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九十三章 破案5  
   
第九十三章 破案5

樂文翻了個白眼,冷笑道:"呵呵,你這婦人倒挺是健忘,才這麼短的時間,你就不記得本官了?"

那個李氏的相公洪大虎抬頭看了看樂文,又低頭和他的娘子對視了一下,然後開脫道:"小民的娘子,的確是很健忘的,請大人勿要怪罪.≯> ≧ ≦"

"好,既然如此,那本官就來問你,你家是否有火銃?"樂文也懶得和他爭辯什麼,便單刀直入的問道.

"火銃……"洪大虎聽到火銃這兩個字,不禁為之呆了一呆,然後磕頭道:"小民家中的確有祖父傳下來的火銃."

"嗯,那本官問你,死者祁經生是否去你家向你借過火銃?"樂文點點頭,又問道.

洪大虎爬在地上,沉吟半晌才回道:"……是……借過."

"哦,你難道也知道祁經生已經死了?"樂文眼中露出一絲譏諷,笑道.

洪大虎聽到這個,好像知道了什麼,他低頭和李氏對望了一眼,然後連聲道:"小民不知啊,那祁經生向小民借火銃,可是火銃乃是小民的傳家之物,怎可輕易借予外人……"

樂文冷笑道:"呵呵,你還狡辯,如今城內除了堂內之人,並無他人知道祁經生已經死了,而剛才我提及死者祁經生,你並沒什麼反應,如若不是你本來就知道祁經生已經死了,怎麼會有一副本來就如此的表情."

洪大虎聽到樂文的話語,一時語塞,不知該如何狡辯了,他突然哈哈一笑道:"哈哈,既然被大人看穿了,那小民也不想狡辯什麼了,不錯,那祁經生想要向小民借火銃……"

"相公,你瘋了不成,怎麼胡言亂語!"李氏見他相公竟然想把實情和盤托出,連忙用手捂住他相公的嘴.

洪大虎把李氏推開,然後繼續說道:"本來火銃就是小民的傳家之物,便開口拒絕了,誰知那祁經生不依不饒,竟然不借他,他就不走了,還要躲小民手中的火銃,本來當日小民心中煩悶剛飲酒回到家中,小民便借著酒勁,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便用火銃給了他一槍."

樂文沒想到這個案子如此曲折,本來以為會有什麼驚天的秘密,沒想到只不過是人的一念之間而已.

但是樂文還是覺得後面的疑點很多,他為什麼要把尸體的頭顱和身體分開,又為什麼樂文埋夜梟的地方,剛好是這個洪大虎埋死者頭顱的地方,這讓他很是疑惑不解.

樂文又經過一番審問,才知道了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原來一切也只不過是湊巧罷了,洪大虎把死者祁經生殺死後,怕尸體被現,便把尸體的頭顱給砍掉了,這樣即便官府現尸體,也不會知道尸體是何人,而且祁經生孤身一人,即便他消失了,也不會有人報官,別人只會認為他可能去了別的城鎮了,而不會認為這個人是已經死掉了.

湊巧的是,冥冥之中是那只夜梟引誘樂文他們把這個謎底解開,而樂文剛把把夜梟的尸體,同樣埋在了死者的頭顱旁邊,而樂文帶著捕快們去挖夜梟的時候,也只是大概記得當時埋夜梟尸體的方位罷了,誰知道捕快們卻剛好挖到了死者的頭顱.

有道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這件巧事又偏偏讓樂文他們遇到了,要是讓普通小民遇到,恐怕也只是多了一個替死鬼罷了.

不過那個婦人李氏實在是有夠狡猾,她唯恐真相被人揭露,便每日在門前觀望,怕有人去找死者,可是她卻剛好弄巧成拙,如諾她當時沒有在門前,樂文也可能就打聽不到張屠戶這個線索了,沒了張屠戶這個線索,也就沒了那個欺男霸女的魏鄒的線索了,沒了魏鄒的線索,自然也就不會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一波三折,事情才算是真相大白,本來丁珂兒和龍以為要被官府關押幾天呢,誰知道只不過是幾個時辰的時間,他們便被放出來了,害的他們虛驚一場.

樂文三人被宋縣令款請招待了一頓,便離開了任丘縣,繼續趕路,前往興濟城.

傳說興濟城出過一位傳奇的皇後娘娘,這位皇後娘娘從生下來就沒頭,請遍名醫治療,但毫無起色.而她本人卻喜歡抱只雞東家串,西家溜,沒有一時閑.因長了一頭禿瘡,誰見了都膩歪,人送外號"禿丫頭".

更令人驚奇的是她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走到街上,禿丫頭碰見厚道生意人,張口一句"今兒個好買賣",果然這一天能賺幾個錢;碰到吝嗇的,禿丫頭一句"今兒個甭想開張",果然一天也沒主顧.每年春天,禿丫頭會對父親說出今年莊稼收什麼什麼,等到秋後,她的預言竟能一一應驗.

他父親張巒閑時常到附近寺廟找和尚下棋聊天,每到飯時禿丫頭母親便讓她喊爹回家吃飯.一天和尚做了一個夢,夢見廟里供奉的神仙對和尚說:"請你不要讓禿丫頭到寺廟來了,每次來時我們都得對她打躬行禮,我們這泥塑金身經不住這麼折騰."

和尚醒來查看這泥塑神像果然有掉漆開裂處,和尚把所夢之事說于張巒.張巒也感到奇怪,暗自思忖:"莫非小女真別有一番造化?"

成化年間,憲宗要親自為兒子選妃,欽天監夜觀天象後稟報皇上:"太子妃當出在京城以南,車上樹,牛上房,騎龍抱鳳是娘娘."

皇上聞報,旋即擬旨,派員沿京杭大運河乘船南下,選召娘娘.選妃的欽差到達興濟境內,來看熱鬧的百姓們水泄不通.村婦收起紡車,又怕被踩壞,隨手掛在了樹上;牧童顧不上牛兒,鼓樂聲驚得牛亂跑,一驚竟然跑上了屋頂.

禿丫頭怎麼也擠不近前,懷里抱著雞,又舍不得撒把,于是就爬到牆頭上,伸著脖子往下瞧.選妃的官員看到如此的景象聯想到欽天監所言的征兆"車上樹,牛上房,騎龍抱鳳是娘娘"一一對上了碴兒,于是統統跪在牆下,口稱"貴人請上轎".

但是一看這丫頭,又禿又髒,有失體統,于是幾個年老的太監領禿丫頭到河邊去洗臉.這一下可了不得,待到禿丫頭來到河邊,捧水這麼一洗,禿瘡嘎巴全掉了下來,露出了滿頭的烏.

再看臉上那真是嬌若芙蓉,燦如桃花,再沒有一點瘋癲樣.

人們都說那是神仙戴上的面罩,為的是不讓她露出真容.後來後世人就把娘娘還金身的地方,稱為"龍窩".

隨後船隊出駛向北京,途經興濟北的張二莊時,張娘娘紮耳朵眼,後該村就叫紮耳莊,後演變成了張二莊,就這樣張娘娘踏入了宮門,曆經弘治,正德,嘉靖三朝.8

上篇:第九十二章 破案4     下篇:第九十四章 兵器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