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一百一十六章 瓦片  
   
第一百一十六章 瓦片

這幾日雖然沒招到什麼武林豪傑,不過還算太平,倭寇們好像知道上海縣出了個厲害人物一般.≯> ≧ ≦

"山本君……,那個上海巡檢使真的如你說的那麼厲害嗎?"

"武田君,你看下我斷掉的手臂,不就一切都明白了嘛……,我開始還以為他只是個還沒斷奶的少年,誰知道他竟然如此年輕就身為上海巡檢使,怪不得武藝如此了得."

這個斷掉一只手臂的倭寇,正是差點把性命丟在樂文手里的倭寇小頭目,山本君.

這時的山本君正半依偎在竹木地板的草編地毯上,唯一的一只右手扶著黑漆色的木桌,臉色蒼白無血,嘴唇干裂,一看就是缺血嚴重的樣子.

他這次也算是撿了一條性命,要不是他的毅力非同常人,肯定是堅持不到回來的.

現在他所居之處,是離上海縣不遠處的一座小島上,這里有百十號人,有老人,婦女和小孩,他們是在島國戰敗,被驅逐出日本島的日本武士家族,也算是海盜.

為了生存和貪欲,聚集在島上的倭寇時不時的經常會到明國沿海附近打游擊戰,他們每次都分為數股,有時三五人一股,有時十幾人一股,分別乘小海船在明國守衛薄弱之處搶掠殺戮,殘害明國百姓.

被他稱為武田君的是一個身材魁梧,面相凶狠,左臉上還有一道疤痕的青年,武田君看著山本君斷掉的手臂,還是有些不敢相信的說道:"在我沒遇到這上海巡檢使的時候,我還是不能去相信的,如果有機會,我一定要會一會這個少年."

"他不但武藝高強,最主要的是他手里有把黑色的武器,那把武器看著像刀又不像刀,說是劍可又不像劍,他手里這把武器削鐵如泥,我和我手下的武士刀全被他像切瓜一般就砍斷了,實在是讓人驚訝,而且他手里的武器,我好像還在哪里見過……"

山本君摸了摸禿禿的前額,回想起當時的情景,然後若有所思的說道.

"什麼?山本君你說你見過?這怎麼可能……"武田君還以為山本君在說胡話呢,斜眼看了一眼山本君,面陋狐疑之色的說道.

山本君低頭細細思索了一會,然後有些灰暗的眼睛微微一亮,抬眼看了看暗褐色的木質屋頂,突然說道:"難道是他的子侄?不對,他的黑金烏月劍從來都不給別人使用,連看一眼都是中奢侈,我很久以前也只是見過一眼."

"他?你說的他究竟是誰?"武田君摸了摸他臉上的疤痕,有些好奇的問道.

"武田君,你還記得你年少時,與我們一起當過十幾天海盜的那個明國人嗎."

山本君沉聲了片刻,臉上浮現出一絲笑容,好像是想到了當年他和那個明國人一起當海盜時的愉快情景.

"哦……你說的是他?我知道他,他好像叫彭充,他的功夫很好,我當時還很是崇拜他的呢."武田君一聽到這里,便立刻想起了當年只是和他們一起呆過不長時間的那個明國人.

"聽說他前不久接到真定府黃儒的刺殺任務,要刺殺一個姓樂的人,難道那個姓樂的人就是他?"山本君雖然和那個明國人不怎麼見面,可是他們偶爾還有飛鴿傳書的來往.

"黃儒不就是許巍大人手下的那條狗嗎,他有什麼本事能調遣彭充!"

武田君想到那個叫黃儒的七品小府推官,一臉不屑的狠狠道.

"黃儒的確不值一提,不過這很可能是許巍大人指使他這麼做的,要不然彭充也不會聽命與他."山本君輕輕一笑說道.

"許巍大人的指使?那個姓樂的到底是什麼人,能讓許巍大人費心殺的人,恐怕非泛泛之輩吧."武田君挑了挑眼皮,面無表情的說道.

"在彭充給我書信里只是提了一句要刺殺這個姓樂的,其他的什麼都沒說,不過據我猜測,也許他書信里的這個姓樂的,就是這個上海縣剛赴任的巡檢使吧."

山本君拿起桌子上的茶杯,放在嘴邊喝了一口,然後抿了抿嘴說道.

"八嘎!難道……山本君的意思是……"

武田君好像知道了什麼,臉色一變,狠狠罵一句,然後還是有些不相信的,緩緩對山本君確認道.

"對……彭充很可能已經死在了這個姓樂的手里,這個姓樂的巡檢使同樣也有一把削鐵如泥的黑金烏月劍,想必就是這個樂巡檢殺死彭充後的戰利品吧."山本君雖然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可是他還是肯定的點點頭,面無表情的說道.

"定要替彭充報仇,那是我年少時的偶像!"武田君聽到這里,更肯定了他心中所想,咬牙切齒了半晌,才恨恨的說道.

"哼哼……要置這個新到任巡檢使于死地,也許根本就用不到我們出手,一個小小的巡檢使,許巍大人捏死他還不像捏死一只螞蟻那麼簡單嗎,哈哈……嗯……"

山本君奸詐一笑,說到得意處,又變成了哈哈大笑,可他這麼一笑,卻觸動了他的傷口,疼的他額頭冷汗直冒.

本來許巍捏死樂文的確是像捏死只螞蟻那麼簡單,許巍原本已經和蘇州府,知府夏侯云飛通過氣了,只要樂文到了蘇州府就把樂文弄死.

不過他哪里知道樂文會那麼好運,偏偏在快要到蘇州府的時候,樂文卻陰差陽錯的救了夏侯云飛的寶貝女兒,這或許也算天意吧,樂文救了夏侯云飛的女兒,也算救了他自己一命.

可是這一切,也不過是剛剛開始而已.

樂文這幾天除了和龍一起訓練剛招來的五名衙役外,就是吃丁珂兒每天給他做的飯菜了,樂文還真不知道,原來丁珂兒還有一手絕活,就是會做一手的好菜,這個小丫頭竟然一直也沒有說過.

本來樂文還愁呢,到了上海縣難道還要天天在外面的酒館吃飯嗎,他都快要吃膩了,在外面的酒館吃久了,他覺得還是自家做的飯菜好吃,可是他卻不會做,這下可好了.

晚上,丁珂兒又做了一桌飯菜,樂文美美的吃了一頓,就一頭躺在床上睡了起來.

可是當他迷迷糊糊的時候,卻聽到屋頂的瓦片,好像有人在上面踩動,聲音極其微小……8

上篇:第一百一十五章 抗倭大任7     下篇:第一百一十七章 白蓮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