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寒門皇帝 第166章 尋藥1  
   
第166章 尋藥1

唐桃笙這小丫頭也不過四五歲的樣子,小小年紀就如此古靈精怪,長大那還得了,樂文不禁翻了個白眼,搖搖頭笑道:"汝父是吾兄,汝自然要喊吾一聲叔父了. ≦"

"人家不,人家就不喊,你欺負人家,人家不理你了,噗噗誒~~."

唐桃笙吐了吐粉嫩的小舌頭,給樂文做了個鬼臉,說著便拉著空空跑出去了.

"呵呵,桃笙一向被她娘寵慣了,失了禮數,賢弟莫要見怪啊."

唐伯虎看著淘氣的女兒跑開的背影,無奈的苦笑著搖了搖頭.

"無妨,小丫頭無拘無束,天真可愛,這才是最真實的嘛."樂文一擺手,淡淡一笑說道.

丁珂兒看到小丫頭淘氣的樣子,又想起了幼年時的自己,她在幼年時,也是被她爹娘寵愛著,無憂無慮,想吃什麼,想要什麼,她爹娘都會給她來買來,爹娘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摘下來給她.

她見男孩子都去鄉塾上學,就吵著鬧著也要去鄉塾上學,女孩子本來都是很少去上學的,可是她爹娘對她的寵愛,還是應允了這件事,沒想到這個人生第一天上學時認識的同學,竟然陰差陽錯的成了她的男人.

也許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吧,她本來過著還算殷實的富裕生活,可是不知為何,他的爹娘卻無端端的惹到了官家,要不是師傅舍命相救,她現在恐怕也只不過是一個孤魂野鬼罷了.

可是殺害她父母的幕後主使到現在她也沒能查出來,每當看到別人家都團團圓圓的,而她只是孤身一人在這世上游蕩,要是不是有師傅和樂文,她都不知道該怎麼繼續生活下去.

不過她的師傅卻總是神龍見不見尾,想找他一次都是難的,也只有跟著這個笨蛋樂文一起了,可是每當看到這個笨蛋做出的蠢事,她都氣的直跺腳,為了別人連自己的命都不要了,沒想到天下會有這麼笨的人,真是笨死了.

當她看到躺在床上的九娘時,就感覺到了,九娘定是患了惡疾,要不然臉色也不會如此蒼白,白的就像一張紙一樣,可是她的女兒桃笙才四五歲,如果失去了母親,會是什麼感覺,她再清楚不過了……

"唐解元,九娘倒底生的是何病?"丁珂兒想到這里,不禁出口問道.

丁珂兒現在還沒和樂文成親,也就是沒有真正確定關系,所以只是稱唐伯虎為唐解元.

唐伯虎聽郎中說九娘只是偶感傷寒,可是他隱隱覺得,並非如此,可是倒底是什麼病,他也不知,故他也只是沉聲片刻,輕歎一聲,搖搖頭道:"唐某也不知,只是聽郎中說九娘是寒邪入體,一般藥物是難以醫治的,只有上古至陽之物才有一線希望,唐某曾從一本古書中記載,昆侖山曾有一種名叫龍血丹的上古秘藥,乃上古至陽之物,傳說乃是上古神龍之血所化,可是世間又那有神龍,唐某覺得此為謠傳,不足為信."

龍聽到也覺得有好像想到了什麼,不禁開口說道:"神龍到底有沒有我不知道,不過這種龍血丹,我也曾有耳聞,傳說只要能服上一粒,就可以消除百病,延年益壽."

絲柔也覺得龍說的話並不是沒有道理,點頭道:"嗯,龍說的對,絲柔也曾聽趙舵主說過,南越古國曾有一種秘藥叫什麼丹來著,想必就是這龍血丹吧."

"趙舵主?你……?"唐伯虎看著眼前這個略帶英氣的女子,疑惑的問道.

樂文見絲柔差點露餡,連忙解釋道:"哦,她說的是一個姓趙,叫多助的人."

唐伯虎半信不疑的又看了一眼絲柔,點點頭道:"……原來如此,只是這龍血丹世間早就流傳,卻只是聽說趙佗曾得到了幾粒,就再也杳無音信,不足為信."

樂文對南越國也有些了解,若有所思道:"傳言南越建國之主趙佗能活到一百多歲,就是因為吃了什麼秘藥,可是倒底是何秘藥,卻無人得知,想必也許就是服用了這龍血丹吧."

唐伯虎不置可否道:"賢弟所言也並非沒有可能,如果真的如此,那龍血丹一定是在趙佗墓,可是世間已過千年,卻無人得知這趙佗墓倒底埋在哪里,而且賢弟身懷功名,如果讓朝廷得知,恐再難以為官."

"這個倒無妨,賢弟幾人易容後,就不會有人知道我們是誰了,至于這趙佗墓應該是在越秀山,我們只是去取丹救人,不取其他財物,不算得盜墓."

樂文作為一個現代人,他早就聽說趙佗墓在越秀山,只是說是越秀山,卻到目前為止,考古界卻無人掘到過.

"這……可是古墓向來機關重重,凶險萬分,更何況是趙佗墓這座從古至今從無有人盜取過的神秘古墓呢."

唐伯虎覺得樂文此舉有欠穩妥,而且還是為了他的娘子,雖然聽樂文說他們會易容之術,這樣也可免得讓世人非議,卻讓兄弟為他冒生命危險,這實在是不妥.

"無妨,這里離越秀山也就半個多月的路程,如果無有意外,想必一個多月我們就可以把龍血丹帶回來."

樂文不想讓唐伯虎眼睜睜的看著愛妻離世,卻無能為力,他不想讓唐伯虎像曆史上那樣再抱憾終生,最後郁郁寡歡,悲憤而死了,雖然這種丹藥可能也只是謠傳,不過只要有一絲希望,樂文都不想放棄.

"既然賢弟執意如此,那愚兄就多謝了,還望賢弟一路多加小心,保重."

唐伯虎見樂文執意要為九娘尋取丹藥,心中甚為感激,九娘病重,他也不能離開九娘半步,雖然九娘是他的第三任妻子,卻也是他最愛的紅顏知己,雖然九娘出身青樓,唐伯虎卻根本不在乎這些,他只想和九娘終老一生,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兄長和嫂嫂也要多加保重,賢弟取得丹藥,一定盡快趕回來."

樂文對唐伯虎拱了拱手,幾人便告辭離去了.

快馬加鞭,跋山涉水,一路風餐露宿,半個月後,樂文幾人便來到了白云山的余脈——越秀山.

越秀山,亦稱粵秀山,越王山,由主峰越井崗及周圍蟠龍崗,桂花崗,木殼崗,長腰崗,鯉魚頭崗等七個山崗和三個湖(東秀湖,南秀湖,北秀湖)組成,越秀山是古代的海上戰略要地,山頂上建有鎮海樓.

明朝初年山頂建有觀音閣,入寺門即見殿在山腹下,深丈許,中空無底,架木為龕,前楹有石碑,摹吳道子所畫的觀音像.

"阿彌陀佛,敢問幾位施主來此有何要事?"

這時從觀音閣中走出一位年輕的尼姑,長的白淨美貌,只可惜做了尼姑,真是讓人惋惜,她看到門前的四名青年人問道.

這四名青年人,分別是兩男兩女,兩個男的面貌普通,一個是白面書生,一個是黑臉大漢,另外兩個女的也是面貌普通,像是二十多歲的少婦模樣.

這四人正是趕了干個月路程剛剛來到越秀山的樂文幾人,他們現在都已經易容了,為了不引起注意,面容都是普普通通,除了樂文易容的有點白和龍易容的有些黑之外,也就沒有什麼太特別的了.

天色已晚,本來樂文以為這是座是和尚廟想要借宿一晚,沒想到這是座尼姑庵,這倒是讓樂文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大師,吾等幾人路過此地游玩,無奈天色已晚,想在貴庵借宿一晚,不知可否?"樂文兩手相合于胸前,掌心相對,十指並攏看齊斜向上,對身前這位尼姑施禮道.

"哦,原來如此,我佛慈悲為懷,只是畢竟男女有別,如果只是這兩名女施主借宿也就罷了,可你們兩位男施主恐怕……,抱歉!"美貌尼姑有些歉意的對樂文和龍分別施了一禮說道.

龍哈哈一笑,一臉不在乎的說道:"無妨,那就按大師說的辦,女人入庵休息,我們大男人住外面就得了."

樂文他們也不想說明他們的關系,美貌尼姑還以為這四人是兩對夫妻呢,不過也不便多問,便點點頭,想要邀請丁珂兒和絲柔入住.

"不……我們還是去別處借宿吧."丁珂兒不想入住尼姑庵,總覺得這里陰陽怪氣的,讓人有些不安.

"嗯,我也不想住這里."絲柔也附和道.

樂文見兩女不想在這里住,那就算了,世間凶險,再說傳聞有些尼姑庵,也有"聲名狼藉"的下流寺院,——跡近"青樓".

古代,戲劇中有大量作品反映了這一個社會現象.

如《秋江》——中的尼姑"陳妙常"就是與在庵中結識來"燒香"的書生,與他相戀後擺脫了禮教的束縛,逃出尼庵的.

相同的還有寫年輕的和尚和尼姑"還俗",追求幸福的"昆曲"《下山》

"三言,二拍"中的《赫大卿遺恨五絲滌》就寫了赫進入尼姑庵,被老尼,少尼多人藏起,最後,"婬亂而亡"的故事.

相同的還有流傳極廣的《玉蜻蜓》.

所以,樂文也覺得還是另尋住處吧.

來越秀山尋藥,說起來容易,可做起來真難,其他的不說,就說這越秀山的面積也太大了,樂文幾人又都不會尋龍秘術,要是能得到三叔那本易經八卦還好,可是他從來都沒看過,這可從何尋起.

丁珂兒抬頭望了望黑夜的天空,皓月高懸,天空滿天星斗,像無數銀珠,密密麻麻鑲嵌在深黑色的夜幕上,銀河像一條淡淡光的白帶,橫跨繁星密布的長空.

幾陣微風吹過,把山路旁那漆黑的樹林的樹葉吹的沙沙作響,一縷一縷的綠光隨著微風的吹過,而上下飄蕩著,定睛一看原來是一群群的螢火蟲.

"喂,呆瓜,你在想什麼呢?"

龍騎著黑馬走在最前面,絲柔騎著黃驃馬,樂文騎著白馬慢悠悠在最後面,身前半摟著丁珂兒那柔若無骨的身子,正想著該怎麼辦呢,卻被懷中的丁珂兒輕罵了一句,這才回過神來,淡淡一笑道:"沒想什麼,只是想起了三叔那本《易經八卦》了,如果有了這本書,也許想要找到趙佗墓就容易多了."

丁珂兒聽到樂文說起了他三叔的那本《易經笑,從包裹中抽出一本泛黃的古書道:"易經八卦?是這本嗎?"

"咦?你……你是怎麼有這本書的?"

樂文看到丁珂兒手中的古書,輕咦一聲,有些傻眼了,丁珂兒莫非會變魔術不成,可這本書明明就是三叔的那本易經八卦啊,他曾經看過一眼,和這本一模一樣,只是這本書怎麼還帶著淡淡的芳香呢.

"哼……本女俠如果想要什麼東西還不容易,從前就聽說你三叔得過一本易經八卦,說的如何如何了得,本女俠就想拿來學習下,等你什麼時候再賣能的時候,就給你露兩手看看,可是往後你一直都沒再提起,本女俠就一直放著,無聊的時候看看了."

原來當時離開唐縣前,丁珂兒神秘的消失了一段時間,就是順手牽羊盜取了這本三叔視為珍寶的《易經八卦》,想要在關鍵時候取笑一下樂文,只是為了這一點小心思,就把樂文三叔的寶書給盜來了,女孩子的心思還真是難懂啊.

"……你把我三叔的寶貝給偷走了,不知道這半年多他都是怎麼過的,肯定食無味,寢無眠了."樂文輕歎一聲,無奈的搖了搖頭道.

"嘻嘻,你三叔是村里有名的吝嗇鬼,我當時盜取這本書不但是為了以後逗你玩,還是為了逗逗你三叔,看你三叔以後還那麼吝嗇不."丁珂兒柳眉微微一挑,得意的笑道.

"我三叔是有些吝嗇,不過那也是我三叔啊,你怎麼能這麼說他,還全村有名的吝嗇鬼,你也說的太誇張了吧……"樂文見丁珂兒一臉得意的樣子,翻了個白眼,啞然一笑道.

"哼……怎麼?看不出你還挺護短呢……"丁珂兒撇了一眼樂文,鄙夷道.

(未完待續...)

上篇:第165章 小桃笙     下篇:第167章 尋藥2