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八十四章 同生共死  
   
第八十四章 同生共死

"不管昔日在戰場上是多麼英勇,也無法阻止歲月的流逝,一個年逾古稀的老婦,忽然感覺一輩子這麼孤孤單單,打打殺殺,實在是沒有什麼意思,後來,路過這間店鋪的時候,見這家店鋪的鄧老漢為人老實,就嫁給他為妻.≯>≥ ≦"

老婦說到這里不禁頓了一頓,半晌沒有出聲,好像在回味著什麼.

樂文不禁感慨道:"前輩一生戎馬,老來享享福也是應該的."

老婦忽然笑了起來:"後來,我同那鄧老漢,又生了兩個兒子,長子鄧濤,次子鄧籲,鄧濤今年四十有二,鄧籲四十有一了."

老婦這話,嚇得樂文三人不輕,如果事情果真如此,這老婦豈不是已有一百多歲,這是其一.

其二,他們從來也沒有聽說,古稀老婦還能生兒育女之事,面前的這個老婦,果然是天生異人啊!

樂文三人在這間店鋪住了一晚之後,第二天結賬後,來到附近的一家燒餅店,想再准備些干糧.

樂文總覺得這個旅店里的那個老婦所講疑點很多,好像天方夜譚一般,讓人不能相信,于是便對燒餅店的掌櫃問道:"你知道前面那家小旅館的老婦今年有多大年紀了嗎?"

燒餅店掌櫃看起來有五十多歲的樣子,聽到樂文此話,沉聲了半晌,才緩緩道:"你是說她啊,這個老婦到底多大年紀其實小老兒也不大清楚,不過自打小老兒小時候便以看到這位老婦白蒼蒼了."

"你小時候就見到她滿頭白?"樂文三人聽到此話都是一臉驚訝,對昨晚老婦所講之話更是信了三分.

那燒餅店掌櫃又接著講道:"那老婦姓蕭,她後來的丈夫姓鄧,可是,他們的旅店卻叫方士店,這是小老兒一直沒搞明白的."

樂文聽完燒餅店掌櫃說完,他從來沒有注意這個細節,經燒餅店掌櫃這一講,不禁恍然大悟,他們入住旅館時,並沒有留意這家旅館到底叫什麼名字,現在想想,那是因為這家旅館的招牌時間太久了,字跡都已經模糊了.

這個"方"字,豈不是她前夫的姓氏,如此看來,時隔這麼久,那老婦仍是沒有忘記那段情啊!"

也許,情之為物,本該如此.

縱然滄海成桑田,青絲成白.

然則,終此一生,相知相憶,莫失莫忘.

……只要我活著,你便不會死,因為,你會永遠活在我的心中.

樂文三人聽完這位燒餅店老板的敘述,感概良多,本來只以為是那老婦癡傻之話,沒想到這一切竟然都是真的.

三人騎馬走在去獻城的山道上,丁珂兒不禁感概道:"這個老婦對他前夫的感情可謂是感人至深."

樂文歎了口氣,略有一絲感傷道:"嗯,那個老婦想用她自己代替她的前夫,來祭奠逝去的前夫,她前夫死後,她也不過二十幾歲,事過快百年,依然對那份情念念不舍,問世間又有幾人能做到."

"不好,好像有一隊人馬正朝這邊湧來……"這時龍突然壓低聲音說道.

樂文淡淡一笑,不在乎道:"大驚小怪什麼,不就是隊人馬嘛,肯定是過路的商隊吧……"

龍拉住正往前走的黑馬,然後朝四面望了望道:"不,這隊人馬帶著很強的殺氣,必定是沖我們來的!"

"哎呀,笨蛋,我們快跑,還傻呆著干什麼!"丁珂兒也感到了這股殺氣,連忙催促道.

"文哥,你們先去獻城叫救兵,我來抵擋他們."龍這時看到一隊黑衣馬隊正殺氣沖沖的朝著他們奔來,連忙對樂文喊道.

這里荒山野外,山路難行,馬根本就跑不開,連個人影都沒有,即使現在去獻城也要大半個時辰,他們死在這里恐怕連個收尸的都沒有.

"你連把刀都沒,怎麼抵擋,不行,咱兄弟倆就是死也要死在一起,丁珂兒,你去獻城!"樂文也看到這隊人馬大概有十余人的樣子要是讓龍單獨留下,他這個做大哥跑了,這不是罵他嗎.

"不,我不走."丁珂兒說著從白馬上跳了下來,手里捏著幾枚暗器說道.

"……罷了,既然如此,那咱們就拼了,先設法奪了他們的兵器."樂文一擺手恨恨道.

"哼,看本女俠先用暗器射翻他們幾個,自然就有兵器了."丁珂兒挑眉一笑,得意道.

只是在三人片語之間,這隊人馬便以來到五十幾米遠處,周圍布滿殺機,揮著手中長刀朝他們襲來.

丁珂兒深吸一口氣,對准目標,雙手一甩,便把暗器從手中甩了出去,本來她以為以她的暗器功夫最少也能擊中幾名刺客,沒想到刺客們只是一彎腰伏在馬背上,便躲過了丁珂兒甩來的暗器.

丁珂兒有些傻眼了,急忙又取出幾枚暗器甩出,可是依然是一個也沒擊中,她跺腳焦急道:"不好了,他們都是高手,恐怕這次難逃一劫了."

樂文對丁珂兒喊道:"我們和他們對沖,分散他們的注意力,你留在這里扔暗器."

說著,樂文和龍便騎著一白一黑兩匹駿馬,如同兩道黑白旋風一般朝著對面沖去.

面對一群如狼似虎般的刺客,樂文兩人伏在馬背上,毫無畏懼的躲過當其沖揮來的長刀.

龍單手撐在馬背上,掠過身旁的刺客,一腳踢落馬一個,接著一個旋轉,單手握住一名刺客的脖子,愣是把刺客拽到了他的懷里.

"文哥,接著……"

奪過刺客手里的長刀,扔給與他並行的樂文,然後手上一用力,直接把那名刺客的脖頸給扭斷,舉起這名刺客尸體便扔向另一名揮著長刀朝他砍來的刺客頭上,這個刺客竟然眼都沒眨,直接一刀朝他扔來尸體劈去,濺得滿臉是血.

可就是這個刺客狠狠一劈之際,樂文手中長刀一揮,便在這名刺客的脖子上劃了一道口子,這名刺客便一頭栽落馬下,一命嗚呼.

"可惡……"可是就在樂文把刀剛抹向刺客脖子的這一刻,冷不防只覺他的背部好像也被人砍了一刀……8

上篇:第八十三章 河間奇人     下篇:第八十五章 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