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九十一章 破案3  
   
第九十一章 破案3

"那個張屠戶住在城東門外三里處,一直往前走那里有顆百年老槐樹,到了老槐樹那里你肯定能聽到豬叫的.≯> ≧ ≦"婦人想了一下,然後說道.

"多謝大嬸了."

樂文謝過婦人後,便照婦人的指示,走了大概一炷香的時間,來到一顆百年老槐樹下.

"嗷嗚……嗷嗚……"

剛來到這個老槐樹下,便聽到淒慘的殺豬聲,樂文隨著殺豬聲,來到一個臭烘烘的豬圈附近.

看到一個長相凶惡的屠戶正在拿著刀殺豬,豬血濺了他一身.

屠戶看到樂文在看他殺豬,有些疑惑的問道:"你在看啥?"

"在下是祁經生的舊識,不知閣下可是全屠戶嗎?"樂文對屠戶拱了拱手說道.

"舊識?你找俺有啥事嗎?"張屠戶狐疑的看了看樂文,然後問道.

"哦,在下聽說你和祁經生經常來往,不知你們是什麼關系?"樂文不置可否的問道.

"呵呵,什麼關系?俺和他是兒時好友,誒?你問這個是做什麼啊?"張屠戶不解道.

"兒時好友……那你可知祁經生如今已經死了?"樂文直言不諱,想看看這個全屠戶會有什麼表情.

張屠戶一聽到祁經生死了,露出一副很奇怪的表情,想都沒想就拿起沾滿豬血的刀要去砍樂文.

"誒?你這是何意?"

樂文一看張屠戶的舉動完全出乎他的想象之外,連忙往後躲閃,雖然他帶著黑金劍,但是事情沒有問明,他不能貿然動手傷及無辜,黑金劍削鐵如泥,稍有不慎,便能把張屠戶給砍死.

要是這個張屠戶知道樂文是官,即便借他幾個膽,他也不敢去砍樂文,按大明律平民敢對官員動刀,不管傷沒傷到都是死路一條.

"你這個挨千刀的,竟敢咒罵俺的好兄弟,你是想找死不成!"張屠戶一邊追著樂文,一邊罵道.

"唉唉唉,你等等,聽我說."樂文一陣冷汗啊,這家伙是裝的,還是真的和祁經生關系真的那麼好啊.

張屠戶聽到樂文的喊聲,止住了腳步,手里握著刀,指著樂文罵道:"你今天講明了便罷,要是胡言亂語,今天俺先把你當豬給宰了."

樂文看著這個張屠戶一副蠻不講理的樣子,真想暴揍他一頓,不過現在是要辦案,還是深吸了一口氣,壓了壓腹中的火氣,淡淡道:"在下說的是事實,你的好友祁經生在昨晚的確被人殺了,然後頭也被人砍了."

"什……麼?"張屠戶見樂文並不像信口胡說,站在原地愣了半晌,兩道眼淚不知不覺的從他的眼角流了出來,緩緩開口說道:"那他現在的尸體呢?"

"尸體在任丘城中,不過現在官府還沒有對外公布."樂文看張屠戶悲傷的表情和剛才的反應,並不像作假,淡淡說道.

"既然沒對外公布,你又是如何知道的?莫非……"張屠戶好像知道了什麼,不敢相信的盯著樂文說道.

"是,本官是上海巡檢使,不過這件案子卻摻連到了本官,官府讓本官限時破案."樂文也不想再隱瞞什麼了,便直接了當的把實情說了.

"上海巡檢使?"張屠戶撓了撓頭皮,還在想上海是哪呢,他還是第一次聽說過呢,不過巡檢使他是知道的,連忙跪下叩道:"小民不知是大人駕到,還用刀砍大人,請大人制小民死罪."

樂文擺擺手說道:"不知者無罪,你起身吧,本官來此是想問你有些事情的."

張屠戶見樂文並不怪罪他,便起身說道:"謝謝大人饒恕小民,不知大人有何吩咐,小民一定知無不言."

"嗯,你可知祁經生有什麼仇人沒有?"樂文點點頭,淡淡道.

"仇人?"張屠戶低頭想了一下,然後想起了前幾天他和祁經生的對話,一拍腦門道:"誒,倒是沒聽說過,不過前幾天他和俺提起過一件事?"

"什麼事?快說."樂文急切的問道.

張屠戶想了一下,然後開口說道:"前幾日聽他說,他想對任丘城東的李家小女提親,不過有一家人也看上了李家小女,不過李家小女卻看不上那家人,她看上的是打小就認識的祁經生,那家人得知後對此很是不滿,還因此和祁經生生看一些口角,兩人還差點打起來."

"哦?那你可知那家人是誰?"樂文好像找了到一點線索,連忙問道.

"好像是一個叫魏鄒的,這個人向來欺男霸女,作威作福慣了,從來不把別人看到眼里."張屠戶沉聲片刻道.

"嗯,那你與本官一起去任丘城吧,回到縣衙,你隨本官做個口供."樂文看事情有了些眉目,對張屠戶說道.

"好,大人先等等小民,小民先去換下衣服把門鎖上."張屠戶點頭答應,便要進屋換衣服.

在去任丘城的路上,樂文才了解到,這個張屠戶和死者祁經生關系一直都很好,後來因為他在城中養豬地方不夠,而且殺豬的叫聲,吵的附近居民怨聲載道,所以才搬到了城外居住.

雖然他搬到了城外,可是兩人還是經常來往,前兩天他們兩個還在一起玩來著,沒想到轉眼便陰陽兩隔了,這讓他歎息不已,祁經生的死對他來說打擊很大,猶如痛失一臂一般,讓人惋惜.

樂文也是一肚子苦水,他一個過路的,平白無故攤上這麼一件案子,要不是他身為巡檢使,恐怕早就把他給治罪了,哪里輪的著他有什麼辯解,還允許他一個嫌犯,出來破案.

那個宋縣令也並不是覺得樂文是個巡檢使,就比別人寬松了,而正是因為樂文是巡檢使的身份,才想讓樂文去查一下這個案子,因為宋縣令只不過是一介腐儒,古代大多數都是死讀八股文的書呆子,哪里會破什麼案子,倒是用樂文破案,有兩好.

第一好是,他也覺得此事蹊蹺,凶手也不像是樂文他們,而且樂文是官,並非一介草民,不能草草了事,必須要讓樂文無話可說,才能拿樂文法辦.

第二好是,樂文如果能破案成功,找出真正的凶手,那麼功勞還歸宋縣令,如果樂文找不到真正的凶手,那麼樂文他們就只能當替罪羊了.8

上篇:第九十章 破案2     下篇:第九十二章 破案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