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一百零二章 桃花庵  
   
第一百零二章 桃花庵

"伯虎兄,近日可好啊?"

宴席上,幾人也沒有過多的客套,對碰了幾杯酒,夏侯大人就對唐伯虎面帶笑容的說道.≧

"哎……,讓大人見笑了,小民自從科舉泄題案無辜被牽連後,小民也算斷了仕途這條路了."

唐伯虎沉吟了半晌,舉起手中的一杯酒,一飲而盡,然後有些頹意的說道.

樂文沒想到,在電視劇里那個風流瀟灑,無憂無慮的江南才子,如今卻是如此惆悵失意,真是世事無常,天意難測啊.

"哦……,如果伯虎兄不嫌棄的話,不如做本府的幕僚如何?"

夏侯大人見唐伯虎一臉惆悵的樣子,竟然一點架子都沒有,拿起酒壺給唐伯虎剛飲干的酒杯里斟滿了救,滿臉誠意的說道.

唐伯虎一聽夏侯大人有意拉攏他,神色微微一愣,其實這次受到夏侯大人邀請,他已大概知道了夏侯大人的用意.

不過前段時間,甯王朱宸濠也有意邀請他到甯王府任職,他還正在猶豫到底要不要去呢.

其實唐伯虎根本就不想給誰賣力,經過科舉泄題案後,他就已看透了塵世,每日飲酒逛青樓,沒錢就作畫賣錢,這樣反而逍遙自在.

可是要知道搞藝術的感覺比較敏銳,又是出了同期時代人們得欣賞能力,所以大多不受當時人們的理解與追捧,當畫家的畫被理解與接收時,一般需要很久,畫家已經去世了.

美在于現,畫家所畫的畫也一樣,人類對任何東西的認識都要有個過程,往往若干年後等大家都欣賞到了其中的藝術元素那作家也早掛了.

當他去世後,他的作品數量就是固定的了,一個有價值的東西數量越少收藏價值當然越高.

有一些畫家比較幸運,生前畫作就被欣賞,他的畫等他去世後,應為有不可複制性而價格上漲,這也可以用價值規律來解釋,當供應小于需求時價格上漲,物以稀為貴.

而唐伯虎就屬于生前知名,但是所作的字畫卻不怎麼值錢,非要等到他死後才值錢,但是人都死了,還要錢干嘛……

所以唐伯虎雖然生前就有名,可是還是要和普通人一樣,每日為生計而愁.

現在倒好,不但甯王朱宸濠想要拉攏他,夏侯云飛也想拉攏他,這讓他倒不知如何是好了.

按說反正都是為了銀子才被迫,受他人驅使,只要不傻,自然是做甯王的手下了.

可是唐伯虎知道這個甯王朱宸濠向來居心叵測,如果做了甯王的手下,恐怕不是什麼好的選擇.

而這個夏侯云飛為何要拉攏他,他卻不知道夏侯云飛是有何目的了.

"夏侯大人美意,小民深感受寵若驚,不過大人可否允許小民回家後思慮幾日,再作答複?"

唐伯虎一時也不知該如何答複,便委婉推遲道.

"嗯,這樣也好,不過伯虎兄可一定要考慮清楚哦!呵呵……"

夏侯大人其實也知道甯王朱宸濠有意拉攏唐伯虎,本來以為唐伯虎會婉言拒絕他,沒想到唐伯虎會作此答複,倒是讓他臉上露出一絲喜色.

唐伯虎被夏侯云飛這半拉攏,半威脅的話,搞的在宴席上也拘謹了很多,沒多久,便准備起身告辭了.

在宴席上他一直也不好和唐伯虎多說什麼,只是互相客套了幾句.

現在樂文見唐伯虎要走,他和龍,丁珂兒使了個眼色,便也和夏侯云飛起身告辭了.

本來夏侯大人想留三人在府中多逗留幾日,但是見三人無意逗留,也不好多說什麼,便招呼下人送他們出府了.

"唐解元,請慢走,在下久仰唐解元大名,不知在下可否能與唐解元敘談一番?"樂文把白馬交給丁珂兒,獨自向唐伯虎走去說道.

"哦,是樂大人啊,小民不過一介布衣,大人有事便問,不必與小民多禮."

唐伯虎以後是誰在後面叫他,回頭一看,原來是樂文,他只知樂文也是解元,而且還被朝廷任命為上海縣巡檢使,兩人在席間並沒有多說什麼,所以並沒有過多的了解,而樂文對他也是如此客氣,竟然自稱在下,讓他有些不知道樂文是何用意了.

"呵呵,唐解元多慮了,在下沒有什麼要問的,只是想要幫唐解元一把."樂文見唐伯虎有些疑惑的看著他,淡淡一笑道.

"幫小民?小民並沒有什麼需要大人幫忙的地方,大人就莫要跟小民開玩笑了."唐伯虎聽樂文此話,還以為樂文是夏侯大人派來的說客,不禁對樂文,心生警惕之心.

"唐解元當局者迷,在下旁觀者清,就比如甯王朱……"

"……誒,請恕小民無理,大人如果有話要說,不妨去在下的桃花庵敘談一番,路上人多嘴雜……"

唐伯虎見樂文竟然提到了甯王朱宸濠,心中一緊,連忙伸手捂住樂文的嘴,然後四下張望了一下.

樂文就知道只要一提起甯王,唐伯虎定然會邀請他去府中敘談,淡淡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在下三人就叨擾了."

于是樂文三人便跟隨唐伯虎一起前往桃花庵.

話說甯王朱宸濠生性輕佻無威儀,卻善于以文行自飾.

他在南昌巧取豪奪,貪婪地聚斂錢財,又有政治野心.

他欺壓百姓,為叛亂瘋狂斂財.

其掠奪民財的手段肆無忌憚:"盡奪諸附王府民廬,責民間子錢,強奪田宅子女,養群盜,劫財江,湖間,有司不敢問."他還"數假火災奪民廛地".

更有甚者,他大集群盜凌十一,閔廿四,吳十三等四出劫掠,若遇有反抗者,則指使這些強盜屠殺其家,南昌百姓苦不堪言.

他排斥異己,陷害打擊,甚至擅殺江西地方官員,為叛亂清除障礙.

他沽名釣譽,討好明武宗,以掩飾自己叛逆的行跡.

據傳他有幾分文學才能,也作為文藝愛好者和追求享樂的人而聞名,但是,他奸詐而有野心.

他逐步擬定了策略,直到最後,他依靠的也是詭計和陰謀,而不是軍事力量.8

上篇:第一百零一章 唐伯虎     下篇:第一百零三章 能改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