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163章 俠之大者!現每章4000字  
   
第163章 俠之大者!現每章4000字

紫禁城

禦花園內

奇石羅布,佳木蔥蘢,彩石路面上朱厚照頭戴烏紗折上巾,身著穿繡龍袍,盤領,窄袖,腰盤金龍玉帶,腳踏五彩皮靴,正在觀賞湖中的紅魚,手中還捏著一些魚餌,不時的往翠綠無波的湖水中撒去.≧>≥網

身後跟著兩名宮女和一個太監,兩名宮女各執日月扇,在皇帝身後輕輕的搖著,那名太監雙手持著一把黃羅傘,上繡彩色龍鳳,跟在兩名手持日月扇的宮女身後,傘蓋前傾,罩在朱厚照的頭頂之上.

這時一名身著大紅蟒衣,飛魚服,烏紗帽,鑾帶,佩繡春刀的錦衣衛走到了朱厚照的身後,對朱厚照躬身施禮道:"啟稟陛下,微臣錢甯有要事啟奏!"

"哦?……是錢甯啊,你有何事啊?"朱厚照聽到是錢甯,頭也沒回的隨口問道.

"那上海縣的縣令把從倭寇那里繳獲來的財物,竟然私自用于賑濟災民了!這是沒把陛下您放下眼里,簡直大逆不道啊."

錢甯一早得到消息說,有官員彈劾樂文,不過朱厚照卻只顧玩樂,根本沒去看,別的事皇帝不管就算了.

現在終于抓住了樂文那小子的把柄了,怎能這麼輕易的放過這小子,事情雖然已經過去了幾個月,可是錢甯卻對樂文這哥倆的恨意卻一點沒有消除,反而一直都想找機會把樂文這哥倆置于死地而後快.

"哦?上海縣?就是那個姓樂的少年縣令嗎?"

朱厚照聽到錢甯是要彈劾那個幾個月前一起和他飲酒作詩的少年縣令,就有些奇怪的轉過身對錢甯問了一句.

"是的,陛下,正是那個名叫樂文的縣令,下面的官員已經有人對他不滿了,請陛下一定要嚴懲他."

錢甯見朱厚照竟然還記得那個樂文,心中不禁一喜,看來皇帝陛下也沒有忘記當時那個樂文的弟弟樂對他的冒犯,看來這哥倆死定了.

朱厚照不在乎的搖了搖頭,微微一笑.若有憂思道:"今年各地起義不斷,還是因為受災的地方太多了,這樂文雖私自支配從倭寇手里繳獲來的財物,可是他也是立了大功的.而且災情緊急,他的做法雖有失體統,但是功過相抵,也不必嚴懲,就暫且罷了他的官職.日後再聽從調遣吧."

這個曆史上有名的貪玩皇帝朱厚照,雖然他很貪玩,可是也比較體察民情,他也知道這個錢甯還對上次的事情耿耿于懷,所以對錢甯的彈劾並不在意.

"可是陛下,那樂文的弟弟樂,竟敢把陛下您舉起來,這可是大不敬之罪啊."

錢甯上次就想說,可是朱厚照不讓他再提,他就一直沒提.現在看不能把樂文置于死地,便又把注意打在了樂身上.

"錢甯,朕早就說過不要再提這件事,你怎麼還提呢,那就一起免了樂的官職吧."

朱厚照雖然不讓錢甯再提此事,而且他上次也不是以皇帝的身份出現的,可是他其實也覺得樂上次對他太不恭敬了,給這個莽撞的樂一點教訓也不錯.

"陛下……"

"別說了,就這樣吧,朕累了.回乾清宮."

錢甯見皇帝就這麼把樂文這哥倆輕易饒過了,他心中極為不甘,還想開口說些什麼,可是皇帝卻一擺手.不想再聽他說什麼了,便要轉身離開.

"移駕乾清宮!"

身後的太監福總管用著細細的聲音喊了一句,一行的宮女和小太監們便簇擁著朱厚照朝乾清宮走去.

錢甯看著離去的皇帝,想到他這個錦衣衛左都督,皇帝跟前的紅人,想彈劾一個小人物.竟然都拿不下,不禁對樂文的恨更勝了三分,恨的他咬牙切齒,心道:"哼……皇帝對你手下留情,老子可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你."

……

"龍,你的傷勢如何了."

樂文剛把從張鐵匠哪里打的飛羽槍,玄鐵重劍,魚蛇雙刃給運了回來,就走到龍的屋中,對躺在床上,臉色有些蒼白的龍問道.

龍見樂文走進了屋內,他便強撐著起身下床,裝作傷勢已經好的樣子,打著哈哈笑著說道:"無……無妨,兄長你又不是不知道,兄弟我這身體一向硬朗的很,這點小傷算的了什麼."

"呵呵,得了吧,看你的樣子就知道還沒好,待會我讓絲柔再去買幾副良藥."

樂文看著龍那依然有些難看的臉色,便知道龍是硬撐.

"唉,這把就是玄鐵重劍啊,看起來還真不錯,讓兄弟我來試試看."

龍看到擺在院子里的幾把武器,便滿臉興奮的,走了出來,想要看看樂文說要給他打的玄鐵重劍用起來怎麼樣.

"唰……唰……唰"龍說著就俯身拿起那把足有一百斤,劍身有一米長,劍格有一寸寬,全身都是用銀灰色的千年玄鐵制成的玄鐵重劍,揮舞了起來.

只見隨著龍的舞動,他手中的玄鐵重劍的劍風把地上的落葉都揮舞了起來,銀灰色的劍影猶如一條銀龍般,在龍的身前身後舞動著.

"嘿,這把劍用著還真不賴,合手的很那!哎呦……"

龍正得意的時候,只覺心口又是一痛,連忙把劍插在地上,俯著身,一手扶著劍柄,一手捂著胸口,臉色更顯的有些蒼白,吃力的喘了幾口粗氣.

樂文急忙上前,扶著龍,有些氣惱道:"還逞能不?"

"……想不到那龍頭拐杖,只是擊了我一下,就讓我身受重傷,到現在還沒有完全好……"龍喘了幾口粗氣,對樂文擺擺手,硬撐著說道.

"也不止是龍頭拐杖的原因,那趙舵主一看就是內力深厚的武林高手,要不是他沒把我放在眼里,大意了,我是萬萬得不了手的."樂文忽想起當時的情景,淡淡一笑,搖搖頭說道.

"嗯,那老頭的確厲害.一個小小的舵主就如此厲害,那麼他們的教主豈不是都天下無敵了?"龍覺得樂文說的很有道理,點點頭說道,然後又想到了白蓮教的教主.面有憂色.

樂文一臉無所謂的,淡淡一笑道:"他天下無敵不天下無敵管咱們什麼事,反正當時咱們去把這個焦山分舵滅掉時,也沒人知道是誰干的."

"可是那兩個護法還活著啊,他倆會不會……"

龍不知道怎麼了.今天總覺得好像要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生,心中有些忐忑不安.

樂文沒想到這個一直天不怕地不怕的龍,也會擔憂什麼,便打趣道:"呵呵,你什麼時候也變的這麼多愁善感了,你忘記了,咱們是易容去的,他倆根本就不知道咱們是誰,放心吧,不會有事的……"

樂文的話音剛落.就聽到門外傳來一個尖細的聲音,隨著便走進來一個頭銀白的公公,他的身後還跟著十余名身著飛魚服,腰跨繡春刀的錦衣衛.

"聖旨到,上海縣縣令樂文,上海縣巡檢使樂跪下接旨."

剛才樂文回來也沒有關大門,這個公公雙手捧著聖旨便進來了,一進來便喊了一聲,樂文和龍對視了一眼,不知道這聖旨怎麼來了.也沒多想,便跪下接旨了.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上海縣縣令樂文.私自動用繳獲來的財物,本應根據大明刑罰典《明大誥》處以極刑,但朕念爾殺敵有功,不予追究,削去官職,望爾今後誠心悔過.為了加以懲戒,令弟樂也一並削去官職,欽此!"

"微臣樂文,領旨謝恩!萬歲萬歲萬萬歲!"

"微臣樂,領旨謝恩!萬歲萬歲萬萬歲!"

樂文和龍接過聖旨,兩人臉上呈現了兩種表情,樂文是劫後余生的表情,龍是紛紛不平的表情.

樂文早就知道會有一步,但是他身為朝廷命官,為了天下黎民百姓,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雖然一時失去了官職,卻得到了民心,受到了世人的傳頌.

龍覺得卻覺得朝廷不分青紅皂白,他們為朝廷殺敵立功,賑濟百姓,去落得個削去官職的下場,雖然他也知道樂文私自動用繳獲來的財物,但是這也是為了天下蒼生.

俠之大者,為國為民,樂文覺得他沒有做錯什麼.

這個傳聖旨的公公和十幾名錦衣衛走後,由于龍的傷勢還沒有好,樂文便想在府內再修養幾日,然後返回唐縣,已經半年多沒有見過父母了,樂文甚是想念.

老子曰:"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

樂文覺得被革職也未必是壞事,終于可以回家了,不知家中父母可還安好,裕源村的奶奶,大伯,大伯母過的怎麼樣,樂琪姐有沒有生下一個可愛的外甥,還有三叔三嬸,樂逸……

夜半時分,正在半夢半醒,突然聽到院子里出現了一聲女人的驚叫聲.

"牙買跌……啊……"

"外面生了何事?"

樂文聽到這聲女奴的驚呼聲,連忙起身,拿起掛在牆上的黑金劍,便從屋內跑了出來.

"你們這些賊人!"龍也聽到聲音跑了出來.

"啊……樂文小心!"這一聲驚叫是丁珂兒喊出的,這時一個黑衣蒙面的賊人已經手持朝他砍去.

"樂公子……救我……"絲柔剛從屋內走出來,和一名黑衣人只是交手數合,便已經不支了,身中兩刀,連忙向樂文求救道.

不知何時,樂文的宅院內潛入了三名黑衣人,個個輕功卓絕,武功不凡,一看就不是普通的刺客.

府宅大院里的地上和女奴房內已滿是鮮血,女奴的尸體橫七豎八的倒在地上,這三人連女奴都不放過,看來是要趕盡殺絕了.

樂文躲過眼前這兩名黑衣人的攻擊,縱身一躍便來到絲柔身前.

"鐺……鐺……鐺"

本來樂文以為他手中黑金劍能夠一下子就砍斷這人手中的長刀,沒想到這三名黑衣人手中長刀不是普通的長刀,根本就砍不斷.

丁珂兒雙手緊緊握著魚蛇雙刃,面顯緊張之色,在抵抗了幾下之後,只覺眼前的黑衣人身手太快了,她根本就抵抗不住,被黑衣人砍了一刀.

接著黑衣人又要朝她去時,還好樂文連忙躍到了她的身前,手執黑金劍替她擋住了這迅猛的攻擊,可是他剛替丁珂兒擋下這一刀,只覺肩頭一涼,他肩頭的一塊肉竟然被另一名黑衣人削掉了一塊,鮮血隨之就冒了出來.

樂文咬緊牙關,不顧肩頭的疼痛,猛的朝身後劈去,只聽"啊!"的一聲,那身後的黑衣人應聲倒地,竟被劈成了兩半.

龍本來傷勢就沒有好,手中拿著玄鐵重劍和這些人對砍了一會,就已顯不支,連忙朝樂文這邊靠攏,這時一名黑衣人,猛的朝他後背砍來,他一個冷不防狠狠挨了一刀,他暴喝一聲,"嗵"的一聲,就把偷襲他的那名黑衣人給砍倒在地,可是他也因受傷過重,已經有些站不穩了.

四人靠攏在一起,樂文吹了一聲口哨,一白一黑兩匹戰馬便朝這邊跑了過來,樂文喊道:"你們快上馬,我來抵擋他們."

"文哥,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龍奮力舞動著手中的玄鐵重劍,在黑色的夜里,閃過道道銀色的光影,可就是這樣,還是被最後這名黑衣人擊的連連後退.

最後這名黑衣人的武功太高了,如果龍沒有傷,還能打上一打,可是龍現在也撐不了多久了.

"主人,你們快走."

這時從女奴的房間里,跑出了兩名女奴,正是椎名和雨宮琴音,原來她們剛才就聽到了聲音,躲在了女奴房間的床地下,這才逃過了一劫.

但是當她們看到樂文已危在旦夕,便也顧不上那麼多了,雖然她們母女倆身為女奴,可是樂文平時卻對她們母女倆不錯,在關鍵時候怎麼可能眼睜睜的看著她們的主人死掉呢.

于是她們倆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兩人猛的撲到了黑衣人的腳邊,牢牢的抓住了這兩名黑衣人的雙腿,黑衣人大怒,一刀一個,狠狠的便把腳邊這兩個女奴給砍死在了地上.

(未完待續...)

上篇:第162章 龍頭拐杖(求推薦)     下篇:第164章 一箭雙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