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一百零五章 半夜睡不著  
   
第一百零五章 半夜睡不著

夜深人靜,漫天繁星,一輪圓月高高的掛在長空之中,夜色讓人有些陶醉.≯> 網

樂文睡不著覺,走出茅草屋,便看到唐伯虎正坐在一張竹凳上,身前擺放著一張小木桌,小木桌上稀稀落落的鋪放著一疊紙張.

唐伯虎一手握著酒葫蘆,一手提著一根毛筆.

仰脖喝了一口酒,然後提筆在紙張上洋洋灑灑的寫起詩來,邊寫嘴里還邊吟道.

人生在世數蜉蝣,轉眼烏頭換白頭.

百歲光陰能有幾,一張假鈔沒來由.

當年孔聖今何在,昔日蕭曹盡已休.

遇飲酒時須飲酒,青山偏會笑人愁.

"唐解元好雅興,吟的一好詩啊."

"哦,樂大人……,小民有感而,隨便胡謅幾句,倒是讓大人見笑了."

唐伯虎還以為是何人,回頭一看是樂文不知何時正在他的身後,倒是讓他吃了一驚,這樂文來到他身後,他竟然一點察覺都沒有,想來定是輕功不錯,這也難怪,要不然怎麼可能在山賊手中救下夏侯知府的女兒呢.

"唐解元太過謙了,在下偶爾也喜歡吟上一,只是苦于沒有遇到像唐解元一般有才學的,如今遇到了唐解元,倒是想要和唐解元對吟幾了."樂文呵呵一笑道.

"既然大人有此雅興,那麼小民也不怕大人見笑了."唐解元說完便對屋內的沈九娘喊道:"九娘,再提一壺酒,為夫要和樂大人吟詩對酒,暢飲一番,呵呵……"

沈九娘聽到唐伯虎的吩咐,便從屋內端著一個盤子,盤子上擺放著一壺酒,和兩個銅制酒杯走了出來.

唐伯虎又給樂文找了一個竹凳,放在對面,樂文便坐了下來.

沈九娘提起酒壺把兩人身前的酒杯斟滿,便在一旁給兩人研起墨來.

樂文飲干酒杯中的好酒,然後提起毛筆,沾了幾下墨汁,便在紙張上提起詩來.

書生十年寒窗苦,志在天下蒼生扶.

不知陳王振臂呼,富貴無種萬夫雄.

破釜沉舟入秦都,一戰成名天下窮.

秋風凝露潤白骨,雞鳴犬呸人去空.

昨日江山今日土,青山還愛綠水流.

江上白頭笑漁客,那邊帝陵是誰家?

"樂大人,詩中豪氣縱橫,道出人間真理,果然好文采!"唐伯虎看到樂文寫的詩,飲了口酒,誇贊道.

然後也提起毛筆,邊寫邊吟誦道.

山隱幽居草木深,鳥啼花落書沉沉.

行人杖履多迷路,不是書聲何處尋.

樂文看了看唐伯虎這詩,大有人生失意無處尋之感概.

"唐解元,夜色如此迷人,又有如此美酒,不如我們吟幾打油詩,如果誰在一盞茶的時間吟不出,就罰酒三杯,如何?"

"也好,既然是樂大人提出的,那樂大人就由你先來吧."

"嗯,那在下就先吟上一,一兩二兩漱漱口,三兩四兩才算酒,五兩六兩伸錯手,七兩八兩扶牆走."樂文想了一下,便開口說道.

"呵呵,有趣,有趣."唐伯虎拍手叫好,然後吟道:"夜深衾衣寒難睡.月蒼白,星滿地,風過帳前紗漫飛.勾起相思,吊出記憶,一腔愁滋味.昨日黃昏偏遇雨,憔悴孤雁情何寄.千萬柔腸滴滴淚.夢醒心碎,一片癡迷,酒把靈魂醉."

"醉飲寂靜繁星夜,燭流干,月已殘.獨留孤寂,左右相陪伴.萬般滋味在心頭,獨孤單,能誰言.預將心情折兩段,斬不斷,理還亂.滿腔憂慮,憔悴了容顏.縱使相思葬花前,愁不去,緒增添."樂文飲了一口酒,悠悠道.

"萬思索繞,千索功名,孤枕難眠.欲哭無淚,惜世無伯樂!寒窗苦讀,圖大志,誰主沉浮?一笑之!以鼠之光看天遠,坐于井底說天闊,掩耳盜鈴莫不聞.囊中羞澀誰之過?勿敢指向乾坤錯."唐伯虎想起這近年來的潦倒,便吟道.

"一縷幽香,半瓣花魂,空寂憂悵.獨立朔漠,歎人間滄桑昔時歡顏.今日痛,悲歡離合?常情故!萬事不定愁滿樓,空谷幽蘭無人憐,松菊自古忍為堅.浪跡天涯悔未生?只惜前世枉落塵."樂文抬頭聞到一陣芳香,芳香好像是從沈九娘身上傳來的,他淡淡一笑對道.

就這樣,樂文和唐伯虎一邊吟詩,一邊飲酒,直到深夜,兩人才意猶未盡的各自回到房中睡去.

樂文覺得如今的唐伯虎,心灰意冷,大沒有了年輕時的風流瀟灑.

說起唐伯虎年輕時,倒有一個故事,話說有一回,那唐伯虎坐在一條小船上看風景,小舟搖到江中,他吩咐船夫停下手中的槳,就讓那小船順水漂流.

那會兒正是盛夏,天氣炎熱,船夫放下櫓,從懷里掏出一把扇,坐下來扇風歇息.

船夫那把扇的扇面是一張白紙,唐伯虎看著覺得遺憾,覺得美中不足,因為你知道,唐伯虎是個畫家嘛.

他對船夫說:"你的扇子好扇風,只可惜扇面白紙一張,沒有趣味."

船夫聽唐伯虎這麼說,就順水推舟笑道:"白紙空白,是在等公子你畫畫哩!"

唐伯虎便解開行囊,取出墨硯和毛筆,就著江水磨了墨,然後從船夫手中接過扇子.正思量畫什麼呢,江邊樹上飛起來幾個麻雀,唐伯虎一笑,拿起筆畫起來:"雀子飛來自在,雀羽扇風清涼,就畫它吧."

船夫看他拿毛筆在白扇面塗一個墨團兒,又塗一個墨團兒,不一會工夫,就塗了七個黑乎乎的墨團兒.

船夫越看就越心疼,越心疼就越生氣:"讓你畫畫兒,誰知你拿來塗墨團兒玩!你又不是三歲小娃娃,為何硬生生糟蹋我白淨淨的好扇子?"

唐伯虎本來一臉得意,聽了這話心生內疚:"你再看看,真的不合心意麼?"

船夫怒火遮住了眼睛,哪有心思細看:"不合意不合意,你塗汙我的好扇子,快還我一把來!"

"沒事沒事,你不喜歡,我把它們拿走好了."

唐伯虎擱下筆,伸出食指點住一個墨團兒,慢慢朝邊上推,推到扇邊上,用力一撣,"呼——撲",只見一只小麻雀從扇面滾出來,落在水里,撲棱著飛走了.

唐伯虎畫在扇面上的七個墨團兒,原來是七只麻雀,一只一個樣子,一只一個神態,一只只都像是活的,比真麻雀還要好看,還要傳神.

船夫看傻眼啦,他睜著眼,張大嘴,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一動也不能動,就好像變成個雕像,一時間凝固了似的.

唐伯虎撣走一個,又撣一個,不一會兒,畫在扇面上的七只麻雀便全都撣落水面,拍著翅膀,沾著水飛起來,混到江邊的雀群里,飛進綠樹叢中,認不出來了.

那船夫這才曉得剛才的畫兒是千金難得的寶貝,急得又磨手又跺腳:"唉!唉!唉!都怪我沒留心細看,這下七個全飛了——公子你再給畫幾只吧!"

"不畫了,好風景都在造化中."唐伯虎收起毛筆和硯台,把白紙扇還給船夫,不再說話,繼續看風景.

舟子接過白紙扇,再扇風時,他聽到風中傳來麻雀自在飛翔的"啾啾"聲.8

上篇:第一百零四章 甯王     下篇:第一百零六章 釣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