹭的就要被人噴."樂文淡淡道.

"好可憐哦,希望你沒考上,不會被人噴."丁珂兒神秘一笑,幽幽道.

"只要你不噴我就行了,說起這次鄉試壓力還真的很大,我還是喝壺酒壓壓驚吧."樂文說著就對小二喊道:"小二,來壺上好的陳年女兒紅."

"客官,陳年女兒紅來咯."

"你還沒講完呢,先別喝酒,快講啊."丁珂兒不耐道.

樂文壞壞一笑,斟滿了一杯酒,擺到丁珂兒桌前:"你想繼續聽的話,就把這杯酒喝了,要不然我不講了."

丁珂兒俏臉微紅,瞪了樂文一眼,挑眉說道:"喝就喝了,反正本女俠行走江湖,也經常會喝些酒禦寒."

"呵呵,是嗎?那今天看是你先醉,還是我先醉."樂文說著把另一個酒杯斟滿酒,一仰脖干了.

"醉什麼醉,樂文,本女俠警告你,以後別讓本女俠看到你醉醺醺的樣子,要不然有你好看的."丁珂兒雖然也喝酒,也最多飲上幾杯而已,但很是討厭每天滿身酒氣的酒鬼.

樂文壞壞一笑,學著丁珂兒的話,說道:"要你管,你是我什麼人."8

上篇:第六十二章 八虎     下篇:第六十四章 鄉試前的准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