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六十七章 如何收場  
   
第六十七章 如何收場

九日七夜,鄉試三場考下來,樂文累的腰酸背痛腿抽筋,回到客棧,一頭倒在床上,便進入了夢鄉.≧ ≧

一覺醒來已是第二天晚上,迷迷糊糊睜開雙眼,覺得渾身還是有些無力.

"咕嚕……咕嚕……"

看了看窗外,黑漆漆一片,伸手揉了揉正在作斗爭的肚子,心道:"也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時辰了,好餓……"

樂文搖搖晃晃的站起身來,想要開門出去找點吃的.

"哐當……"

"啊……"

只見樂文剛開門,就一頭撞在什麼人的身上,只覺胸前好像被什麼燙了一下,濕乎乎的,連忙後退幾步.

低頭看到的是地上已經摔成幾瓣的花瓷碗,和撒了一地的燕窩燙……簡直暴殄天物啊.

抬頭看到的是丁珂兒怒視著他的冒火眼神,和丁珂兒也被燕窩燙澆透的半截衣裙.

"樂……文……,你這個笨蛋,笨蛋……"丁珂兒一邊整理著衣裙上的燕窩燙,一邊嗔罵道.

"對……對不起,我也不知道你在門外啊."樂文不置可否的解釋道.

"哼……本女俠本來想給你這個笨蛋做碗燕窩粥犒勞一下你,誰知道……,這只能怪你沒口福咯……"

原來丁珂兒在客棧的廚房里特地為樂文做了一碗燕窩湯,等不是太燙手了,就想端上來,然後叫醒樂文這個懶豬,誰知道剛走到樂文房間門前,准備敲門,樂文一下子就打開門,沒頭沒腦的往前沖,兩人撞了個滿懷,要不是丁珂兒身手敏捷,恐怕早就被撞倒在地上了.

"客官,這里生什麼事了?"這時樓下的小二聽到樓上打碎東西的聲音,便急忙跑了上來.

"沒事,不小心把瓷碗打碎,你收拾一下吧."樂文看小二上來打碎了這個尷尬局面,隨口說道.

"好的,客官."小二虛驚一場,以為是樓上有人在打架呢.

"既然摔碎了,不如女俠就幫小生再做一碗吧."樂文抬眼望了一眼丁珂兒一臉氣嘟嘟的表情,打趣道.

"做你個頭,本女俠又不是女廚師,要吃自己出去吃吧."丁珂兒瞥了一眼樂文,不客氣道.

"自己出去吃,就自己出去咯……"樂文故意挑釁,說著就准備下樓.

"哎,小蚊子,等等我,我也餓了,咱們一起出去吧."這時鄭良才一邊套著藍色錦衣,一邊伸手喊道.

樂文翻了個白眼,他本來是想氣氣丁珂兒,沒想到鄭良才也要跟著一起去,便先和鄭良才一起下樓說會話,再上來叫丁珂兒一起去吧.

鄭良才和樂文一樣,也是回到客棧房間便睡到了現在,不是聽到隔壁有摔破東西和吵鬧的聲音,他說不准還要睡到明天呢.

樂文兩人走出客棧,鄭良才一臉神秘的說道:"你是怎麼知道這次鄉試題目的,莫非你是通融哪個考官了?"

"通融個屁,我也是瞎猜的,本來以為這次鄉試只出三道題,沒想到附加了一道題,有兩道剛好被我猜對了,這運氣實在是好."樂文看了看四周,壓低嗓音道.

鄭良才的話要是被別人聽到了,那樂文就死定了,別說能不能考上舉人了,恐怕連秀才的這個芝麻點的功名都要被剝奪去了.

"怕什麼啊,這里又沒人."鄭良才看樂文小心翼翼的樣子,笑道.

"你知道什麼,隔牆有耳,就算我不是通融過考官,讓外人聽到,恐怕也百口莫辯."樂文不屑的瞥了一眼鄭良才.

"對了,昨天我考試完,回客棧的路上,有件事很奇怪."鄭良才撓了撓招風耳低聲道.

"這里說話不安全,我們還是找個僻靜的地方說吧."樂文看了下從客棧走的人,沉聲道.

兩人走到一個僻靜無人的小巷,鄭良才抬頭望了望天空的圓月,想了半晌,才低聲道:"昨天有個當官的想拉攏我,說如果我考上舉人能為許巍,許知府效命,一定前途無量."

樂文聽到'許巍’兩字,差點沒跌倒,現在劉瑾的早就被關進天牢了,在八月二十九日,便會被處以極刑,這個許巍怎麼還沒事啊,真是奇怪了.

其實樂文哪里知道,其實劉瑾一黨被抓是主要人員,像許巍頂多算個小羅羅,根本不值一提,更別說黃儒了,肯定那家伙也沒事,黨牽扯甚廣,主要把小魚小蝦都殺了,那朝廷就成空架子了.

但是奇怪就奇怪在,既然劉瑾都被抓了,這個許巍還到處招攬人才,只要干什麼啊?樹倒猢猻散,莫非這家伙這麼快又找到其他大樹了?

明朝黨派之爭很正常,有時候一個黨派倒了,一些小魚小蝦就又加如另一個黨派了,這樣在朝廷中有人,他們這麼小魚小蝦才敢明目張膽的貪贓枉法,所謂大樹底下好乘涼,就是這個道理.

不過這下樂文就有麻煩了,要是沒考上舉人還好,考上了黃儒到時候來找他,他可怎麼應對啊,現在也不知道許巍這家伙又投靠誰了,要是投靠朝中大臣,像內閣輔劉健,一品大學士謝遷,內閣輔李東陽,華蓋殿大學士焦芳,文淵閣大學士王鏊,太保兼內閣輔楊廷,這樣的大臣還好.

但如果他們是被韃子或者倭寇買通了,這就算是死也不能投靠他們啊.

這可如何是好,樂文面現難色,不知不覺的陷入了沉思之中.

"小蚊子,你在想什麼呢?"鄭良才看到樂文聽到他說的話,便呆呆的站在那里,一言不了,有些奇怪的問道.

"哦,沒什麼,那他讓你加入他們,你答應沒有?"樂文定了定神,有些擔心的問道.

"我根本不知道他們底細,就找了些搪塞的話推脫掉了,不過以後他們還找不著我,我就不知道了."鄭良才回憶了下當時的情景,緩緩道.

"哦,沒答應就好……"

樂文舒了一口氣,看來鄭良才這小子還沒那麼傻,倒是樂文現在傻眼了,當時他覺得像許巍這樣的知府級別的,應該不算小魚小蝦吧,誰知道許巍這樣的從四品也被列入了小魚小蝦的行列,看來他還是高看這個許巍了,現在看來倒是他自作聰明了,這可如何收場呢?8

上篇:第六十六章 答卷     下篇:第六十八章 真定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