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165章 小桃笙  
   
第165章 小桃笙

【播報】關注「起點讀書」,獲得515紅包第一手消息,過年之後沒搶過紅包的同學們,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網

經過檢查,樂文並不認識這三個黑衣人,在他們身上搜到了三枚腰牌,其實兩枚是銅制的橢圓形腰牌,上面刻有錦衣衛總旗的字樣,無名.

最後那個武功最厲害的黑衣人身上所配的腰牌是銀制的圓形腰牌,上面刻有錦衣衛鎮撫司厲云的字樣.

那三把長刀所用的材質,樂文也看不出來是用什麼做的,他的手中的手中的黑金劍砍不斷就算了,連龍手中的玄鐵重劍都砍不斷,看來材質也非同一般.

其實樂文忽略了一件事,古代的鐵質兵器要比現代的鐵質脆弱的多,黑金劍是用黑金經過特殊淬煉制成的,主要是質地堅硬,不易折斷.

而千年玄鐵的主要功效也不在削鐵如泥,是比黑金更不易折斷的材質,至于為何那趙舵主當時所持的龍頭拐杖為何威力那麼多,還是因為那個趙舵主的內力深厚,再加上千年玄鐵制成的足有一百五十斤重的龍頭拐杖,像那種用精鐵制成的仿制寶劍根本就不堪一擊.

當時樂文以為他手中的黑金劍會和那兩把仿制寶劍一樣只要和龍頭拐杖碰到就會斷掉,而當真正碰擊的那一刻,卻根本沒有折斷,原因就在于此.

而那三名黑衣人所用的長刀都是用精鋼特殊淬煉而成,自然也不會太易折斷.

現在樂文頭有點大了,真沒想到,這三名黑衣人竟然是錦衣衛,而且是一名是正五品錦衣衛鎮撫司,其他兩名是正七品錦衣衛總旗.

樂文不禁冷汗直冒,心道:"莫非是皇帝想要殺我?不對……要是皇帝要殺我,隨便找個理由就把我殺了,那這三名錦衣衛是誰派的呢?能派遣正五品的鎮撫司來殺我,這人定不一般啊.莫非是他?"

現在的樂文腦中一片的問號,一夜之間殺了三名錦衣衛長官,這朝廷要是追究下來,他可是吃不了兜著走.

可這是暗殺.既然是暗殺,那真正的主使人一定不敢聲張,算了,不想那麼多了,還是收了這三名錦衣衛的腰牌.就當沒見過這三個人.

等吳安全來了,把那兩名救他的女奴單獨厚葬了,其他人全部焚燒掉吧,這樣就算上面查起來,也無從查起,他燒掉的是三名刺客,又不是錦衣衛.

"大人,這些尸體都該如何處理?"

剛說到吳安全,吳安全就帶著十幾名衙役來了,雖然樂文已不在其職.但他還是一口一個大人,樂文也不想再說多什麼,隨他吧.

"那兩名救我的女奴給好好厚葬了,其他的人都燒掉吧."

樂文也沒有多言,給吳安全交代了兩句,便又轉身去龍的屋中了.

"龍,我們可能惹上麻煩了."樂文走進屋內,把房門關好,對龍悄聲說道.

"麻煩?什麼麻煩?"龍以為又生了什麼事,連忙坐起身來.可是傷口把他疼的直咧嘴.

"你躺下別動,沒想到那三名黑衣人竟然是錦衣衛高官."樂文上前連忙扶著龍,讓他別動,然後面色有些沉重的說道.

"錦衣衛?錦衣衛為何要暗殺我們?"龍有些不解的問道.

"這.為兄也不知,能派遣動五品錦衣衛鎮撫司的,定非尋常人,為兄隱隱覺得那人可能是錦衣衛左都督錢甯."

樂文低頭沉思了片刻,然後緩緩抬起頭,把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

"果然是錢甯那混蛋.俺早就看出那家伙不是什麼好鳥了,俺以後一定要訓個名師,把功夫練好,定要親手宰了那混蛋."龍虎目怒瞪,咬牙切齒道.

樂文苦澀一笑,面有憂慮的擺擺手說道:"誒,他身為錦衣衛左都督,也不是武功高就能殺掉的,殺掉他沒那麼簡單,現在為兄擔心的是,這錢甯如果知道我們把他派來的錦衣衛高官給殺掉了,會不會對我們的恨更勝三分,再皇帝跟前說我們的壞話,至我們于死地."

"唉……看來這官還真不好當啊,一不小心就得罪了高官,處處遭到排擠,如坐針墊,還是不做官好,逍遙自在,無憂無慮,哈哈哈……哎呦……"

龍也覺得樂文說的話有道理,無奈的搖了搖頭,長歎了一聲,好像又想到了什麼,臉上又是一臉不在乎的樣子,放聲大笑起來,可是他這爽朗一笑,又動了傷口,不禁臉色一變,咬了咬牙.

"話雖如此,可如果不為官,如何能夠出人頭地,手里沒有權利,更是受人魚肉啊."

在大明國也只有為官,一步步往上爬,即使前面有刀山火海,機關陷阱,也要有一顆勇敢的心,男兒立于世當無所畏懼,這一切對樂文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嗯……兄長說的是."龍點點頭,又不置可否的問道.

"諾,這是那三名錦衣衛的腰牌,你拿一個,如今我們無官無職,拿上這個,說不定在關鍵時候能派上用場."樂文從懷中拿出一枚銅制的錦衣衛腰牌說道.

"……要這些鳥官的腰牌作甚,我不要."龍看了一眼樂文手中的銅制腰牌,露出一臉不屑,擺擺手說道.

"拿著,為兄的話你不聽了嗎?"樂文見龍又耍牛脾氣了,就以兄長的身份說道.

本來龍不想要,可是見樂文一臉嚴肅的樣子,也就只能收下了.

……

一個月後,幾人的傷勢也養的差不多了,就准備啟程回家鄉,吳安全和萬胖子本來想要隨樂文一起回去的,但是樂文沒讓他倆一起回去,還是讓吳安全當他的巡檢使(由于龍的巡檢使被革去了,朝廷就提拔吳安全這個副巡檢為正巡檢了).

萬胖子繼續經營青樓,青樓的生意還不錯,短短的一個多月,就進賬了一千多兩銀子,樂文拿走了一千兩銀票,以後再進賬的銀兩就先放在這里.樂文需要銀兩,派人來取就行了.

在走之前樂文還是想去唐伯虎那里看望一下,四人一共騎了三匹馬,樂文和丁珂兒還是騎著那匹白馬.絲柔騎了一匹黃驃馬,龍還是騎的那匹黑馬,

說起龍這匹黑馬,也是夠受罪的,龍一把龍膽槍八十斤,玄鐵重劍一百斤.再加上龍的體重,一共三多斤,還好他這匹黑馬也非尋常,沒有什麼特別的,就是非常耐扛,扛著身上這三百多斤,也並沒有其他兩匹馬的度慢.

來到桃花塢,已是黃昏,還下起了圓圓的月亮仿佛照射在桃花塢上,遠處傳來幾聲犬吠.樂文遙望望著桃花盛開的美麗情景,想起上次來桃花塢時,由于正值初冬,桃樹上都光禿禿的,連一片葉子都沒有,顯得很是蒼涼,如今就不同了,春風拂面,桃花盛開,一陣陣桃花芳香.不時的吸入鼻息,不覺讓人有些陶醉.

只是可笑的是,上次是來當官的,如今卻是被罷去官職.

紅塵拂面望春門.綠草齊腰桃花塢.

鶴篆遍書苔滿砌,犬聲遙在月明村.

春風院院深籠鎖,細雨紛紛欲斷魂.

拾得殘紅忍拋卻,珂兒頭上伴銀幡.

"賢弟,你們為何到此?快請進."

唐伯虎聽到大門外的敲門聲,打開大門.看到樂文幾個,只是這次和上次不同,樂文的身邊又多了一名略帶英氣的嬌美少女.

幾人隨著唐伯虎來到屋內,樂文把事情的來龍去脈給唐伯虎說了一下,唐伯虎也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有些惋惜,朝廷奸臣弄權,他深有體會.

唐伯虎因為得到樂文的一百兩銀票,生活還過去的,也沒有去給甯王朱宸濠做幕賓,只是他的妻子還是像曆史上那樣生了重病,躺在屋內的軟塌臉色蒼白,一副病怏怏的樣子,見到樂文幾人只是也下不了軟塌,只是有些抱歉的微微點了點頭.

"唉……你嫂子前幾日偶遇風寒,本來以為是小病,誰知一病不起,找了城中的許多郎中有不管用……"唐伯虎面有苦澀,長歎一聲,有些無奈的搖搖頭.

"這是三百兩銀票,兄長請收下."樂文從懷中抽出了三張銀票遞給一籌莫展的唐伯虎說道,看到唐伯虎想要推辭,樂文就又說道:"這是小弟一點心意,請兄長莫要推辭."

人誰有沒有難處,即便是風流一生的唐伯虎在晚年過的也很不好,何況樂文和唐伯虎這對莫逆之交,在關鍵時候,樂文怎能不拉唐伯虎一把呢.

唐伯虎如今也正是需要錢的時候,見樂文如此堅定,也就不在推辭,眼中露出一絲感激,點點頭便收下了,有了這筆錢就可以請名醫來醫治九娘,也許還有一絲希望.

"這把扇子是為兄的珍藏,你若不棄,請一定要收下."

唐伯虎說著,從一個狹長的青色玉盒中拿出一把古樸的折扇,遞給樂文.

"這把扇子既然是兄長的珍藏,愚弟怎好收下,這萬萬使不得."

樂文不想讓唐伯虎覺得他是為了圖他什麼,才贈與他銀兩,因此推辭著不肯收下.

唐伯虎擺擺手,笑道:"誒,此話差矣,為兄留著這把扇子也是無用,不如贈給賢弟以做紀念,請賢弟不要再推辭了."

"好吧,既然兄長如此說,那賢弟就卻之不恭了."

樂文也不再推辭,接過唐伯虎這把木扇,剛剛打開,就有一縷芳香傳入鼻中,是一種淡淡的桃花芬香,不過這種香氣,卻不同于院內盛開的桃花香氣,很是獨特,讓人聞之有種很提神的感覺,就像抽了個顆香煙,讓人神清氣爽.

"兄長,為何這把木扇的香氣聞之讓人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呢?"樂文又輕輕聞了一下木扇的芳香,不置可否的問道.

唐伯虎微微一笑,眼中露出一絲神秘道:"這把扇子為何會有奇異的芳香,為兄也不知,不過這把扇子的材質是為兄當年四處游曆時,見深山中見一顆巨大桃樹,這桃樹足有上千年之久,為兄也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大的桃樹,于是就用刀從這顆桃樹上削掉了一塊,想制成木扇,沒曾想,這把木扇竟然會有這種奇異的功效,實在令人匪夷所思."

"哦?!桃樹竟能活上千年,真是奇哉怪也."

樂文聽到這把木扇竟是千年桃樹所制成的,不禁大為驚疑,桃樹能活到百年已屬難見,何況千年,不過看這木質的確是桃樹制成,而且唐伯虎豈會妄言,看來這把扇子的確是個寶貝.

只見這把扇子上畫有一龍一風,形態逼真,猶如真龍真鳳一般,扇面最下面還書有游龍戲鳳圖,扇面的右邊寫有一詩.

桃花雨過水連天,古樹高岸亂玉泉.

獨立溪頭窮物理,不知斜日落平川.

這詩可能是唐伯虎抒當時的所情所景吧,果然好詩.

關鍵是這把木扇的奇香,如果在精神不振之時,聞上一聞定然精神抖擻.

"唧唧……"

"……空空!"

"空空,不要亂跑……"

不知何時,一只猴子突然跑到了屋內,身後還跟著一個可愛的小女孩,正是唐伯虎的唯一的女兒,桃笙.

空空好像是知道樂文來了,從另一間屋子跑了進來,一下子就竄到了樂文的肩頭上.

"呵呵,想不到半年沒見,這只小猴子還認得的你."

丁珂兒伸手摸了一下空空那毛絨絨的頭,笑著說道.

"當然了,猴子的記性可比人好多了,只是不會說話而已."

樂文把空空從肩頭抱了起來,掂了兩下,笑道:"喲,想不到,半年沒見,你還吃胖不少,看來你在這里沒少吃啊,真是個貪嘴的猴頭."

唐桃笙並不怕生,笑嘻嘻也打趣道:"那可不是,這猴子又能吃又能喝,比人家吃的都多呢."

"哦?!你還記得我嗎?"樂文把空空放到了地上,蹲下身,對唐桃笙微微一笑道.

"嗯……人家不記得了."唐桃笙微微想了一下,好像並不認識眼前這個人,然後調皮一笑說道.

"呵呵,真是個忘恩負義的小丫頭,你難道忘了空空還是叔父送給你嗎?"樂文覺得眼前這個小女孩特別可愛,就想逗逗她.

唐桃笙一副古靈精怪的樣子,有些不屑的瞥了樂文一眼說道:"你看起來也不過比人家大十幾歲的樣子,憑什麼做人家的叔父,你莫不是想要占人家便宜嗎?"

ps.追更的童鞋們,免費的贊賞票和起點幣還有沒有啊~515紅包榜倒計時了,我來拉個票,求加碼和贊賞票,最後沖一把!(未完待續...)

上篇:第164章 一箭雙飛     下篇:第166章 尋藥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