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八十七章 不同  
   
第八十七章 不同

普光寺,這座寺廟並不大,而且還挺小,廟頂上鋪滿了琉璃金碧輝煌,屋脊上雕刻了好多仙人,栩栩如生.≧ ≯≯

樂文三人走進寺廟,跨過門檻,在前面有一尊釋迦牟尼的塑像,塑像旁邊有一個池塘叫放生池,放生池里有一只渾身布滿綠苔的百歲老龜,伸著頭,左看看右瞧瞧,緩慢悠閑的在池水里滑動著.

夕陽西下,漫步于寺廟之中,聆聽深沉而悠遠的鍾聲,感受詩人落榜之時之情之景,別有一番意境.

樂文抬頭望了望廟頂,令人眼花繚亂,那一個個佛爺凸起的臉也宛如夏季夜空數不清的星斗,它們神態各異,千姿百態.

走到大院中央,抬頭便是一望無際的天空,寺雖小,卻有一種不衰的感覺,寺里若無他人,寂靜的空氣中,有幾只喜鵲在低鳴盤旋著,聽著讓人有種十分悠然的感覺.

這時,一個身著灰布僧袍,手里握著一串佛珠的老和尚走了過來,向他們問好,樂文三人也向他一拜.

"請問你們這里可有一位大師在晚上睡覺打呼嚕就如彈古琴一般?"樂文剛拜完,便開口問道.

這位老和尚聽到樂文此話,先是微微一愣,然後兩手相合于胸前,掌心相對,十指並攏看齊斜向上,對樂文微微一笑,施禮道:"阿彌陀佛,施主所說之人正是老衲."

"呃……您就是那位傳說中的那位高僧啊."樂文本來就已經猜出了七八分,眼前這位老和尚果然就是傳說中的那位老僧,樂文也只是在現代時聽到這位老僧,沒想到現在竟然見到了真人,還真有些說不出的感覺.

"呵呵,施主拗贊了,其實老衲晚上打呼嚕到底是什麼聲音,老衲也不得而知,說不得也是旁人謠言罷了."老僧呵呵一笑,微微搖了搖頭道.

丁珂兒挑了挑柳眉,直言不諱道:"要想知道這個老和尚是不是真如傳說中那般神奇,只要在他睡著後不就什麼都知道咯."

"誒,俺嫂子此話有理,看你這個老和尚樣貌普普通通,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如諾真如傳說的那般,莫非你是妖僧不成?"龍上下打量了下這個老僧,然後露出一副懷疑的表情,大大咧咧的出言不遜道.

"龍,莫要胡言亂語,怎能對大師如此不敬,快向大師道歉!"樂文看龍對老和尚一臉蔑視的神情,給了龍一個暴栗,低聲呵斥道,可是他這一動怒,觸動了背部的傷口,疼的他臉色一白.

"呵呵,無妨."老和尚並沒有因為龍出言不遜而有半絲不悅的表情,反觀樂文和龍好像都受過傷的樣子,便語重心長道:"老衲觀兩位男施主像是有傷在身,不如隨老衲去客堂調養一下,不知兩位意下如何?"

樂文兩人的衣著在進城時都已換過了,從外表看並沒有受傷的跡象,沒想到這個老僧,一眼便看出了他們受了傷,有些驚疑道:"噢?大師果然好眼力,我兄弟二人的確有傷在身,不過只是皮外傷,無傷大礙,不過既然是大師誠意邀請,我兄弟二人就多謝大師了."

"呵呵,老衲不但看出你們兄弟兩人身上有傷,而且還看出了你們一行三人身體周圍的殺氣還未散去,定是在不久前有一場惡戰."老僧撚了撚手中的佛珠,一語道破樂文三人隱瞞之事.

樂文三人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開口了,龍也只是在周圍的敵人有殺意的時候,才能感應到殺氣,沒想到這個老僧竟然能看出幾人還未散去的殺氣,看來這個老僧倒是有些修為.

三人隨著老僧來到天王殿的右側的客堂,老僧從一個盒子里,取出一個白色小瓶,從里面倒出兩粒丹藥遞給樂文,慈善一笑道:"兩位施主先各服下一粒藥丸,調養一下氣血吧."

"藥丸?這是什麼藥丸?怎麼氣味怪怪的."龍從樂文手中拿過一粒藥丸,放在鼻處聞了聞,嗅入鼻中一絲怪異,面顯凝重之色,有些疑惑的看了看老僧問道.

老僧見龍並不相信他,他也不想去解釋什麼,只是和顏悅色道:"阿彌陀佛,施主無須多問,只管服下便是."

"無須多問?誰知道你這妖僧給我們的是什麼藥丸啊?如果是迷惑心神的藥丸,豈不是要被你這妖僧玩弄于手掌之間?"龍說著便把手中的藥丸隨手拋掉了.

樂文卻根本沒有懷疑老僧那麼多,想都沒想的就把藥丸送入口中,一咽而下.

老僧見樂文服下了藥丸,笑道:"呵呵,既然這位施主服了藥丸,還是在這客堂稍息片刻吧,如諾施主真想一觀老衲是否在睡覺時打的呼嚕如彈奏古琴一般,那老衲便現在就為施主觀瞻一番也未嘗不可,不過在次之前還須請這位女施主離開客堂."

"你這老和尚,是看起不起女子嗎?為何他倆能在此觀瞻,本姑娘為何不能?"丁珂兒見老僧竟然做出一副要請她離開客堂的樣子,有些氣惱的白了一眼老僧道.

"老衲並無此意,只是老衲在此小息,有女施主在此,老衲有些不便,還望女施主諒解."老僧面對丁珂兒的疑問,不慌不忙的闡明道.

"哼……本姑娘才不稀罕看一個老和尚打盹呢."丁珂兒有些不屑的哼了一聲,便轉身離開了客堂.

這個老僧見丁珂兒走了,便臥于榻上,只是一會便打起了鼾聲.

可是奇怪的是,樂文聽到老僧打的鼾聲是一種很有節奏,如同彈奏古箏一般的悅耳之音.

而傳入龍耳中的鼾聲卻是如同噪音一般的刺耳之聲,聽的他是心煩意亂,只是提議在客堂呆了一會,便罵咧咧的轉身離開了.

"什麼破玩意,我還以為這老和尚真的如俺哥哥說的那般神奇呢,想來也不過是故弄玄虛罷了!"

龍滿心不悅的從客堂走了出來,再看看樂文悠然自得的盤膝于蒲團之上,微閉雙目,猶如進入佳境一般,讓他大為疑惑不解.8

上篇:第八十六章 戰2     下篇:第八十八章 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