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九十章 破案2  
   
第九十章 破案2

樂文本來不想揭示自己的身份,但是現在看來是百口莫辯了,只能從懷里掏出一個官印,放在為那個捕快眼前道:"本官乃是上海巡檢使,我們的確是路過此地時,殺死了一只夜梟,才弄了一身血.≧≥≧ "

為的捕快一看樂文手里的官印,連忙拱手施禮道:"原來是巡檢使大人,下官是任丘縣副巡檢使郭元松,不過今日城里生了一樁殺人案,下官出城正為此事而來,還望大人能夠予以配合."

樂文淡淡一笑道:"嗯?殺人案?好吧,既然你們不信,我帶你們去看,把那只夜梟挖出來,你們就知道我所言肺虛了!"

"好,那下官就冒犯了!"

這個副巡檢使郭元松對後面的捕快使了個眼色,一行人便在樂文三人的帶領之下,來到樂文方才掩埋夜梟的地點.

"就是這里,你們挖吧."樂文指了指剛才埋夜梟的地方說道.

捕快拿出隨身攜帶的工具,就開始挖.

挖了幾下,就聽一個捕快驚喜地叫了一聲:

"頭兒!快看,這是什麼!"眾捕快紛紛把腦袋湊了上去.

"哈哈哈哈——真乃天助我也!"那副巡檢使郭元松露出一副興奮的表情,他回轉身子,對眾捕快喊道:"他們就是殺人凶手,快拿起他們."

樂文在他剛剛掩埋貓頭鷹的那個地方看了一看,那里面竟然出現了一顆血淋淋的人頭!!

那顆人頭雙眼緊閉,嘴唇微張,頭凌亂,看起來好像剛死去不久.

"啊?"樂文看到這一幕,也是一陣驚異,他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不慌不忙的解釋道:"本官身上的血跡,的確是夜梟身上濺落的,還望你們能夠明察!"

副巡檢使郭元松奸也一改對樂文的恭敬之色,奸笑道:"哼哼!夜梟在哪兒啊?人頭都挖出來了,你嘴硬不承認!看來,不把你們三個抓起來押送到公堂,你們是不會老老實實地招供了!"

"你們誰敢動我哥哥一根汗毛!"龍一把揪住郭元松的衣領,虎目圓睜,大喝道.

樂文一擺手,呵斥道:"龍,放下他,我們隨他去便是."

原來,就在這一天,任丘城里有個人被賊人所害,官府現時,死者的身子還在,腦袋卻不知去向,任丘縣令限捕快們在最短的時間內,把丟失的人頭找到,否則,既無法確定死者的身份,也無法著手破案.

捕快們得了令之後,立馬在任丘城內外巡邏,時時刻刻搜尋關于這個案子的蛛絲馬跡,他們累得人困馬乏,都快把任丘城翻個底朝天了,也不見那個人頭的影兒,結果,今天晚上,在官道上巡邏時,人贓俱獲,這些人怎能不高興.

任丘縣的人只知有人死了,但是到底是誰死了,卻無人得知.

樂文三人被帶到了縣衙已是深夜,三人便被關押了一夜,第二天升堂,任丘縣令,宋縣令得知樂文是上海巡檢使,便問道:"你身為巡檢使,為何知法犯法啊?"

"下官實在是冤枉啊,事情太過巧合,下官一時也解釋不清,不過下官想問下大人可知那個死者是何人嗎?"樂文對宋縣令拱手施禮道.

宋縣令聽到這個,也是微微一愣,剛開始他也認為樂文三人是凶手,但是卻把最重要的線索給忘了,于是對旁邊的副巡檢使郭元松開口問道:"元松啊,你可知這個死者是誰嗎?"

"回大人,經屬下打聽,這名死者名叫祁經生,家住城南."郭元松對宋縣令拱了拱手回道.

"哦?那你可知這個叫祁經生的可有什麼家人?又和誰有過怨仇嗎?"宋縣令問道.

"回大人,這個祁經生是一個孤身一身的單身漢,至于他和誰有過怨仇,屬下就不得而知了."副巡檢郭元松回道.

"哦?這樣啊……"宋縣令聽到副巡檢郭元松的話,也覺得此事有些蹊蹺,如果樂文他們殺了人,怎麼還會明目張膽的帶著血來任丘城,于是看了一眼樂文,不置可否的說道.

樂文當然知道宋縣令是什麼意思,于是對宋縣令拱手道:"可否能容下官三日時間,下官如諾抓不到凶手,再拿下官等人問罪可否?

宋縣令沉聲片刻,緩緩道:"三日?好吧,不過只能由你一人去,其他兩人必須留在這里做質."

"多謝大人成全."樂文拱手稱謝.

"文哥,你一個人去找凶手如遇危險可怎麼辦,不行,兄弟要和你一起去."龍恐樂文一個去抓凶手,如遇個什麼好歹可怎麼辦,有些不放心的上前對樂文說道.

樂文淡淡一笑道:"你們就放心吧,只要這個凶手不是什麼高手,如若能夠尋到他,想要抓住他就不會出什麼問題."

事已至此,即便兩人為樂文擔心,但是也無能為力,只能期盼樂文能夠平安順利抓到凶手才好.

"哥哥保重……"

"喂,這把劍你拿著,你一定要保重啊."

"嗯,我去了,保重……"

樂文接過丁珂兒遞過來的黑金劍,和龍,丁珂兒告別後,把身上帶血的衣服換掉後,便走出縣衙.

任丘城不算太大,只要這個凶手沒有逃出城去,找起來就不會太過困難,還是先去城南打聽下這個死者有什麼仇人吧.

樂文來到城南,經過打聽來到一處破茅草屋外.

"請問這位大嬸,你可知祁經生是否住在此處?"樂文走到一戶人家門前,對一個正在淘米的一個婦人問道.

婦人看了一眼樂文,看樂文不像什麼壞人,便隨口說道:"你是說那個單身漢啊,他的確是住在這里,不過這兩天都沒有見過他了,你找他有什麼事嗎?"

樂文不想說出實情,驚動這個婦人,于是謊稱道:"哦,我和他是舊識,您知道他和什麼人有密切來往嗎?"

"密切來往?這個人也沒什麼朋友,要說和誰有密切來往,那就是和城外住的一個姓張的屠戶經常來往."婦人不知樂文問此話是何意,想了半晌,才緩緩的開口說道.

"城外?那您可知這個張屠戶住在城外哪里嗎?"樂文沒想到這個死者竟然會和一個屠戶有經常來往,城外這麼大,還是問清楚好.8

上篇:第八十九章 破案1     下篇:第九十一章 破案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