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132章 將軍  
   
第132章 將軍

"什麼,你說樂文那小子竟然把武田君給殺了!"

真定許巍府內,許巍一臉不相信的盯著黃儒沉聲半晌,才徐徐坐到太師椅上說道.網

"是啊,大人,而且聽趙舵主說上次大鬧他們焦山分舵的那伙人,就是樂文他們,看來這小子是誠心要和您作對啊."黃儒站在許巍身前,對許巍拱了拱手,火上澆油道.

"和本府做對?此話怎講……他難道知道本府和他們有來往,這怎麼可能."許巍先是一驚,然後淡然一笑,一擺手說道.

"大人,屬下所言句句屬實啊,您如果再放任這個樂文,對他置之不理,日後定為大患啊."黃儒走到許巍身旁,壓低聲音,危言聳聽道.

"大患?哈哈,怎麼可能,一個小小的九品巡檢使,就像大海里的一只小蝦,能掀起什麼大浪來."許巍哈哈一笑,擺擺手,一臉不在乎的說道.

在許巍眼里,雖然惱怒樂文當時不接他委任狀,但是他身為四品大員,每天的事情多了去了,在朝廷上的對手也是不少,哪里有功夫老在樂文這個芝麻點的小人物身上費那麼多心機.

雖然他與倭寇和白蓮教都有些來往,可都是為了各自的利益,在沒有傷到他的利益的情況下,他也懶得管那麼多.

可是黃儒哪里肯放過樂文啊,一來是黃儒這個人是個有仇必報的人,二來是他的兒子黃玉翔老在他跟前提起樂文,這一對父子都對樂文恨之入骨,怎麼可能如此輕松的放過樂文呢.

"大人,您可不能大意啊,您的朋友夏侯大人本來可以整死這小子的,可是他卻放了這小子一馬,可見這小子能耐實在不小啊."黃儒見許巍好像對樂文沒有那麼上心,就連忙繼續加柴道.

"這件事本府早就知道了,那小子只不過走了運,救了夏侯兄的女兒,夏侯兄為人極重義氣,能放過這小子也不足為奇."

許巍也不傻,他知道黃儒對樂文的恨要比他大的多,黃儒也不過是想靠他的手,借刀殺人罷了,他雖然也恨樂文,可是他更多是看不上樂文.

樂文在他眼里也不過是只小螞蟻而已,他只是想玩弄這只小螞蟻,並沒有想一下子就弄死他,如果一下子就弄死了樂文這只小螞蟻,不就太沒意思了嘛,到什麼時候他覺得這只小螞蟻玩膩了,他完全有信心隨時可以把這只小螞蟻給捏死.

黃儒見許巍露出一副有些不耐煩的樣子,知道許巍眼里根本就沒把樂文這小子放在眼里,如果進的讒言說多了,肯定會使得許巍對他心生厭惡,所以他見好就收,但願樂文那小子的確如許巍說的那樣,樂文就像大海里的一只小蝦吧.

"那大人看這次上海縣派到順天府的信差,要不要再給扣下呢?"黃儒還是有些不甘心的問道.

"不去管他了,本府倒要看看這只小蝦倒地能掀起什麼大浪來,他如果真能翻起什麼大浪,本府就一浪把他拍死在海底里,哈哈哈……"

許巍說完,哈哈一笑,便轉身回屋歇息了,只留下黃儒一人呆呆的站立在那里.

這一日,上海縣

大大小小的官員全都集聚在北城門的兩旁.

"奉天承運,皇帝詔日,上海巡檢使樂文,文武雙全,英勇抗倭,深受朕之喜愛,著即冊封為上海縣知縣,欽此!"

"微臣叩謝陛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這里是明朝不是滿清韃子,所以不能自稱奴才,也不能謝主隆恩.)

欽差大人念完聖旨,便把聖旨交給了樂文,然後笑著說道:"樂知縣請起吧."

"欽差大人遠來勞頓,不如隨下官進城歇息一番如何."樂文起身雙手接起聖旨,恭迎道.

欽差大人身著黃色錦衣,聽到樂文的恭請之言,沒有立即回複,而是回頭看了一眼他身後的一名身材中等的將軍.

這將軍沒有給人那種很威嚴的感覺,而是給人一種放蕩不羈,玩世不恭的感覺,他只是給欽差使了個眼色,欽差大人便馬上回身對樂文說道:"……哦,也好,本欽差來介紹一下,這位是總督軍務威武大將軍總兵官朱壽,朱大人."

樂文一聽到總督軍務威武大將軍總兵官朱壽,就懵了.

為什麼樂文會懵了呢,因為這是明武宗朱厚照給他自己取的名號.

但是曆史上記載的是正德十二年(1517)年一天晚上,朱厚照騎馬跑出了居庸關外,自封為"總督軍務威武大將軍總兵官",起名朱壽.

現在也不過是正德五年而已,莫非這朱壽非彼朱壽?

不過這也說不定,明武宗本來就是荒唐的皇帝,早早的給他自己起了這個外號也說不定.

那麼怎麼解釋這個朱壽的身份呢?他是總兵,是威武大將軍,是鎮國公,是大慶法王西天覺道圓明自在大定慧佛,同時,還是雜貨店老板,是敢和猛虎搏斗的勇士,是到處巡游的紈绔子弟等等等等,我的印象里,似乎只有中的韋小寶有這麼多的身份.

朱厚照並不是一個精神分裂的人,但是他一輩子都這樣以兩種截然不同的狀況生活著.他的一生都在謀求抗爭,可惜的是雖然他擁有天下最高的皇權,依然改變不了自己生命的軌跡.他的故事,是由好多喜劇組成的一個大悲劇,不論是對他,還是對這個龐大的帝國.

朱厚照的廟號為武宗,這很符合他,因為他很好武,他是真正從內心底把自己看做武人的,雖然這個身份在那個時代其實是卑微的.他的年號叫正德,這更像是諷刺他,因為按照傳統的觀念,他全身上下似乎找不出一點能看到的"正"的德行.

明武宗朱厚照常常被人冠以"荒唐","病態"這些貶義的詞眼,但是他的性格卻最像我們現實中的普通人,一個調皮的孩子,一個有著七情六欲的青年人,一個對身邊人無比隨和的公子,一個對繁文縟節不以為意的客人,一個會體諒下屬在雨水中跪地辛苦的上司,一個不忘在祈福時候加上愛妻名字的丈夫,一個對任何事情都有著極大興趣的聰明學生,一個可以和你擠坐一輛破車的朋友.

然而悲劇正是在于,這上面的諸多身份里,唯一沒有他最正式的身份,一個皇帝,並且應該是恪守傳統道德的皇帝.8

上篇:第131章 差錯     下篇:第133章 錢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