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八十九章 破案1  
   
第八十九章 破案1

"怎麼會這樣?"秀才神廚望著空空如也的食案,如夢初醒,他又驚又懼.≧ ≧

"啪……"

秀才神廚竟然當著眾人的面,將手中的刀拍在案板上,然後竟然伸出三根手指對天起誓來:"我譚嘉德對天誓,從此金盆洗手,終此一生,再不踏入廚房一步."

樂文翻了個白眼,無語了,他們剛來到這里想嘗嘗這個神廚的手藝,他就洗手不干了,這叫什麼事啊,難道是他們沒有口福嗎……

"喂,你這個秀才廚師,怎麼能說金盆洗手就金盆洗手了?我們等了半晌,不是白等了嗎?"丁珂兒白了一眼這個秀才神廚,嗔怒道.

一些圍觀的客人也嘟囔道:"是啊,你不以後不做了,我們以後恐怕再也吃不到你做的美味佳肴了."

秀才神廚沒有答話,只是自言自語道:"有道是天妒紅顏,難道,天亦妒我?"

有些人就說了:"莫非是連天上的龍神都垂涎三尺這個秀才神廚的廚藝,案板上的那些翩翩飛去的魚鲙,都飛進了在天上興云布雨的蛟龍口中?"

到底如何,其實誰都不得而知,不過這位秀才神廚為此就金盆洗手,委實有些可惜了.

樂文三人掃興的走出酒館,又隨便找了家小酒館隨便把肚子給填飽了,三人便趕馬出了肅甯城.

三人在官道上趕路天色已黑,路兩邊荒草叢生,柳樹的枝條倒垂下來,在路面上留下濃重的陰影,野地里,傳來陣陣昆蟲和不知名鳥類的鳴聲,灌進耳朵里,總有那麼點淒厲的感覺.

這讓人總覺得心里有些毛,樂文三人揚鞭打馬,想借著頭頂的月光,趕到任丘城,北方十月的晚上,冷風凌厲,在野外露宿實在是讓人有點吃不消.

蹄聲踏踏,濺起陣陣飛灰,任丘城上的燈火,已經遠遠在望了,樂文心中暗喜,更是腿上用勁,不斷催馬前行.

走著走著,就覺得周圍越來越黑,剛才還能隱隱約約看到的官道,現在,已經是一團漆黑了,樂文心中疑惑,還有點惶恐,無意間抬頭望了望天,原來是月亮隱入了云層里.

"喂,樂文,這是怎麼回事啊?怎麼看不到管道了?"丁珂兒望著前方一片漆黑,一臉疑惑的拍了一下樂文道.

"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不過的確有些詭異."樂文凝神靜氣,沉聲道.

龍不在乎的哈哈一笑道:"嫂子怕什麼,不過是月亮被云遮住罷了."

"誰怕了,我只不過是覺得有些古怪."丁珂兒瞥了一眼龍,幽幽道.

說完不禁又往樂文背部靠了靠,樂文只覺兩團嬌柔在他的背部擠壓著,身後傳來一絲絲的柔軟和暖意.

丁珂兒覺得在這如同墨染一般的冷夜里,有身前的樂文和胯下的這匹馬的依傍,從馬身上傳來的溫熱的氣息,也使她的心稍稍平靜了一些,不知道怎麼了,她往常獨自夜行也沒有這種讓她覺得詭異的氣氛.

她的心情剛剛甯定了一會兒,冷不防,頭頂有一陣夜梟的鳴叫掠過他們的耳畔,那聲音難聽得刺耳,如同鋒利的刀片一樣,一下一下地刮著她的耳膜.

"啊……可惡的夜梟."丁珂兒抬頭看了看從他們頭頂掠過的夜梟,嗔罵道.

本來以為這只夜梟只不過也是無意從他們頭頂掠過,誰料,頭頂的夜梟卻不依不饒,緊緊尾隨其後,在他們的頭頂飛來飛去.

樂文心道:"難道,這丑惡的鳥類是在向我們傳遞什麼不祥的信息,或者,它就是惡魔的使者,會給我們帶來不幸……"

丁珂兒心中煩惡,當夜梟再次飛過她的頭頂時,她舉起手中的黑金劍,劈頭蓋腦地朝夜梟砍去.

黑金劍一舉中夜梟,那夜梟驚叫一聲,撲棱了兩下翅膀,一個跟頭從頭頂跌落下來,鮮紅的血,落了他們一身.

"讓你再亂飛."丁珂兒見夜梟被她一劍劈落到了草叢里,臉上露出一絲得意道.

"……丁珂兒,你怎麼亂砍啊,現在好了,衣服上沾了這麼多血."樂文用手擦了擦衣服上的血滴,但是血滴已經滲入衣服里,看來這件剛買來的衣服算是作廢了.

"要你管,本女俠砍了這只臭鳥,心里高興."丁珂兒也覺得她這麼一搞,兩人的衣服又要再換一套了,有些理虧,但是嘴上卻不甘示弱道.

龍只是看著兩人,在一旁哈哈一笑.

樂文無奈的搖了搖頭,勒停了馬,翻身下來,來到夜梟墜落的地方,把它從草叢里撿起來,檢查了一下,現那夜梟已經氣絕,腦袋耷拉下來,那曾經自由翱翔的雙翅,再也不能飛了.

樂文長歎一聲:"唉,不知道這究竟是福還是禍呢!"

他在路邊挖了一個坑,把這只夜梟埋了,然後騎上馬背,三人繼續往前走.

走了一段路之後,就見迎面來了一隊人馬,走得甚是迅疾,這幾個人氣勢洶洶,個個張弓拔刀,看身上的服色,似是城里的捕快.

狹路相逢,窄窄的官道,容不下那麼多人並行,樂文雖然身為巡檢使,但是也不像多惹事端,便和龍使了個眼色,把馬停在路邊,想讓這群捕快先過,等他們過去以後,他們再走,那隊人馬走到他的身邊,錯身的一刹那,為的一人,從頭到腳打量了樂文和丁珂兒一番,目光犀利,好像是在探究什麼.

正在此時,月亮又從云層里露出了臉,明晃晃的,照著樂文三人和這一隊捕快.

"你們身上的血是怎麼回事?"為那人突然問道,聲音冷冷的,好像是在審問犯人似得.

樂文心里直翻白眼,心道:"好了,這下看來是禍了……"

樂文還沒開口,丁珂兒搶先說道:"我們身上的血,是夜梟身上的,方才,有一只夜梟在我們頭上飛,本姑娘用劍把它打死了,那扁毛畜生身上的血落了我們一身,這就是它身上的血!"

"什麼?夜梟的血……哈哈,你哄三歲小孩呢!"其余的捕快也在旁邊嘲笑道.8

上篇:第八十八章 書生     下篇:第九十章 破案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