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六十四章 鄉試前的准備  
   
第六十四章 鄉試前的准備

說起這個黃儒,黃府推官,對樂文還挺積極,沒兩天就給樂文找了個當地最有名氣的大儒,名叫諸葛成化.

這個諸葛成化不但滿腹才學,為人還剛正不阿,這樣的人還真不知道他和黃儒到底有什麼關系.

樂文和諸葛成化接觸的這段時間里才知道,其實諸葛成化跟黃儒並沒什麼關系,也只是互相認識,喝過幾杯茶而已.

黃儒請諸葛成化給樂文加以提點,本來諸葛成化是不願意去的,但面子上磨不過去,就想隨便來看看,誰知道和樂文有過一番交談後,覺得樂文實乃百年難遇的奇才,年紀輕輕不但通讀四書五經,還有很多獨到的見解.

不過這也正常,古代人和現代人的思想肯定有很多不同,他要知道樂文是現代人,肯定會吐血.

諸葛成化一般是不收徒弟的,而他這次覺得,如果樂文能得到他的指點,定可成為不世出之奇才,于是樂文便成了諸葛成化的關門弟子.

樂文經過諸葛成化幾個月的指點,的確收益頗豐,心里覺得能得到這樣一位大儒指點幾個月,可比一些庸儒教導幾年都強.

子曰,文武之政,布在方策.其人存,則其政舉;其人亡,則其政息.

人道敏政,地道敏樹.夫政也者,蒲盧也.

故為政在人.取人以身.修身以道.修道以仁.

仁者,人也,親親為大.義者,宜也,尊賢為大.親親之殺,尊賢之等,禮所生也.

在諸葛成化的提點下,樂文從早到晚刻苦讀書,又是一天過去了,回到客棧房間之後.

樂文也沒上床睡覺,泡了一壺茶水,飲了幾口,鋪開筆墨紙硯,在油燈下思索起來.

今日是八月初五,離八月初九的真定府的鄉試還有三天,三天時間對樂文來說,也不過是一眨眼的功夫.

龍過三天同樣要在真定府考武舉人,明朝武舉創制甚早,但制度一直沒有確定下來.直到成化十四年,才根據太監王直的建議,以文科為例,設武科鄉,會試.弘治六年,定武科六年一試,先策略,後弓馬,策不中者不准試弓馬.後又改為三年一試.考試內容主要是馬步弓箭和策試.

內容包括馬步箭及槍,刀,劍,戟,拳搏,擊刺等法;二場試營陣,地雷,火藥,戰車等項;三場各就其兵法,天文,地理所熟悉者言之.這第三場顯然易見,是一個具有遠見卓識的提議,可惜並沒有引起朝廷重視,只是說說罷了,否則將會產生極為深遠的曆史影響.

而這次鄉試對樂文非同尋常,一定不能大意失荊州,不但要能考中,而且一定要考出一個好成績.

樂文研了墨,也不急著落筆,想了一下正德五年鄉試考題的資料,很快就想出正德五年真定府鄉試的最有可能考的三道試題.

這次鄉試的考試地點在真定府貢院.前後共考三場,分別于八月九日,十二日和十五日進行,一共有三道題.

樂文整理了一下思路,提起筆在紙上寫下三道題目:《堯曰篇》,《高宗肜日》,《仲尼燕居》.

其中,《高宗肜日》一句出自于《尚書》:高宗祭成湯,有飛雉升鼎耳而雊,祖己訓諸王,作《高宗肜日》,《高宗之訓》.高宗肜日,越有雊雉.祖己曰:惟先格王,正厥事.乃訓于王.曰:惟天監下民,典厥義.降年有永有不永,非天夭民,民中絕命.民有不若德,不聽罪.天既孚命正厥德,乃曰:其如台?嗚呼!王司敬民,罔非天胤,典祀無豐于昵.

這一句的意思是,祭高宗的那一天,有一只野雞在鼎耳上鳴叫.祖己說:"要先寬解君王的心,然後糾正他祭祀的事."于是開導祖庚.

祖己說:"上天監視下民,贊美他們合宜行事.上天賜給人的年壽有長有短,並不是上天使人夭折,而是有些人自己斷絕自己的性命.有些人有不好的品德,有不順從天意的罪過.上天已經出命令糾正他們不好的品德,您說:'要怎麼樣呢?’"

"啊!先王繼承帝位被百姓敬重,無非都是老天的後代,在祭祀的時候,近親中的祭品不要過于豐厚啦!

場,一篇文章的好壞對總分的影響卻不大.

于是,他有接著考慮《堯曰篇》這篇文章.

《堯曰篇》出之《論語》:子張問于孔子曰:"何如斯可以從政矣?"子曰:"尊五美,屏四惡,斯可以從政矣."子張曰:"何謂五美?"子曰:"君子惠而不費,勞而不怨,欲而不貪,泰而不驕,威而不猛.

至于最後一篇《仲尼燕居》,倒是很容易.

仲尼燕居自于《禮記》:子曰:禮也者,理也;樂也者,節也.君子無理不動,無節不作.不能《詩》,于禮繆;不能樂,于禮素;薄于德,于禮虛.子曰:制度在禮,文為在禮,行之,其在人乎!子貢越席而對曰:敢問:夔其窮與?子曰:古之人與?古之人也.達于禮而不達于樂,謂之素;達于樂而不達于禮,謂之偏.夫夔,達于樂而不達于禮,是以傳此名也,古之人也.

對于這片文章.樂文沒什麼可憂慮的.自古八股考試.很多人喜歡從《禮記》中找句子出題.就只是這一句話,樂文最少有三四篇相對的文本.

"咚咚咚……"

還想再看一下這三篇文字,便聽到外面有人敲門.

樂文打開門一看,原來是鄭良才找他探討下怎麼應對幾日後的鄉試.

"小蚊子,你覺得這第一場考試會出什麼題目啊?"鄭良才剛進屋坐下來,撓了撓他的招風耳就問道.

"我也不知道,有可能會出這三道題吧,你拿去看看."

樂文翻了個白眼,這小子倒來的挺是時候,要不是樂文想拉鄭良才一把,肯定不會和他分享的,如果這次考試真有這三道題,被外人現了,別人還不懷疑有人給他泄漏考題啊.

鄭良才接過樂文遞過來的三道題,看了又看,緩緩道:"是嗎?我倒覺得不可能會出這三道題目."

"呵呵,我也是瞎猜的,誰知道呢."

樂文其實也說不上瞎猜,只是他猜測這次鄉試這三道題的幾率會很大而已.8

上篇:第六十三章 拉攏     下篇:第六十五章 進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