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七十五章 啟程  
   
第七十五章 啟程

其實巡檢使就和現代的公安局局長差不多,不過巡檢卻是個怪胎,說是武官,卻不在武官品級里,說是文官,卻要帶領弓手捕快防盜防賊.≯≥

次日,樂文,龍和一大家人告別後,便騎著一白一黑,兩匹駿馬離開了裕源村,前去唐縣.

到了唐縣,樂文又給上官家做了幾大桶高級脂肪酸納,由于制造每瓶洗水所用的高級脂肪酸鈉只需要一點點就行了,所以就這麼幾大桶足夠上官家用上一年多了.

提前為上官家制作高級脂肪酸納的條件就是,上官家要給他提前支付八百兩銀票,樂文現在是身無分文,靠朝廷的那點補貼實在是不夠花的,所謂一文錢難倒英雄漢,沒錢是寸步難行啊.

上官家這段時間靠洗水著實也賺了不少,而且樂文如今高中解元,還馬上要去任命官職,往常那種小氣的作風貌似也改了不少,考慮了良久,在討價還加中,才答應提前支付六百兩銀票,樂文又回了裕源村一趟,給了祖母二百兩銀票.

然後樂文哥倆回到唐縣家中,母親得知樂文要被派往千里之遙的上海縣做什麼巡檢使,就有些不樂意了,聽說那里總有倭寇入侵周邊,朝廷也屢次派兵圍剿,卻屢屢無功而返,而且為此周邊軍民還傷亡慘重,這實在不是什麼好差事啊.

龍卻對王氏說:"娘,您放心吧,有兒陪文哥一起去,定保文哥安全無虞."

樂文翻了個白眼,摸了摸胸前的狼牙,對龍不屑道:"誰用你保護啊,你還是留下來孝敬爹娘吧."

王氏覺得龍的話說的有道理,便對樂文搖搖手說道:"不,文兒,你還是讓龍陪你一起去吧,你們兄弟倆在一起共進退,娘也放心."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樂文實在是拗不過,也只好答應帶上龍一起去了.

于是,樂文哥倆向爹娘叩告別後,便准備啟程了.

兩人剛騎馬來到唐縣南城門,便看到丁珂兒正在南城門外等著他們呢.

"丁珂兒,你怎麼在這里?"樂文騎著白馬來到丁珂兒身旁,翻個白眼,搖搖頭說道.

"要你管,本女俠也正想去江南轉轉,就陪你這個笨蛋一起去吧."丁珂兒挑了挑柳眉笑著說完,便是一躍,騎在了樂文的身後.

"呦,文哥,你可真有福氣啊,一路上有嫂子相陪,也是一道美麗風景啊,哈哈……."龍騎在黑馬上,看了一眼丁珂兒,打趣道.

樂文心里直翻白眼,心道:"風景個屁啊,路上又要被這個小妮子強制做背部按摩了……."

從唐縣到松江府上海縣,這一路,路途不但遙遠且崎嶇,如果三人坐馬車去非要把骨頭都顛散了,馬車遇到泥濘的土坡,車輪子很容易陷到泥土里,而且馬車輪子特別容易損壞,所以騎馬去比坐馬車去更為方便和靈活,只需要把馬喂飽就行了.

在真定府府衙的後堂內,府推官黃儒正和一名官員在聊著什麼,這個官員頭戴短翅烏紗帽,身著緋袍官服,官府的品級補子上繡著一個栩栩如生的麒麟,袍帶有十一塊金補,一看就知道這名官員是個四品高官.

"許大人,那個叫樂文的解元竟然不接受您任命的八品府經曆,反而去松江府上海縣任命一個九品巡檢使,這是擺明了和您對著干啊."黃儒站在許大人身前躬身施禮,添油加醋的說道.

很顯然,這個四品官員許大人,便是許巍,許知府.

許巍看起來約莫四十多歲的樣子,四方面,鷹鉤鼻,眼窩深陷,眉骨突出,面色紅潤,身材微瘦,正仰著頭,閉著眼,享受著身邊兩個俏麗丫鬟的服侍,不時還微轉兩下頭,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可是當許巍聽到黃儒說這個剛中得解元郎的樂文,竟敢不服從他的任命,猛的睜開有些褶皺的眼皮,給兩旁的丫鬟使了個眼色,丫鬟便匆匆的離開了.

"莫非樂文這小子知道了咱們的機密?"許巍壓低嗓門,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黃儒道.

"不可能啊,下官可從來沒有給別人透露過啊."黃儒臉顯一絲驚恐,連忙解釋道.

"那這個小子為什麼會去接受一個偏遠的九品官職,而不接受本府授予他的八品肥差啊,莫非他傻了不成?"許巍不解的問道.

"這下官就不得而知了,不過他既然不接受大人的任命,顯然是另有緣故."黃儒沉默了半晌,若有所思道.

"另有緣故?反正這小子不能為本府所用,還可能知道了些什麼,那你就派些殺手,把他暗殺掉吧,但是你辦這件事,一定要辦的乾淨利落,不要露什麼馬腳,知道嗎?"許巍打了個殺人的手勢,沉聲道.

"下官領命,定不負大人厚望."黃儒臉顯一絲狡詐的笑容,領命後便告辭離開了.

黃儒覺得樂文這小子太可恨了,當初答應他中舉後便接受許大人的任命,他還專門為了他能得中舉人,而磨開臉皮,費心費力為樂文請了真定府大儒諸葛成化出山,誰知道這小子中了舉人卻一聲謝也沒有,拍拍屁股就走人了,這個小子把他這個七品官耍的團團轉,俗話說是可忍孰不可忍啊,這簡直讓他恨的牙根直癢癢,一心想要整死樂文才心頭的恨意.

在黃儒回府後,便招募了十幾名死士在樂文到上海縣赴任的路上,劫殺樂文,事後還要做出樂文是被山賊土匪殺掉的跡象.

這十幾名死士都是亡命之徒,而且武藝不凡,一收到黃儒的定金,拿上樂文的畫像,便騎上快馬執行任務去了.

樂文雖然覺得黃儒可能會為難他,可是他認為只要到了上海縣,千里迢迢,黃儒又能把他怎麼樣,所以也沒有做什麼提防,只是想著早日趕到上海縣才好.

樂文三人騎馬連趕了兩日一夜的路程,來到了河北深州.

深州曆史悠久,地處河北省東南部,是形意拳的源地,全國武術之鄉,當地的成年男人大多都會些武術,就連當地的一些女子都學了用以防身的武技.

樂文三人由于連續趕了兩日一夜的路程,實在太累了,而且天色也已漸晚,酒葫蘆里的酒水也喝光了,于是便來到一家客棧入住,准備休息一晚上,補充下干糧和酒水,再繼續趕路.

可是睡到半夜,樂文迷迷糊糊中,好像聽到門窗外有人鬼鬼祟祟的在瞧聲說著什麼,讓他猛的打了激靈.8

上篇:第七十四章 香餑餑     下篇:第七十六章 吳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